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驻阿根廷武官为何被逮捕?

【新唐人2014年07月22日讯】【热点互动】(1186)中共驻阿根廷武官为何被逮捕:法轮功和平请愿,中共武官参与袭击,阿根廷警察制服袭击暴徒。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习近平18日结束了在巴西“金砖五国”的会晤之后,抵达了阿根廷进行访问。那么在此期间,出现一件非常蹊跷的事情,就是中共驻当地的一名武官,被阿根廷的警方逮捕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起来看一下相关的新闻片段。

周六一早,阿根廷国会前,法轮功学员高举著横幅,静静地等待着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到来,呼吁停止中共的人权迫害。没想到,就在习近平坐车缓缓到来之际,一群不明人士突然冲向和平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试图寻衅滋事。

阿根廷警方随即前往制止,这群人不只大声向警察吆喝,还和警察爆发激烈的肢体冲突,阿根廷政府甚至出动了镇暴武警防备,一名暴徒试图冲破防线,甚至向警方大打出手,最后被制服在地。经查证发现,这名暴徒原来是驻阿根廷中共大使馆的武官,胆敢在阿根廷公然行凶,于是被警方扣上手铐押走。

这群暴徒似乎早有备而来,高调的刻意制造冲突,为了保护法轮功学员,阿根廷警方于是围成一道道厚厚的人墙,阻止暴徒再度动粗。

法轮功反迫害15周年之际,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中国发生著,而延伸到海外的恐怖行动,在国际社会上被瞬间制止,法轮功学员呼吁习近平尽速停止迫害,严惩迫害的元凶。

主持人:观众朋友刚才我们看了相关的新闻,究竟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到现场,法轮功学员的诉求是什么?攻击法轮功学员又是一些什么样的人,那么中共驻当地的武官,为何被阿根廷的警方逮捕,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今天将和观众朋友们一起展开讨论。

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们也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加入我们今天的节目。

今天我们在节目的现场是政论家横河先生,我们今天也特别连线了阿根廷法轮大法学会的负责人傅丽维女士,通过电话连线到我们的节目,请她来讲述一下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首先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傅女士,整个这件事情中,我们看到这个武官被抓,在当地的话,可以说引起了很多的反响。而且他们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法轮功学员这次究竟到那里去做什么?有什么样的诉求?能否请您能给大家作个介绍?

傅丽维:你好,我是傅丽维。我们这次去他所住的酒店(Sheraton Hotel),等于也是去欢迎习近平,我们当时是想告诉他,请他尽早把在中国对法轮功这么严重的迫害赶快结束。我们的诉求就是这个,所以去酒店等待他。去年温家宝来的时候,我们是在飞机场的入道上等候,结果同样是这个大使馆的副武官,他非常生气。我们想他今年也许会在那边等着我们,因为他们向来都用暴力来阻止我们,不让我们显示任何“法轮大法好”的旗子。所以我们这次决定到酒店去等候习近平,告诉他,请他尽早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听到了法轮功学员的诉求,而且是去欢迎习近平到访的队伍。我想请教一下横河先生,非常令人费解的就是,法轮功学员可以说是去欢迎习近平,然而却遭到了中共使馆的围攻和攻击,究竟他们要做什么?您怎么理解这件事情?

横河:我倒不理解成是“欢迎”,我想这只是提出一个诉求,你看,那个横幅上面有“欢迎”,同时还有“诉求”,所以这是一个诉求的问题。

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所谓保安措施的一部分,但这不是一个常规的保安措施,而是一个特殊的,就是说这是设计出来的。我觉得关键是有一种情况:保安不能让习近平或者是来访的其他人看到法轮功学员,看到他们出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制造事端。这次我觉得比较奇怪的是看到车子已经来的时候,并不是在这之前,而是车队来的时候。所以现在很难说,现场的人感觉可能会更清楚些。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特殊的任务,中共一些高官出访的时候,确实大使馆、领事馆它有这样的任务,专门针对抗议的人群或者提诉求的人群,尤其是法轮功,它有一些特别的指示。

主持人:接下来我再请教傅丽维女士,您应该是在现场。攻击法轮功的人究竟是哪些人?您在现场有什么样的观察?

