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武汉肺炎疫情被低估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4日讯】【世事关心】武汉肺炎疫情被低估了

武汉官状病毒爆发一个月了。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研究员/病毒系实验室主任):“ 如果你观看CCTV上的中文报导,你仍然会看到99%的有关疫情的报导是在强调政府正在付出多么大的努力。”

萧茗(Simone Gao):“那么您如何看待眼下的疫情?”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我认为疫情比他们意识到的要严重得多。”

武汉有一个最高安全级别4级,可以处理冠状病毒的实验室,但是这样的实验室真的安全吗?

萧茗(Simone Gao):“根据您的看法和《自然》期刊的报导,北京实验室曾多次泄漏SARS病毒。 你怎么看这个情况?”

蒂姆·特雷凡先生(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咨询公司Chrome 创始人/生物安全顾问):“对我来说,这表示那里存在系统性的问题。”

萧茗(Simone Gao):欢迎来到《世事关心》节目,我是萧茗。过去几周来,武汉冠状病毒及其引发的担忧在世界范围内蔓延。根据中国官方记录,迄今在中国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2002-2003年的SARS疫情。随着冠状病毒传播到全球25个国家,大量来自中国的非官方报导浮出水面,大家都在审视中国政权是否试图扭曲这次流行病的真实情况。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它会演变成全球大流行吗? 中国为何只允许很少的外部专家来调查流行病况? 美国又是如何在应对这一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它将对全球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将在今天的节目中探讨这些问题。

第一部分:武汉肺炎疫情如何演变成政治戏码

自从2019年12月下旬在中部城市武汉首次检测到冠状病毒以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宣布病死个案为425人,全国已确诊感染人数20,400多。国际卫生当局一直在赞扬中国当局在处理这一流行病方面,比在非典爆发期间更加透明。

但是社交媒体和中国境外的媒体的报导则相反。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导,早在1月初,就有医生和医疗人员对冠状病毒的出现发出了警报。 但是中国政府压制了他们的言论。中共淡化了疾病对公众的危害,使武汉1100万居民不知道需要防疫。到1月20日当局开始采取行动时,这种疾病已经发展成一种可怕的威胁。

1月23日,政府全面限制人员出入武汉市,使600、700万人(其中包括数千名外国人)被困在一个病毒肆虐、且医院人满为患的城市。 但在封城实施之前,已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现在,拥有900万人口的杭州因为感染严重,也被封城。 截止到今天,整个中国都实施了某种形式的旅行限制。

萧茗(Simone Gao):科学家们争论的议题是:由于众多受感染者已经离开了武汉和中国,旅行限制是否还会有效,中国当局已经成功地制作了一套说辞来夸赞政府战胜瘟疫的决心和能力。

1月24日,在武汉封锁之后的第二天,中国官媒CCTV着力报导了,派到疫病流行重灾区来的450名解放军医务人员。根据国防部的消息,这些都是顶尖专家,包括参与过抗击SARS或埃博拉病毒的人员。

据报导,武汉已收到了一大批装备:有14,000套医用防护服;11万副手套以及口罩和护目镜。但是,这些措施收效甚微。社交媒体上的大量视频显示:医院人满为患、尸体躺在医院大厅里,以及劳累过度的医护人员在网上呼吁社会各界支援更多的医疗用品。

独立记者方斌拍到了一段视频,发表在中国社交媒体网站“微博”上, 其内容显示,在5分钟内就有8具尸体被运到面包车中。这段视频很快就被删掉了。武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告诉《大纪元时报》,他们一直在每周7天、24小时不停的火化尸体。

一位护士声称至少有90,000人被感染,这一数字远远高于官方报导的人数。

萧茗(Simone Gao):这些恐怖场面反映出的根本问题是: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字是否真实?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报告。武汉首次发现冠状病毒是在12月1日。

然而,据路透社报导,直到1月20日左右,该疾病的检测试剂盒才分发给武汉的一些医院。在此之前,样品必须送往北京的实验室进行检测,整个过程需要三到五天的时间才能得到结果。路透社根据武汉卫生当局发布的数据进行了整理,其结果显示,在这段时期,该市的医院将接受医学观察的人数从739人减少到82人,而且在中国国内没有新的病例报告。

1月27日,《大纪元时报》报导,在武汉诊断试剂盒仅提供给某些“具备资质的医院”,数量非常有限。 这些医院的医务人员表示,他们得到的试剂盒数量不到需要量的10%。

萧茗(Simone Gao):通过控制可用的诊断工具包的数量,中国疾控中心就能够对每天报告的确诊病例数设置上限。 疫情到底有多严重?在中美两国都深造过、曾任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病科实验室主任、微生物学家林晓旭告诉我。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无论是重症患者还是死亡人数,以及疑似病例,真实的情况总是比政府向世界展示的情况严重得多。 在美国,我们称其为PUI(接受调查的患者)。 因此,所有这些数字,如果把官方数据乘上10倍,则可能更接近现实。”

下面我们来看,美国的应对是否充分?

