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反腐败是自毁中共根基

极权政权体制内的官们都是上司的点名和提拔,即便是坐上了头把交椅的人,广大的国人民众们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是什么来历,当然就更不必是提什么这个人的政治主张和治国方案了。

从远古留下来的一句话是国不可一日无君,但是老百姓们至少知道这位国君是谁,在敬天地畏大人的传统教育下,中国人承认天命有归的说法,所以无论是哪一家、或者是哪一姓建政立朝,打出了奉天承运的旗号,老百姓们也就基本上认可了,可是认可了并不等于就是拥护,老百姓们要看看皇帝下一步究竟要干什么?

新皇帝也懂得天意就是民意,顺民意也就是顺了天意,所以也会不负众望的发布几张告示,内容无非就是大赦天下,轻摇役减赋税,与民生息,老百姓们得到了实际的利益,三呼万岁的时候倒也并不感觉勉强,可是也没有人会感激的痛哭流涕,发誓要永远忠于皇上,因为老百姓普遍受到的教育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注重发展民生的皇帝那就是明君,横征暴敛的皇帝就是昏君。

虽然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但是老百姓们也不会同意昏君、暴君当政。皇帝下了罪己诏,改旗易帜,关注民生了,那么老百姓们就给皇帝老儿一次机会去改邪归正,如其不然老百姓们就会起来去改朝换代,谁又会去管他是刘家的天下、还是李家的政权,或者是赵家的、朱家的、爱新觉罗家的,老百姓要活还要活的小康,这是最起码的民意。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好生是德,那就不是生活在贫困之中,而是活着有尊严,生活的有体面,所以说上天之德是德被天下的。

今年的二月十二日正是中国的大年初三,习近平没有在灰霾的首善之区与民共同呼吸,而是长途跋涉的去了甘肃省访贫问苦,和一位与他是同代人的贫穷老人握手。想来官二代与穷人也仅仅是礼节式的握手,不能说言欢,一个是富贵已极,一个是住在破屋子的穷人,两个人见面说什么呢?畅谈大好的形势,或者是为国家的强大辉煌而自豪一番,再不然就是为了中国大陆的国际地位提高了而激动一次。

这些虚无缥缈的官场应酬的东西,都和穷人的距离太遥远了,老百姓们要求的是衣食温饱、子女上学、有病治病、老有所养,可眼下却是全没有,但是又不敢说,因为陪同习近平访贫问苦的是一群地方官们。古代的官员们也访贫问苦,但都是微服私访,地方官是一点不知道,被访问的人也不知道和他说话的是个官,于是才能实话实说,畅所欲言。俗话说不怕官就怕管,在明朝的笔记小说中就已经出现了破家县令,这种酷吏了。

当着管着自己的地方官的面向习近平诉苦,无异于是告了地方官一状,很难想像后果会是什么?这个穷人只能违心的说自己很幸福,可是这样说又和习近平访贫问苦的本意相违背了。习近平来到这个家庭,就是因为这是个贫困的家庭,可是这家人却告诉习近平他们很幸福,于是习近平首先就会认为这家人家不配合他的来访,有意给他难堪,接下来还会认为这家人家在精神上或许不正常。

既然贫困很幸福,难道富贵就很不幸吗?但是既然来了这出访贫问苦的戏就要演到底,习近平也就只能是照本宣科的把十八大的宏伟目标在说上一遍,要穷人们务必的要耐心再等上十年,十年后不但人均收入增加了一倍,而且还过小康的日子。

然后穷人按照地方官事先教好的话去做,首先,就是要尽最大的可能去表达对权贵们来访的感激,接下来还要坚定的表示听党的话,因为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并且坚决相信小康的目标一定会达到,最后是双方充满自信的微笑再握握手,收场。戏是演完了,可是产生的影响和后果又是什么呢?

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可是本人首先要质问的就是共党。进了城的共党告诉人民,人民翻了身得了解放幸福了;五八年大跃进又超英赶美了;上个世纪末完成了四个现代化,人民生活小康了;进入了本世纪又是经济腾飞的令举世震惊,一会盛世、一会强大、一会又辉煌。六十多年共党的伟光正怎么还有贫苦的民众呢?

接下来那就是要向习近平请教了,访贫问苦的目的究竟是要否定毛邓江胡当政的六十年,还是彻底否定共党存在的合法性,或者那就是由于自信、有把握在共党当政七十三年后,可以让人民小康而事先铺垫一下,否则那就仅仅是在表演,但是这种表演对于根基不牢、资望不够的习近平来说,就如同无端的给自己树敌。

共党体制里的官员们的提拔那是以造假、谎报政绩为标准的,去甘肃访贫问苦的举动就等于是让省、市、地区、县和乡镇的所有官吏们丢面子,是在挑战一省的所有的官吏。更何况共党内部的派别团伙林立,盘根错节,都形成了各自的势力范围,且又遥相呼应。天知道甘肃省的官员们属于哪个团伙,团伙的头脑又是谁?

