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茗看世界】美国贸易代表爆:中美勾结放假消息 第一阶段协议:美国大赢但有后患

美国贸易代表爆:中美勾结放假消息; 第一阶段协议:美国大赢但有后患;

相关视频:

大家好,我是萧茗。今天是2019年12月16日。今天我们来分析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意义。虽然和其他人比起来有点迟,但是我们从一个更宏观长远的角度来分析,希望带来一些新意。另外,昨天美国贸易代表和财政部长针对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联合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声明。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从未见过的。我们也来分析一下这件事。对于还不了解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观众,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协议的情况。

2019年12月1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出消息,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文本已经达成一致,并且将在一月初正式签字。总统同意削减部分关税,以换取中国在未来两年内购买约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尤其是2020大选年中国要采购400-500亿美元的农产品,包括猪肉、禽肉、小麦、玉米等农产品,给川普2020大选奉上礼物。并向美国开放金融业。关于关税,细节是这样的:美方取消原本今年12月15日对1600美元的中国商品加15%的关税。中国也同时取消原本计划对美国汽车增加的25%的关税。美方维持目前对中国价值2500亿美元商品的25%的关税,其余价值约12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5%降低至7.5%。依据这样的税率,每年中国要向美国缴纳715亿美元关税。中方承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取消"技术换市场"。而有关中国的政府补贴、对外企歧视性政策等问题,则放在第二阶段谈判去解决。 对于这个协议的意义我稍晚一点来分析。我们先分析昨天莱特西泽和穆努钦的声明。

这个协议一出来,当然世界媒体都重点报道了。周五签的协议,周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穆努钦就发表了一个联合声明。这是一个措辞强硬,打破常规的声明,一上来就点了两个人的名字。我给大家念一下。

《华尔街日报》的鲍勃·戴维斯(Bob Davis)和魏玲玲(Lingling Wei),根据匿名消息来源,本周至少写了三则报导,说美国谈判代表为了换取中国购买美国产品,提议将约3600亿美元的关税降低多达一半。

虽然我们不对谈判的内容进行评论,但我们在公开场合和报告中都说这个消息完全是虚假,不真实和毫无根据的。它没有发生。

此外,我们要清清楚楚的说,我们个人在私下和接受采访的时候都一再告诉戴维斯先生和另一位《华尔街日报》记者,这个消息完全是错误的。美国从未向中国提出过这样的提议。美国参与谈判的知情的任何一位成员都不会支持这个说法。此外,没有任何中国谈判者可能是这一消息来源。他的英文

原文是there is no Chinese negotiator who could honestly be this source. 这里honestly就是possibly的意思。也就是说,没有中国谈判者可能是这个消息来源。

接下来声明接着说,我们不想猜测为什么不参与这个谈判的中国人或美国人会歪曲这件事。这是另一个基于秘密消息来源举报所谓重要事件的例子,这些消息来源可能有明显的偏见。 《华尔街日报》应该非常清楚地声明,那些真正参与谈判的美方人员已经澄清,这个消息是不真实的,是编造的。它还应该揭露匿名消息来源的可能偏见。

他这个声明是什么意思呢? 有人向媒体泄漏了假消息。参与谈判的美国人和中国人都不可能是直接泄漏消息给媒体的人。是没有参与谈判的美国人或中国人泄漏的。这些人别有用心。而华尔街顺水推舟,假装煳涂,不顾已经知道的事实还报了这个假新闻。

