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徐老虎风向标和香港困局

【新唐人2014年07月08日讯】【世事关心】(294) 徐老虎风向标和香港困局:任何突变都会对中共权力体制的稳定产生重大影响。

徐才厚、蒋洁敏、李东生、王永春一起被开除党籍。新华社宣称“中央连打四虎”。

文昭:“所以比较乐观的话,我们也许在今年秋天就能见到周老虎现形。”

同一天香港6.22公投结果出炉,随后“七一”大游行51万港人上街,刷新了历史纪录。

滕彪:“大陆没有真正的民主化, 香港也不会有真正的民主。”

中国刚刚进入了骄阳如火的七月,京港两地的政治热浪就同时喷发!

萧茗:我是萧茗,这里是《世事关心》。刚刚过去的这周在中国是大事频发的一个星期,北京和香港都有重大政治新闻出炉。所不同的是,一个是基本在意料之中的;而另一个则多少有点超出人意料。但是毫无疑问这两件事都使得7月成了中国政治名副其实的盛夏季节。这是否意味着,一些影响深远的事件经过长时间酝酿,已经步入成熟阶段,要瓜熟蒂落、水落石出了呢?这期《世事关心》就让我们来探讨。先来看一下北京发生的事。

6月30日星期一傍晚6点,对于媒体们来讲,一天大部分的工作已经结束,大部分员工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可是新华社在这个时刻突然发出了一条让所有媒体都不能拖到第二天的消息,加班——看来是在所难免了。

新华社的新闻稿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6月30日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徐才厚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处理。同时被宣布开除党籍的还有之前就被中纪委查办的原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和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以及原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王永春。

萧茗:中共这次一口气同时开除了四位前任大员的党籍 ,这里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用意呢?来听一下我稍早对独立政治评论人士陈破空先生的采访。

萧茗:星期一被开除党籍的四个人里,有一个前任政治局委员;两个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一个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那麽用当前反腐的规格来衡量,都算得上老虎级别。同时开除四个大员党籍的情况在文革之后还很少见,你认为把这个四个人的案子合在一起,是否是一种特殊的安排?

陈破空先生:“对这四个人的案子合在一起宣布有一个特点,这四个人都跟周永康有关。因为其中的蒋洁敏,李东生,王永春都是周永康的亲信。分别代表石油帮和四川帮,而徐才厚其实和周永康也有关。因为他参与了周永康和薄熙来的政变图谋,而那场未遂政变矛头直接对准了习近平。”

自从2013年薄熙来被判刑后,谁将是下一个被拎上台开刀示众的大老虎,一直是海内外媒体竞猜的热门。徐才厚可以说是人气仅次于周永康的“男二号”。关于徐才厚最后沈浮的传闻也几经波折。早在2013年的北戴河会议期间就有消息称,中南海高层曾讨论“拿下周永康和徐才厚”;但是在2014年1月下旬,徐才厚陪同习近平一起出席慰问所谓驻京部队老干部的“迎新春文艺演出”,又被诸多海外媒体解读为徐老虎已经安全过关。

以报道中南海秘闻见长的香港《南华早报》,对徐才厚命运的预测也是几经反复。今年3月17日《南华早报》引用两个消息来源说,由于徐才厚已经罹患晚期膀光癌,相当于已经被判了死刑,所以当局停止了对他的贪腐调查。可是仅仅两天之后该报又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曝出猛料说,徐才厚在北京301医院的病床上被带走拘押,他的妻子、女儿和私人秘书也在同一天被收押,全家几乎被一网打尽。路透社随后也证实徐才厚已经处于软禁之中。至此对于徐才厚的处境海外媒体基本达成共识。6月13日《南华早报》再度批露中共将在近期起诉徐才厚,6月30日结果揭晓,证明了这次预测的准确。徐才厚成了中共建政以来被以贪腐罪名起诉的最高军方人物,但是他连同另外几位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一起被中共扫地出门,动静之大还是超出了不少人的意料。《人民网》在6月30日当天发出评论,称徐的被查标志着反腐肃贪“挺进了一大步”。

萧茗:如何看待徐才厚被法办的政治意义呢?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的看法。

萧茗:你认为徐才厚的被起诉算不算习近平、王岐山在高层反腐权斗当中的一个重要的斩获?