当习近平访贫问苦的新闻播放以后,对于中国大陆上的六亿到六亿五千万生活在贫困线的民众们又会是如何评论呢?六十多年共党的政绩就是造成百分之四十的人贫困,而共党所能作的那就是亲民和访贫问苦的表演。从朱镕基到温家宝、再到习近平,然而也仅仅就是个表演,贫穷的人口仍在增长之中。

据说胡锦涛在当政期间也做过两次访贫问苦的表演,第一次是给了被访人家一千块钱,第二次是给了两千块钱。俗话说救急不救贫,作为国家的元首看到了贫穷的现象,应该采取政策调整的措施去解决问题,消灭贫穷,而不是以打赏的方式去博得个善人的美名,尤其这一千和两千元的善款,究竟是出自胡锦涛本人的腰包,还是出自于国家的财政,至今没有一个清楚的说明。

自古以来杀富济贫的义道们,对于财富的来源和去向还要有个交代,曾经的共党是杀富敛财,从不济贫,现实的共党们都是大富大贵了,方法那就是杀贫致富,所以访贫问苦的表演就更让人们感到憎恶和丑陋了。一年一次例行公事的两会开始了,庞大的贫穷人口的问题能否被讨论或者得到解决。

二月的二十八日,各国的电视新闻中报道,笼罩在中国大陆上空的二百六十九万平方公里的灰霾,使得能见度不足两百米,人们盼望着刮风可以吹走灰霾,果然是天从人愿,北方地区刮起了风,灰霾是否被吹走了,尚不清楚,但是风带来的却是沙尘暴。

在共党的红歌里有一个歌的歌词是: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看来共党也知道人民喜欢晴朗的天气,其实解放区的天从来没有晴朗过,解放区的人民是生活在弥漫着烧制大烟土的烟雾之中,共党又把这个优良的传统和作风发扬到了全大陆。于是灰霾、沙尘暴和酸雨就遍及到了全国各地,事实证明人民不喜欢,那么这个问题能否在两会上得到讨论并且商量去解决呢?

贫穷和污染的制造者是共党,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曾提到过,共党从来是破坏者,不懂得什么是创造,同时共党从来是问题的制造者,但却从来不懂得如何去解决问题,这样的一个团伙在中国大陆耀武扬威了六十多年,飞扬跋扈那是无限度的,忍耐度却是有底线的。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估计这个日子已经是来到了。如果有人认为国人的忍耐还没有达到极限的话,那么共党的步步紧逼也把民众们逼到了极限。

近日看到了网上的一篇文章,其中提到了冤民的数量从一九七九年的两万多起冤案发展到了二零一二年的近一亿的冤民们。文章中还提到,近十多年来,平均每天有一百八十六个中国人被饿死。当然了这篇文章的出现招来了一片的谩骂和攻击,但是本人是相信这几个数字的,理由有几点:

第一,那场三年半的大饥荒过后,彭真在天安门城楼上说没有饿死一个人,而文革后,共党们才吞吞吐吐的承认饿死了一千万人,民间调查的数字是四千八百万到六千万人被饿死;第二,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死人九十多万,共党向国际报出的数字是二十四万;第三,八九年北京的大屠杀,共党承认死伤二十三个人,而良知人士调查的数字是接近四千人被屠杀了;

第四,零八年四川大地震,四川省委书记承认豆腐渣学校砸死了一万九千零六个学生,共党的宣传部事后定调,死亡学生六千人;第五,一场十年半的文化大革命,共党说有七百万人非正常死亡,叶剑英说,死人两千万。体制外学者们调查的数字是死人三千七百万,七千万人被整肃,牵连家属共是四亿多人。

仅凭著这五点尽人皆知的数字,所以本人相信这篇文章提供的数字,冤民和饿死人的问题能否在两会上被提出、讨论和解决呢?如果不能,那就是把人民进一步推向了极限。从来不享有任何国家福利的中国公民们,有接近两亿人口迈向了六十岁的老龄,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即便是公民们不去自己做这个打算,国家和政府也要为自己的公民们逐条逐项的打算在先,以备不时之需。

共党政权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公民们的生老病死是他们敛财的机会,就以退休养老为例,共党从来不为人民建立养老基金,而是要人民自己去买社会的保险,可是人民购买的社会保险基金又被层层的共党们挪用、贪污,甚至投进了共党圈钱的股市。

有消息说,二零一二年投入股市的社保基金是全部变成了负数,更有学者们推算,在二零一三年社保基金的缺口将达到十八万亿元。一个本人多年认识的朋友在十年前失去了工作,为了能在六十岁以后有一份退休养老金,他每年要向社保项目交出七千多块钱。

