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之害猛于新冠之灾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之灾发生前后,中共说谎圆谎,掩盖疫情真相,导致疫情爆发,泛滥成灾,酿制全球性的大瘟疫,但中共当局夜郎自大,对外拒绝外援医护和调查,对内维稳大于防控,救治敷衍了事,草菅人命,灾上加灾,使无数中国人正在为之冤死而去,并祸及全世界。大役中,中共始终扮演着危害和毁灭生命的角色,让人不禁蹉叹:中共之害猛于新冠之灾。

谎言之害

从中共的喉舌披露的消息看,中共地方与高层在去年12月份或更早时间就知晓了疫情情况,但中共为了营造盛世假象,粉饰太平,一直掩盖,拖延不报,直到一名叫李文亮的医生在自己的微信群里发布消息露馅时,当局仍然死死掩盖。

当局一方面派出警方训诫了李等八名敢说话的医生,直至李也感染冤死。一方面派出官员和无良医学专家出面宣称疫情“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湖北武汉还组织了万家宴、节日游活动、开两会,中央电视台春晚照常演出,全国莺歌燕舞,天下太平静好,一片中国梦。但来自湖北武汉的数百万人群早已流散全国各地。待疫情爆发时,措手不及,失去了防控的黄金时段,害得被感染的无数患者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没有感染的人们增加了感染的危险。

当民众和世界要真相时,中共当局仍然瞒报漏报感染和死亡人数,制造疫情拐点,给民间应对自救和国际调查评估造成了困难,给人类造成了更大的生命危险。目前,在疫情高峰即将来到时,中共连病毒来源都还没有交代清楚,解药都没有,中共竟组织喉舌文人编写了《大国抗疫》一书,编造吹嘘抗疫成绩,要把欺骗进行到底。

封堵之害

疫情爆发后,中共如临大敌,仓促应对,宣布进入“战时状态”、“人民战争”、“非常时期”,但中共真实的目的是政权维稳,而不是防疫救民。

命令之下,各地官员都慌忙做着同一个动作:“封”。封城封村封区封厂封店封楼封户封床封人封口;大街小巷恐怖标语一片;高音喇叭不停叫,宣传车来回大喊;带着红袖章的防控人员巡逻站岗,指手画脚,堵死本单位出入路口,看上去权力无限;“湖北和武汉人”、四类隔离人及敢说真话的人成了被排查捉拿控制的最大的敌人。

小区内只有政府的力量,没有民间力量,只允许一个喉舌声音,不允许有其它声音;不能出门走动,只能居家憋著,不能聚会也不能聚餐,谁敢顶撞,罚款蹲监;防控官员趁机对募捐的物资偷偷搞特权腐败和浪费,有的居民挨饿也不给;武警部队整装待发,哪里有变,随时镇压。在疫情如此严峻的时刻,在大街上飞驰的不是救护车而是警车,抓捕的不是那些贪污犯,而是说真话的人:李文亮医生被训诫至死,方斌先生、公民记者陈秋实和李泽华被非法抓捕,人权卫士郭泉已被“煽颠”刑拘等,中共不放心的人群处于被严密监控状态,大疫中许多救人的法轮功学员接连被骚扰绑架构陷。

一时间,防区内一片红色恐怖,大街上一片萧条肃杀;维稳大于防控,防疫变成防民,害得百姓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人人为敌、安无宁日,深感末日来临,刚刚还侵浸在新年欢乐之中,突然掉入惊恐深渊,除了文革动乱时期,人们从来没有经受过这么大的精神落差和压力。

隔离之害

隔离是中共对排查出的四类患者人员的防治办法,但由于缺医少药,救治无方,物资短缺,患多床少,加上没有外援医护和民间力量,被隔离患者基本安慰治疗,自生自灭,重症者绝望一片,只能等死。不愿等死的就设法逃跑,又造成人群感染。

重灾区武汉虽然建立了火神山、雷神山及方舱定点医院,来救治患者,但医院条件非常恶劣,防护设备严重短缺,例如N95呼吸器、口罩、护目镜、手术服和手套严重短缺。护目镜是塑料制品。患者高度集中,病毒满天飞,没有解药,中医和西医被乱用,医生给患者服大量抗生素,严重损害肝脏等,反而增加了其它病情。有的患者绝望自杀,有的挂号时倒下死亡,有的不治而亡,有的放弃治疗等死,有的一户一户的死去,有的还没有死就被送进火化炉烧死,有的被军警带走消失,天天死人,死者无数,三家定点医院成了“死人坑”,医院成了感染源,境况凄惨。

而在全国农村,由于没有定点医院,四类人员都被强行封闭在自己家里观察防治,确诊患者必须拿出高昂的费用才能给救治,拿不出来的干脆放弃治疗等死。中共所谓的救治就是让患者自生自灭,隔离就是叫患者集中等死。许多从湖北回来的人员,因为害怕被政府隔离弄死,纷纷逃避躲藏起来。

支前之害

面对大灾疫情,负责任的政府首先应该考虑派出生化人员支前调查,而后再稳妥的派出医护等人员。但中共漠视生命,为了显示制度优越性,直接动员抽调全国各地医护人员和上万军警,支援武汉一线,后续可能还有更大规模的人员派出。

可是此次救援不是以前什么地震、洪水等灾害,支前者风险较小,此次面对的是高传染、高毒性、高死亡、高复发的病毒,是直接针对人的生命来的,所有被派去的人员随时都有被感染致死亡的危险,中共根本就没有考虑保护支前人员的生命安全。事实上,支前医护人员现在已经有1700多名被感染,也成了被强制隔离的患者人员,死亡的人数成为秘密。临行前单位许诺短时间就能胜利回归,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疫情越来越严重,安全回家遥遥无期,焦虑、恐俱、劳累天天在熬煎着他们,每个人的精神快崩溃了,难怪他们说:这个腐败的政府叫我们来填坑送死。

至于军警死了多少,中共只报出了几个,外界并不相信。中共为了鼓励军警支前,将补助提高到医护的几十倍,如果死亡还可以评为“烈士”,但如果军警知道疫情凶险真相,谁还愿前去白白送死当“烈士”呢?

