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什么才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习近平上台之初,即在新一届军委第一次常务会议上,首次提出“世界正发生前所未有之大变局”,此论后被写入中共十九大报告。2017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后,中共开始高调宣扬此论。

的确,世界正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其真正涵义,却与中共所论相反(中共所论可见笔者《“大变局”论与中共对美大战略》一文)。这个话题太大,本文只能简单说说。

众所周知,自15世纪末地理大发现以来,人类社会开始巨变。斯塔夫里阿诺斯(Leften Stavros Stavrianos)著名的《全球通史》一书中,称之为“三大革命”: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政治革命。在政治革命中,包括英国革命、美国革命(独立战争)在内,出现了影响世界的三大思想,分别是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本是“18世纪和19世纪初叶的古典自由主义的对立面”,然而,马克思却使社会主义变为人类文明的对立面。马克思在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中宣称“两个决裂”:“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并且,共产党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马克思为什么要摧毁人类文明呢?因为马克思走上了一条成魔之路。西方大量学术研究表明: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举个鲜明的例子:马克思葬身的高门墓地,正是伦敦地区的撒旦教崇拜中心。

“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后诞生的。对很多共产主义的信徒来说,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被列宁及毛泽东称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资本论》与《共产党宣言》,用马克思本人的话,却是“污秽之书”,他同时称无产阶级为“蠢蛋、恶棍”。

大不幸的是,“马克思主义”竟能大信其道。在暴力血腥和欺世谎言中,1917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个共产政权——苏俄。其后不久,苏俄的魔爪伸入中国,成立中共。借助纳粹(即“国家民族社会主义”)发动二战的反向推动,苏联势力大幅扩张,形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其中,中共也成功窃国。共产主义的嚣张声浪一时摩天。

但是,人类毕竟不是魔鬼行凶的乐园。历史上早就做了安排。美洲被发现之后,许多人是为了寻求信仰宗教自由以及逃离宗教迫害而来到美洲的。英法七年战争(1754年至1763年),英国战胜,被英国接管的大部分法国殖民地和英国殖民地一起被合并为英属北美;不久,独立战争爆发(1775年至1783年),英属北美变为美国。信仰自由、尊重人权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美国开国先父们昭告:成为全人类的表率与福音,是美国的使命。在天命眷顾之下、在先哲们的伟大智慧和一代代美国人的努力下,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担负起世界灯塔和自由捍卫者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美国人对昭昭天命有强烈的感知。美国的第一批移民就是清教徒。早在1630年,约翰·温斯罗普(曾当选为马萨诸塞殖民地总督)在一次著名的布道中提出的“山巅之城”(City upon a hill),成为了一个惯用语。美国人之外,法国人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对美国昭昭天命的感知是最有名的。在他1835年发表的《论美国的民主(上)》一书中,托克维尔预言了俄国与美国“终有一天要各主世界一半的命运”,“前者以自由为主要的行动手段,后者以奴役为主要的行动手段。”

正因昭昭天命,美国人本能地抵制共产主义。美国与共产政权——苏联,在本质上是对立的。因此,我们才会看到,二战之后,美国领导自由社会抗击苏联和共产主义的扩张,赢得冷战,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解体。

但是,1991年冷战结束以来,共产主义的邪灵并未随之而消亡,美国反而陷入更深刻的危机之中。

一方面,作为残存的最大的共产主义政权——中共,利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迷误、绥靖,迅速坐大,2010年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称霸全球的野心膨胀,全面挑战美国。

另一方面,共产主义全面渗透美国,美国近乎全面沦陷(不仅美国,全世界都是如此,详见《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一书),以致川普总统多次誓言“美国永远也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这里举个例子:2016年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参选美国总统,成为了美国左翼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他还竞逐2020美国总统大选。

当然,共产主义渗透美国并不始于冷战结束之时,19世纪就已来势汹汹了。虽然美国人对共产主义有本能的抵制,但在20世纪负面因素控制人类社会的大势中,尤其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的传统价值观日渐消蚀,共产主义以非暴力的面目,通过所谓“进步主义”、“和平反战运动”与“民权运动”、“政治正确”、“左派”等等五花八门的形式,对美国展开全面进攻。美国出现了道德危机,尤其是家庭解体对传统价值观构成的严重冲击,例如,“1/3的儿童出生于单亲家庭;1/2的婚姻以离异而告终;1/3孕妇的结局是堕胎;1/4的高中学生在毕业前辍学。 我们有9000万功能性文盲。谋杀是18~34岁美国黑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在这种形势下,自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发生了一次觉醒。这突出体现在学术界所称“宗教右翼”在美国的崛起。美国社会学家杰罗姆·黑梅斯坦因在分析“宗教右翼”时概括了他们的三个主要论题:(1)经济自由化:自由与个体主义;(2)社会传统化:对家庭、社区、宗教和道德崩溃的担忧;(3)好斗的反共产主义态度。

这次大觉醒对历史产生了并正在产生著巨大的影响。抗击共产主义是这次大觉醒的核心主题,美国的内政和外交在此高度融合起来。这里仅举两个例子。

其一,在“宗教右翼”的支持下,里根两次当选美国总统(1980年、1984年)。里根总统在国内推行“里根经济学”,复兴美国经济;在国际上,直接推动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其二,也是在“宗教右翼”的支持下,2016年,政治素人川普出人意料地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川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就是践行美国的“昭昭天命”。川普执政以来,虽只短短几年,美国却确实在走向“再次伟大”。

川普在多次演讲中指出,“在美国,我们不崇拜政府,(而是)崇拜神。”川普在联合国大会直批“共产主义到哪儿都带来灾难与毁灭”,并把中共政权界定为美国最主要的敌手,开打贸易战,推动形成全球围剿中共的战略新格局。

我们可以预计,川普连任美国总统是意料中事。川普将继续领导美国,一方面回归传统,全面清除美国国内的共产主义因素,复兴美国社会;另一方面,抗击、粉碎中共的全球野心,强制中共“结构性调整”,协助中国人民解体中共

人类艰难走过19世纪、20世纪,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终于走到了将共产主义扫进历史垃圾箱的最后关头。有五千年辉煌历史的中国,在走过中共窃国70年最黑暗的历史后,终于迎来了浴火重生的最大契机。这,才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真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