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8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7月09日讯】【中国禁闻】7月8日完整版

提要
德国总理北京提人权与经济间谍
徐才厚落马 大老板江泽民危殆
港记协年报新闻自由陷入最黑暗期

涉周案? 海南又一副省长落马

7月8号,中共中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说,海南省常委、副省长谭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消息没有说明“违法违纪”的具体内容。

谭力是重庆人,与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多有交集。1999年至2002年12月底,周永康担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期间,谭力先后担任四川成都市委常委、和宣传部部长,以及四川省广安市委书记。

谭力是今年落马的第15位中共省部级官员,也是继冀文林之后,又一位落马的海南省副省长。今年2月落马的冀文林,曾任周永康的秘书,与周有着更加密切的交集。冀文林落马后,《法国新闻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谭力因涉冀文林和周永康案,被限制出境。

梅克尔清华演讲 谈人权和自由

正在中国访问的德国总理梅克尔,7月8号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其中提及人权和言论自由等敏感问题,引起外界瞩目。

她在演讲中强调德国和中国进行人权与法治问题对话的重要性。梅克尔表示,她自己在前东德长大,当时自由受限制,人民也受到监控,但柏林墙倒塌后,实现了自由对话,她认为自由对话在中国也具有同样的重要性。

《法新社》报导说,梅克尔和最近访问中国的许多其他西方领导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些领导人为了和中共发展贸易,都避免在公开场合提及中国的人权问题。

大陆媒体在报导梅克尔演讲时,也都刻意屏蔽了有关人权和自由的部分。

中共颁布新规 警告媒体人

中共日前又颁布新的规定,加强对新闻记者的控制。

据中共喉舌《新华网》报导,中共新闻出版广电总局6月30号印发了《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要求各传媒与新闻从业人员签订保密承诺书,和职务行为信息保密协议,禁止媒体人向其他境内外媒体、网站提供所谓职务行为信息。

这份文件规定,媒体人在从事采访、参加会议、听取传达、阅读文件等职务活动中,获取的各类信息,包括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未公开披露信息等,都属于职务行为信息。禁止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传递国家秘密,也禁止在私人交往和通信中涉及国家秘密。

由于中共对“国家机密”的界定既宽泛又模糊,外界担心,这是官方加强新闻管制的新枷锁,因为所谓的采编内部信息,可能关乎公共利益,而与真正的国家机密距离遥远。

编辑/周玉林

德国总理北京提人权与经济间谍

7月7号,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举行欢迎仪式,迎接到访的德国总理梅克尔。这次梅克尔访问中国,除了经济合作谈判,双方签署了一批价值上亿元的合作协议外,她也和李克强进行了人权对话。同时,梅克尔批评工业间谍。而德国和其他政府都说﹕中国是全球经济间谍的中心。人权对话与经济间谍,中共扮演了什么角色? 请看本台记者的报导。

梅克尔在北京和李克强共同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成功的经济合作与人权对话,以及法治国家建设,是分不开的。

李克强回应说,13亿人口的大国,还面临着贫困和区域协调发展的问题,法治建设任重道远。

李克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愿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开展人权对话。他同时也许诺,中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将继续推动人权事业的发展。

不过,《德国之声》根据《德新社》的消息报导说,目前,大陆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展览正在柏林举行,但他本人却无法离开中国飞赴德国。而为《德国之声》等多家媒体供稿的大陆专栏记者高瑜,则因为被中共当局指控“泄露国家机密”,被羁押至今。

报导还指出,梅克尔此行原先计划要会见高瑜的儿子,但是北京警方要求高瑜儿子回绝梅克尔的邀请。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德国总理她这次作了一个很好的表率。当德国这次梅克尔带大批的经贸合作伙伴关系到了中国,来进行这种商业合作签署之际,她还能提出这样一个要求,见高瑜的儿子。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认为,梅克尔向中共高层表达了“天赋人权凌驾经济利益”的普世价值。

张健﹕“梅克尔其实暗示了张德江和习近平,这就是向外界强烈表达了生意是生意,人权是人权,民主是民主,天赋人权永远凌驾于所有的经济利益之上。”

梅克尔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德国反对工业间谍,不管是来自哪个国家。《美联社》7月7号报导,“梅克尔在讲话当中没有点名中国”。

不过,中共情报机构和军队已经瞄准了德国的中小型企业。

美国《大纪元》新闻网编译外电报导说﹕德国国内情报主管,联邦宪法保护局局长马森,上周末才告诉德国《世界报》,“他们在面对非常强大的敌人”,“单单中国技术情报机构就有超过10万雇员”。