复工之害

中共官员为了保命,推迟了两会的召开,但为了保经济,却强令全国复工,在瘟疫爆发期复工,势必造成群体感染,又把复工人员推到生命危险前沿。目前包括深圳华润万家、攀钢重庆钛业、燕山银座等大型企业,全国已接连发生14起复工后集体感染事件,企业不得不停工隔离。

针对复工带来感染风险问题,城市问题研究专家、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员冯奎表示,现时中国人口流动的规模较以往大,未来,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广州、重庆等城市将面临严峻考验。

但就在民间百姓忧心忡忡不得不上班之时,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却明确指示,除了防疫相关人员之外,企业员工在工作期间感染武汉病毒不算工伤,不能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待遇。相关消息再度引发更大民怨。

在其它省份,企业得到中央复工命令,以为疫情结束,开始复工生产经营,但地方政府担心疫情扩大,便强令不许复工,职工不得不返回家乡,可家乡被封锁,防控人员只许出不能回,许多打工者只能流浪。

投毒之害

应对人类大灾大难是人类共同的责任义务,但中共拒绝外援医护,物资可以,特别是调查病毒来源更成了禁忌,中共到底在掩盖什么?

疫情爆发后,世界的舆论风向一直质疑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引发大疫,外界从世界权威专家研究指出认为病毒经过重组、几乎不可能自然形成、武汉病毒所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长泄毒被控制;病毒研究所拚命否定却没有相应资料、中共当局军管病毒所、提出制定生物安全法等,质疑病毒来源武汉病毒研究所。

至于怎么泄露的,外界基本有几种说法。一种是江曾帮派对习胡阵营发动生化战,制造社会动乱,寻求翻盘夺权;一种是中共向在中国武汉参加世界军运会的美国军人释放病毒,带回国内军营瘫痪美国军队,中共趁机武统台湾。但特工操作失败,反而先害了中国人,引发大疫;也有说法是病毒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善而泄露。这些说法推论都有可能,不论哪种都证明是中共造成了这场巨大的人祸。可怜的是那些平日里对中共百依百顺的官民成了牺牲品,到死也不会知道是被中共毒死的。

毁灭人类是中共的宿命

中共投毒,这不是危言耸听。要知道,中共建立的是一个魔鬼政权,它来到人间的宿命就是毁灭人类,为了达到目的,在任何一次天灾人祸中,都会把危害程度发挥到最大值。几十年年来,什么样的罪恶都干得出来:

抢了地主资本家的土地财产还把人家灭口;近百万知识分子说真话反被阳谋成了臭老九蹲牛棚;官至国家主席的刘少奇惨死在文革权斗中,平反时中国人才大吃一惊;毛的亲密战友被迫出逃折戟摔死在外蒙,至今令国人蒙羞;张志新质疑伟大领袖遭到轮奸割喉,中共报告文学记录的最清楚;七千湘女援疆竟然被军人抢劫强奸做了老婆;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百姓本是人祸,中共一直说是自然灾害。

八九六四爱国学生和平请愿遭到枪杀和坦克碾压成肉饼;藏疆民族维护宗教信仰被中共武警暴杀街头;生儿育女天经地义,中共却在全国堕胎杀婴计划生育;法轮功学员做好人遭到中共强加的百种酷刑,二十年来活摘罪恶一直未停。等等等等。有多少人们不愿相信的中共罪行,后被幸存者回忆和史料见证,多少人们不敢相信的中共大恶,仍然在大陆进行,现在人们质疑中共投毒,怎么会是危言耸听?历史很快会证明质疑被言中。

在和平年代,中共已经扼杀了中国八千万无辜民众,如果再加上被迫害死的百万法轮功学员和数亿被中共堕胎的生灵,那可是个天文数字组成的一个个生命。

武汉新冠病毒瘟疫危害有多大?自称人在台湾的美国军人David Ethan爆料说目前大陆感染300百多万人,死亡25万多人。世界许多专家预测,未来或有几亿中国人被感染,死亡可能非常庞大。世卫组织已经宣布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目前病毒疾病已扩散至其他70多个国家地区。世卫组织警告:新冠病毒可能会引发全球大瘟疫,未来全世界将有几十亿人感染病毒。

而人们更担忧的是,一直将美国作为生化战争假想敌的中共,如果偷偷把生化病毒输送给一些独裁政治同盟和恐怖分子,任其为祸世间,那时,恐怕不只是美国遭受巨大危害,整个人类将面临灭顶之灾。

武汉新冠病毒之灾,再次让人类看清了中共之危害,人类不应该再容忍中共的巨大罪恶,不应该继续生活在中共肇造的天灾人祸和恐怖中,不应该让中共继续表演它的邪恶,尽快解体中共应该是此时人类共同的心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