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黄冈告急官方不敢公开 武汉传面临军管 方舱医院条件恶劣 患者住入起冲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武汉的瘟疫蔓延情况仍然让人忧心。真实的感染数字、死亡数字,我们外界无法掌握,但是能从当局公布的一些另外的数据中,看出疫情蔓延的现状。

武汉方舱医院条件恶劣 疫情持续蔓延面临军管

除了修建主要收纳重症患者的火神山和雷神山两个专科医院外。武汉市还将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三个地方开辟为所谓的“方舱医院”,总计床位大约3,800张,用于收治轻症患者。说轻症可不是说疑似病例,是被病毒感染的确诊患者,只是发病症状还相对比较轻微的。

但是这还不够,2月5日开始,武汉还在江岸、硚口、汉阳、江夏等八个地方再建8所方舱医院,合起来就是11所,同时要在全国各地调去2,000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开辟11所“方舱医院”,调来这么多医护,说明大量确诊轻症患者需要集中收治。

《华尔街日报》2月6日报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大增,湖北省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有些一线的医护人员已经拒收患者。武汉目前的20多家定点医院,已经无力收治确诊轻症患者,只能接收重症或危重患者。

2月6日,伦敦帝国学院的传染病学专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估算,目前在中国,每天新增感染者可能有5万人,同时没有证据证明传染的速度已经下降。

现在,已经有患者被收进方舱医院。不知道是医疗资源紧缺,还是时间紧迫,或是其它原因,有患者公开抱怨,这些方舱医院的条件很差。

一个人在微博上说,自己小姨是武汉硚口区被确诊的轻症患者,晚上被送到一家民营医院,凌晨被叫起来,说转去条件好的大医院,结果发现就是在“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开辟的“方舱医院”。

这名患者说,这里完全不是新闻上说的那样,她遇到的问题包括,电线短路停电,电热毯无法使用,去上厕所,结果是上千人用一个厕所,屎尿便池外面都有了。患者还透露说,医护人手有限忙不过来,吸烟设备严重缺乏。在这样的背景下,已经在里面的确诊患者,咳嗽声此起彼伏。不止这样,这名患者担心,里面的人会因此交叉感染。

另一名患者,2月6日凌晨进入方舱医院,也在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也是说上千人用一个厕所,已经有人随地小便、吐痰,就地刷牙洗脸。

我们还看到在方舱医院里面的人传出的一些视频,其中有的患者情绪很不好,已经开始踢椅子发泄。

还有人录下里面有人争执的画面。录影的人说:已经有人开始砸东西了,这搞不好你看着,非要出事和炸锅的。

也有人拍摄了内部环境,介绍说:上厕所还要在外面200多米以外,外面下着大雨。本来指望进来医院好了的,这还XX了(听不清),全都是这种病人……又没药吃,又没针打,全都是这样的人,有的甚至比我还重一点。又没隔离,就是这样一个板子……救救我,向社会上反映一下。

此外呢,还有一段影片在网上受到关注,转载的人说,这是武汉一间方舱医院的工作人员所说的情况,他是这么说的:重症患者我们不收,生活不能自理的,我们也不收,走路走不了的,生活不能自理的,这里不是医院,这只是个“隔离点”,出了事没有任何人对你负责,我们也担不起这个责任。你来了,只能在里面安安心心地进行隔离,而且不能出来。(如果我妈妈要打针怎么办?),那也解决不了,因为我们这没有任何的救助设备。药吃完了,只能让家属联系医生护士,(然后)来送。

这段影片所说的情况,到底是不是就是指武汉的“方舱医院”,或者说到底指的是哪家“方舱医院”,视频中的内容没有交待,我们没法独立查证。但是这段影片却反映出,当前面对疫情,一些患者所面临的实实在在的困苦。

这还仅仅是在武汉,相对来讲,从全国范围看,武汉得到的支援,还算是多的。在前一天的节目里,我们用了一句话:治武汉易,治武汉周边难。如果武汉周边的瘟疫像武汉一样严重,那该怎么支援呢?很不幸的是,武汉周边一些地方的情况,也正变得复杂。

在一段传出来的影片中,我们听到了这样的事情:

男医生:说黄冈很严重,说三个人民医院,用了三层楼,收的全都是发热的。不敢报,说是,现在这个病情很严重,真的。

这是在武汉的两名医生之间的对话,男医生是从上级领导那里得知,这个黄冈的情况。

面对疫情的蔓延,接下来,怎么办呢?

