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石正丽连遭实名举报 武汉病毒所涉合成“武汉肺炎病毒”并外泄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武汉经历第一波感染者死亡爆发阶段

我们前两天节目里,提到了武汉当地的市民方斌,他曾去武汉第五医院现场、红十字会办公室等地方,拍摄真实情况,传递到海外。自从上次被公安抓走,很快释放后,最近他再次被当地派出所找上门,但根据录像看,这些穿着隔离服的警察没有成功。

目前,像他这样勇敢传递资讯的人,在国内还很多,让我们得到了大陆防治疫情,不同角度的资讯。只是很多人没有曝光自己的身份,在这里,也希望爆料的民众,更加注意安全。

武汉当地一间殡仪馆工作人员说,武汉肺炎疫情爆发,1月28和29日开始,武汉进入第一期感染者死亡的“爆发阶段”,90%人在上班,全天候24小时运转,而且这位工作人员说,不是别的24小时运转,是“烧尸炉”24小时运转。而且遗体从收尸到火化,不经过家属,因为家属要隔离开,因为怕感染家属,他说的这一点,不知道是针对所有遗体,还是部分遗体。
从国内传出的画面,我们能看到,1月28日后在武汉疫区,遗体出现在火葬场内,在医院的走廊,在居民小区,还有在大街边上。。

医疗资源紧张 政府部门扣“口罩”充公

大量死亡病例的出现,除了病毒的肆虐,还有其它原因,比如,医疗资源的紧张,等等。

一位武汉王先生对媒体曝光说,新闻上说某个医院有床位,但是去了才知道根本没有,市长热线和别的有关部门电话都打不通。

医院资源不足,问题其实早已存在。大陆《南方周末》最近报导,在当前疫情中,全国有160多家医院向社会求援,反问医院物资储备为何不足?这篇报导现在已被中共勒令删除。因为报导中揭露,全国的卫生系统医疗物资储备,都是花架子,只有最多应付5天的储备。

在武汉,疫情爆发后当局修建了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但是无法满足众多普通市民因疫症而求诊的需求。于是,2月3日晚,武汉市修建三所“方舱医院”,分别是设置了2000个床位的“武汉客厅”、1,000个床位的“国际会展中心”、800个床位的“洪山体育馆”。不过病床之间距离小,没有间隔,而且上千人需要共用几个洗手间和浴室,条件堪忧。

在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下,有的地方不是通过政府途径补充资源,而是扣留民间物资充公,也引起媒体关注。《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在云南大理市官方,2月1日给当地顺丰快递大理分公司,发出了一份“暂扣通知书”,说是因为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全市防疫物资极度紧缺,因此,根据一些已有的政府法律条文,对该单位的598箱没有中文标识的口罩实施紧急征用。就这样,收归国有。但是《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专家说,这种情况要由立法机构授权行政机构,颁布紧急法规,大理官方这种做法是严重违法的行为。

而值得一提的是,距离云南很远的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则发出《紧急通知》,要严惩有关疫情防控的多项犯罪。其中有一项就是,贪占、侵占用于预防、控制疫情的款物,还有故意传播新型病毒病原体的人,最高可判死刑。不知道黑龙江的这一新法规,如果移植到云南,是否适用于大理那件扣押口罩的事情。

多地封城封路 不当举措加剧紧张气氛

除了有医疗资源不足的现象,面对汹汹的疫情,大陆很多地方陆续封城封路。例如,继浙江的温州2月3日封城之后,浙江杭州也在2月4日凌晨,开始对市内乡村小区进行“全封闭式管理”,人员进出要出示有效证件,并且测量体温,参与集体聚餐和聚众活动的单位和个人,要严肃处理。

对于类似措施,很多观察人士认为,这样做效果有限,而且在有限阻隔疫病蔓延的同时,也让很多人担心,会不会进一步造成潜在的其它物资的紧张。而在这种紧张情况下,一些地方的做法,似乎增添了这种紧张气氛。

例如在湖北黄冈,公安直接把一些家庭的大门锁上,防止人外出。不过我们现在使用的这段画面,我非常怀疑是摆拍,公安锁门的时候,时不时看看镜头,然后问里面的人是不是有米有菜,里面的人非常配合,一点也不反抗,问题是如此明白事理的人家,还锁什么门呢?就靠人家自觉好了。不管这段视频是不是摆拍,公安防止人外出,从外面把门锁上,不得不说,有一点荒唐。

在另一个地方,还有宣传队在沿街宣传防疫,景象仿佛是几十年前的政治运动复活。几个穿着红马甲或黑衣服的人,沿街喊著这样的话:只要还有一根葱,不往菜场里面冲,只要还有一滴油,超市里面不露头,只要还有一口气,待在家里守阵地。

也有的地方,警察全副武装,防止人员流通,加剧了本就紧张的气氛。

除了禁止出入,一些地方还直接上门抓人。

在这个画面中,就是有关部门人员,去抓来自湖北的人。

如果说以上画面,工作人员还有所节制的话。那么下面这一幕直接从家里把人拽出来送去隔离,真是让旁人看了,也心里发慌。

我相信,如果以上这些画面,能在中国大陆公开播放出来,一定能提醒有关人员,改进做法,从而让疫情防控更有效,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但可惜的是,以上很多画面,只能在海外媒体流传,而向海外媒体爆料的人员,自身安全也同时面临风险。

目前,当局对疫情舆论的把控,越来越严厉。这个话题,我们要先从近几日,习近平在公众视野中消失说起。

习近平多日离开公众视线 众人问:他去哪了?