第二部分:美国的回应让中共政治上很难堪?

1月30日,世卫组织宣布冠状病毒爆发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自2005年世卫成立以来,这种情况只出现过5次。目前,武汉冠状病毒已经从中国传播到20多个国家,包括美国、法国、日本、越南和菲律宾等等。2月3日,香港一名患者死亡,这是中国大陆以外出现的第二起死亡案例。上周末,美国卫生官员证实美国出现第8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一名马萨诸塞大学学生近期曾前往武汉。

1月29日,一架载有195名美国公民的撤侨飞机从武汉起飞,抵达南加州的马奇空军基地。大多数乘客是国务院官员及其家人,但也包括一些普通公民。美国卫生官员表示,这些乘客将被隔离14天。

3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过去两周内曾前往湖北省(省会武汉)的美国公民也将接受长达14天的强制隔离。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过去两周内曾前往中国的所有外国人入境美国。

据报导,2月2日,第二架撤侨飞机飞往武汉,将把希望离开武汉的美国公民撤回国内。在做出这一决定之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警告说,卫生官员已经为疫情可能全面爆发做好了准备。

周一(2月3日)早些时候,北京指责美国发布旅行限制和撤侨加剧了人们对该病毒的恐慌。中国外交部一位女发言人甚至抨击美国在帮助中国应对危机方面无所作为。但是与她的说法相反,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上周透露,美国曾多次提议派遣卫生专家组前往中国,但却一直遭到中国政府拒绝,直到2月2日才最终接受这一提议。

萧茗(Simone Gao):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表针对美国的敌意言论,是为了避免政治上的尴尬,再次表明中国政府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面的无能和一贯撒谎。正是这种心态让冠状病毒肆意蔓延。我采访了CHROME生物安全咨询公司创始人Tim Trevan先生。《自然》杂志2017年的一篇文章引用了他的话。他暗示,中国自上而下/等级森严的体制可能是问题的根源。

蒂姆·特雷文( 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咨询公司CHROME创始人/生物安全顾问):“我的问题更进一步:当规则不起作用的时候,中国政府机构和组织中所存在的文化从结构上是否能够迅速做出改变。在复杂的自适应系统中,会出现突现属性。因为这些事情你是无法预测的,所以你必须能够对意外事件做出快速反应。这意味着你需要变通,快速学习,意味着即使资历最浅的人也必须能质疑资历最深的人做出的决定和获得的知识,意味着资历最深的人也必须尊重、倾听资历最浅的人。这就是我所关注的。我认为在那些实验室里,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各国也一样,我们必须改变管理态度,从一种等级森严的结构,即老板怎么说就怎么做,转变为让干活的人明白怎么做才能确保安全。这样,当一种新情况出现的时候,他们就能够自己做出变动,保证安全。”

萧茗(Simone Gao):“您说过,《自然》杂志报导SARS病毒曾多次从北京实验室泄露出来。这告诉了您什么资讯?”

蒂姆·特雷文( 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咨询公司CHROME创始人/生物安全顾问):“我认为,如果在同一机构短时间内发生了数次危险病原体重大意外泄露这样的事件,这就说明体制上存在着问题。说明该机构的管理体制、风险管理体制存在问题。如果是我负责预防该病毒未来的再次泄露,我就想深入进去,研究核心是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做出那样的决定导致病毒泄露,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是什么样的管理结构让他们认为那样做是正确的。所以,我说过,这就变成了你如何了解这个机构、如何了解你做事的方式的问题。”

蒂姆还分享了自己如何评估当前形势的建议。

萧茗(Simone Gao):“医疗权威们什么时候才能判断疫情的走向?”

蒂姆·特雷文( 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咨询公司CHROME创始人/生物安全顾问):“最早的标志就是,一旦我们了解了这个病毒的整个过程,比如说从感染到全面康复需要3周,或者从最初感染到不再具有传染性、不再把病毒传给他人需要10天。如果我们发现1、2周内,最初感染病例的数量开始超过新发病例的数量时,那么我们就相信疫情已经控制住了。至少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对的。所以我们绝对要搞清楚新发病例的发生率是多少。如果新病例的发生率继续呈几何级数增长,那就说明我们的控制措施不管用。如果它开始稳定或减缓,那么我们就有一些信心了:表明我们采取的控制措施是有效的。”

萧茗(Host/Simone Gao):让我们听听林晓旭博士对此有何评论。

林晓旭博士(美国微生物学博士):“即使中国科学家手中有可能有很多数据,但不允许将他们发布给公众,因此,即使在某些医疗情况下,即使政府允许公布这种情况,收集的医疗数据也只会在科学报告中发布。因此,某些信息肯定需要更早的发布到世界各地,考虑到人们从该病毒可能遇到的不同症状,以及可能发生的突变,以及第二代突变是否已经发生,而且会更容易传播吗?会致病吗?中国医生将获得第一手资料,因为他们每天都在治疗如此多的患者,因此他们将能够查看该病毒是否具有致命作用。因此我认为中国政府需要放松控制,中国政府不应再将公共卫生危机视为国家机密,而应将其视为根本问题,如果他们始终将其视为国家机密,那么许多真实情况将被掩盖。”

接下来,随着中国从农历新年假期回来,冠状病毒将对整个经济有何影响。

第三部分:疫情引发全球经济恐慌?