张健﹕“这一点(梅克尔)也是有备而来的。因为作为一个总理能讲出这番话的话,必须有大量的证据来背书,一旦被对方问到的话,她一定有证据证明。第二点,她也向世人表明了,靠不当劫取他国的利益,去发展自己,一定会被其他的国家所抵制,(梅克尔)也给西方民主国家这些领导者上了一课—-获得利益的同时,一定不忘人权,才会给世界带来和平与安定。”

报导指出,中国企业和外国公司的中国雇员,多次卷入盗窃技术、和其他商业机密的企图。安全研究员说,北京政府容忍这样的盗窃,“在某些情况下,积极鼓励它”。而美国和其他政府也抱怨中共军队就是网络战的领导者,他们盗窃外国商业机密,来帮助中国巨大的国营工业领域。

美国司法部今年5月针对5名中共军方人士准备提出指控,他们被控涉嫌发起网络攻击,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秘密。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官员曾指责中共军方以及来自中国的黑客,向美国工业及军方目标发起过多次攻击,目地是窃取机密信息或知识产权。美国官员援引网络安全公司“Mandiant”的一份报告说,这些黑客攻击的背后,是由北京政府主使,很多攻击来自一支解放军部队。

采访/陈汉 编辑/周平 后制/舒灿

七七事变77周年 旧金山市民怎么看

今年是七七事变77周年,旧金山市民对抗日战争这段历史是怎么看的呢,我们了解一下。

旧金山市民江女士:“很可怜啊,我的外婆被日本士兵一拍,就这样生病去世了。直到现在我80岁了,我仍然很排斥穿着军服的日本人。(日本的)平民有些是很好的,平民是很好的。”

旧金山市民颜女士:“恢复家园是我们的职责,应该团结嘛,中国人。”

旧金山市民黄女士:“你不要侵犯我,我不要侵犯你,就这样和平就最好了。打仗是很残忍的。”

旧金山市民:“要么就是讲到日本人就觉得很痛恨,但其他有些人就是觉得还好。总而言之,它侵略我们这是个事实,它想改变历史的现状也是事实。所以我觉得,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德国,你看德国就做得很好,所以大家都反而很尊敬它。但日本它没有这样做。”

旧金山市民黄钧洪:“年轻一代可能不是很关心,可是老一代心里可能还是会有刺。”

徐才厚落马 大老板江泽民危殆

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众人关注他背后的大老虎江泽民的命运将如何。国内有评论指出,当年汶川地震,总理温家宝亲赴灾区却调动不了军队,错失救援良机。真实原因是当时的军委主席胡锦涛是个傀儡,而且两名军委副主席只听命于江泽民。

国内《和讯》网站刊登评论说,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不过是“大树”倒下之后散掉的一只猢狲。至于大树是谁,读者都心领神会。

2008年5月12号,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中共前总理温家宝第一时间赶赴灾区,表示抢救生命是救灾工作的“重中之重”,他下死命令打通通往汶川的道路,但是中共军队行动迟缓、甚至以“天气不好”为由按兵不动。温家宝气得摔电话,说:“我不管,是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

徐才厚曾经掌管军队人事长达十几年,在军中培植了一班“势力”,当时的军权实际掌握在包括徐才厚在内的江派高级将领手中,胡锦涛被架空,并没有真正掌握军权,虽然汶川情况很危急,温家宝却调不动兵。

汶川地震当年年底,时任中共军委总参谋长的陈炳德,在党媒发表文章,首次揭示在汶川地震发生后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内,胡锦涛、温家宝无法调动军队赴灾区救援,在震后的3天时间里,军方的一切行动都要经过江泽民的批准。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对《美国之音》分析说,过去胡锦涛也想有所作为,但是叫江泽民欺负得没有办法。胡锦涛只有批准少将军衔的权限,中将以上的需由江泽民批准。辛子陵说,胡锦涛在军中“说不上话”。

辛子陵还表示,如果江泽民继续像操控胡锦涛一样操控现任党魁习近平,习近平怎么有所作为?习近平挟太子党身份,因此敢跟江泽民叫板。

那么,徐才厚案件会延烧到江泽民吗?

