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英雄小姐妹” 背后你不知道的残酷

2009年100位感动中国人物之一的“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她们曾经是教科书中的英雄偶像,她们的事迹相继被改编成话剧、电影、京剧……

但是,当我了解了事件背后的真相时,我只有叹息——

事实上,龙梅、玉荣的父亲那天跑去喝酒,把羊交给了两个小孩,才造成了孩子被冻残的悲剧。

原来发现并营救龙梅和玉荣的是“管制分子”哈斯朝禄和儿子那仁满都拉。

1964年2月9日,父亲哈斯朝禄领着那仁满都拉带着家里名叫“龙头”的黑狗,去白云鄂博送他的老同学特木尔高力陶,顺便采购年货、给那仁满都拉理发。下午事情办完后天色已晚,只能在达茂旗办事处住下。那一夜白毛风大作,把电线刮得乱叫。

第二天,也就是2月10日上午,父子俩迎着白茫茫的风雪徒步回家。向西跨过铁路没多远,远远望见在铁路西边的一条沟里拥挤著一群羊。哈斯朝禄担心是自家的羊被暴风雪刮到了这里,走近去看,不是自家的羊。这群羊约有四百来只,身上挂满了冰雪,拥挤在一起发抖。

哈斯朝禄断定这是他们公社的羊,不管是谁放的,它们肯定是走丢了,便决定把羊赶到桑布家,再求桑布骑骆驼把羊群赶到大队去。

顶着大风雪赶羊如逆水行舟。在羊群挪开的地方,发现了两只死羊,哈斯朝禄让那仁满都拉留下把羊群看护好,他自己则扛起那一只尚未冻硬的公羊踏着深深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向车站扳道房走去。

扳道工打开门,哈斯朝禄解释了原委,并保证一两天内就会让大队的人来取。说了好半天,对方才答应暂时寄放,不过要求他在下午6点之前必须取走。

那仁满都拉站在风雪中看护着羊群,帽带被风刮开了,手却冻僵,无法系上(所以耳朵也被冻伤了)。

不久,那仁满都拉看见从西面山坡上缓慢地走过来一个人。近了一看,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她身穿没有调面的羊皮本色皮袄,敞着扣子,头戴皮帽子,脸冻得紫红,手里拿着羊鞭子。

那仁满都拉问她:“这是你的羊吗?”她点了点头。

此时哈斯朝禄已送死羊返回,便问小姑娘: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龙衣’”(龙梅的原名本为吴龙衣)。

原来龙梅与妹妹是昨天出来放羊的,被暴风雪刮走了羊群,她们跟着羊群跑了一天一夜,到现在还没有吃饭。看到被冻得言语已不大利索的龙梅,哈斯朝禄把儿子留下来看护羊群,赶紧带她到刚才那个铁路扳道房求救。

这时正是扳道房里交接班的时候,来了4个人,这几个工人马上开始给龙梅脸上、手上搓雪———这是冰天雪地里救人最常用的方法。

哈斯朝禄又向他们请求道:“我去区里打电话,叫救护车送孩子到医院,你们马上再找几个人去西北山里找她姐姐,再派一个人看护一下羊群”。

哈斯朝禄又冲出扳道房迎著暴风雪直往邮电局奔去。他把电话打到了公社,又找到了白云鄂博矿区领导……

由于严重冻伤,龙梅失去左姆趾,玉荣右膝关节以下、左踝关节以下被截肢。

同年3月12日,新华社向全国媒体播发《暴风雪中一昼夜》通稿,当日许多报纸、广播转载。1964年3月14日,《内蒙古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草原英雄小姐妹》的长篇通讯,呼和浩特铁路局给王某等8名铁路工人授予“民族团结光辉榜样”的称号,不久,内蒙古自治区召开隆重的庆功大会,给王某为代表的13名人员披红挂金。“头等功臣”的王某得了奖章,一下子涨了4级工资。

小姐妹冻伤时穿的衣物、一张青色山羊皮和一张白色绵羊皮等实物,就在那仁满都拉就读的土默特母校展览。

右派哈斯朝鲁救了人,不但没有获得荣誉,而且因此而陷入更深的苦难。

就在小英雄成为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的时候,在宣传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文艺作品中,哈斯朝鲁被描写成了“偷羊贼”、“反动牧主”和“破坏分子”,成了凶恶的“阶级敌人”,甚至成了企图杀害英雄小姐妹的罪恶凶手。哈斯朝鲁老人无法逃脱,因而陷入深深的灾难。他被反复批斗。1966年,他又被关进了监狱,开始被关在当地监狱,后来又被送到内蒙古东部的库伦旗监狱,1972年才因病提前获释。释放回到了日光大队,一家8口却成了黑户,没有户口,没有口粮。

陈长生,是他,在山坡上找到了冻僵的玉荣,所以成了英雄,却因为替哈斯朝鲁说了句公道话,从此与荣誉再也无缘。

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吴添喜(姐妹俩的父亲)一家一直不敢公开承认“管制分子”是他们的恩人。令人不解的是,在文革期间批斗哈斯朝鲁的时候,吴添喜竟然上台动手打了这个“破坏分子”。龙梅甚至还在万人批斗大会上指控她的救命恩人,玉荣却觉得这样做愧对良心而选择了沉默。

草原姐妹英雄的背后竟然隐藏着这样的残酷事实。

──转自《希望之声》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