程晓农:玉娇案当局为何保护绿豆小官?

【新唐人2009年5月30日讯】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您现在收听的是“中国观察”节目。本节目由特约评论员,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和程晓农博士,为您解析中国经济,社会万象。我是主持人梁晓忆。

主持人:湖北巴东县邓玉娇杀死淫官邓贵大一案,已经成为社会的焦点,一面是民间给予邓玉娇强大的支持,另一方面是公安篡改事实,政府封锁消息。一批国内的专家学者在网络上发表致公安部的公开信,抗议巴东公安局的作为。还有一批学者,律师等,在北京召开邓玉娇案及网络民意研讨会,自发成立邓玉娇公民司法正义观察团等,给与邓玉娇民间正义支持。全国性媒体如“中国青年报”等,都纷纷冲破“禁区” ,大胆披露事实真相,谴责中共淫官,声讨邓玉娇。最近,还出现了北京市中华女子学院42名学生声讨邓玉娇,北京一女子白布裹身支持邓玉娇。

今天我们就请程晓农博士对这个现象做一个观察分析。

程博士:邓玉娇是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的一个洗浴服务机构的一个服务员,那么不久前在一次他接待两个客人的时候呢,这两个客人就是野三关镇镇的两个当地的乡政府的干部,有强奸她的企图,邓玉娇在这个拒绝被强奸的情况下,仍然被按倒在这个沙发或者是床上。在这种情况下,她出于自卫的需要而情急之下呢,拿了一把这个服务用的工具性小刀,然后就刺向这个强奸者,结果呢,这个其中一人死亡,一人受伤。

案件发生以后呢,一开始这个湖北省当地的政府部门,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案情,试图掩盖真相,最后呢,就把邓玉娇关到了精神病院,试图宣称她是精神病患。同时呢,不允许邓玉娇的母亲委托律师为她做必要的辩护,现在这个案件还没有进一步的审理,但是从前的情况看,可以看到一个线索。首先呢,当局打算否定这个“强奸企图“的这个过程,换句话讲,由于有强奸这个背景,所以,邓玉娇当时是属于”正当防卫“ 。

那么,根据中国的法律,在强奸发生的时候,被害者的防备,不存在防备过当的问题。也就是说,她采取的任何手段都属于正当防卫,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邓玉娇应该是可以被免于诉讼的。但是,现在当局首先是试图完全抹杀强奸这一些情节,那么抹杀这个情节以后,邓玉娇被定义为正当防卫的可能性就消失了。

第二呢,当局试图把邓玉娇描绘成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用这种方法他们就可以把邓玉娇的这个“正当防卫”解释成一种“行为失常” ,那么进而做其它的各种处置。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背景,所以,一开始关于强奸的这个情节在网络上披露以后,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这是又一起类似于贵州的瓮安事件或者是其它一些类似事件的背景,还有以前这些事件的背景。

在其它的事件里是被害人被强奸,然后呢甚至被杀人灭口,而邓玉娇这次呢,是她在正当防卫中呢,防卫措施导致了这个施害者受伤或死亡。所以,这样的话,施害者没有达到目的。所以,一开始大家对邓玉娇,多数人对邓玉娇是保持一种疼惜的。正因为如此,越是民众同情邓玉娇,越是大家强烈的反感这些当地的恶霸,干部的胡作非为,当局就越保护当地的这些干部。

因为共产党认为这又有损于共产党的形象,所以为了共产党的形象,他们不惜颠倒黑白,把案情一百八十度颠倒过来,我想这就是一个基本的事实。

主持人:这个案子在处理上有很多的疑点,一个是公安对邓玉娇是否遭受到性侵犯没有及时取证,律师收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与受委托律师解除委托关系的声明,尤其是网络和媒体遭到了信息封锁。这都是因为什么呢?

程博士:如果说这里面哪怕有一点点当局如果说心中没有鬼,他就没有理由去封锁案情,禁止各种网页报导。那么当局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正好说明一点,那就是真正的案情被当局掩盖起来了。掩盖了以后,为了堵住公众的悠悠之口,当局就用封锁互联网页上有关巴东野三关镇的这个报导。

主持人:在这个案子出现后,邓玉娇被送进了精神病院。那么邓玉娇是否真的有精神病?为什么要把她送进精神病院呢?

程博士:这种迫害手段在共产党国家是常见的,以前在苏联时代俄国也是用同样的手段,打死了政治上持不同意见的人士送到精神病院,目的呢是通过用…这个强制用各种精神自然药物等等手段,这个剥夺这个被害人的自我辩护能力。然后呢,就可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可以强迫被害人在神志被药物破坏的情况下,签下任何可以有利于当局的任何材料,包括不利于他们自己,甚至于这个把他们自己送上这个刑场的各种材料。

这个做法是共产党国家通常所见的作法,所以,他只是证明了一点就是在共产党国家,包括:前苏联,还有罗马尼亚等国,以及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经常是手段残忍,无法无天的。

