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6月19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6月20日讯】【中国禁闻】6月19日完整版

提要
零首付频现 凸显中国房产泡沫危机?
李克强英国之旅 抗议与订单同行
统一与打压﹗ 台湾非政府组织发声

江西新余三君子被严厉判决

中国三名要求公示官员财产的活动人士﹣﹣被称为“新余三君子”的刘萍、魏忠平和李思华,6月19号受到江西省一家法院的严厉判决,成为中共打压异议人士的最新受害者。新余市渝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等罪名,分别判处刘萍、魏忠平6年半、李思华3年有期徒刑。

他们三人因为去年4月在刘萍家楼下举牌,要求中共官员公开财产,和在网上呼吁释放被关押的良心人士,而被中共当局抓捕。

他们的律师和家属都表示判决不公,但还没有决定是否上诉。

“国际特赦”组织就刘萍3人被重判,发声明谴责,说这个判决 “荒谬可笑”,“国际特赦”中国问题研究员威廉•尼(Wihelm Nee)说,“小型私人集会,在大楼门厅前打出标语要求公示官员财产,无论如何也构不成‘寻衅滋事’以及‘非法集会’。”

宣判当天,一些在法庭外举牌声援刘萍等人的网友被警方抓走。

传伊力哈木被密判 仅次于死刑

已经被关押5个月的北京维族学者伊力哈木,最近传出被秘密判刑的消息,伊力哈木的代理律师李方平从两个消息来源得知,伊力哈木上周已被新疆兵团法院秘密判刑,刑期仅次于死刑。但消息没有得到新疆警方的证实。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是一位温和但敢言的学者,也是“维吾尔在线”网站的创办人,因为经常批评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今年1月在北京家中被乌鲁木齐警方带走。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李方平和伊力哈木的妻子古再努尔,正在准备前往新疆核实相关消息。

“国际特赦”组织发表声明说,如果关于伊加哈木被秘密判刑的消息属实,那么,中共声称依法治国,郤对伊加哈木进行秘密审判,实在是个讽刺。

大陆多地工人罢工

因抗议工资、福利待遇不公,大陆各地最近连续出现工人罢工事件。

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报导,位于上海浦东新区新场镇的上海“开联制衣”公司的2000多名工人,从6月10号开始罢工,工人抗议公司拖欠工资、欠缴养老保险金。18号,罢工工人在前往镇政府“维权”时,遭到警方阻拦。

另外,在重庆沙坪坝区的数百名“富士康”A区工人,也从6月17号开始举行罢工,抗议厂方倒闭,对工人赔偿不公。

而位于河北辛集市的“宝德福鞋厂中里厢分厂”约700名工人,也因厂方无故克扣工资,6月17和18号连续两天举行罢工。

编辑/周玉林

零首付频现 凸显中国房产泡沫危机?

中国的“鬼城”鳞次栉比、存量巨大。有数据显示,今年,头五个月的房价下跌10.2%,令恐慌的房地产开发商纷纷抛出“零首付”房屋。中国可能正走近一个“明斯基时刻”,犯下跟美国同样的“次贷”错误,中国“硬着陆”将一触即发。专家指出,中国的信贷、资产泡沫的破灭,实际上已经开始了。

中共国家统计局13号说,大陆的房屋销售额从去年5月的5030亿元,减少到今年5月的4461亿元。今年头五个月的销售额同比下降10.2%。

据大陆《搜房网》资料显示,自2012年6月份以来,今年房价在5月份首次出现环比下降。今年头五个月,新屋开工同比下降19%。

而大陆“西南财经大学”教授,中国家庭财务调查研究中心主任李甘(Gan Li)向媒体透露,去年城市地区的房屋空置率高达22.4%。

为应对空屋过剩和价格下滑,许多房地产开发商提供免费装修、或免费停车位等促销方式,以吸引买家。开发商还允许买家有更长时间来支付30%的首付,甚至提供“零首付”。

据美国《大纪元》新闻网编译,《彭博社》16号评论说,随着中国漠视前车之鉴,犯下跟美国同样的次贷错误,中国在走向一个硬着陆——并且会非常突然的发生。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推出“零首付”,是为了挽救现在濒临危机的房地产市场。但实际上更助长了房地产市场的泡沫,“硬着陆”只是个时间问题。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中国零首付现象和美国次贷危机之前推行的一些房屋政策、住房政策很相像,把首付的要求降得非常低,(但)不管是当年美国的次贷危机,还是中国现在房地产的危机,作为这种信贷的泡沫、资产的泡沫,它一定都会有一个泡沫破灭的时候。”

