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钟剑华:危机时刻 建制派潜水隐形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1日讯】钟剑华(9):香港众志购百万口罩,建制派财雄势大却潜水隐形;中共肺炎疫情体现林郑窝囊,中共体制局限难作依靠;警察与过气艺人蛇鼠一窝,形象插水。

钟剑华是香港民意研究所名誉总监,退休前曾任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

钟剑华接受《珍言真语》专访表示,中共肺炎疫情是一个提供给香港政府抚平香港人反送中以来积压已久的怒火的好机会,但港府却因维护“政治正确”而错失了这一天赐良机。危机时刻,民间团体香港众志购得百万口罩,而林郑政府却找足借口说买不到口罩,建制派财雄势大也找不到口罩,个个束手无策,潜水隐形。

港府没有利用疫症机会争取市民信任

梁珍:中共肺炎继续蔓延,钻石公主号的香港乘客很快回到香港并须要隔离,预计会送他们去火炭那边隔离,但民众希望是送往军营隔离,你怎么看现在香港搞成这个样子?

钟剑华:我觉得政府在处理这件事上面反应很慢,很多时候都没有触到香港人的脉搏。跟2003年萨斯(SARS)防疫很不同,当时虽然政府的民望都很低,但是社会整体对于政府的防疫措施、隔离措施基本上是支持,居民也都合作的。但这次我相信,也都有过去九个月因为反送中条例所积下的恩怨,所以市民不信任政府了,政府也都不接纳市民的意见,造成的后果,政府采取任何措施,都难以得到市民的支持。

我觉得首先日本那个邮轮的事,已经拖了很多天了,确诊数字不断上升,政府在各方面的要求下才派包机去接人,其实已经慢了好几拍,对有的家属来说根本帮不了他们;再加上现在的隔离措施,事实上每一区都得不到市民的支持,因为大家都不相信政府了。政府没有做足它要做的事情,没有咨询,又没有事先给予市民一些保证。基于两个因素,第一,每一区的居民都认为“疫症不要放在我后院”这种自保心态,抗拒这些设施;第二也是一种对政府政策的一种逆反心理。

既然这个政府什么都满足不了我们,口罩都没有,为什么我们要配合你政府?所以引致各区都反对。而政府的处理方法也都很窝囊,我觉得,你不去解说、不去采取怀柔措施,而不断用警察去打压,继续放催泪弹,我觉得造成的结果使那种抗拒的情绪更加大,就算疫症过了却积下新的怨恨,我觉得会使政府很难管制社会了。简单讲我觉得,政府没有利用这次疫症的机会,去争取市民对政府应有的起码的信任和支持,也都没利用一个武汉掉下来的危机,去为过去几个月造成的伤害,做一些抚平的工作,反而更加加深的怨恨。所以相当之不幸,也相当之可惜,也可以说香港政府相当之窝囊,变成现在就算居民无法选择,政府将一些从日本回来的隔离的人士摆在那里,我相信区议会以及地区人士的反对不会停止。

林郑意气用事 与专家民意作对错失良机

梁珍:我们看见香港民怨很大,信息也很混乱。林郑自己不戴口罩,连去深圳湾都不戴口罩。连专家都说我们香港每一个人都要戴口罩,为什么林郑自己又不戴?

钟剑华:我觉得很多原因。首先可能是她自己的性格;另外有一点,有人问过她,是不是要和民意作对,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挺好笑的。但是看她接下来的表现,似乎真的有点和专家、民意对着干的一种意气在里面。当每个人都戴口罩她就不戴,官员戴口罩她都要他们脱下来,还说能节省就节省。但医护口罩依旧不够,所谓部分保护措施要配给,部分医院管理局的病房管理层要限制使用。

这些措施出来之后,无论医管局的行政人员怎么解释,政府怎么说,其实都解答不了问题,为什么会这样?政府说用尽方法去找口罩,但现在公布的数字,口罩的存量只够一个多月用。反而是一些民间组织、个别人士就找到口罩,黄之锋都找到1一百多万个口罩回来。这反映这个政府,完全缺乏解决问题的想像力和意志;反而一些民间的智慧更加有效。这个政府不但不解决问题,还会增加不同界别的危机感,包括医护,包括口罩的分配过程,人们对警察是不是有滥权、有特权的怀疑,我觉得这些因素都是反映一件事情,政府没有办法利用这次的危机,重建社会对政府的最起码的信任,甚至连一点仅有的信任都破坏了,连一些过往支持政府的蓝丝都骂政府。我觉得这个是相当可惜的,政府错失了这个机会。

社会各界都和港府唱反调

梁珍:你觉得商界会不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会更加疏离,你看见李嘉诚这次派口罩,其它大商家会怎么做?