主持人: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中国观察”专栏。在今天我们讨论的邓玉娇与以往案子区别,就是民间的声音特别强烈。那么是不是老百姓越来越明白,如果自己不说话,那么这样的事情,说不定哪一天也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程博士:现在中国的老百姓啊由于有了互联网以后,往往有比较多的机会在官方媒体还没有披露很多事情的真相之前,就获得这个网上的第一手的消息。所以,比较容易获得真相,同时呢,现在“官民对立”在中国社会是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特点。那就越来越多的民众对政府不仅是不信任,而且是对政府官员的恶行充满了义愤。所以,即便邓玉娇的正当防卫,没有导致这个…那两名强暴者的死亡或者受伤,网民也会同样这个高度的支持邓玉娇的这种自卫行动。

那么,当然我想这里面还有一个因素,就是现在这个事情发生在一个县以下的乡镇,我们都知道一个乡镇充其量就是几万人口,这么一个乡政府的小干部,按中国的官员标准他连个科员都谈不上,只是一个非常低级的,如果用中国古代的话讲,如果有七品官的话,他恐怕连九品都谈不上。这么一个芝麻绿豆官在中国农村就敢于如此的胡作非为,而中共政府连这样一个绿豆官都要千方百计的去保护,显示一个问题,就是中共政府现在是何等的脆弱。

一个乡政府的芝麻绿豆官,遽说这个死者叫邓贵大,不过是野三关镇的经济开发协助办公室的主任,也就是乡长是科级,乡下面这个办公室的主任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科员,是最低级的官员。这样一个官员,中共政府都舍不得放弃,原因就在于,中共政府很知道今天的“官民对立”到了什么程度。任何对共产党官员的恶行的揭露,都会引起全国的这个不同程度的呼应和反响,都很容易让共产党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

所以,共产党觉得哪怕是这样一个芝麻绿豆官,哪怕他做的恶行实在非常明显非常恶劣,当局也是不惜一切代价要去护卫他。那么,当局很清楚去捍卫这样一个强奸犯,当然会损害共产党的正面形象,但当局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哪怕不惜损害共产党的表面这个形象,他也要去相当的去堵住这个国内民众对这些行为恶劣的这些官员们的谴责。

所以,实际上不是表明了广大民众的声音产生了多大的威慑力,而是表明了当局在这个民众的广泛的谴责的声音里头显得如此的脆弱,如此的胆怯,如此的害怕。

主持人:据最新消息,邓玉娇被监视居住。那么当局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对他进行监视居住,而不是无罪释放呢?

程博士:目前看来呢,中共所有的做法都是围绕着一个点,就是所谓的“维稳” ,维持稳定。现在呢,还有一个多星期就将近六四了,而邓玉娇事件在国内的互联网上,以及在民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弹,我想当局是权衡了以后。现在如果硬性处理的话,可能导致民间又更强烈的反弹,所以,他现在开始采取“缓兵之计” 。就是通过把邓玉娇监视居住,把这个办案的过程推后。

现在遽我了解,邓玉娇及其家属,包括他的母亲和亲友甚至他的个人私人朋友,都已经被监视居住了,甚至很多人被转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不能指望说这个在政治高压下,这个他的家人可能出来为女儿的这个冤情,争取一个公正的审判。我想他的目的并不是要顺从民意,而依法审案,而是说要拖延到“六四” 以后,等到政治敏感期过了,然后再腾出手来,处理这个案件。

我不认为中共这一次会在这个问题上,真正“依法办事。 ”因为我认为政府现在使的是“缓兵之计” ,所以如果民众对邓玉娇案件的注意点转移了,被别的新闻所吸引。那么,政府就可能趁机判案,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一旦把邓玉娇案判了以后,实际上民众也没有办法奈政府何。

主持人:现在民间对邓玉娇一案的态度,可以说是民怨沸腾,很多维权人士自发的去调查真相。有的媒体甚至于冲破了新闻管制的禁忌,继续报导邓玉娇一案的发展,您觉得这些都说明了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状态呢?

程博士:我想首先反应的就是民众对政府各级官员,从中央到地方的全面的不信任,大家根本就不相信政府的。首先,不相信政府披露的有限的消息。其次呢,对政府封锁媒体,封锁互联网,有关邓玉娇这个案情的消息呢,这种动机本身,是高度的怀疑和置疑的。第三呢,民众也不相信政府会“依法办案”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民众就很自然而然的,借这个机会表达出了他们对政府的不满。

主持人:那么现在当局对邓玉娇一案的处理,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因素呢?

程博士:这点毫无疑问。因为中国的各级政府做事情,向来是鬼鬼祟祟的。这个用的各种阴谋诡计,如果说在这个案件中有黑手的话,那么从湖北省政府到巴东县政府,恐怕都是黑手。现在套一句政府经常喜欢用的话,那就是在这个案件的背后,确实有来自政府的黑手的操作。

主持人:感谢程博士的分析。

听众朋友,您刚才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中国观察”节目。在今天的节目中,程晓农博士为我们分析了:在强烈的反对声音下,为什么中共要掩盖事实真相,封锁信息,仅仅为保护一个芝麻大小的中共官员。

好,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