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晴:安局长你在想什么?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讯】723追尾已经过了10天。此次事件中,一直处于风暴中心的上海铁路局新局长安路生,事到如今,心情如何?

上任命令的发布是7月25日——从追尾发生,还不到两天。对此不同寻常的“临危受命”,你做何感想?因为,依照常识,作为“铁道部全国总调度长”,你本是重要责任人,怎么调查、追究、问责都不见,却下来个“举贤任能,不时日而事利”“从此世人开眼目,始知名将出书生”——在奔赴上海途中,你心理恐怕相当复杂,放在首位的,套一句当年河南逯副局长那句说走了嘴的逻辑(为党还是为老百姓),胸中奔涌著的,怕是“绝对不能辜负上级信赖”吧?

虽然花大钱买了日本、欧洲成熟技术,又叠加上“自主创新”(即所谓“司机睡着了也不会出事”)的现代列车,古今中外绝无仅有地追起尾来,但事故本身其实一点不复杂:信号系统故障,永嘉站、上海局调度失误。事实上,在你到任不过一天,即25日召开电视电话会议上讲话时,对此已经心知肚明——其实铁道部第一个动作:撤掉分管工务电务的上海副局长之时,事故缘由已大致分明。问题是对付百姓:面子上怎么说、现场处置,而最重要的:尽快恢复通车。

惨剧导致多少乘客死伤,你心里不会没数:前车两节、后者四节,电脑实名制售票,永嘉到温州南站之间20:31留在这六节车厢之内旅客加上乘务员的名单,不管怎么说,23日午夜之前也该出来了。可惜死多少伤多少,怕不是你思考的重点。保险公司、当地政府干什么的?更何况还有三年前胶济铁路4?28重大事故(70死,416伤)垫底——安某人不就是成都局、上海局打了个转,两年不到,又回到总调度位子上?

高架桥上下的现场处理,是有些难度。庸人(包括腐朽的资本主义世界),把救人、找事发缘由放第一位——死都死了,有完没完?个把轮子,也能折腾好几年。安局长和他同僚(包括最能整钱又特敢花钱的刘志军、张曙光们)什么角色?中国傲然屹立世界,高铁立了多大的功!当然话要说得艺术。“奇迹”二字脱口而出,王勇平真有你的!但对我们高薪兼持股而且回扣不断的公务员而言,真正“熔化在血液里、落实在心坎上”的,或者换句话说,一步步攀升到如此位置,实实在在起著作用的,当然是那个不用说傻子都明白的潜规则:领导满意。

领导?部长盛光祖,主管副总理张德江,还是再上头的那几位——他们满意什么?八年以来,高铁五大“最”(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运行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真给腾飞的中国挣脸啊——这不是,眼看着就要和三峡大坝一样,把中国的过硬技术卖到包括美国的国外去啦!领导满意,在今天中国,难道不意味着一切?从上下其手刘志祥免死,到日后出什么事都有人兜著,安局长太有数啦。

把这一层点透,723抢救现场出现的那一个接一个高铁独具之措置:急急宣告“无生命迹像,停止搜救”之后命令“掩埋车头”,千夫所指之后数台挖掘机连夜赶赴拆解车体残骸、急急拖走,包括签约发奖、不签过时不候……所有这些网上瞎嚷嚷所谓“逆民意、违天理”之举,不是全为那既定目标么:D字头动车短短四天,已然光鲜驶过不着(追尾)痕迹的事发地!瞧我们为国争光、为党争气的高铁第六“最”吧——事故之后,最短时间内恢复运行!这一“政绩”,不正是“向上级交了一份合格答卷”的明证?

可惜十天以来,事情并没有朝领导们内心深处所期望发展。君不见,8月1日:高铁上座率大掉;8月2日:甬温线发生大面积延误。世事……难道要变?

文章来源:《RFA》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