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聂树斌案背后 司法黑幕有多深?

【新唐人2016年12月06日讯】【热点互动】(1544)聂树斌案背后 司法黑幕有多深:上周五,中共最高法院改判21年前因谋杀罪而被处决的聂树斌无罪,那么,这个冤案到底是谁制造的,现在舆论上掀起了反思和追责的声浪。聂树斌案确实疑点重重,背后内幕极深,为什么当时省政法部门的官员指示要求快杀,为什么在真凶出现后,聂树斌的家人要求重审,然而这个要求9年以后才被接受,聂树斌的从速处决以及阻力重重的翻案过程,揭出了中共司法界什么样的黑幕?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五,中共最高法院改判21年前因谋杀罪被处决的聂树斌无罪。“这个冤案到底是谁制造的?”现在舆论上掀起了反思和追责的声浪。

聂树斌案确实疑点重重,背后内幕极深,为什么当时省政法部门的官员指示要求快杀?为什么在真凶出现后,聂树斌的家人要求重审?然而这个要求9年之后才被接受。

聂树斌的从速处决以及阻力重重的翻案过程,揭出了中共司法界的什么黑幕?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解读和分析。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节目一开始,请先看新闻短片。

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告,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聂树斌无罪。至此,沉冤长达21年的聂树斌案终于有了最终结果。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随即,聂树斌被警方认作嫌疑人,第二年3月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

聂树斌上诉后,河北省高级法院4月25日做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根据案卷纪录,仅两天之后,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20岁的聂树斌就被执行了死刑。

10年后的2005年,犯下多起命案的河北人王书金落网后,供出自己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真凶。这引起舆论对聂树斌案的强烈质疑,但据传在河北省原政法委书记张越等官员的干涉下,案件复查不了了之。

习近平上台后,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历时两年,聂树斌才获无罪判决。

海外中文媒体报导,阻挠聂案复查的,除张越外,还有聂案发生之初担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的许永跃,他曾下令“要杀,而且快杀”。许永跃后来升任国安部长。

此外,聂案还被曝背后牵涉中共器官移植黑幕。香港《苹果日报》报导,网上曾传言,当年,中共红人章含之急需换肾,而聂树斌的肾正好匹配,因此聂被匆忙处死。

章含之女儿洪晃对此曾回应说,章含之换肾的器官来源不明。

公开资料显示,章含之曾在1995年和2002年换过两次肾。第二次换肾,正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期。

对聂树斌案,时事评论员高天韵在《大纪元新闻网》撰文感叹,放眼中国大陆,还有多少个聂树斌?在中华大地上,最大的冤案仍在继续。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是聂树斌案21年之后昭雪。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我想先请问杰森,我们知道,聂树斌案影响非常大,而且历时多年,现在最高法院改判,判决书上给了一些理由为什么改判无罪:做案时间不能确认、工具来源不能确认、死亡时间、原因不能确认、笔录缺失等。您怎么看高院的这份陈诉?它说明什么问题?

杰森:当然它用的都是一些司法拐拐的词。说白了,这个案件被中共称为“铁案”20年,它都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做案的工具到底是怎么回事?包括物证、旁证几乎全都不存在,唯一存在的是本人的口供,而口供和其它证据又存在一系列的矛盾。换句话,这个案子几乎是没有任何物证、旁证,唯一就是刑讯逼供的口证。

所提供的口供合法性也是问题,隐含“承认”是因为刑讯逼供,而刑讯逼供出来的个人证据又跟其它证据不吻合,还有一些其它的旁枝末节,什么“纪录不存在”等。整个来说就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依办案人的意愿逼着这个人承认自己犯罪,然后把人杀了。就这么简单的事。某种程度上讲就是集体杀人的过程,在高院最终的审判书里头非常清楚地承认了这一切。

主持人:是,我们具体谈一下这个案件。李博士,我们知道这个案件疑点很多,而且过程非常曲折,各方介入程度也非常深,外界说,这是中共建政以后的第一等冤假错案之一。您怎么看这案件?为什么影响这么深广?