媒体报导,中国的公共部门、和消费者及企业债务之总和,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已达到230%,而在2008年,这一数据为125%。这中间,地方债与影子银行规模的急速扩大,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

去年4月,中共前财政部长项怀诚透露,中国地方政府可能积累了超过20万亿人民币的债务。

日本“野村证券”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超过50%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已经不足以偿还利息或本金,而这正是“明斯基旁氏信贷”的特征。

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也在警告,中国可能在走近一个“明斯基时刻”。

“明斯基时刻”,得名于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明斯基认为,随着市场上投机性信贷和旁氏信贷的增加,信贷环境恶化,金融系统出于避险考虑收紧信贷,当经济体系提供的贷款已经不足以支撑流动性需求时,就会出现“明斯基时刻”。“明斯基时刻”是市场繁荣与衰退的转折点。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日前向媒体表示,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泡沫破灭,就是一个资产价格泡沫吹大到最后崩溃的“明斯基时刻”。

谢田表示,“明斯基时刻”的到来,可以说是中国房地产泡沫破灭的又一种说法。

谢田:“但一旦发生明斯基时刻或地产泡沫破灭,我们会看到,房地产价格全面性大幅度的下滑,然后可能会拖累很多开发商,让他们破产,然后会拖累很多银行,那些银行因为这些坏帐的突然增加,也会出现巨大的危机。”

美国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士丹利”(大摩)日前发表报告指出,中国当前大批债务即将到期,借款人资金吃紧,经济增长放缓,加之货币政策收紧,市场利率的攀升,投机信贷和旁氏信贷将更加猖獗,所有这些都预示著中国的“明斯基时刻”已经越来越近。

“大摩”认为,“明斯基时刻”之后,中国经济将严重放缓到5%,并导致全球性的企业盈利衰退。

谢田表示,在中国,这个资产泡沫的破灭,实际上现在已经开始了。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舒灿

广电局禁令严惩记者擅作批评报导

中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周三发出通告,要求各新闻机构对旗下分社和部门“集中检查清理违规问题”,禁止记者站跨行业、跨领域采访报导。评论认为,这个通告明显是压制批评声音,中国的新闻言论空间将进一步紧缩。

6月18号,中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通告指出,近期查办了八起记者索贿的违法违规案件。

通告要求各新闻单位对记者站、网站经营部门、采编部门进行“集中清理,禁止记者站跨行业、跨领域采访报导,同时还要求各新闻媒体把好报导审核关,禁止记者站和新闻记者私自设立网站、网站地方频道、专版专刊、内参等刊发批评报导。”

广电总局有关负责人宣称,违规严重者一律吊销出版许可证,记者经查实利用新闻采编牟取不正当利益者,一律吊销记者证﹔此外,涉嫌犯罪者移送司法追究,并追究党纪政纪责任。

江苏资深媒体人徐祥指出,媒体借所谓负面新闻,敲诈勒索的情况普遍存在,被曝光负面新闻的单位,向报社支付“封口费”,采访的记者从中拿提成,这已成为行业潜规则。

江苏资深媒体人徐祥:“中国的新闻没有希望,就是因为他们和金钱挂了钩,和贪污腐败挂了钩,和有偿新闻和有偿不闻挂了钩,他们这一次下达这个通告,其实也能体现出他们内部的管理已混乱到了什么程度。”

中共喉舌《新华社》曾被中共巡视组揭发:利用发稿权搞“有偿新闻”或“有偿不闻”,日前,巡视组说,《新华社上海分社》退回了交通银行尚未执行合同的350万元金额。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指出,不准进行批评报导,或者不准私自进行批评报导,不是现在才实施的,而是中共几十年来一贯采取的手法。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它就是借这次所谓反对记者进行有偿新闻和进行新闻敲诈这个事情,来重申它们这种政治态度。严格的讲中共没有新闻的,它说的这个新闻都是宣传,它没有客观公正的新闻,对于不利于他统治的,不愿意接受的消息,它就进行封锁,这是一贯的态度。”

原浙江《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认为,新闻总局的这个通告,明显是加强压制批评报导,中国的新闻言论空间将进一步紧缩。

浙江原《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它现在就是说,压制批评报导,它没有办法,它只有用这种办法,这种办法就是让你好好做自己的报导,实际上也就是让你做‘表扬’报导,只要不做批评报导,你‘表扬’报导跨行业也可以、跨区域也可以。”

那么,什么叫跨区域批评报导?

