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中共为何隐瞒甲流疫情始末

【新唐人2009年11月11日讯】秋天来了,世界卫生组织几个月来一直在不间断的警告全世界,秋冬季节将是猪流感爆发期。流行性传染病是人类的灾难,对付它的唯一办法那就是人类的智慧,也就是科学。任何一门科学都是高深的、严肃的、精细的研究和发现,尤其是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流行性传染病的防治的科学,绝对不是任何政府,或者是政党可以领导的了的。科学独立于行政,更是与政治目的无关,外行领导内行的共党专制体制,就必然出现假、冒、伪、劣、毒的惨痛后果。

10月1日共党篡政日是国耻,国殇日,惯于拿着丧事当喜事办的共党,非要把10月1日办成个辉煌日。自以为共党一辉煌,猪流感的病毒就吓得自动消失了,不敢报请世界卫生组织的审查,两次率先报出了特大喜讯,无非就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大陆地区已经成功的研制出了治疗猪流感的药物,又不经过临床的试验和观察,就直接把参加“十一”游行的学生、军人和民众,当作了实验室的白老鼠一样注射了这种药物。所谓的庆典如期举行了,辉煌也喊破了嗓子,但是假作真时真亦假,现在的北京成了猪流感流行的重灾区,儿童医院住进了七、八千的患病儿童,各个医院人满为患。

10月27日北京航空大学的一名学生死于猪流感,共党喉舌中央电视台告诉市民们说,如果发烧不到三十八度半就不要去医院,在家里吃些感冒药。有的家长说,自己的孩子确实患上了猪流感,但是医生却坚持说是上呼吸道感染。这就如同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明明造成了几千万婴儿患上了肾结石,但是医生们却说患的是其它的什么什么病。

北京的一些医生对患者的家属们说了实话,为什么孩子们突然间就爆发了如此大规模的猪流感,其原因和“十一”前,统一打猪流感疫苗有关。凡是打过这种疫苗的人都出现了感冒发烧的症状。许多市民们说,多年来共党从来没有过免费注射流感疫苗的,如果不是为了“十一”是不会免费打针。

可事实却是打了疫苗的人反而患上了猪流感,人们开始怀疑猪流感疫苗的安全性。北京、上海等地的许多家长和民众表示绝不接种这种疫苗,其实这就对了,共党什么时候把国民大众的生命当作事了,共党什么时候向国民大众说过实话。

10月28日共党卫生部通报说,全大陆地区猪流感确诊病例是6,345例,有4个人死亡,可是世界卫生组织派驻大陆的代表说,据他所知,仅上海一地至少有四万两千多例确诊的病例。卫生部所通报的病例和死亡的人数仅仅是冰山的一角,在世界各国都在按照世卫组织的要求,对每一宗猪流感病案作化验,并且把结果直接报给世界卫生组织。可现在在北京、上海等重灾区,对猪流感的患者只作常规的治疗,感染的人数也不做统计。

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问,这样做是不是违反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定,而得到的回答是,卫生部让这么做的。等到这一场大瘟疫过去以后,世界和各国死了多少人,而唯独中国大陆地区不仅没有几例感染的病例,更没有因此而死人。原因很简单,因为共党领导的太辉煌了。

我想许多同胞或许还记得,经历了三年半大饥荒,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人,但是在1962年的10月1日,彭真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大声的宣告说,我们没有饿死一个人。当时我只有10多岁,却清清楚楚的记住了这句话。至于原因,彭真没说,但是猜也能猜的到,那就是因为毛泽东跟共党都太伟大了,所以饿死五、六千万人在他们的眼睛里都算不上一个人。

1918年在欧洲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仅仅一个秋天和半个冬天,就夺走了三、四千万人的生命。历史的经验不能忘记,几个月前世卫组织就发布警报说,这次的猪流感大瘟疫很可能传染上世界的几亿人口。到了10月底加拿大卫生部报告,人口三千两百万的加拿大已经有5%的人口感染猪流感,并且已经死亡了八十多人。在医疗保健福利上优越的加拿大已经有一百六十万人患上了猪流感,比中国大陆地区产业化了的医疗体系来分析,目前患上猪流感的人口比率肯定是高于加拿大。

记得2003年、2004年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几次提醒共党政权,必须采取措施防止艾滋病的扩散,并且警告说,如果继续隐瞒艾滋病疫情的话,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国大陆地区艾滋病的患者人数会超过一千万。共党迫于压力向世卫组织报告两次艾滋病的感染人数,但是每次都是几百例,或者是不到一千例。以后就开始煽动起盲目的民族主义的狂热,又是盛世,又是强大的,就再也不提艾滋病了。现在有辉煌了,但是艾滋病病毒却并没有被吓跑。