李天笑:我觉得影响深广至少有两个原因。第一,在这个案件当中我们看到,所谓证据的多少、证据的确凿与不确凿、能不能定罪都是无所谓、无关紧要,换句话说,跟司法没有关系。而进行司法审判的人、办案的人包括法院这些人在内,他们是按照中共通过政法委黑手杀人的需要,捏造证据或者编造一系列的理由来杀他。这是第一个特点。

主持人:就相当于从政治理由杀害他。

李天笑:证据不重要,杀人可以用各种理由。第二,我觉得它为什么会流传这么广,为什么大家这么关注这个问题,它涉及到当时聂树斌的器官是不是被中共高官强制摘除,许永跃要“快杀、从速杀”已经说明有这个可能性。当然现在有很多争论,我们下面可以讨论。

原来中共外交部高官章含之第二次换肾的当时,正是被揭出大规模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高峰期,又产生了疑问;国际上美国通过了决议,欧盟也通过了决议,现在对活摘都成为焦点问题来看待;聂案又跟活摘牵扯上,又跟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反人类罪连系在一起。如果聂案能被证实,至少证明一点,中共早就有摘取器官的邪恶基因,只不过到了江泽民执政,把这种邪恶的基因发展到极致的地步,成为大规模屠杀的手段。如果聂案能够展示真相,对江泽民集团是致命的打击。

杰森:如果说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大冤案或第一等冤案,是有一点降低了中共的邪恶性。我的感觉,在中共的所谓司法体制下,这个案子比起无数含冤去世而且永不可能昭雪的人来说,某种程度上讲还算是幸运一点点,虽然这是非常不幸的事情,年纪轻轻就被中共所谓的司法体系给谋杀了。

中共建政的几十年来我们都知道,不管是任何一个运动它都是创造冤假错案,从最开始的什么三反、五反、文革等一系列,它用所谓司法的名义杀了多少人!这些人有谁真正给明确昭雪?包括近期我们知道它“创造的”法轮功案子;在重庆,薄熙来、王立军创造唱红打黑过程中数以千计的人被抓、数以百计的“黑社会”被抓等,几乎全都是冤案。在这种情况下,聂案怎么可能说是“第一大冤案”?

主持人:幸运的是,这个案子有很多因素让人们都看到了。

杰森:是。这个案子的特点,为什么它被媒体关注呢?是因为它有很多异类型的现象。

主持人:请您分析一下!因为这个案子的过程很曲折,有好几个关键点。

杰森:聂树斌是1995年被杀的,过了10年以后,真正的元凶王书金冒出来了,强烈承认自己是当时石家庄郊外的杀人凶手,而河北的司法体系拼了命地要求他不许承认,包括把他吊着刑讯逼供、利诱、给他妻子、儿子办低保,最后他在法院上还是说是自己干的。人家说,出现世界司法史的奇观,检方强烈说“你没有杀人”,被告方强烈说“我杀了人”。这是司法界的丑闻或者说是奇观,这是中共治下中国出现的,而且拖的时间之久。

从案件的真凶出来说“我杀了人”到中共敢于面对处理这件事,2014年最高法院提出让山东省高院再议,还不是重审,是覆议,山东省高院拖了9年。换句话说真凶都找到了,又等了9年才说:好,我们再调查调查。更可笑的是,等山东省高院要调查的时候,在各方证据非常明确的情况下,从2014年底一直调查到2016年、今年年中6月,调查了将近两年,中间3、4次延迟调查出结果,过程极其可怕的冗长,非常简单的事居然一二年都调查不清楚。而且更可笑的,中间2015年还有什么听证会,央视又蹦出来,通过所谓的《焦点访谈》坚决给河北省政法系统抹清,说整个事情是“铁案”。

可以从中看到,这一系列的事情演化出中共方方面面的丑恶,一般的案子没有这么全面展现中共丑恶的事情,这个案子非常明确,全丑图。

主持人:李博士,刚才杰森博士也谈到案件确实非常曲折,真凶出现以后,聂家还是没有能够平反,家属要求重审又拖了9年,最高法院让山东高院覆议又4次延期,到底阻力来自哪里?请跟我们分析一下。

李天笑:我觉得阻力来自于中共的司法体系。中共统管整个司法体系,它不是体现法律的公正、不是为人民伸冤,而是为中共政治服务。而且中共有这样的机构,整个政法委系统就是执行中共的意志。案件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从许永跃开始,是政法委书记,他要“快杀”。

主持人:他是批示“快杀”的人。

李天笑:经历了5届的政法委书记,只有一个人──刘金国当时提出要调查,其他人基本上都执行不复查而且不翻案。最后到了张越,他一直阻碍著整个复查过程,你讲的到了山东高院开始复查以后4次延期,跟张越是有直接关系的。

为什么在2014年底,高院能够把这个案子从河北高院移到山东高院?我觉得是有两个原因。

主持人:这好像是开了先例。

李天笑: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在当地已经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个案件了,因为河北高院是有既得利益的,它是主宰这个案件的关键点,它在多次的关节点上都否认,再让它去重审这个案件没有可能,所以采取这个方式。