从1月28日在北京会见世卫总干事谭德塞之后,习近平至少一连七天没有在屏幕上露脸。在我们节目播出的时候,不知道他会不会又出现。“习近平去哪儿了”?这是最近网上一句热门的问话。本来有传言说,他去了疫区武汉,但是2月3日,央视新闻联播,说习近平在北京主持了一场政治局会议,谈了防疫工作的处理原则。不过呢,习近平和其他常委的会议画面一点都没有,就是主持人一直读稿,读了十几分钟。

会议中提到几个重点,要加强“舆论引导工作”。随后,2月4日,中宣部就立即行动,调集记者300多人,进入湖北进行报导,是去第一线毫无选择地揭示真相吗?当然不是,中宣部新闻局长说,报导主题包括: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这个一时间难以想到跟疫情防治有什么关系,当然还有另一个主题是相关的,就是:疫情防控宣传。注意,是“防控宣传”,不是要求“反映疫情第一线的真实消息”。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宣部在2月3日当天,还下达了另一个指示:严格审查所有涉及新冠状病毒疫情的报导。包括凤凰、界面、澎湃、财新、财经杂志等等,连之前的有关报导,都要审查。

大家知道,2月1日,就是《财经》杂志,登出了一篇长文《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这篇文章被公认,通过采访时几个新冠状病毒患者家庭,反映了他们遇到的真实困难,包括求医问诊的重重艰辛。但不久,这篇文章就被中宣部下令删除。

珍惜多元声音 保护国内爆料人安全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当局对疫情报导的管控,是非常的严格,就像给外界爆料的武汉人方斌,之前被警察抓走时,警察跟他说的那样:只希望是一种声音。

这个时候,那些爆料的人和发出不同声音的平台,就显得非常重要。有的朋友说,社会要稳定,政府做的没错啊,信息多元、说那么多不就乱了吗?请原谅我直抒胸臆,我觉得这是一种误区,一种“党文化”的体现。说多不会乱,信息多元不会乱,一种声音才会有问题。

大家都说,历史上宋朝,宋太祖赵匡胤立国之初,就立下三条秘密誓约,只有皇帝能看到,后来才被发现。誓约其中一条就是:“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还有一条誓约是:“子孙有逾此誓者,天必殛之”,就是会遭到天谴。结果言论相对开放的宋朝,创造了中华文化另一个繁荣时期,受到很多史学家的认可。

著名作家“笑蜀”,2月4日在英国《金融时报》刊登一篇文章,名为“全能政府的阿喀琉斯之踵”。里面提到说,民主政府的主要职能在于治理,治理就是最大的政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1982年得出一个著名论断:人类饥荒史的一个重要事实是,没有一次大饥荒发生在有民主政府和出版自由的国家。作者进一步说,岂止饥荒,包括地震,海啸,瘟疫等突发性重大灾害,民主国家固然不可能幸免,但其发展为人祸,概率小太多,是一个重大的事实。

说这些不是夸耀民主制度,而是说,无论古今中外,都是获益于言论的开放,而不是遮遮掩掩。

还有的朋友会说,噢,那谣言也可以随便传吗?我举个例子,您听说过,美国政府自己策划了911事件的这种论调吧,当时经历911的小布什总统在任的时候,美国舆论就公开在议论这件事,前总统奥巴马还在任的时候,那会儿不是总统的川普,就在自己推特上,说奥巴马最早不是生在美国,而是别的国家,质疑他当总统的法理基础,社会上当时都在议论这件事,但是没有人怕被请去喝茶,奥巴马那边就是发出声明,为自己辩护。仅此而已。

这两个例子相对比较极端,就是想说,这些事情出来,有人信,有人不信,大家都不傻,社会人心,有一杆秤,是真相是谣言,大家能够分辨。但真的有意传播谣言、危害社会,肯定是不对,要谴责,但往往这样的也瞒不住,至少有人会辟谣,大家也能够分辨。所谓,谣言止于智者。

总之,无论说社会会乱,还是害怕有谣言,都不是箝制多元声音的理据。

所以呢,期望大家能够怀着感佩的心,对待在国内那种环境下,勇于传递资讯的人,必要时候我们要保护他们,也希望爆料人自己注意安全。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