【1】

几天前的2月4日,又有所谓“传谣者”被武汉公安抓捕,并刑事拘留,传谣者后来说,承认消息是“自己编造”。那他编造了什么消息,要被公安抓去呢?2月3日晚,有一则消息说:武汉周边部队开始集结,各连锁酒店全部被政府征用,如果10号疫情不好转,解放军进(武汉)城全面接管, 每天的菜解放军按你家人口按需配给送你家里,封户。

中共军队有关控制疫情的行动,当局宣传中也不是没有提到。

1月24日,央视新闻联播报导,军委后勤保障部牵头,展开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联防联控工作。

1月26日,中共军中首席生化武器专家陈薇,前往武汉,提到“要做最坏打算”。

2月2日,中共中央军委批准,根据中部战区命令,驻湖北军队成立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已经开始承担武汉市民生活物资配送的供应任务。当天,这个队伍已经出动50辆卡车,将200多吨生活物资,送进武汉各处。

同时,新成立的火神山医院,也完全是军医接手,是从各处调去的1,400名军医。

以上这些消息,已经证实军队在部分参与武汉的防疫工作。如果现有的防控措施还是无法控制瘟疫的蔓延,那么下一步,军队更大范围地介入,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而且当局完全不需要告诉你,我要军管,可能就直接派军队去运作了。

“军管”本身这个词,就带有一点恐怖的意味,不然公安也不用那么紧张去抓传谣者,还要传谣者自己说那些话是编的。除了像所谓“谣言”说的,军管要封户,由军队按需配给饭菜;“军管”还意味着人们可能失去更多的行动自由,你违规出门面对的,可能不是社区管理员,而是荷枪实弹、穿着防护服的军人;而且中共人权纪录糟糕,虽然大陆很多人不明说,但心里很明白,谁知道真的军管,当局为了防止疫情扩散,会发生什么呢?因此,“军管”也成了一个敏感词,所以公安赶紧抓人辟谣。

但是,当局的辟谣,到底是辟的是真相,还是谣言,老百姓已经十分怀疑了。

【2】

1月初,因为在微信朋友圈警告,SARS已经在武汉出现,要大家注意。“李文亮”等8个武汉的医生,被武汉公安抓为传谣言的典型,李文亮自己就被公安找去训诫。但是后来,风向转变,8个谣言者被大陆的最高法院,还有环球、人民日报等大的喉舌媒体,先后发出消息,为他们洗白,说虽然病毒不是SARS,但这种消息传出来,有助于公众及时防御,不应按谣言处理。8个人格低下的造谣者,转眼就变成了英雄。这在过去70年间,屡见不鲜,打倒你的、平反你的,全都是他们,坏人好人都一个人做。

但是洗白已经晚了,8名造谣者之一的李文亮医生,还没有去感受被平反后,做英雄的荣光,就已经在2月6日晚上,因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去世,年仅34岁。

有的人可能说:不对!后来不是说他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还全力抢救吗?经抢救无效,直到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

本来啊,大陆的媒体们,也是报导说2月6日晚去世,很多中国网友在悼念李文亮的同时,表达对当局不满,大量相关贴子被删除。突然大陆多家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不对,还在抢救!看来,李文亮是死得其所啊,党和国家如此照顾,为了抢救一个一度被指是造谣者的生命,也是拼尽力气了,是吧。

但是,李文亮同事和当地民间发出的消息来看,故事好像不是这么美妙。

从曝光出的李文亮医嘱记录来看,从2月6日上午10点38分之后,已经没有任何医嘱内容的记录,直到晚上21点08分,才又出现记录。大陆媒体一开始说李文亮是晚上21点30分去世,后来又说没去世,是在抢救。从这些医嘱记录来看,21:33分,医院给李文亮插管,似乎确实在抢救李文亮。