马晓明:“许许多多的媒体,不能在自己分管的行业或区域里头报导本区域、本行业的一些负面消息,怎么办呢?就由其他行业或者其他跨区域,跨行业这样的报纸、媒体去刊登这样的消息,所以中共这次又特别重申堵住这种跨区域、跨行业这种进行负面报导的消息。”

徐祥认为,这个通告等于给那些真正履行舆论监督的记者,又戴上了一副镣铐。

徐祥:“你要写批评报导可以,你要遵守写批评报导的潜规则,它是不让记者干私活,拿私钱,它要求就是你作为小喽啰,你出去敲诈勒索的钱,要交给我本‘大王’来再行分配,你才符合游戏规则,否则就是非法的。”

去年以来,包括《新快报》调查新闻中心记者刘虎、陈永洲和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以及《搜狐网》的博客总监赵牧等数以十计的媒体人,被中共当局以各种罪名拘捕。

国际媒体人权组织“记者无国界”最新发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排名中,中国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第175位,倒数第5。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钟元

李克强英国之旅 抗议与订单同行

19号中共总理李克强结束了对英国的访问,飞往希腊。在北京派发出300亿美元的订单同时,英国各界——从副首相到多家知名媒体,从华人抗议团体到维族、藏族,甚至越南人和英国人,批评中共侵犯人权的声音始终如影同行。

李克强如愿获得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接见,外界说北京在国际上赚足面子后,就与英方签定了300亿美元的采购合同。然而英国朝野,从政要到媒体,从民间团体到个人,都对中共的人权问题大声说“不”!

英国副首相克莱格(Nick Clegg)17号在自由民主党一个活动中致辞时表示﹕我们不能忽视中国(中共)至今仍然存在的大规模和有系统的侵犯人权事件,以及死刑的广泛使用。克莱格认为,中国在政治上仍然是一党制国家,与民主社会呈“对立面”。

以监督政府而闻名的西方媒体也纷纷发言。英国《独立报》在对比分析了英、中两国贸易和经济实力后,坦言“我们不需要对北京‘毕恭毕敬’。我们两国的关系是基于一个明确的,相互的经济利益。”

中国南方街头公民运动参与者欧彪峰:“我觉得任何一个社会,只要它真是想要朝着一个文明进步发展的话,人权与法治、基本的这个普世价值是不能违背的。这次给出几百亿经济蛋糕,但是同样还是受到民众,包括英国副首相的批判。”

在英国跟随李克强一路抗议的民间团体,有“六四”民运人士、香港人、藏族人、维族人和法轮功学员,还有英国人和越南人。抗议的藏人戴着手铐,揭露中共对西藏民众的暴力镇压。旅英香港人举著“香港前途,香港自决”的牌子,法轮功学员展示的横幅是“法办江泽民、法办罗干、法办刘京、法办周永康”,和“在中国15年对法轮功的迫害——马上停止”等。路过的行人在了解情况后,纷纷在“制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呼吁书上签名。

大陆维权律师李向阳:“强权的共产党政府尽管用尽了手段,比如这一次300亿的订单,其实这是一种公开的贿赂、收买的伎俩,但是民众、政府官员都是看得很清楚的,对他们这种低劣的、不光彩的行为,都不欣赏的。”

参与抗议的英国人迈克尔‧佩罗特(Michael Perrott)表示,如果认为金钱高于人权,是非常错误的。

李向阳:“真正要想得到世界的认可,得到整个国际社会的尊重,只有实行多党制。当前中共政权为了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是不可能主动进行政改,还人民新闻、言论自由的。正是世界人民看到了他们邪恶的本质,所以掀起了各个阶层的抗议、反抗。”