据知情者透露,现在大陆的艾滋病患者只会比一千万多,而不会比一千万少,这就好比八九年六.四北京的大屠城一样,共党说只伤了二十三个人,现在调查的数字是被屠杀的人数已经接近四千人。让共党们说句实话那是比登天还难,因为共党们先天就没有说实话的基因,于是有些中国民众也被共党荼毒了。

10月22日美国的微软公司刚刚发行新的操作系统WINDOWS7,在中国大陆的盗版已经泛滥了,北京、上海的商店里摆放着广告品,价格是五块人民币。记者采访了一家商店,店员们说,卖得相当好,已经卖出去几百盘了,但是店员承认,原版的来源和仿造品所能到达的程度都不清楚。

日本媒体的文章说,仿造大国的这种非法现象蔓延的似乎没有止境了,美国的商业杂志登载文章说,创新是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的,中国不得不首先努力挽回深受盗版、假、冒、伪、劣和产品质量等等问题所败坏的声誉。

美国华盛顿的软件著作权保护团体,在今年的5月份对中国盗版的2008年软件调查显示,中国盗版的个人电脑软件比率占市场规模的80%。仅仅2008年一年,美国的损失额就高达了六十六亿八千万美元。调查报告中还说中国内在的软件严重的落后,中华民族是诚实勤劳和知礼的民族,伪造、盗版、假冒伪劣毒的坏名声是共党一手造成的,败坏了中华民族声誉的是共党。

俗话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共党也是一般黑,有人质问我说,难道洪洞县里无好人了吗?我的回答是,好人早就脱离了共党、远离了共党、退出了共党,甚至反对共党,立志推翻共党,仍在共党里的人又拿什么去证明他是一个好人呢?

江泽民是被起诉到国际刑事法庭的被告,江泽民是不敢出国了,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义务把它扣留押送至国际法庭受审,事实成立,江泽民就是一个百分百的刑事犯,必须入狱服刑。可是就是这个犯罪嫌疑人,却在中国大陆当政了13年,这是共党匪类们的光荣,其实是全体中国人的耻辱。

上个世纪有27年的时间,中国大陆地区是在世界三大魔头之一的毛泽东的集权统治下;继而又有屠夫杀人元凶邓小平当政;接下来就是这个刑事犯江泽民;现在则又是个屠夫杀人元凶胡锦涛坐了头把交椅。这固然能使全球的共党残余,独裁专制的残余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对于稍有道义良知感的人来说,这是中国的国耻,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有些人以为国际社会也像中国大陆一样为了点蝇头小利可以出卖人性和道德,这才叫做狗眼看人低。

1998年,外交全权代表会议通过了国际刑事法庭条例的规定,此一条约又称为罗马条约。到了2002年的7月1日根据这一条约,成立了全世界第一个永久性的国际刑事法庭。这个法庭的作用就是专门审判种族灭绝罪、战争罪、人权虐待罪和危害人类罪等等罪行,从这个法庭成立至今的七年中,已经审判了几个国家的前元首和首脑,并且接受了几个国家的受害民间团体对迫害他们的政府官员的起诉,并且对被起诉的人发出了通缉令,其中就包括江泽民及其追随者,这些共党匪类们。

今年的10月27号来自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的人权团体、公民代表、律师以及各界的专家学者出席了在韩国首都首尔召开的杜绝反人类罪行国际人权研讨和听证大会,主办方是反人类罪行调查委员会,大会宣布说将在今年的11月12号把北韩共党头子金正日以反人类罪起诉到国际刑事法庭。

大会经过讨论以后一致认为,鉴于北韩金正日政权长期蹂躏人权的暴行,无视北韩人民的痛苦是不行的,必须通过国际司法界审判金正日,及其追随者已经是势在必行了。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韩国分部的部长武振荣先生指出,中国的问题与北韩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问题。中共是北韩的靠山,只有首先解决了中共,围绕北韩的一切问题才会迎刃而解,其实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藏族人、维族尔人和一切受到共匪残害和虐待的民间受害群体,也应该向国际刑事法庭起诉胡锦涛的种族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

这样的实际例子在中国大陆是数不胜数到处都是,就是最近新闻一则报道说,来自河南、山东、海南、黑龙江、辽宁、甘肃等等十多个省的三百多名转业军官们突破围堵,成功的到达了北京的解放军总政治部门前上访,要求解决退役军人的待遇保障问题,而北京当局立时就出动了两百名警察,殴打上访的军官并且强行把军官们拉上车送到了马家楼去关押。