钟剑华:暂时看不到很广泛的迹象,说政府和商界之间在这件事上有矛盾。政府当然呼吁商界要体谅、要配合,给员工弹性上班。但是我看到香港的主要商会,没有就著政府这个要求公开表过态。但是个别商界人士和政府的关系真的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常言道富不与官争,他们不会将这些矛盾很公开表面化,除了何柱国之外。大家都不出声,不反应,我觉得不反应已经表示了一些事情,整个社会、政界以至不同的专业界别,都不同意政府的做法。政府的顾问小组里,广大教授有一些像袁国勇不唱反调,但是他在其它平台所表达的意见,很明显都是和政府的看法不一致的,不过他又说大家不要互相指责。但是何柏良那种态度就很清楚了,对于政府长期不肯封关,是相当有意见的,对于陈肇始这些局长的讲法也都表示不认同,对政府不肯采取绝缘措施去隔绝感应源,也都表明了态度。

这些都影响了市民对政府的观感,我们看见整个医护界,很少人站出来支持政府的做法。我觉得随着物资供应紧张,再加上大家看到政府在分配物质上面的不公平,警察穿上最高档的防护措施站在旁边,翘起手脚还要照相;医护就限制使用地上前线。这些景象出来之后,大家对政府的反感情绪进一步加剧,就算不唱反调,积下的不满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将来疫情受到控制、慢慢淡化之后,我相信政府面对的后果会挺严重。

警察与艺人饭局 影片外传有损形象

梁珍:讲到警队,最近邓炳强和一些明星一起吃饭,不戴口罩还一起唱歌的短片,引起民众疯传,这个信息会带来一些什么效果?

钟剑华:我觉得看完那短片以及网上那些反应,有几点很清楚。第一,你警察自己都知法犯法,在室内场所吸烟;第二,当政府宣传叫人们不要这么多社会聚会活动,尽量留在家里,戴上口罩的时候,你看见他们就面对面喷口水、唱歌、搂肩搭背,几乎每个人都没有戴口罩,这个作为警察,不单止不守法,还不能成为政府、政策要求人们做的行为的表率,就相当失礼。再加上过去几个月,很多对警察已经产生了极负面情绪的人,相当之反感,完全表达不了一个领导警队,一个所谓专业警队的最高层领导人,应该有的风范和风度。所以这个片出来之后,再加上近期的事件,包括口罩分配不平均,警察继续放催泪弹,过去几个月警察那种违法违纪的行为,不断在人的脑海里出现,我相信对警察的形象不但没有改善,还会进一步下滑。

警察艺人“相濡以沫” 蛇鼠一窝

梁珍:在疫情之下,很多明星已经没有活干了,以前是靠大陆的,所以他们说的话……包括成龙说中国人是要管的。这个时候出来和警察这样,对于他们的未来,你怎么看?

钟剑华:我相信很多香港的明星,限于他们个人的素质,一到了关键的时刻,只能够向北望、向钱看。所以就也都讲了很多很没有水准的话,所以我想这班艺人,本身在香港年轻一代已经大部分流失了支持,已经失去了一个所谓公众人物对社会应该有的号召力。而警察和一班已经失去了号召力的艺人,走的这么近,搂肩搭背,互相相濡以沫,给人的印象,在网上就这四个字,叫蛇鼠一窝。我觉得这四个字也都反映了香港市民对这班人的看法,警察的形象被社会定了型,警察的水平就是和那班艺人一样了,都是一些可能个人品德不是很好的,你知道这班艺人很多品德上都有缺点、污点的。就是某人的父亲以前是贪官,逃去台湾了;成龙搞大了别人的肚子之后不认账的,这些帐就被人挖出来了。我觉得警察就跟这班人一样了,警察不珍惜自己的羽毛,不珍惜自己的形象,这个相当可惜,相当不自爱。我觉得反映了香港警察那种素质确实是越来越低落,而且连最基本的个人形象都不顾了。

香港现口罩荒 建制派束手无策

梁珍:反送中运动有一个说法就是“黄蓝是政见,黑白是良知”,你觉得这次疫情会不会使香港在觉醒方面,会有新的格局产生?

钟剑华: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就算没有疫情这件事,香港人已经对政府的管治相当不满了,政府民望很低,但是政府还是有一些支持者。但是这次,政府连最基本的支持都有流失的现象,很多基层民众对于政府不能保护他们防止疫症的感染,感到相当不满意,有些蓝丝都骂政府了。最近很多建制派议员相当平静了,都不出声了,因为每次出声的话都是开口夹着脷(不自觉讲错话),叶刘、阿Ann(蒋丽芸)这些全部都是撞板的,基本上在找口罩的过程里面,你看见民主派的议员、政党,甚至黄之锋他们都找了那么多回来,但是建制派政党以往有钱就很厉害,靠自己财雄势大,给了很多好处给香港的基层市民,而现在他有钱都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找不到口罩,但是他们收到一些人捐给他们的口罩,用这些口罩做一些基本的工作,能做的就做了,现在又开始卖厕所纸。但是相对之下,反而一些年轻的,所谓被他们标签为背叛列祖列宗的,黄之锋他们竟然找了一百多万个口罩回来,所以我觉得是相当讽刺的。我觉得这个进一步突显了,我们的社会确实需要相信年轻一代,也都要有多元的声音、多元的做法,你光靠这班建制派,只是靠权势的保护,当香港出现危机的时候,他们是束手无策,甚至是个个都潜了水、隐了形的。

中共肺炎令港人看到中共体制难以解决问题

梁珍:反送中运动使很多香港人对共产党的本质有个了解,你觉得这次疫情会不会使香港人更加觉醒?