第二,2014年发生两件很重大的事情,一是周永康在7月29日被双规、12月初被移交司法,正在移交司法的时候,发生了把这个案件挪到山东复查,然后就开始有了转机的过程。换句话说,跟习近平上台以后清除江泽民犯罪集团重要成员紧密相关,清除了周永康以后,这个案子从河北移到了山东;清除了张越以后,最后高院把这个事情给翻过来了。这两件事是联系的。

杰森:可以补充一点。对照另外一个案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翻版,在内蒙古有“呼格吉勒图案”,这个案子同样是1996年杀了人,大概是2005年有人出来承认自己是真正的杀人犯。“图案”也是在2014年,它是发回内蒙古高院本地重审,在内蒙古高院审了之后就把这个案子翻了。

我可以想像,聂案当时很可能高院也要求在河北高院再审,但是河北内部就有阻力,当时的政法王张越挡着这个案子不能在河北审,所以高院才挪在年底转到山东再复查、覆议,不是真的再审。

你可以看到,2014年是中国司法的转捩点,我同意很可能与周永康被拿掉有关,但是因为张越的阻挠,聂案不能发回原地重审,只能转到山东覆议,一层一层的阻碍。今年,2016年为什么能再次开庭呢?是因为今年4月张越被抓,当张越被抓了之后,这个事就真正进入开庭的状态。

主持人:对,6月就开始了。线上有好几位观众在等待,我们接一下观众电话,首先是加州的严先生,严先生您还在吗?

加州严先生:方菲好。我认为聂树斌案的平反是中共内斗的一个结果,我想如果没有内斗,也不会有平反,这就是我的意见。

主持人:谢谢严先生。下一位是加州的黄先生,黄先生您好。

加州黄先生:您好,主持人好。对此案我有三个看法,第一,在中共体制下利用法律,由公、检、法操刀滥杀中国无辜平民百姓,又一血淋淋、明目张胆的人间惨案,真是又添一冤案。第二,习近平当年提出“依宪治国”,对国家政府工作人员的忠心正是一个考验,兑现一定要用腕力。第三,中共不亡,中华民族复兴无望。我说完了。

主持人:非常感谢黄先生。下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好,杰森、李天笑两位博士好。聂树斌血案是21年前发生的,背后当然跟别的案子一样冤情不断,冤案不断,是黑箱作业,司法漏洞,司法歪理啊,如果说有多深,要多深就有多深,这个政权可以说是完全没救了。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再接一位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您在吗?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聂树斌案不是绝无仅有,而是很普遍存在的现象,在中国大陆处理刑事案大部分采取屈打成招,以口供作为定案证据,因此引起很多冤案。去年福建的“念斌案”不是也这样吗?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人家判死刑。中共的司法体系是这样的,一审判决你不服,你向二审法院上诉,上诉它不好好审理,就找一个法官出来随便把你打发了就走了。你向高院去申诉没有用,申诉等好几年才能够答复回来,而且也不会替你伸张正义。

这个体系存在一个问题,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没有即时监管,人家苦主反应回来你不去监管,等到你回答已经太迟了。聂树斌被杀,那个时候法律上还没有规定死刑要由最高法院来批准,那时候省高院就可以批准,这种情况下冤案就很多了。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我想请问李博士,刚刚谈到很关键的“按需杀人”,当时是许永跃批示“快杀”,现在很多人分析“为什么是这样”?聂树斌案不管是被害人还是作案者,没有任何背景,为什么省的政法高官要去批示?有人说是为了挣政绩,当然也有流传甚广的说法就是器官移植问题。您怎么看?

李天笑: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回答第一位观众的看法。他说,是内斗造成翻案的结果。其实“内斗”的说法比较中性;应该是不分是非,也不分罪与非罪,这个差别没有说出来。实际上是中共利用司法机构迫害民众、杀戮民众,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他采取了与中共以往不同的政策,在清除江派犯罪集团成员以后,才发生了这么几起平反。

我们现在讲一下刚才你说的“为什么他要快杀”。当时有两种看法。一种可能性,大致分析是许永跃为了要政绩;还有一种可能性,现在也有大量网友分析,是因为一个高官章含之,刚才电视里也讲了,要他的器官。

是不是有可能要政绩呢?我觉得这个可能性相当小。为什么?因为许永跃当时是河北省的省委副书记,他要挣政绩的话,他还有很多方法可以挣,GDP或者发展房地产,或者什么其它的经济方面。杀一个刑事犯对政绩有什么好处?不起任何作用。

再有一个,这个案子从一开始里边就有疑问,就有质疑,我们从高院最近的判决书里就看到,当时有两项罪杀他,第一个是他的故意杀人罪,第二个是强奸罪。

但是强奸罪在最后杀他的判决书里面是被撤销了,定刑彻销,你仔细看那判决书里面,定刑彻销,死刑改为15年,换句话说,如果说他强奸,这个问题说明有质疑,里面有疑问。不能够确定的话,它平白无故杀人干什么,总不能一个人平白无故把他杀了吧,总是有原因吧!

