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舒红兵的提问

【新唐人2014年3月13日讯】“改革开放的成果都到哪里去了?”这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在今年大陆政协小组讨论会上提出的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会提这个问题呢?据《南方都市报》报导,3月10日,舒红兵在全国政协无党派界别小组会上说:

“二十几天前我回到我老家重庆市荣昌县远觉镇秦古村,非常有感慨。早上6点多,看到沿途三三两两的小学生,有的六七岁,有的十来岁,背著书包从田坎走着去上学。我车里面的妹妹就跟我讲,这是两头摸黑,早上是摸黑去上学,晚上放学摸著黑回家,从老家到小学要5华里,很多小学生都要往返走十华里山路。”

舒红兵说,他今年47岁,40年前,他也像这些孩子们一样,起早贪黑赶山路去学校上学。不同的是,40年后,孩子们上学的条件不仅没有改善,相反还更加困难,“现在由于撤并村小学,孩子们只能步行更远的距离,到镇上的中心小学去上课。”

“40年了,以前我上学走路还少一些,现在他们走的山路比我那时候还多,有的小孩才六七岁,有时候甚至是一个人走路,看着真的很心疼!你自己家的孩子,你舍得让他摸黑走十里的山路去上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接下来,舒红兵又谈到了农民的医疗问题。他动情地说,“我在我们学校是分管研究生的副校长,我就说我们的博士生为什么不到村里去做一个社会调查,写一篇30年、40年以来的调查,调查这些人是怎么出生的,怎么长大的,怎么上学的,怎么工作的,怎么生活的,怎么病死的,他们就会惊讶地发现,他们基本跟30年前、40年前一样。改革开放的成果都到哪里去了?我们乡下90%的农民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死到医院里面,都是死在家里面,因为家里负担不起医疗。”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舒红兵还谈及了一个问题,就是农村的家庭幸福缺失问题。“我一直说,我们村里面,这几十年社会变迁对他们的影响,好的坏的影响都有,农村山区的家庭,没有几个是完整的。这40年正是中国社会发生变化最大的,但是你回到农村去看,除了大家修起了两层楼的房子,但是里面也是空空荡荡的,就一个两层楼的外壳,他们的生活品质———医疗条件、孩子上学没有真正的转变,年轻一代都到外面打工,村里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你说这些家庭幸福在哪些地方?”

其实,“改革开放的成果都到哪里去了?”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许多人早在舒红兵之前就曾问过,与他们不同的是,舒红兵的提问直接基于家乡的现状——“我们乡下90%的农民”“基本跟30年前、40年前一样”,所以更接地气,也更尖锐。

照官方的宣传,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的GDP平均年增长接近10%,创造了举世无双的“奇迹”。姑且不论这种说法是否夸大其词,但在舒红兵的家乡,孩子们上学的条件不仅没有改善,相反还更加困难了;“90%的农民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死到医院里面,都是死在家里面,因为家里负担不起医疗”;“大家修起了两层楼的房子,但是里面也是空空荡荡的,就一个两层楼的外壳,”“村里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显然,这些农民并没有分享到“改革开放的成果”。故而舒红兵才会有“改革开放的成果都到哪里去了”这一问。

那么,为什么“我们乡下90%的农民”“基本跟30年前、40年前一样”?为什么他们没有分享到“改革开放的成果”?舒红兵并未分析个中原因。但从他所感叹的“我知道人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难道我们就不能变得平等一点吗”和所他呼吁的“我希望国家要关注这些底层百姓,政府要下决心缩小贫富差距和收入差距”来看,他的潜台词显然是说,社会不平等、贫富差距悬殊和政府对底层百姓关注不够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不知道大陆有多少农村的现状与舒红兵的家乡相似,这需要深入全面的调查才会获得准确的资料,但根据媒体的报导、网上的资讯和个人的感受,虽然不会是全部,但数目肯定也不会少。舒红兵的提问再次把一个普遍性的问题摆到了国人面前,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梦充其量不过就是个白日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