而中共再次搬出套话,强调人权之上首先是“生存权”。

欧彪峰:“这是非常荒唐!非常这个荒谬的!中国民众的言论自由也没有,选举权也没有。就只要有饭吃就可以了。它把这个人权定为是一种生存权,这个事非常荒谬的!人权的话不只是生存权,还有他的尊严,他的精神层面的这些追求。”

中国“南方街头运动”参与者欧彪峰也看到:中国人不能享有人权的原因就在于社会制度。

欧彪峰:“极权统治之下人权是没有任何保障的,它可以任意的拘捕、任意的关押,恐吓。中国极权主义社会里面,每一个人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这个人权的,精神都是扭曲的。”

这次李克强英国之旅中,引人注意的是,中方并没有安排李克强和克莱格会面,而且,英方派出接机的官员是﹕长期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外交部国务大臣史怀尔(Hugo Swire)。史怀尔过去不但对西藏自焚事件表达严正关切,还曾撰文支持香港应有真正的民主普选。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孙宁

统一与打压﹗台湾非政府组织发声

中共从政治、经济、文化,甚至体育等范围,不断在国际场合打压台湾,否认台湾的国家主权地位,声称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忽略了台湾独立运作多年的民主国家形式。台湾一些民间团体希望透过非政府组织的交流合作,促进两岸关系。可是,多年来,台湾的非政府组织同样遭到中共的打压。

中共外交部在国际上,对台湾非政府组织的打压无所不用其极。《美国之音》报导引述台湾国家政策研究院资深顾问苏进强,上星期六在台北举行的一场座谈会上的谈话,他表示,“连美容美发、兰花、赛鸽,这些都要受到打压,只要谈到中华民国或是背后有国家的影子在,都要受到打压。”苏进强表示非常遗憾。

苏进强提出,中共当局不能将什么都无限上纲到“一个中国”。他说,“这样除了会阻碍两岸非政府组织之间的交流,也无法获得台湾民心的认同。”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专制政府就是这样子,它把整个社会看作是它的私有财产,而不是说国家的国民所共有的,所以它不能容忍民间组织来参与这个社会的管理。(对)台湾也是这样的,一方面说和台湾是好兄弟,但是是一种统战的宣传,并不是真正的尊重台湾人民。”

大陆“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将于6月下旬来台进行访问。在此之前,“国台办”发言人范丽青有关“台湾前途必须由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决定”的这一席发言,刺激了台湾民众的神经。台湾总统府回应说: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台湾前途应该由全台2,300万人,依据“中华民国宪法”来决定。

张志军选择此时来台访问,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备受注意。

张志军原本预订今年3、4月间回访台湾,但台湾爆发“太阳花学运”,群众对中共统战的伎俩提出严厉批判。

朱欣欣﹕“所以说,我想台湾的人民应当永远要警惕中共专制政权的威胁,防止中共的渗透,还要防止中共借着台湾岛内的ㄧ些亲共势力对台湾进行分化、瓦解,防止中共把台湾一步步的陷入到专制的威胁之中。”

台湾“新故乡文化基金会”董事长廖嘉展,在台北的那场座谈会中表示,两岸的非政府组织,应该抛开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束缚,从人民的需求和角度展开合作。

“新故乡文化基金会”在台湾协助了不少灾后重建的工作。基金会还在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之后,连续3年培训了非政府组织工作者,进行川震地区的生态营造、和社区营造,并且扩大到北京、上海、深圳的各个学校。

大陆河北石家庄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表示,在两岸关系上,如果中共不放弃一党专制,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关系永远不可能正常起来,因为台湾代表了中国民主化的未来,只有大陆民主化,两岸才能谈到统一。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我认为台湾海峡两岸实际上就是两个实实在在的政体,但是,中共就不让这样。现在台湾就是说,两岸要对等的态度来处理两岸的关系,起码要互相承认对方是合法的或是事实存在的、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国家。”

原《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认为,中共现在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实际上还没有平等、对等的看待台湾。他质疑,中共当局以此不平等、对立的态度,如何达到海峡两岸人民消除分歧、加强了解和交往﹖

马晓明﹕“首先要尊重两岸各个政体内人民的意愿,应该如何看待台湾的地位和前途问题﹖这个选择权应该由台湾人民自己来作出决定。统一不能是唯一的选择,更不能作为互相攻伐的理由。”

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2008年11月访问台湾期间,台湾妇女团体曾召开一场记者会,抗议中国政府打压台湾非政府组织在国际的生存空间。而陈云林上个月再度访问台湾期间,“台湾维吾尔之友会”等团体也召开记者会,呼吁中共勿以文化之名行统战之实。

采访/朱智善 编辑/周平 后制/陈建铭

西方排斥孔子学院 中共偷鸡蚀米?