但根据武汉当地李文亮同事和民间其他人的消息,李文亮是当晚8点半,人就没了。后来迫于压力插管,还有ECMO叶克膜,全都用上了。

另一则消息里,有李文亮的同事说,刚刚得到确切消息,是心跳停了才插管,另一人说,你们有什么需要在朋友圈呼吁的,组织好,大家商量好一起发,看他们怎么删我们的贴,要是把我们都训诫了,看谁跟他们上前线去。也有人发消息说:按领导指示,不能死啊。也有人在聊天室说:领导说,还要再抢救抢救。

一名跟李文亮同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的护士,说自己进入李文亮所在的ICU时,只看到一具苍白的身体,心外按压机还在不停敲打,心跳停这么久,已经没有意义。

有人在2月7日凌晨0点24分发微博介绍说,不要上ECMO,心肺复苏很痛的,每一下要把胸肋骨按下5釐米,求求你们不要再为面子好看,为了第二天可以发出“经全力抢救还是未能挽回XX”的脱罪通告,去侮辱他的尸体了。

不过,像我们刚才说的,几个小时后,院方还是发出消息“经全力抢救无效”云云。

事到如今,不知道是不是李文亮身边的同事又在造谣。如果没有造谣,那么“抢救死人”,无法成为佳话,只能是笑柄和引来更大的愤怒。

一时间,中国的网络上,出现了很多敏感词。

例如,中国人醒来,我们要言论自由!政府欠李文亮医生一个道歉,等等;甚至有人贴出了有关六四的照片。但是大量相关贴子已经被删除,李文亮去世的消息,也从微博热搜榜的第一位,1,586万人关注,迅速下跌,变成只有190万人关注。

如果李医生泉下有知,如果时间能倒流,也许他不会在去年8月14日转发“我是护旗手”,还有“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贴文,而是像现在的很多网友一样,发出“我们要言论自由”

很多人以为李文亮是武汉人,实际上,他是辽宁省锦州人,东北人,后来考大学和工作,才去的武汉。说到这,在武汉,还有一个东北人,最近也是焦点。巧的是,他跟李文亮一样,也是34岁。

【3】

陈秋实,是黑龙江省人,他本是一名大陆的律师。去年8月他去了香港,说是要作为公民记者,实地调查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真实情况。当时我们《新闻拍案惊奇》,还做过一期他的专题节目,叫“大陆律师肉身翻墙历险记”,很多人看。因为陈秋实发出的视频,很多跟官方不同调,后来被当局给叫回内地去了。据他自己说,也找他“喝茶”了,但后来人身安全似乎没出大问题。

经历几个月之后,到1月23日武汉传出封城消息,陈秋实又马上去了武汉,随后他开始不定期发布视频,宣传自己所见所闻。期间,出现了对他的争议。特别是,在一次跟武汉“口罩哥”联合直播时,提到了“统一”问题,被一些台湾网友骂翻,也有很多人说他是大外宣、高级宣传工具;当然,他也在一段视频中,倾诉自己的辛苦,甚至在视频最后喊出:我连死都不怕,我怕你共产党吗?对于跟他一样在武汉拍视频爆料的小老百姓方斌,已经先后两次被公安找上门,一次被带进公安局,很多网友认为这是爆料带来的代价,但是陈秋实怎么还没被抓?陈秋实也在最近一期视频中回应了有关大外宣的质疑,他没有说太多,但当然是否定了这种指控,他反问,总想着他要被抓,是什么居心?