钟剑华:我觉得香港人对于中共政权的观感,是不断变化的。有时表现得支持一些,有时很明显知道这个政权的一些局限性和缺点在哪里。这次在武汉疫情发展过程,确实会使更加多人看到,这个体制本身是不足以解决问题,甚至可能为了自己维稳的需要,刻意隐瞒问题,使问题影响到每一个基层民众。在过往基于民族的认同,有些人很盲目地支持特区政府、支持北京,或者说经济都挺好,有这个心态,因为过去20年就是靠提升经济,去作为这个政权的一种公信力和管治威信的依据。但经过这次武汉疫情之后,我相信是进一步暴露中共的本质。而特区政府越来越依赖中央的支持,自己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越来越要看中央的脸色,林郑月娥最近每个礼拜出来说话都首先多谢中央,多谢中央驻日领事馆的支持和帮助,这个也都是相当之窝囊。我觉得会使更加多人思考问题,香港这个港人治港的体制,是不是需要做出一个检讨。

两办频繁换人 北京错过换特首最佳时机

梁珍:今年中共接连在香港的两大部门都换了人、降职,对于传统亲共人士或建制派会不会有一个冲击,你觉得?

钟剑华:我觉得这事不主要因疫症,而是和过去那九个月的事件有关。过去九个月事件,再加上几年前的雨伞运动,都清楚看到一点就是,中联办、港澳办系统不但不能够有效的去处理香港局面,实际上他们某些处理方法,是火上浇油的。张晓明为官的生涯,基本上都和港澳事务有关,他最大问题就是他以为自己很熟悉港澳事务,所以一来到香港就做出很极端的做法,整个处理港澳事务全失效,使社会离心离德,出现了雨伞运动,扶植了更加多的“干儿子”“干女儿”,素质也很有问题。

但这次整顿中联办和港澳办系统,还要看整理原则路线怎么变化,单看两个接班人的背景,有一个是烧教堂的,(在香港)会不会这么强硬,我觉得这个暂时都未必需要太担心。因为任何官员上到位置,他都不是个人风格的问题,都要看中央政策,如果整顿的目的,就是使原本失控的中联办系统、港澳办系统是规范化一点的话,那么我觉得仍然都有一点点悬念。现在两位新官,都未有大动作,我们可以给一点时间疑中留情看看。

至于换完这个系统之后,会不会换特首,这个大家都很关注,我想香港人真的很想换特首,但是我一直都觉得,北京已经错过了换特首的最佳时机。现在选举委员会里面经过区议会选举之后,多117个是民主派的选委,就少了117个建制派的选委,换特首要选举的,那个不确定性是高了的,所以我觉得未必会这怎么快有动作,因为如果北京的着眼点在于理顺中联办、港澳办系统的话,那么这次选特首都未必是这么迫切的。而且似乎这个特首现在看穿这个局面,所以她每一次出来说话都要擦中央鞋,要做北京的“乖女孩”,所以每一次都一定要感谢中央,我觉得这一点都很清楚。再加上看回2003年那个时候,50万人上街,董建华一年半后脚疼下台,他下台之前,没有人估计到他会那个时候下台。所以我相信北京有它的时间表,再加上当时的中联办、港澳办的主事人是做到07年才换人的,所以这一次是倒过来了。其实北京的盘算是怎么样,我们现在真的看不到,需要多点时间去观察。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勿盲目支持政府

梁珍:很多和中共关系密切的官员,或者民众或者明星,最后他们的结果会怎么样,有些什么提点或者有些什么信号告诉他们?

钟剑华:我觉得作为一个人,一个有独立意志的人,无论谁都好,当然我们希望社会稳定,希望经济有发展,希望安居乐业,这个是无论什么政见都应该支持的。我个人不会说希望中国支爆(透支),不会这样讲,但是问题就是说,任何人都好,都应该有一些基本的底线,都应该知道政府权力是应该受到人民监察的,权力不受监察的话,就出问题了。习近平上台的时候也都说过,要将权力放在笼子里面。所以我希望每一个人都做好本分,要做好一个权力的监察者,就不要以为依靠权势,找着数(占便宜),做一个权力的乖孩子,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我觉得大丈夫都应该有所不为,希望每个人都做好自己本分,是其是非其非,不要盲目的去支持一些权势阶层的胡作非为。我们看到警察违法违纪就要指出,我们见到政府的政策不合理就要指斥,政府做得对的,我们就可以支持,我觉得这都是应该有的态度。对于那些很盲目地支持政府的五毛、小粉红,被一些“爱国教育”洗了脑的人,我劝告都是说,希望他们能够透过过去一年香港发生的事、疫情所表现的问题,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态度来自处,和用什么态度来面对权威。

访问日期:2020年2月18日
记者:梁珍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