傅丽维:我认识他们,那几个头子是这边的超市协会、福建华侨协会还有大使馆的武官。他们有很多会员,他们几乎每年招会员,多半是福建那些人。这边华人生意作的最多的是超市,所以他们叫的一些人都是超市来的,很多人不是来做什么不好的事,他就是要来欢迎他国家的主席,是这个意思。

他们有一群打手,这些打手连我们都认识,而且他跑来跟我讲,你赶快走,把他们带走,我们不要你们在这里。我说为什么你们有这个权利?他说你不带走,法轮功学员要待下去的话,我们就会叫人、组织人,到时你们就待不下去。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说你就看着瞧吧。开始时有两、三个打手在那里,后来陆陆续续就有许多年轻的华人到酒店来,我们知道他们会动武的,所以这时候我们就跟警察讲这些人是不怀好意的。

主持人:刚才您讲述当地的一些华侨,可以说是当地一些侨领人士。我们也注意到中共武官在这整体事件中最后被阿根廷警方带走,究竟他在现场做了什么?为什么被阿根廷的警方带走?现场发生什么?

傅丽维:这个武官我认识他,因为上次温家宝来访阿根廷的时候,也在Sheraton酒店碰到他,Sheraton酒店好像是他们的酒店,他跟我讲:你不可以进来,这是我们的酒店。我不晓得为什么,可能他们有股东吧。他看上去非常生气,对我们把横幅拿出来是最不满意,他说你不能拿横幅出来,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不准你们拿横幅,他说你要拿横幅我就去抢过来,他把当地华侨侨领叫过来说,他们要拉横幅你们就用武力抢过来。这事情我已经到法院提出起诉了。所以他们做这个事情是有预谋的。

这次同样的,他不准我们拿横幅。我觉得里面有一个很矛盾的事情,因为(横幅)是“法轮大法好”、“欢迎习近平”,没有什么坏的事情,我们并没有提到习近平什么地方不好。我感觉温家宝跟这次的习近平并不晓得这件事情,就是他们不准我们拿横幅的事情,因为车子到的时候,他们突然间就下令抢横幅,意思是给他们看的,那为什么要给他们看呢?

我想有两种可能,这个很可能,因为我们听了他们之前也跟警察讲过说我们在打他们,说我们是破坏份子,他们就故意在习近平车子到的时候来做这个武力的事情。因为有几个学员穿着黄衣服在里边,就想显示有法轮功学员在打斗。他们拿着大红旗子,老是带着,隐隐约约你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要停下给他们看。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很奇怪,因为这个事情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就让他们看到法轮功是很坏的,法轮功在打我们,在打中国华人,这个意思。

另外的可能是他们是做给他们看,说我们多爱国啊,替国家去打法轮功。(有)这两种可能,这两种都是犯法、都是迫害。

主持人:我们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听听观众朋友的看法。纽约的钱先生,钱先生您好。

纽约钱先生:你好,大家好。我看了也很气愤,因为中共流氓的手段搬到国际上来了,它在国内乱杀人、乱打人,现在搬到国际上来了,实在看不过去,在美国没有这种情况。所以更加显示出法轮功在国内给他们打压得这么厉害,是可以想像得到的,什么都想像得到的,它不顾国际上的任何事情。还有一点,我希望不要寄托在中共某一个领导人的身上会改变你们法轮功的,也不要希望他们会帮你们平反,只有推翻中共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主持人:好,谢谢钱先生。我们再来接一下新泽西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中共现在到处都有它的人,它可以把所有世界上的人都变成它的线人,它的历史就是这样子。在中国大陆解放前,任何的组织都有它的人,现在这里所有的侨社、学生代表、学者联谊会、同乡会它都会穿进去,它就是掺沙子、挖墙角,所有以前支持中华民国的通通改成挂五星红旗。这一点都不稀奇的,我多年来都看到了,大家应该认识到它,这个是它的阳谋,它就是这个样子。所以这个东西根本没办法改变,它的性格是这个样子的,所有的中国人都被它洗脑洗到国外来了,在美国也一样,并不是说美国没有。