原中共中央体改委干部曹思源表示,这就要看双方力量的博弈和习近平的决心了。

原中共中央体改委干部曹思源:“一个是力量的较量,一个是看有没有这样的决心,如果有这个决心,那必然是要延伸,顺藤摸瓜,就刨著根了嘛,他的后台是谁?后台的后台是谁?那当然要延伸了。但是力量不够呢?那也可能到某个阶段就为止了。这个就看发展吧。”

原中共国务院秘书俞梅荪则表示,徐才厚上游、下游组成的庞大利益群体,都应该受到清算,包括那些提拔他的人,和他通过买官卖官提拔的人。

原中共国务院秘书俞梅荪:“网上说了,徐才厚是江泽民的军中最爱。军中最爱徐才厚怎么上来的?背后的力量当然起了很大作用的。背后的力量使徐才厚起来,这整个是一个利益群体。当然应该清算的。”

“中国人民大学”前政治系主任冷杰甫表示,最近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因为涉嫌腐败被拘捕。中国也可以效仿西方民主国家。

中国人民大学前政治系主任冷杰甫:“如果说要是一个民主政府的话,像江泽民出了问题,那照样可以清除,可以清算。你像陈水扁,你像法国的萨科齐,陈水扁是总统,萨科齐是总统,他不照样发现问题送上法庭吗?那江泽民也不能例外。如果他真的有问题,那就应该像萨科齐和陈水扁一样,把他送上法庭,进行审判,不能客气。”

徐才厚的落马,另一个中共军队大佬郭伯雄的丑闻也被民众曝光。与徐才厚一样,郭伯雄也曾担任中共军委副主席,同样是江泽民的嫡系亲信。

7月6号,另有民众在网络发布消息,披露2008年汶川地震时期,郭伯雄不通过中共军委决议,就在成都设立军内救灾指挥部,拒不服从救灾总指挥温家宝的命令。

郭伯雄和徐才厚这两个江泽民在军中的嫡系心腹,郭伯雄分管“总参”、“总装”,徐才厚分管“总政”、“总后”,在这两条线上贪腐敛财,郭伯雄则是依靠倒卖军火发财。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郭敬

港记协年报新闻自由陷入最黑暗期

日前,“香港记者协会”发布《2014年言论自由年报》,《年报》指出,香港新闻自由陷入数十年来最黑暗的一年,“新闻自由,危城告急”。另外,“记协”还成立了“自我审查监督委员会”,接受业界投诉。要让公众知道香港的新闻自由受到多大威胁。

“香港记协”主席岑倚兰在7月6号发布的《2014年言论自由年报》记者会上,以“危城告急”为题发言,她指出,从去年年中至今,香港传媒饱受打压。

香港记协主席岑倚兰:“我们已经觉得,香港新闻自由已经陷入数十年来最黑暗的一年。”

岑倚兰表示,香港每天有超过300万份报纸发行,但以前多元化的声音现在变得单一,特别是今年,中共在各个方面对传媒进行干扰和打压。

岑倚兰:“很多报纸对于一些敏感的问题就不登了,在每一个重要的事件期间,香港新闻界就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影响媒体的导向、影响言论,它(中共)要争取舆论的空间。我们看见香港的新闻自由有退吧。”

“国际记者联合会”香港和中国区代表胡丽云表示,今年前半年,香港传媒界的真实情况非常糟糕。

国际记者联合会香港和中国区代表胡丽云:“不但有一些媒体人(被)取消他们的工作机会,也有一些广告商,因为政治的缘故,停止在一些敢言的媒体里面登广告,更重要的就是有一个老总给人攻击,在今年出现的那么密、那么多、那么明显的事情,我们觉得非常给人有一个忧虑的状态。”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今年2月12号公布的“2014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报告”显示,香港的新闻自由度排名持续下跌,已由2002年的18名暴跌到61名。

今年2月,香港《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被暴力袭击之后,还发生《香港商业电台》主持人李慧玲突然被解雇,另有身处高位的新闻工作者被撤换、香港《苹果日报》和《am730》报纸被抽走广告,以及港府拒绝发放免费电视牌照给香港电视网络等事件。

香港资深媒体人潘小涛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刘进图被撤换的时候,我们说已经够糟糕了﹔李慧玲被换走(开除)的时候,我们说应该是最黑暗的时候了﹔刘进图被砍,我们说连暴力都出来了!到这几天,《明报》他们的编务董事可以插手改头版头条(标题)。这是史无前例的,把整个制度给破坏了。”

日前,《明报》编务董事吕家明,在没有通知主编及其他编辑部负责人的情况下,擅自叫停已在印制的报纸,并将原有报导香港“七一游行”的标题﹕“争取普选”删除,并改为“警察清场”,引发业界谴责。