文昭:“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斩获,我觉得说不上。它是反映出来高层权斗有向横向发展的趋势,但是还没有质上的提高。横向发展就是说它触及到过去比较少触及的军队领域。 过去20年,江泽民是用腐败来收买军队,没有意图要碰;胡锦涛是十年弱主,没有能力来碰。胡锦涛卯大了劲也就是查了一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在中国社会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各个地方有军队背景的企业哪怕存在走私、卖淫等违法行为,地方政府都不敢查办。所以习近平意识到,通过反腐整肃军队既是他巩固权力的需要、也是维持一个武装集团基本功能的需要。但徐才厚仅仅是政治局委员,他和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级别是一样,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并没有在他这破。 而且徐才厚倒台前是一个卸任的政治局委员、 这一地上还没办法和薄熙来比。薄熙来倒台前是一个在任的政治局委员,而且很有可能升任 18大常委,可以说是前途无量。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还不能说是一个质上的提高。”

徐老虎被拎上了前台,周老虎何时现形? 请不要走开,下节继续探讨。

新华社在星期一公布的消息再度勾起了人们对失踪已久的周永康的关注。和徐才厚一起被开除党籍的三位也都与周永康有密切的关系。2013年9月《明报》曾报道蒋洁敏执掌中石油是得到了曾庆红与周永康这两位石油系统出身的政治局常委的大力提携。王永春曾担任周永康在大庆期间的助理,同时也是蒋洁敏的心腹爱将。而李东生原本是宣传官员,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的创建人;官至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也是中共镇压法轮功宣传造势的主要推手之一。毫无政法系统工作经验的他,竟然在周永康任政治局常委期间被调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有多家媒体报道指,李东生是周永康及其现任妻子、原央视记者贾晓烨的牵线人。

香港《南华早报》在6月30日的报道中,也再度提及徐才厚和周永康、薄熙来的密切关系;并且又预言,当局对徐才厚的处理“预示著中共对周永康的调查可能即将收网”。

萧茗:关于中共反腐权斗接下来的发展脉络,继续听一下陈破空和文昭两位的分析。

萧茗:徐才厚等四人被开除党籍,接下来你认为周永康案最快何时会水落石出?

陈破空:“徐才厚等四人被查处,本身就是一个暗示。周永康一案虽然九头不决,但迟早会水落石出有一个结果,就好像徐才厚一案,也曾经九头不绝,但最终结果有出炉一样。我预计周永康案应该会在8,9月,9月前应该有个结果。因为周永康案可以说在所有这些案件中拖的最久的,但是跟周永康有关的亲信和部下,石油帮,四川帮,国安帮,公安帮等等都已经落马,都已经水落石出。所以周永康应该说是呼之欲出。”

萧茗:周永康之后会不会有下一个呢?

陈破空:“根据习近平和王岐山的这种反腐模式,总会有令人惊奇的案件或大老虎出现,而且级别是层层推高。那麽看他们的反腐范围也非常的广,从党政系统到军队系统。从徐才厚这个案子,我们也可以看出端疑。2004年9月,当江泽民在海内外舆论的压力下, 很不情愿的把军委主席一职交给胡锦涛的时候,他就同时突击提拔了徐才厚,而徐才厚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监视和牵制胡锦涛。而另外一个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是承担了这个角色。前不久传出徐才厚涉案的时候,也传出郭伯雄涉案。也就是说习近平会不会把江的人马一锅端,这将是一个指标性的含义。因为这不仅意味着习近平能不能巩固他的权力,尤其巩固他军中的权力;还意味着习近平能不能削弱老人政治。因为老年政治是中国政治的最大隐患。也就是说习近平反腐到什么级别,之后还会不会有大老虎,在攸关他的政治前途,政治作为和历史定位。”

萧茗:就同一问题,我们在来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的分析。

萧茗:文昭,你认为周永康案会是什么时候公布,还有中共权斗的下一步发展脉络会是什么样子呢?