去年听说这个朋友是大怒,因为共党宣传要推迟人们领取退休金的年龄,言外之意就是说,每年七千多元的社保费不知道多交多少年?更不知道将来能领到的退休金会是多少?尤其根据物价月月暴涨的情形更是担心,将来的退休金够不够吃饭的。我们却不去提改革是否有成就,仅就改革以后物价的增长速度已经令人们吃不消了。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中提到,在一九八三年的时候,人年均收入是八百二十六快钱,也就是说,人月均的收入接近了七十块钱,显然这个数字是出自于共党的。回想那个年代,本人的月工资是六十五块钱,夫妇是双职工,月收入不到一百一十块钱,还有一个孩子,人均月收入是不足四十元,与人均月收入近七十元是相差甚远,更何况广大的农民们的年收入了。

二零一零年,本人的一位朋友对安徽的北部、河南的东部、山东的南部和江苏的北部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调查,调查的结果就是一个平均三口人的农民家庭,一年所能得到的净收入平均是五百块钱,也就是说人年均收入是一百七十元,月均收入是十四块钱,由此去推测一九八三年农民的人年均收入想必是低的可怜了。

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直到八十年代的二十多年间,共党有一项对城镇孤寡老人的救济项目,凡是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老人们,每月由街道办事处发给七块钱的救济金,这七块钱想必是基本生活的标准,由此可以推算,当时城镇人口人年均收入比这一年八十四块钱的救济金肯定是多点有限,而农民的人年均收入肯定是低于这八十四块钱的。

按照从打八三年到今天的这三十年物价上涨的程度,恐怕现在每月拿一、两千块钱退休金的人的生活比三十年前领七块钱救济金的人的生活好不了多少。很难想像三年以后、五年以后、或者十年以后物价会涨到什么程度?到那时靠退休金生活的人肯定比现实靠退休金生活的人更艰难。

共党喜欢喊叫提高人民的收入,也确实有一少部分人的收入是略有提高,可是提高的部分又被说成是物价的补贴,而实际物价上涨的幅度又大大的超过了这个物价的补贴,绝大部分的人是领不到物价补贴的,于是就倍感生活的艰难。

习近平或许英明,开完了党会又开两会,又去访贫问苦,面对的成堆的社会问题,究竟是否打算解决,面对着严重的污染,是否打算治理,面对着崩溃了的经济又如何去应对?有些同胞寄希望于习近平会是个改革派,但他上台三个多月了,未见任何改革的动静,腐败的共党喊反腐败也喊了不少年了,在共党这种极权的体制里,腐败就如同老虎的屁股是摸不到的,彻底反腐败就是自毁共党的根基。喊喊反腐败的口号,同时抓出几只苍蝇来示示众,也就算是反腐败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了。

接下来就是精简机构,把二十多个部委合并成十几个,于是党内的一场恶斗就又开始了。谁上谁下,哪个帮派能做出让步?哪个团伙把自己的人推上去,在谁也不服谁的情况下,暂时求得一个平衡,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斗败了下台的,再伺机反扑,上台的则为自己的帮派谋利益。

同时共党凭什么前任们捞足了,留下个烂摊子让后任们去收拾呢?毛泽东留下个烂摊子,邓家的人捞足了;邓小平留下个烂摊子,江家的人捞足了;江泽民留下的烂摊子,胡、温们捞足了;难道胡、温们留下的烂摊子,习、李们会去收拾吗?

共党折腾了六十多年,中国大陆的这个摊子已经被折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上了,绝不是共党里出个改革派就能改变的了的了。对共党这种政治体制的修修补补,打几个苍蝇去世示众,根本算不上是政治改革,党内的民主那就更是胡说八道。其根本的用意仅仅是欺骗一下国人们,以延长共党残喘的时间而已。

八九年的北京民主运动,提出的是反官倒、反贪污、要民主,官倒贪污已经发展到了共党整个体制的腐败,要民主就是要求把极权政治改变成民主政治,这个要求就是要求政治制度的变革,而不是由共党在自己的体制内进行改革,理由很简单,一个极权政体内部从来不具有反思和自我修正错误的机制和能力,而六四的大屠杀也证实了这一点。

民间响起了打倒共党的呼声,证明了国人民众们也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当人民对共党冷淡了,那就表明人民对共党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当打倒共党的怒吼发自民间的时候,就表示共党已经普遍的遭恨了。朝野对立,于是这个国家反而盛世辉煌,朝廷还英明了,这是共党自欺的话,已经达不到欺人的目的了。

共党就是共党,通过任何的媒介或幻想都无法改变共党的物种。政治制度改革的要求是来自于民间,政治体制改革的提法是出自于共党,同样是改革,但是性质上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人民要自己做主,共党是要替人民做主,究竟谁应该做主,谁应该为主,共党做主为主惯了,该是扭转乾坤的时候了,把主人的位置还给人民,把做主的权利还给人民。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的时间里我们再见。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