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90岁大生日

【新唐人2011年6月17日讯】时至今日,到了2011年6月,在共产党坐着天下的中国,已是无人不说那个“大生日”–“90年大庆”了。

最具时代特色–何谓时代特色,我们今天已经知道,“飘扬著红旗的权贵资本垄断”是也–的中宣部、文化部、新闻出版署等专以国人精神为对像的机构,正借“庆祝建党90周年”,寓教谕于娱乐,即“稳抓意识形态制高点大把捞钱”,底气十足地动作起来。

君不见:一家接一家报刊辟出专栏;书法、绘画、摄影相争着献大礼、表忠心;新闻出版总署推出“庆祝建党90周年重点图书”,《遵义!遵义! 》成为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还有满台的浓黑假睫毛配灰布军装红五星,嗲声嗲气的“党的光辉照我心”……旷阔国土,重庆之风劲吹,不说娱乐界,也不说学校机关,就连退休的银发族–我敢说他们都经历过反右、大饥荒和文革–也浓妆艳抹起来,参加从乡镇、到区县、到省市,直指大裤衩子的红歌赛。连重达1公斤的“光辉历程–建党90周年999纯银砖”都抢在国家图书馆上市了。

其中最为闪亮者,当为官商联手的电影界:“在广电总局的统一规划和部署下”,“中国电影人”亮出了“向党和人民汇报”、“表达对党深厚感情”的高姿态、以“票房收入不低于10亿”为打底目标,靠着公款组织前往之百试不爽手段,重点推介《建党伟业》《秋之白华》《湘江北去》等28部“讲述革命历史、记述英烈传奇、歌颂当代英模、展现时代风貌”的电影。

君不见,挂头牌的《建党伟业》,已创意识形态灌输市场“期待值”和“电影预售票房”新高。除了大明星成群结队,“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爱情元素”甚为撩动人心–导演成功地“将红色历史商业化”,“仅福州一市,映前预售额已经达到百万元,大部分都是包场。”可惜娄烨、宁浩他们没有韩三平那样路路通,否则,不说洛杉矶威尼斯准则,就算按照而今中国管它哪朝哪代,只玩“爱恨情仇”的路数,不用虚构,仅1928年那场戏:一边是何健刀下幼子绕膝的糟糠、一边是袁文才孝敬的永新一枝花,闭着眼睛也能赚它个盆满钵满。

问题是,置身于上边说的大热闹里,中国今天的懵懂少年们、奋斗人生的青年们、焦虑地担负着生计的“不惑、知天命”们、亲身经历了战乱、饥饿、疯狂内斗的祖父祖母们,从执政党大生日盛典里,能得到什么呢?

复习一阵唱熟了的“真如神”“浪打浪”?登上免费巴士揣摩“光辉的历程”?瞄瞄装潢一新的石库门老房和南湖红船?是不是赵家楼一把火烧出科学民主?马克思列宁主义了拯救中华?以及,毛泽东创建的中共?邓小平出席了遵义会议?

幸好今日纸媒已不同以往;幸好今天读者、观众开始明白自己原来有自己的脑子;幸好我们赶上了互联网时代……于是,“历史任由权力装扮”是不是也该打些折扣。

──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