真真假假,争论中,2月6日晚,陈秋实发了一条推特,附带的微博截图,正是我上面引述的一名患者家属,透露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有关当时真实现状的内容。陈秋实只发了一句话:稍等我去核实一下。

过了大约9个小时,我们没看到陈秋实的新的爆料,陈秋实的推特账号上,出现了他的妈妈,他的妈妈对着镜头说:我是秋实的妈妈,今天晚上,秋实说,他要去方舱医院,之后呢,晚上7、8点钟,到现在2点了(2月7日凌晨),一直联系不上。秋实的妈妈希望特别是武汉的朋友,帮她寻找儿子的下落。

直到北京时间2月7日早晨,我们截稿的前夕,陈秋实还是没有下落。有别人用陈秋实的账号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发了寻人的信息。中文的写着:陈秋实手机依然处于打通无人接听的状态,他妈妈和家人朋友们非常焦急。

有的观众也问过我,说大宇你对陈秋实是什么看法。说实话,我被他感动过,也对他怀疑过,但我现在没有答案。我只能说,不要看他的人,如果他曝光的某一段信息,你看到了这个信息,传递出了,你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当地某种程度的真实,那这就足够了。

海外著名漫画家“变态辣椒”,也发了一则推文,举了这么一个例子。他曾和一位名叫吴淦的大陆民运人士合影,坐牢前一直在网上很活跃,跟陈秋实一样高调,惹来非议,有人就问:他怎么还不坐牢?结果2017年12月26日,吴淦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了8年。

【4】

武汉这个疫情爆发后,看到好多民间发出的视频和消息,我就有点感慨,很多画面,不应该是老百姓自己,拿着手机去拍的,还得冒着被指责传谣言乃至被抓的风险,在微信、微博、网络上传播,应该是由国内的媒体和记者去拍,公开的报导出来。

大家知道吗,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重大的新闻事件,正是各大媒体,派出记者、主持人、制作人、摄影团队,不同媒体比著进行直播,争着去报导第一线的实情,解答民众最关心的疑问,对带有悬疑的东西,派记者明查暗访,爆料独家消息。各个媒体拼第一手资料,努力向外界传播消息。同时,政府官员,定时定点,或者说怕感染,用特殊的方式,定时向媒体汇报工作进展,让更多人知道,防疫工作到了什么程度。这都是很正常的。

但是到现在,真正反映民情、反映问题的,却变成小老百姓自己偷拍往外传。真正的内地大媒体,画面上报导的,基本上都是另外一种场面。啊军医飞机场列队,火速增援现场;空拍机徐徐上升,在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飞起来了,哇,上百台重型机械车一起工作,场面壮观,这老百姓看了,对政府多有信心啊,是吧;然后再去仓库,拍到成堆成堆的药物资源;然后大领导去现场,大家众星捧月,环伺周围,领导问:有没有困难?大家异口同声:没有!

这样的新闻,谁都会做!但是没有价值,恰恰这些“表面文章”后面的那些东西,才是新闻价值所在。内地媒体很少触及,或者说,没有自由去触及。触及到,过后可能也被删稿。比如财经杂志《统计数字之外的人》,北京青年报的文章《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等等,这些文章发布后不久,就被删掉了。

当局删控言论比过滤病毒还要快,不是没原因。1月26日中共成立应对瘟疫的“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有9个人,组长是李克强,副组长是主抓宣传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7名成员中,还有宣传部长黄坤明,外交部长王毅,公安部长赵克志,还有此前担任统战部部长、现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孙春兰,担任过国安委办公室副主任、现任北京市委书记的蔡奇,另外还有中央办公厅主任和国务院秘书长。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小组内,除了国务院高级官员,就是公安、宣传、外交,还有国安和统战背景的人员。可是看不到有真正权威的医学背景的人在其中,所以现在海外有很多报导在质疑嘛,这个小组到底是防疫为主,还是维稳为主。

说到这,我又想起在武汉遭遇维稳的另一个人,方斌。截至发稿,他还安全在家,只是警察一拨一拨地拜访,希望他能闭嘴。但方斌发出的声音,只能更让他们振聋发聩!

(视频)“病毒无论怎么肆虐,可是暴政的邪毒,暴政的残酷,远远大于病毒的残酷。大家一定要有信心,我们一定能铲除暴政。”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时,不要忘了在订阅按钮旁边,点击小铃铛图案,及时收到我们上传视频的通知。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好,感谢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