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茗看世界】西方学者提出 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在实验室合成 被泄漏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2日讯】西方学者提出,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在实验室合成,被泄漏。中或有艾滋病毒的基因插入;中国的前沿生物化学研究可能给中国人带来潜在公共健康威胁。

相关视频:

大家好,我是萧茗。今天是2020年1月31日。这两天出了几篇值得注意的学术文章,指向武汉 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人工合成 的。

最重要的一篇是James Lyons-Weiler博士发表的一篇名为【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的文章。
……
……
他这篇关于冠状病毒的文章是发表在IPAK的网站上的。他这篇文章的核心结论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 也就是说,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是在实验室里被合成出来的。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当,病毒被#泄漏 出来了。

Weiler博士首先指出,自从1980年代以来,人工合成病毒技术就已经在分子病毒学领域被应用了。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为探明这个病毒的来源提供了强有力的线索。因为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中有一段大概1378bp长的序列,和其他所有相关的冠状病毒中的序列都不同。BP是一个生物学中的专有名词。中文是碱基对。它是形成核酸DNA、RNA单体以及编码遗传信息的化学结构。也就是说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里面有一串序列是和别的冠状病毒都不一样的。那么这个序列有什么特征呢?

Weiler博士提出了这个序列的三个特征。其中一个特征是,这个系列和一种叫pShuttle-SN的载体具有明显的序列相似性,这个载体80年代在中国用于制造更能激发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冠状病毒。为什么要制造这种病毒呢?就是为了开发出好的疫苗。大家知道疫苗就是把一小点病毒打到人体内,激发人体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那么他们制造的这种病毒能够更容以激发免疫系统的反应,所以它就能成为比较有效的疫苗。

Weiler博士同时提出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四种来源的假设。

第一种是这是一种和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同种的病毒。不是合成的。
第二种是一种和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同种的病毒从自然界吸取了类似SARS病毒的蛋白质。是一种自然组合。
第三种是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的,目的是制造生化武器的病毒。
第四种是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的,目的用于研制疫苗的病毒。
……
……
今天还有另外一篇印度学者写的文章,说新型冠状病毒有一段插入的基因序列和艾滋病的基因序列一致。由此,他们也怀疑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人造的。这篇文章还没有经过同行评审。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