那换句话说,如果强奸的“实质性”原因不存在,是为了“可能性”去杀他的话,那么许永跃将来是要承担责任,这里边是有很大的罪过,有很大的可能性将来会被追究。

所以我觉得,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吧,有这种可能性,他是为了效忠某个人,某个人给了他某种旨意,这个“某人”被后来指责拿到聂树斌器官的人有关系、跟许永跃有某种关系。这个“某人”是谁?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但是至少知道许永跃跟江泽民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而且他以前是陈云的秘书。

李天笑:是陈云的秘书,也认识很多人,这里边有很多人我们也不知道,至少这个谜将来会揭开。换句话说,“功绩”这方面是讲不通。

第二个可能性是什么?就是强摘器官这个问题。根据现在情况来看,章含之当时两次换肾,第一次是在聂树斌时期,第二次是在2002年。两次换肾来路都不明,第一次的肾源很可能是聂树斌;如果不是聂树斌也是另外一个人,按照她女儿的说法也是另外一个王树斌、李树斌,另外一个死囚,也是违背道德、违背法律的。

另外,如果说在2002年时期,是在法轮功学员大量被活摘器官这个时期,她取得了器官,现在根据“追查国际”当时对章含之动手术换肾的医生,是在追查国际名单上面的,他是犯下大量的活摘器官罪行的这么一个人。那么是不是他有可能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给章含之换上了呢?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主持人:器官移植问题确实又一次浮上水面,杰森,您怎么看?

杰森:这个事情中共利用在监狱里头的犯人,事实上在他们看来某种程度上讲是它的器官库,我们在聂树斌这个事情上,大家反复讨论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在过去10年法轮功的调查过程当中,法轮功学员在庞大的人群被关押的过程中,他们其实就是一个中共存在的活摘器官库,这个用各种各样都可以证明这个事实了。

我们回过头来看这整个事情解的过程的话,你会发现这个事情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为什么仅仅河北省一个农民的孩子,他的命案会整个上面牵扯到中央最高层,下面牵扯到一般的官员,因为它是整个庞大体系联合犯罪的过程。

这个联合犯罪的过程,事实上你要破解开这个东西,他底层有人抵触,但是真正抵触是来自于高层。我们刚刚已经谈到了,当把中央周永康这个东西拿掉以后,才有可能把一些司法的明显的错误,包括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案和河北的案,才能开始让高院敢去触及这个事。

当你把河北的政法王张越拿掉之后,拖了两年的这种再审,才有可能有个结果。你可以看到中共虽然是庞大的体系,但解决这个问题得从上面解决。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解不开,就是因为上面还有事解决不了。

就包括这个事情,有人说这是许永跃最后的头,其实不可能,根本不可能,为什么?因为许永跃在2007年已经下台了,而2007年张越才进入河北的司法体系,2010年代才真正掌握权力。

而且更可怕的是,中央电视台在2015年名正言顺地利用它最重要的抹黑节目来给河北的整个司法体系洗白。所以这个事情绝不简简单单的是一个许永跃的问题,它是一个庞大体系。

主持人:央视还能来站台。

杰森:刘金国当时说要解决这个事情,只一个月就被调到中央去了,而且调到中央后,从此再也不发声这个事了。你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而且最终这个人一直都没有真正的解决。

主持人:好,我们很快接听一下加州陈先生电话,他已经上来两次了,陈先生您好!请您简短发言。

加州陈先生:有些东西能够公布出来,就说明了什么呢,我的看法就说明一个家丑不能外扬,既然家丑外扬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了他是互相争斗嘛。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陈先生!因为时间关系,很抱歉!大概知道您意思了。李博士,请您补充一下。

李天笑:刚才这位观众这个问题是提得非常引人思索,习近平已经能够把活摘器官有联系的这些个人的案件提出来,实际上是给大家一个思索的余地,就是通过这个线索延伸到更大的一个迫害案情,更大的一个活摘器官、一个大屠杀这么一个问题上去。

习近平采取的方式,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大石头他要撬,这里撬一下、那里撬一下、这里撬一下,在一个点上撬他很可能花很大的力气,但这里撬一下、那里撬一下,比方说开始的时候劳教所系统被取消了,然后高院,现在又是聂树斌,然后再撬,最后松动了以后一下子把它拿掉。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的精彩评论。今天的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