文昭:“当前的这个节奏看起来是习近平和王岐山想在今年夏天的北戴河会议之前,把周永康集团的一些关键人物案子做实,制造出一些声势,在北戴河会议上向江泽民、曾庆红和他们拉拢的一些中共顽固派元老施加压力,迫使他们交出周永康。所以如果比较乐观的话,我们也许在今年秋天能见到周老虎现形。说到中共权斗发展的脉络,我想斩草除根一直是中共权斗奉行的一种模式。因为现在倒掉周永康的话,就直接牵扯到江泽民和曾庆红,因为周永康的后台老板就是江泽民,如果不把这个最后的保护伞拿掉,它一旦得着机会反扑的话将会是致命的和非常凶狠的,这是宫庭政治一贯特征。而中国现在矛盾这么复杂,时间拖得越久,也就能给对手的机会就越多。比如经济滑失业率增高、少数民族地区的动乱加剧、处理外交关系失当等等,都会被对手攻击为当前的领导人无能。”

七一游行香港51万人上街破纪录,北京与香港民意是否已经进入博奕的僵局? 不要走开,下节回来继续探讨。

萧茗:与北京难以捉摸的宫庭斗争相比,香港这个星期发生的事可以说都在意料之中。虽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是当香港的民意展示出来,这份声势仍然是令人印象深刻。来简单回顾一下。

6月29日晚,由“占领中环”运动发起的民间公投落幕,有近80万港人投票。在三个方案中,真普选联盟的方案得票最高,超过了42%。此外有87.8%的电子选票的选民认为,如果港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不符合普选的国际标准,立法会应当予以否决。

7月1日下午3点,期待中的大游行开始。由于参与人数庞大,到晚上大约11点游行队伍才完全抵达终点,历时8小时。游行的组织方“香港民间人权阵线”表示,保守地估计整个过程有51万人参加。这个数字超过了2003年的50万人,刷写了七一大游行的新纪录。

对于公投和游行所展现的民意,港府和北京仍然没有妥协的迹象。港府的发言人对七一游行的回应是,民间提出的特首选举公民提名的诉求,争议大难落实。而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则表示, 北京的意志 “不会因为某种全民投票和示威的规模而动摇”。

另一件引人注意的事发生在七一游行结束后。当晚有数千民众响应学生团体发起的号召,预演“占领中环”的行动。示威者原本计划2日早上8点集体离开,不妨碍高峰期的交通;而香港警方却强硬应对,在凌晨2点40分左右开始清场,拘捕了500多名示威者。7月4日又有五名游行组织方的工作人员被捕,罪名是妨碍警方执行公务,违反交通条列等。批评者指香港警方是秋后算账,打压公民集会权利。

萧茗:现在中共当局的意图和香港的主流民意都已经得到了清晰表达,如果香港政府在稍后提出的所谓特首选举方案中排除了公民提名的选项,“占领中环”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接下来的局势会如何发展,我稍早采访了人在香港的滕彪律师。

萧茗:腾律师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知道公投和游行之后,当局的口风没有松动,那麽“占领中环”又能对当局施加多大的压力呢?

滕彪律师:“现在很难预测“占领中环”将要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将会对中央政府产生什么样的压力。因为通过正常的议会方式,通过正常的新闻方式,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中共对香港民主体制的渗透。所以现在应该考虑通过公民抗命的这种方式来施加进一步的压力,也许会有一点希望。”

萧茗:您刚才说到进一步的动作,我们知道七一大游行之后, 大约有两千名学生和市民,进行了一次"占领中环”的预演。但是遭到警方的武力清场, 抓走了500多人,然后又抓了5名组织者。 您认为假设“占中”运动真的发生,当局也像这次暴力镇压,那会对局势发展起产生什么影响?