刚结束延长的农历新年假期,中国就要面临急剧的经济恶化。

上海综合指数于今年2月3日开盘就骤跌了9%,来到了13年来的最低点。人民币对于其它主要货币呈现狂跌趋势。中国央行宣布将注入1,740民币护盘,以减轻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所带来的经济灾难。分析师表示,新型病毒已经使许多大城市处于封锁或半封锁的状态,若此情况持续延长,危害将继续扩大。

中国旅游相关业者在异常萧条的春节连假期间已经遭受剧烈打击,电影院也遭勒令歇业以遏止病毒扩散。

与此同时,许多工厂也已经停工;许多公司要求员工这段期间先待在家中办公。富士康、本田、麦当劳、特斯拉、沃尔沃等大型企业分布在中国的各个据点也已停止营业。

由于缺少本该由中国生产的零组件,世界第五大的汽车制造商,现代汽车于2月4日宣布暂停位于南韩工厂的生产线。位于韩国的工厂停工,可能预示了汽车零组件复杂供应链将会出现更加严峻的问题。

国际原油价格由于中国需求量的遽减而崩盘。中国每天约消耗世界原油生产量的百分之十三。随着中国运输、制造业的日渐萧条,中国的原油需求量降低了约20%,原油产业也有感于此负面影响。

专家表示,武汉冠状病毒的威胁消失之后,产业复苏还是得花上19个月的时间。据分析,世界经济将会损失至少400至600亿美元。

萧茗(Simone Gao):到底这场灾难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多大的损失?中国经济专家Frank Qin是这么跟我说的。

秦鹏(旅美经济分析师):“这次武汉肺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比2003年的时候要大,因为,当时中国经济处于上升时期,世界工厂正在形成,电子商务也是刚刚发展。而现在,中国经济由于受国进民退和贸易战的双重打击,私营企业投资在最近几年大幅下滑,产业链也发生了转移。叠加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更深远的影响。疫情对经济影响的程度,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第一,是这次瘟疫会延续到什么时候。按照,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1月27日的报告,他认为武汉肺炎整体疫情会在4、5月‘见顶’,到6、7月慢慢消退。这意味着,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经济的影响都会存在,3-5月将持续在这个高峰中,从经济角度来讲, 6月份以后才会逐步的恢复正常。第二,是不是会形成全国范围的疫情。目前中国的感染人数和死亡率,比官方公布的要高几十倍,而已经采取各种措施封闭管理的城市已经有36个,而按照从武汉流出的500万人口的大数据分析,除了湖北省之外,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也是1月22日武汉封城前,从武汉人口流入的主要目的地。由于中共当局陷于就业和控制疫情的两难当中,应该不会在2月10日之后再延后中国新年后的开工时间,但这样也意味着这些大型城市也会进一步被瘟疫沦陷。所以,我预计,到4-5月份,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这些大城市也都会被迫采取封闭和半封闭,也势必严重影响经济,包括消费和产业链。从对整个经济影响的程度来看,我们看到路透社引用标准普尔,预计中国的GDP将在全年下降1.2%。 其他的预测则预测会下降1%或更高一点。但我预计,由于上面这些因素其实比很多这种国外的这些机构影响的要更深一些,所以我预计GDP下降的幅度要更大。第一季度的增长率甚至只有2%或更低。后面的增长也会下降的更厉害一些。全年整体的下降幅度,我认为会在1.5%左右。由于考虑到之前的,中国经济去年的时候,GDP的数字是造假的。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会看到,整个2020年中国经济被影响的程度和范围可能比外界想像的还要严重。”

萧茗(Simone Gao):当中国经济遭受伤害,全世界都会有感。世界性的经济恐慌或许说明了一件事情:全球的商业与金融市场对中国之依赖程度已经远比人们想像中的要高出许多。然而受冠状病毒感染的群众人数却被中国官方大量低估,人们无所适从。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若疫情持续,中国势必会被迫与世界脱轨一段时间,而这段期间恰巧正是中国最需要西方资金注入之时。我们将持续追踪中国冠状病毒的真实情况。非常感谢您收看《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我们下次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