这里面有几个关键点。一个是他们对直接参与谈判的刘鹤等这些人给了面子,说我不认为是你泄漏假消息给媒体的。我觉得出了这么大的假消息,莱特西泽他们一定质问过刘鹤,说这些假消息是不是你们放出去的。刘鹤可能很坚决的说,不是我泄漏给媒体的。所以,这个声明说了泄漏消息的人是中方或美方没有参加谈判的人。他们是谁呢? 美方呢就是美国官僚体系中一直反对川普的人嫌疑最大。中方呢,就是中国贸易谈判随行的或在北京听取谈判简报的北京官员。上,前几天白宫官员已经指出,中方一直在向美国媒体释放假消息。而这些媒体就照单全收。他们对此事非常愤怒。所以在贸易协议达成的前几天,假消息就满天飞。甚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还言之凿凿的宣布,中美已经达成协议,美国承诺要分阶段减免关税。然后川普立刻出来辟谣,说没这回事。如果中方那边一直泄露假消息,而美国相信刘鹤和直接参与的人并没有泄漏假消息的意愿。那他们指的可能就是刘鹤向北京汇报之后就被北京做成假消息泄漏了。这说明刘鹤和北京操纵外交部的人可能不是一条心。但是他们没法控制外交部那边怎么做。这就公开暴露了中共在这件事上的内部分歧。 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如果这些假消息是中方泄漏给华尔街日报的,而且华尔街日报明知道这些是假消息还是报出去了。那就说明华尔街和中共串通一气,在释放假消息方面各取所需。 什么意思呢?华尔街日报作为反对川普的势力希望把川普和川普的团队描述成出卖美国利益的人。而中方想通过泄露假消息让市场有所反映,造成虚假的对市场利好的局面,例如美国要大幅度降关税,贸易协议马上要达成了。这样让股市升值。对川普造成压力。因为他如果出来说我们没打算降关税的话,股市可能又降了。也就是说,中共有可能希望通过释放假消息的方式迫使川普在压力之下接受有利于中方的条件,把生米煮成熟饭。当然,川普的声誉如果受损,中共也是乐见这一点的。

也就是说,在这件事上,中共和反川普的美国国内势力是串通一气的。 而莱特希泽和穆努钦的这个声明是把这件事摆在了公众的视线中,让美国公众知道这个重要事实。如果将来再发生反川势力和中共勾结的情况,这个声明就为未来川普团队的反击打下了伏笔。

可能有观众有疑惑,华尔街日报不是保守派报纸吗?他们怎么会黑川普呢? 实际上华尔街日报的立场并不统一。它的新闻报道板块是偏自由派,偏左的。而它的评论板块是比较保守,偏右的。这也是美国言论自由的一个表现。连一个媒体的内部都不一致。我觉得这倒是个好事。

我们现在再说一说贸易协议本身。首先我想说一个人之常情。就是如果一件事你花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你的自然倾向是希望它做成。川普和莱特希泽都知道中共多年来在贸易领域的恶行,他们都希望用这场贸易战,通过加关税的方式迫使中共改变这些做法。虽然他们知道,也听周围的鹰派一直告诉他们,中共一贯不遵守承诺,他们也很难进行结构性改革。但是,既然川普已经下决心用关税来打这场仗。他就希望这件事能做成,也就是说他们是希望达成贸易协议的。这还是除去了贸易协议对川普大选的好处。大选事实上是现在川普这边需要达成贸易协议的最重要的因素。川普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经济支持他的2020大选。虽然美国经济这几年一直强劲发展,但是到2020年它正好到了顶点往下走的自然趋势。而贸易战虽然没有对美国经济造成实质伤害,但是它像一朵漂浮在天空中的黑云,让美国商界心里不踏实。所以商界,美国农民整体上也是希望有一个贸易协议的。如果达成贸易协议,我看到经济学家预测,可能会让美国经济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再获得每年2%的发展。这对川普的竞选当然是很大的支持。 另外,农业州作为川普的票仓,他也必须照顾他们。这个第一阶段协议出来之后,美国农业局联合会就出了一个声明,美国的农民和牧场主渴望在全球重新开展业务,恢复我们在中国的竞争力是其中的关键组成部分,这个协议令人欣喜。也就是美国的大农场主们总体上希望和中国达成协议。当然,他们中也有人是很有全局观念的,支持川普打贸易战,愿意做短期的牺牲。但是,总体上,从常识来说,大的农场主还是希望有协议的。

所以基于这些考虑,川普在一定程度上会让步。这个第一阶段的协议以前被称作临时协议。曾经被川普否决过。但是最终川普改变了做法,做了一定的让步和中共达成了这个协议。

民主党和美国的一些鹰派对川普的这个让步是有所不满的。民主党的反对主要是出于党派之争。而鹰派有的认为不应该让步,让中共有喘息和想办法耍花招的机会。我对这件事是这么看。就协议本身来说,如果川普政府现阶段需要这样一个停战协议,那麽这个协议是他能达成的最好的协议。这个协议对美国的成本是零。据福克斯新闻说,这个协议是莱特希泽亲自拟定的。包括了他要的几乎所有东西。在关税上的让步也不大。也就是说剩下的关税应该还足够让中共感到痛,继续得回到谈判桌前, 从这个角度讲,美国大赢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昨天我看了白宫贸易和产业顾问纳瓦罗的采访。他说,这个第一阶段协议最好的一点是它的监督机制。也就是在协议签署90天内,如果中国违反协议,那麽美国可以单方面对中国进行惩罚,而中国不能对此报复。我相信这一点一定不会出现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简报里。也不会出现在中国的媒体报道里。大家想一想,只许你惩罚,不许我报复。这一条居然能通过中共强硬派,我觉得也是有些不可思议。所以,从这些方面来说都是美国的大赢。 而且这也说明,中国的经济压力实在是太大,他们实在是太需要减压了。