滕彪律师:“警方在执法的过程当中,基本上没有使用过度的武力和暴力。走到正式“占中”的时候,参加的人数非常多,这将会对警方执法产生非常非常大的压力,也许它的警力在面临几万人甚至更多的人“占中”的时候,它就不足以完成任务,这时恐怕就会有其它的手段的运用。比如说催泪弹和其它的暴力,而且还有可能中央政府安插的一些特务,在里边使用暴力来使整个“占中”运动污名化等等。所以我们现在还很难预测到时候要发生的事情。如果“占中”想要达到最大的效果,那还是需要足够的人数,如果人数足够多,也许会对双方的博弈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萧茗:香港以外观众可能对香港的立法制度和程序并不了解。一旦香港政府提出与特首选举有关的所谓政改方案,要经过哪些环节才能最终付诸实施呢?听一下雪莉的介绍。

雪莉:谢谢萧茗。香港特首选举制度的改革,整个过程大概可以总结为“五部曲”。港府在去年12月启动了第一轮为期5个月的咨询期,在今年的5月初结束。其后它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撰写咨询报告,然后向全国人大常委提出要修改选举办法,这才是第一步。人大常委会对特区政府提出的方案予以确认是第二步。第三步是香港政府向特区立法会提出修改选举办法的议案,并且得到立法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第四步和第五步分别是:特首同意立法会通过的议案, 以及特首将法案报全国人大常委,予以批准或备案。在这五个步骤中最关键的是第三步,即特区立法会能否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修改后的选举办法。由于香港民主派在立法会还拥有行使否决权的1/3席位,这个环节也就成了北京迄今不能完全控制的步骤。2005年港府提出的2007年特首选举改革方案就被立法会所否决,所以2007年的特首选举安排仍然沿用的是上一届的方式。

萧茗:谢谢雪莉。

萧茗:在回到人在香港的滕彪律师.

萧茗:一种可能出现的结局是,港府拿出的选举方案是没有公民提名的,而这个方案被特区立法会所否决。从而2017年的特首选举、甚至2020年的立法会选举又只能原地踏步、沿用之前的办法。这种僵局你认为是否会像某些人所说的,使香港的民主进程无限的拖延下去呢?

滕彪律师:“香港的民主进程在1997年之后,已经经过了几次推延。这也是北京当局一贯采用的手法。所以这次香港市民认为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如果再拖延下去,双普选可能摇摇无期。尤其是在白皮书发表之后,基本上撕毁了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关于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这种地位的规定,所以香港人有权利在这个时候,采用一种非常的手段,也就是公民抗命的手段来搏最后的机会。如果现在政府出台的方案是一个假的普选方案,达不到最基本的国际民主标准的话,香港人恐怕不会接受。”

萧茗:最后听一下文昭的分析。

萧茗:如果北京的方案和香港民间的方案最终都无法实施,你认为这种僵局对谁的负面影响更大?

文昭:“首先我认为有了民间的强大授权,有了民意的清晰表达,香港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应该统一立场,在最后时刻行使否决权。不要再出现几年前香港民主党私下和当局协商的这种情况。 说僵局对谁的负面影响更大,现在还很难讲。因为对香港人来讲他已经不能在退让了。一但退让了,接受了没有公民提名的这种特首选举方案,那麽中国就会说,它已经履行了让香港人普选的承诺,今后想要再扳回来就没有可能了。所以僵局好过永久性的伤害。维持僵局对香港人来说两害相权取其轻,最多是原地踏步,还延续以前的选举办法而已。对与中共来讲, 它也不可能向民意妥协,因为它的体制和它的本性都不允许它这样做。对香港又不能像六四那样镇压,如果到最后它也得维持僵局,对它而言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最后的胜负是要看谁定力强,谁能够坚持,是香港人追求民主的诉求的信心先丧失了呢、还是中共的体制先瓦解了。”

萧茗:北京的宫庭斗争和香港的民主抗争虽然表面上没有直接关联,但两者都系于中共当权者对其自身处境的判断。而且这两件事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它们都没有完结;它们当中有一个如果出现重大突变,都将对整个中共权力体制的稳定产生重大影响。

《世事关心》对此将持续关注、深入分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