5月18号,加拿大多伦多教育局投票通过了推迟与“孔子学院”合作的决议。日前,“美国大学教授协会”(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AAUP)也炮轰“孔子学院”破坏美国学术自由,呼吁废止或重新谈判与“孔子学院”达成的协议。外界指出,中共不惜耗费巨额资金在其他国家建立“孔子学院”,以便偷偷输出共产主义,现在终于被人识破,可谓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加拿大多伦多教育局推迟与“孔子学院”合作决议之前,多伦多教育局收到了来自湖南省教育局和北京“孔子学院”总部,措辞基本相同的威胁信。加拿大《环球邮报》报导,信中说,如果关于多伦多“孔子学院”的计划搁浅,双方关系将受到严重影响。

而日前,“美国大学教授协会”,也发表声明表示,为了维护学术自由,呼吁美国近100所大学,取消或重新谈判与“孔子学院”之间达成的协议。这些大学教授认为,美国的大学允许中共政府来制定雇佣,和监督“孔子学院”教学人员的准则、规定课程和讨论的范围,是牺牲了这些大学及教学人员的独立性和学术上的客观性。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西方排斥“孔子学院”,实际是对中共的棒喝。谢田说,中共本来想利用“孔子学院”来输出邪恶的共产主义,现在,中共偷鸡不成反而蚀了一把米,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加拿大前安全情报官员米歇尔•朱诺克向《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介绍,西方国家的安全部门,怀疑“孔子学院”也被用于搜集情报。米歇尔认为,中共在公立中小学开设“孔子学院”,反映出中国情报部门不只着眼于今后几年,而是着眼于今后几代。

《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报导,“加拿大高校教师协会”主席吉姆.特克,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大专院校和教育局开设的所有课程,应该处于它们自己的控制之下,不应该受到任何一个外国政府或任何第三方的影响。而在“孔子学院”的课堂上,有些话题是不能碰的,这些话题包括西藏,法轮功,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台湾问题等等。

美国“蒙大拿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ontana)退休史学教授史蒂芬•莱文(Steven Levine),2009年代表蒙大拿大学,前往北京与中国“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汉办)洽谈办理“孔子学院”事宜。史蒂芬告诉《新唐人》,“汉办”主任要求“孔子学院”,执行很多他们不情愿做的事情,包括制定很多歌曲、游戏以及其他所谓中国文化项目。

美国蒙大拿大学退休史学教授史蒂芬•莱文:(英文)“我以前期待的孔子是世界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而不仅仅是中国历史上的,而孔子学院所表达和定向的,没有真正代表中国人民所希望看到、和有机会去选择的。”

“孔子学院”是由中共教育部旗下的“汉办”资助,而“汉办”创建于1987年,职能就是在全球建立“孔子学院”。据“孔子学院”官方网站介绍,截至去年年底,全球已经建立440所“孔子学院”和646个孔子课堂,分布在120个国家和地区。而“孔子学院”的资金、教材和教师都由“汉办”提供。“孔子学院”还为外国学生和学者提供奖学金。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贵林学区的国际教育项目副主管透露,他们学区,每年可以从“汉办”领到价值一百万加元的书籍和教材,以及10万加元的资金。

原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中共在历史上向周边,向其他国家输出共产主义,现在共产主义已经破产了,他们再去摇著在共产主义的破旗向外渗透,显然是太不自量力了,这样中共就拿起孔子的招牌来输出它的那些货色。”

评论质疑,2006年时,中国已经有300万儿童,因为交不起学费不能上学,中共为何把民众的纳税钱,运到海外办“孔子学院”﹖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周天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