即便如此,我看了纳瓦罗的采访之后,我的直觉是他对中共是否会执行这个协议还是抱着深深的怀疑态度。他是这么说的:  “在这方面,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交易。让我们看看他们是否购买了他们承诺的价值2000亿美元的农产品,能源服务和制造业产品。这将是最容易监控的内容。 ” 听他的口气,他就好像一只猫在老鼠洞口守着。他已经知道老鼠会从那个洞口跑出来,所以他就在那等著,随时准备扑上去。

总结一下,从协议本身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个协议是川普能够得到的几乎最好的协议。只要监督机制能够保证,美国能够单方面对中共进行惩罚,那麽美国实际上没有付出什么代价。

但是,我认为对这件事更重要的是从一个更宏观和更长期的角度来看待。把它放在中美关系的全局中来考虑。那麽, 对中美关系的全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美国如何看待中共,以及基于这个认识,是否要逐渐和中共,以及中国经济脱钩。这是最宏观的层面。贸易战是在这个指导思想之下的一个战场。

当年里根总统把苏联称为邪恶帝国,我认为今天的中共政权一点也不逊色于当年苏联的邪恶程度。里根还说,共产党是一种病毒。那麽对付病毒的方式,是不是只有杀死它和远离它两种方式?美国著名的战略家乔治。卡农说,美国应该和中国保持最少量的接触。历史证明,美国在和中共接触的几十年中,中共是输出腐败,输出价值观的一方,美国是接受的一方。美国让中共的经济强大之后,中共没有变成自由开放民主的社会,美国反倒被中共严重渗透,价值观被侵蚀。更重要的是,中共这样一个共产主义的极权意识型态,它有经营全球,取代美国的野心。那麽,对这样一个政权,美国是否还要继续紧密的在经济上与之融合,甚至用美国的钱大量投资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企业,让中共的经济继续强劲发展下去呢?这是一件必须想清楚的事情。 贸易战最终达成的效果也不能独立与这些根本的判断之外。 也是需要和这些根本的判断和决策保持一致的。

是,这个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没有让中共占到什么便宜,但是,其中中国被要求开放金融市场,美国的资金进入,那麽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国继续向中国经济输血,让两个经济继续融合呢?贸易协定签订了之后,在心理上会让美国商界继续倾向和中国做生意。即便在贸易上,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处境真的在短期内有所改变。但是,如果美国金融市场继续向中国大量投资,中美经济融合到完全分不开的程度,到了一种中国经济一波动,美国普通老百姓的腰包就缩水的程度,那时中国如果再回到以前的做法,川普或以后的总统还能再拿关税做武器来逼迫中共改变做法吗?归根到底,这是一个中共政权是否可信的问题。

我在前两周采访里根总统经济顾问的时候就和他探讨了这个问题。这也是他非常担忧的问题。美国的资本市场持续的大量的,并且还在增加对美国国家利益造成伤害的中国企业的投资,几万亿美元的投资。这件事进行了很久,但是最近一两年才被系统的揭发出来。现在国会对此开始重视,有议员开始介绍一些遏止这种行为的立法。但是川普总统还没有表态。很可能是因为这是一个新揭发出来的问题,他们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但是,在不久的将来,川普总统一定得对这个问题表态。他这届政府会怎么做,这会是比贸易战更重要的问题。 如果川普总统将来真的会在抑制美国资本对中国公司投资方面有重大举措的话,那麽,今天的贸易协议所造成的后果是否会和将来的可能的抑制美国向中国投资的举措有所矛盾呢?这个是需要考虑,但是他们目前还没有顾及到的问题。就像里根总统的经济顾问说的那样。贸易战是人人关注的闪光体,而美国资本对中国的投资才是中共的生死线。这方面的细节我以后会和大家慢慢分享。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