主持人:谢谢彭先生。我们再接一下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您好。共产党流氓心态通通是一样的,北韩的共产党是流氓心态,哪一个共产国家不是流氓心态?中共毛泽东更是流氓心态。现在问题是我们一定要向各国议员、政府告诉他们,它们是这种态度。大陆炼法轮功的也好还有其它西藏、新疆那些人到了世界各国,它不准人家接见,我就觉得奇怪,怎么法国、英国、美国、德国这些国家好像怕它就不敢接见他,还躲到外面去接见。你这些国家不是讲人权吗?为什么他来了我们不能够接见呢?你不是干扰我的内政吗?因为你越怕它,它越嚣张。这次阿根廷警察做得很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再做最后还是要放他,你放他回去以后,共产党又升他级,共产党就是要搞这一套,你替共产党做宣传、做流氓,它就喜欢。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我不知道横河先生对刚才几位观众朋友的发言,您有什么样的回应。同时我有个问题,今天既然讲到外交公安,现在中共驻阿根廷的武官被抓,一般的外交官是具有外交豁免权的,武官具有外交豁免权,为什么还被抓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横河:首先回应一下,刚才纽约钱先生讲得很好,它渗透到国际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寄(予)希望的问题。我现在并不认为这种横幅是出于寄希望,因为从迫害的第一天开始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所以不管是谁,除了发动的元凶一出来,肯定就是要惩办它,其它的都是一个正面呼吁,这个没有改变过。

我想从《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态度已经非常清楚了,就是说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共产党跟江泽民一起迫害法轮功,这个绝对共产党是要倒台的,是要解体共产党的,这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说王先生讲这个流氓心态,这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结合刚才新泽西州彭先生所说的,确实是的,你看,就刚才傅女士说的,他是在车队到达的时候,也就是说是做给车队看的。那是让他觉得是在打斗也好,还是说他要挣个表现也好,他都是用这种暴力打人的方式,也就是说如果他要挣表现,他也是以暴力打人的方式来挣表现。

那么为什么要以暴力打人的方式来挣表现呢?任何一个国家元首在他出访的时候,如果看到他们国家能够操控的海外侨民在大街上打人的话,他会怎么想?大概唯独的例外就是中共。

中共的官员、中共的高级官员要什么呢?要底下被他控制的人去殴打那些他认为是敌人的人,才能使他满意。所以底下人也知道,这样能使他满意,能使上面满意,或者是能使上面某个组织满意。那么这个就很奇怪,中共的本性跟世界上所有的人是不一样的。

你讲到逮捕武官的事情,因为这个武官是没有必要站在这个地方跟这些人在一起参与打人的。就作为外交官有外交豁免权,维也纳有个条约就是关于外交官的权利的。外交官的权利是行使外交工作的时候,可以不被抓、不被判刑,或者是不受法律惩罚。

但是你如果不在行使外交官的功能,那么这个显然不是在行使外交官的功能,你作为一个武官、外交官的话,他没有一个功能可以是在当地针对当地的某一个团体进行攻击,这肯定不是外交官的责任。我想至少在法律上,他在这个时候是不受保护的。

当然,以后会不会受惩罚?一般来说,外交官最后是送交原来的国家去惩罚的,就是原来的派驻国、派出的国家,由它来法律制裁。但是他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拿得稳的,他不会被法律制裁。他以为他不会被法律制裁。

主持人:那么一般的外交官,我们知道他非常地注意自己的形象,为什么像中共驻当地的外交官员会出这样的一个大丑?您怎么解读这个背后的现象?

横河:我想这里很简单一个事情,就是说他不认为是出丑,他这个是挣表现。真的是上面有命令,有命令他就要去完成这个命令,而且他并不认为完成这个命令是错的。

所以这里就有几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这类的外交官,能够派驻出来的,他在国内就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也不是一般的民众,他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能够派到外国,像这么年轻的派出来的外交官,他都是有背景的。也就是说他在国内就是属于那种欺压老百姓的权势集团的一部分,至于他是那个部分的哪一个?那不管他。那么是这部分的话,他从来就没有习惯说他做坏事会被惩罚的。所以出来以后,他还是抱着这个观点,是一模一样的。这是一个。

第二个,这种人在中共的这种外交训练当中,很少有外交礼节的训练,更多的是政治正确的训练。就是说你要有社会主义的基本的原则,什么社会主义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就是认为这种做法是对的,所以他也是被洗脑的,他也没有接受过其它正规的教育。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很神气的被押走了,他的表现是没有善恶、是非之分的,他分不出来;或者是他认为投靠中共,他有更大的好处。你可以看到他的表情,就能够出这么大的丑。

但是实际上这个丑出得够大的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任何一个国家,由你的外交官策动一大帮人在大街上去殴打和平请愿的团体,这本身就是出丑的。那么当然中共也是一样的,中共也没有丑恶、善恶之分,它这个丑恶、善恶的标准跟人家是反的。所以对中共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在世界上,中共它自己实际上还是要形象的,它不是完全不要形象。但是它花了很多很多钱去扩展它的软实力,但人们真正看到你的软实力就是这种外交官、这种暴力行为,这是人们真正认识你软实力的地方。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外交豁免权,那么我们再深入谈一下这个问题。一般来说,具有外交豁免权的话,那么他不是可以任意地妄为吗?但是我们也没有见到其它国家的外交官员肆意妄为。您怎么解释这个背后的现象?