“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IFJ)4号发表声明,谴责香港《明报》高管人员删改“七一大游行”报导内容,是违背新闻自由准则。

“香港记协”前任主席麦燕庭向媒体表示,吕家明删改报导显然是新闻审查。

“香港记协”表示,有鉴于新闻界自我审查日渐严重,“香港记协”成立“自我审查监督委员会”。

岑倚兰:“我们主要成立的目地是,用客观中立的态度,来观察香港媒体里面自我审查的情况,提高公众对香港媒体自我审查情况的关注,提高警觉。”

岑倚兰表示,今年“香港记者协会”做了一个有关香港新闻自由指数的一个调查,发现自我审查在香港情况严重。

岑倚兰:“中国是一个跟香港的制度很不一样,中国是共产党参与的、主政的,它们的意识形态跟香港生活制度方面很不一样,观念上也不一样,新闻主要是宣传的很重要的目地。”

岑倚兰说,新闻自由在香港很重要,如果没有新闻自由,香港就没有真相,香港人的知情权也就更没有了。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李勇

百变罪名噤维权 律师析当局心理

大陆知名维权人士胡佳,7号被北京当局传唤。所谓的理由却是说,胡佳在被软禁期间,涉嫌“殴打他人”。不过胡佳并不是唯一一位近期被当局用各种理由传唤,甚至延长羁押时间的异议人士,当局这一做法的背后心理是什么呢?请看报导。

7号上午10点左右,大陆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在推特上发消息说,门外来了一群自称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让他去派出所,与新上任的主管沟通一下。在下午3点左右,胡佳再次更新推特透露说,被北京市通州区中仓派出所证实传唤了。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我当时要传唤手续,他们说不是传唤。到了那里接触到了,其实是我认识的人,这个不是主要目的,还是对我进行传唤。但是这个传唤理由让我匪夷所思,说我涉嫌‘殴打他人’。”

胡佳表示,当局的指控很荒谬。

胡佳:“我今年的六四维稳,从2月24号到6月8号,一直是被软禁的。我现在在我的家里面,被长期拘禁的情况下,居然能涉嫌在5月份殴打他人,现在都过了一个半月上了,突然冒出来,我觉得特别的荒谬。我绝对不会去暴力对待无辜者,我动过手的只有三种人,流氓、城管和警察。”

据了解,在整个审讯过程中,警察虽然没有辱骂,但稍带威胁的向胡佳表示,有可能会受到法院控告,升级进入司法程序。

胡佳说,他已经对当局随意捏造罪名见怪不怪,即使将来他被指控涉嫌刑事犯罪、贩毒、诈骗等等,都有可能。

其实,中共当局捏造、更换罪名扣押、拘留大陆的异议人士,并不是近期才开始的。

例如,大陆知名记者,制片人杜斌,就是因为用记录片揭露马三家劳教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及访民,去年被当局用“散布谣言,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等四种罪名,秘密逮捕。在被关押37天后,取保候审。

而到了最近,大陆又频繁出现类似胡佳这样的维权人士,先被用各种名义传唤、拘留,随后又被变更罪名羁押。

例如郑州律师常伯阳,因为参加今年2月在赵紫阳故乡的“六四公祭”活动,被郑州市公安局以所谓“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拘留。但日前当局拘捕他时,罪名却又变成了“非法经营”。

郑州律师常伯阳女儿:“说我爸是非法经营。我觉得这胡扯呀,哪来的非法经营,如果真的是非法经营把证据拿出来。我的猜测是他们当局是在拖时间,不想放人。”

一直关注常伯阳案件的湖南人权律师谢阳,详细分析当局多次更改常伯阳罪名的背后心理。

湖南人权律师谢阳:“通过三次变更他的罪名,公安机关、检机关对常伯阳涉嫌什么样的犯罪,他们内心里面是不清楚的。0250现在办案的规则一般是先把人羁押,羁押以后罗列他们的罪名。现在从他们这样的集权体制,他们认为每一个公民都是一个罪犯,只要羁押以后总能找到他们违法犯罪的事实。他们就是这样的一个指导思想。”

谢阳分析,中共当局认为,随意羁押公民,再用不同的罪名延长他们的羁押时间,一定程度上能恐吓维权人士或普通民众。但实际上,他们的这些行动,会激起越来越多的公民、维权人士的反抗,甚至走上街头。

采访编辑/田净 后制/葛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