全大陆地区复员的军人几百万,转业的军官是两万三千多人,他们曾经都是维持共党政权的枪杆子,可是一旦离开了军队,他们与社会上所有的人一样,都成了整个政权之下的受害群体,也与所有的受害群体一样,从忍受、上访、请愿,最后发展成为抗暴、反共、维权。其实就是共党逼着国民大众走向了反共这条唯一能够救自己的路。

中国人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苟延残喘的共党自己知道它已经走到了尽头,垮台在即那是必然的,再也拿不出任何的资本、资源或者是合法性去感动民众了。所以只能是拉大旗作虎皮,拚命的邀请强国、民主自由的国家、文明国家的元首首脑们访华,来支撑著自己的政权,人家不来,就不惜赐与利益或者卑躬屈膝,乃至出卖国土和领海。

人所共知,2008年的7月,胡锦涛为了邀请日本首相出席奥运开幕式,不惜割让东海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给了日本,然后呢,对国内民众宣称这是强大。今年的十一阅兵,却没有几个国家的元首、首脑参加出席,虽然辉煌喊得震天响,其实共党心里明白,在国际社会中它是很孤立的。

加拿大总理哈伯先生执政了三年多了,一直不间断地在抨击著中国的人权状况,共党多次邀请哈伯总理访华,又是许愿又是威胁,耍尽了流氓手段,又鼓励在加拿大的只知利不知义的一些华人骂大街。但是呢,哈伯先生在2007年年底,仍然说出了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和恐怖主义是全人类和世界和平的公敌的著名论断。

哈伯先生在共党们的意识形态中,那就是一个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可这个反革命分子,竟然是七个工业强国之一的加拿大总理。为了撑面子,管它什么反革命分子,帝国主义者,英国殖民地的首脑等等,不来也要坚持邀请。

任何人都知道,共党在国际上有自己的同志,例如北韩、越南、缅甸、塔利班、伊朗、苏丹、津巴布韦等等,这些国际上公认的邪恶政权们,共党一贯是与它们钩肩搭背,称兄道弟,这些共党的同志加兄弟们,只要共党邀请就没有不来的。

这些邪恶的残渣余孽们凑在一起,国际上会是什么样的舆论,共党十分清楚,所以只能是暗中勾搭,上不得台盘。共党邀请加拿大总理访华,邀请了三年,前几天总理办公室发言人宣布,总理将在11月的中旬出席亚太地区经贸首脑会议以后,首先访问印度,然后在12月的2日,应邀对中国大陆地区访问。

发言人说,加中两国高层互访,并不意味着加国政府已经停止谴责中共的人权纪录,政府的立场没有变,我们的政府永远是维护人民的利益,加中贸易只是政府部门工作中的一部分,同时我们也宣扬民主自由的价值理念,我们相信可以两者兼顾。高层的互访使我们更能够向中方传递我们所关注的人权问题,我们有自己的原则和处理事情的方法。

总理哈伯先生在公开的讲话中说,我认为加拿大民众希望我们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扩大贸易关系,我们是这样做的;不过我认为,加拿大民众并不希望我们出卖加拿大重要的价值观,那就是我们所坚信的民主、自由和人权。总理还表示,访华期间中国的人权问题,仍然是他谈话的主要内容。

对于加拿大政府和总理哈珀的这些讲话,动不动就是提抗议,或者是严正声明,乃至骂大街的共党,却是一声不吭,现时的共党,也实在是没有什么算盘可打了。只要加拿大的总理来,豁出去被当面批评指责一顿人权虐待也不要紧,为的是让国内的民众看看,虽然共党就是共匪,可是在其国际上并不孤立,世界闻名强国的首脑来了,手也握了,照片也照了,国宴也请了。共党心里恨,可是还必须要强颜欢笑,说一通什么友好、战略伙伴等等无聊的话。其实人民之间永远都是友好的,至于战略伙伴,共党它是在抬高它自己,文明法治的国家,早就结成了战略伙伴的牢固的关系,对付的就是共党独裁和恐怖的邪恶政权。

当前中国大陆面临着四大问题:一、猪流感第二波的全面爆发;第二,破了产的农业,加上水旱灾害,粮食短缺的严重问题;第三,至今控制不住的人口暴涨的问题;第四,国民人年均收入过低,及庞大的失业人口问题。任何一个问题,都是共党垮台的导火索,共党的日子难过,共党们心里比谁都清楚,下面的路该怎么走,自决权就在国人民众的手里。

谢谢各位听众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时间里我们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