横河:一般的国家是这样的,它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还有一个说法,你在当地犯罪以后,一般来说是驱逐出境,由本国去处理。如果你肆意妄为的话,本国会处理你,因为你丢了国家的脸,你损害了国家的形象。所以外交官自己他有一个修为;另外,他代表这个国家,他也要注意这个修为。

唯独中共的外交官不一样,中共的外交官,第一个,他不怕送回去被惩罚,因为他认为他是执行了命令,他是为了中共的利益所做的,所以他认为他这样做了以后,损害了国家的形象,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他认为他捍卫了中共的面子,所以他不会受处罚,这是他的想法。

但是在中国确实是这个样子的,有很多外交官员在海外做了很不得体的事情,回国以后,他并没有被处罚。其原因就是因为他在政治上、在政策上,他是贯彻了中共的路线。但是这种想法,其实我觉得也不一定能保护他,真的不一定就能保护他。

因为这种行为啊,就像国内迫害法轮功的这些人,连周永康都保不住了,连李东生都保不住了。所以这过去10年、15年它是一个保护伞,但是今天不一定是个保护伞。作为中共外交人员的话,他要认清这一点。

主持人:好的,接下来请教一下在线上的傅丽维女士。我们知道阿根廷的法官曾经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跟罗干发出了逮捕令。当时这个诉讼案究竟是怎么回事?能否给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

傅丽维:那是罗干访阿根廷的时候,罗干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他到来的时候,我们给他起诉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法官接受此案,他也调查。那么调查了5年,结论他写得很清楚,说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中国共产党迫害,而且迫害的范围非常广大。并且他访问了大概有十几个证人,他甚至亲自到纽约去访问几个没有办法出国的,因为他们拿的是难民的身份,他们的身份是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经过5年的调查,他写了一篇决议书,非常让人感动。他把法轮功学员比成和当初基督教徒被罗马迫害差不多,可是他们现在这种情况比他们还伟大,那么多的人,这么可怕的酷刑。他大概是全世界第一个做这种决议的法官。他这个人真的是做得非常正,因为这在阿根廷是不容易的,阿根廷国家不太像欧美那些国家,它非常多压力,很多信息是不明不白的,可是他做出这个事情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动,非常感人。

他把这个决议做出以后,真的是震憾了所有阿根廷法律界的人士,这是第一次有法官判外国迫害人权行为的一个……等于是对国家首席下的决议书,所有这边的法律界都非常的震憾,而且国际上也有很多的反应。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了解到当时起诉罗干的时候,罗干在阿根廷当地准备要购买一些矿山。那么为什么像罗干、周永康要选择海外南美这些据点?我们知道南美的国家也是纳粹的很多战犯选择藏匿的地点之一。这背后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原因?我想听听横河先生您对此的分析。

横河:我不是很熟悉这个情况,但我个人认为这两者可能关系不是特别大。当时纳粹的原因,我想是因为阿根廷有一个很大的德国人社区,所以他们跑到那个地方可能就很容易隐藏起来;而阿根廷在政治上是属于比较偏那边的,所以可能在那里不容易被人发现,我想这可能是原因。

至于中共的官员,我觉得可能是有一些比较了解西方情况的,特别是像这种在侵犯人权方面犯了很大罪的高官,可能他们会避免那些法治比较健全的,像刚才傅女士说的美国、欧洲,欧美这些法治比较健全的国家。因为他是为了找后路嘛,他为了找后路的话,当然要避开法治健全的地方。所谓后路就是中国那边变天了,共产党倒台了,人家要清算它。像这种政治上不够成熟的,在法律上不够成熟的国家,资源又很丰富的国家,可能他们就把它作为首选的对象。我想这可能是他考虑原因之一。

主持人:好的,一个国家的武官在当地违法,可以说是给中国丢脸,这是用多少软实力也无法挽回的一个巨大的损失。非常感谢横河先生和傅丽维女士今天的点评分析,和提供我们来自于前线、现场的第一手情况,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