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在中国“撒欢儿”的岂止是红三代露小宝

几天了,“开豪车进故宫”事件仍在发酵。国人愤愤不平,议论纷纷。愤怒什么?议论什么?焦点不外乎当事人的“炫耀”和“特权”。今天我想把这事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里说说。

请读者朋友耐著性子,先随我一起回到事件的源头。

1月17日,网名为“露小宝LL”(以下简称露小宝)的女子在微博发布了四张在故宫拍摄的照片。照片中,除了晴朗的蓝天和空旷无人的皇家宫殿,还有一辆扎眼的奔驰豪车,而比它更扎眼的则是露小宝和女伴在豪车前显摆的姿势。不过,最抓我眼球的倒还不是这些,而是露小宝为这四张照片配的文字——“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

诸位如果有兴致,不妨琢磨琢磨这16个字的意味。要我说,其中最传神的莫过于“撒欢儿”这三个字。这三个字简直神了,可以说活灵活现的描出了露小宝和女伴把豪车开进故宫,在蓝天下宫殿前拍照显摆的那股嘚瑟劲。仅凭这三个字,即便没有照片为证, 她们的这股劲也已跃然纸上,栩栩如生了。

所谓撒欢儿,简单地讲,就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试问,把豪车开进故宫,这不是撒欢儿又是什么?!

故宫是什么地方?是中国最后两个王朝明朝和清朝的皇家宫殿,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是北京最具标志性的地标,也是中国级别最高的文保单位。按照院方的规定,这里是绝对禁止任何外来车辆进入的,即使是国宾到访也不例外。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在多个场合提及故宫的这一规定。在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中,单霁翔说,法国前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在2013年来访时,在他的坚持下,最终只能步行进入。

连到访的法国前总统都不能开车进故宫,只能步行进入,可露小宝却能大摇大摆的把豪车开进故宫,并肆无忌惮的停在皇宫前,咔嚓咔嚓连拍几张靓照,狠狠嘚瑟了一把。这欢撒的够扎眼吧?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就连法国前总统这样的国宾都不能开车进故宫,就更别说一般百姓了,可露小宝凭什么却能开车进故宫?从已经曝光的信息看,原因很简单,就因为她是前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何长工的孙媳,前国家旅游局长何光炜的儿媳。也就是说,露小宝之所以能在故宫撒欢儿是因为她是红三代中的一员,是特权阶层的一员,她依傍的权力给了她撒欢儿的充足资本。

因为撒欢儿犯了众怒,露小宝一夜之间成了过街老鼠,算是倒了大霉,但这事怨不得别人,纯属她自找。但话说回来,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地上,撒欢儿的岂止红三代露小宝一人!

我就举媒体公开曝光过的:

2008年10月底的一天晚上,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纪检组长林嘉祥因涉嫌猥亵女童受到其父母的质问和斥责,林嘉祥竟叫嚣著说:“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你们算个屁”,“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是不是撒欢儿?

2010年10月16日晚,河北省保定市一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儿子李启铭,酒后驾车在河北大学新校区将两名女生撞倒,1人死亡。事后,李启铭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这是不是撒欢儿?

2011年12月5日,徐州206国道一辆轿车追尾一辆面包车,车上3人受伤。满身酒气的轿车车主下车后对着民警大骂,“我爸是丁局长(当地电业局)”,“撞了你也是白撞,我家在绿地有5套房,随便卖掉一套60万,我能弄死你。”这是不是撒欢儿?

……

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比这更厉害还多的去了!

共产党把几十万响应其号召,给它提意见的知识分子都打成右派是不是撒欢儿?

共产党把坦克开上长安街和天安门,用开花子弹镇压六四爱国学生和市民是不是撒欢儿?

共产党非法镇压上亿修炼真善忍、一心做好人的法轮功信徒是不是撒欢儿?

毛泽东颠倒黑白把敢于给自己上书的彭德怀打成反党集团头子,无中生有给与自己有意见分歧的刘少奇扣上叛徒内奸工贼的大帽子是不是撒欢儿?

共产党当权之后,可以说无时无处不在撒欢儿。与上述情形相比,露小宝开豪车进故宫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但有一点在他们是共同的,那就是每一次撒欢儿都凸显了权力的任性。

权力这个东西说厉害很厉害,说不厉害其实也不厉害,关键看它是否受到制约和监督。一旦受到制约和受监督,权力就会变的规规矩矩谨小慎微;反之,就会变的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从大大小小的共产党官员到红三代露小宝,他们为什么敢肆无忌惮的撒欢儿?说到底不就是因为其掌握或依傍的权力是不受制约和监督的吗?而他们掌握或依傍的权力之所以迄今依然不受制约和监督不就是因为在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下中国人民没有选票吗?如果中国人民有选票,公权力受到严格的制约和监督,露小宝还敢在故宫撒欢儿吗?李启铭还会说“我爸是李刚”吗?毛泽东还敢诬陷彭德怀和刘少奇吗?共产党还敢镇压六四爱国运动和法轮功吗?

如今露小宝因为撒欢儿栽了跟头,这是个好兆头。我相信,用不了太久,在中国这块大地上肆无忌惮撒欢儿撒了整整70年的共产党一定也会栽,而且栽的更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