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源、共性、希望

文: 章明、清音

武汉肺炎这场瘟疫,来的让人措手不及。有人走在路上就倒下了。有人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家里。有人在医院的急诊室,来不及确诊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一张床位,一根输氧管,一个呼吸机,都显得那么宝贵。这时才明白,无论贫富贵贱,生命才是最重要的。祸源

现在的局面,正像前苏俄流亡作家索尔仁尼琴所说: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900万武汉人乃至14亿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被打破,人们也有时间安静下来多看些东西、多想些事情了。最冲击人心的,最令人悲哀的,是中共在这场疫情中隐瞒真相──从始至终的隐瞒信息、推卸责任、转移目标、压制舆论。

很多老百姓,心知肚明,只是不敢发声。

也有很多老百姓,虽然也深知中共假恶暴成性,却仍然习惯性的被中共误导著。

当武汉疫情突然来临,面对系统的信息控制、维稳暴力,绝望痛心的亲身经历让世人开始清醒。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在视察武汉某小区的时候,党领导下的物业管理不让小区居民下楼,还假装让志愿者给居民送菜送肉。下不了楼的居民们从楼上打开窗户,高声喊出:“老百姓买的都是高价菜!”“全都是假的!”“假的,假的,全是假的!”

然而,谁能说这喊声中不再有对中共的幻想呢?比如,到如今还错把中共当“包青天”、把“中共”当成“中国”的朋友,总爱说坏事都是素质不好的个别人干的、党中央不知情。君不见共产党员的党性和党员行为,从来都是受党中央指挥和掌控的。既然已经开始清醒了,就索性挣脱党强加的思想枷锁,让自己大彻大悟吧!

一位网友评论:医生冒着丢工作的风险接受采访,记者冒着造谣罪的风险写文章,平台冒着整顿的风险发布稿件,读者冒着炸号的风险传播链接。身在大陆,能看到一篇讲真话的文章都“惊心动魄,一字千金”!

中共谎言成性。通过这次武汉肺炎瘟疫,很多人看清楚了:共产党不仅不是指望,反而是中国和全世界的祸源

共性

目前“武汉肺炎”疫情使武汉和大陆遭受重创,全球几十个国家也相继发生了疫情。疫情还在持续蔓延。确诊和死伤人数还在增加。这场惨痛教训中的个案,除了去武汉旅行、从中国归来、聚集、免疫力低,还有其它共性吗?找到了所有的主要共性,就能找到制止瘟疫蔓延的良方!

有悉心人士在默默的观察、信息收集和分析研究中,发现了另一个共性:在这场瘟疫中不幸丧生的个人,或者是共产党员,或者是亲共的;目前疫情不幸很严重的国家,都是过去这些年明显亲共的。

比如,意大利就是在欧洲配合中共搞“一带一路”的主要国家。所谓“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or B&R),是中共于2013年推出并主导的以经济统治全球的计划,他们试图涵盖历史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行经的所有国家。2013年9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宣传“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于印度尼西亚国会宣传“海上丝绸之路”;同年11月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把“一带一路”升级为国家战略。2015年3月中共在亚洲和欧洲推广“一带一路”,并将其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一带一路”对中共的重要性,由此可略见一斑。

一个人紧跟中共,比如中共党员,不但能害了自己的性命,还会连累自己的亲人。一个国家亲共,到头来只能危害该国的国计民生。问题是,这些人是真的看不清中共本质呢?还是道德底线放的太低,为利而选择了亲共?

希望

科学抵挡不了病毒,更抵挡不了变化无常的冠状病毒。如果科学能战胜一切,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不治之症?为什么还有生老病死?为什么还有中共?

财富也抵挡不了病毒。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遗孀在疫情中捐赠了250亿美元,财富对逝去的乔布斯而言只是一个数字,对中共则是攥紧权柄的资本。

财富靠不住,科学靠不住,共产党更靠不住。希望在哪里?

笔者注意到,武汉肺炎疫情中,明慧网上刊登了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的案例。

比如,一位化名“求生”的人说,“我是在武汉打工的,现在出现了发热咳嗽,腹泻已经两天了,去医院找不到医生,只好在药店里买一些药物治疗。看到很多的病人在痛苦中也没有医生给治疗,我不甘心这样死去,就给一个同学打了电话。同学说,退出党团队能保平安,详细的也不敢在电话里说。这里已经无法上网,只能委托我的同学发表退团声明。”

另一则事例,讲的是被封城堵在武汉的大学生的经历。这名大学生在武汉上大学实习,因不知疫情扩散,没有及早离开,一月二十三日 被封城令堵在了武汉,没法回家过年。得知这个情况,这名学生的亲戚告诉孩子父母,让孩子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两句话,在心里念。

这名大学生孤身一人在武汉,呆在租住的宿舍,没有同伴,只有手机,每天听着街区有人病倒被抬走,恐怖时时笼罩。不敢出门,只能隔几天出去买一些青菜、面条。出去时面戴多层口罩防护,回宿舍后立即对全身衣服消毒并洗澡。就这样凑合着过了一个多月。随后的二月二十九日晚,他打电话说自己在发烧,摄氏三十七度多。这时他的父母立即提示:念那两句话!这位大学生以前就知道这个九字口诀,马上意会,照做了。三月一日早晨醒来,他给家里打电话说:不发烧了,体温为正常,三十六度多,化险为夷。

不管你认为这是巧合也好、上天的惠顾也好,设身处地,如果是你,你希望自己遇难呈祥吗?

别人的事,听起来简单,可仔细想想,在中国大陆这样道德早就失却了底线的社会中,只有善心犹存、善念够强的人,才可能在危难时刻听取九字真言,并且真心念诵、从善如流啊!

这样的事例远远不止两例,足以引起智者的注意。同时,这些事例也让笔者想到《刘伯温碑记》。这篇古代预言开篇便说,“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

同宗同族,台湾民众反共,离中国那么近也没有感染。香港民众反共,港人没有感染,感染的都是从大陆过去的。

或许,在今天这个末世之末,虽有万恶并存,但亲共却能招来万恶之最。只有远离中共,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善良人,远离瘟疫大劫。

中国已经存在五千年了,中共不是中国;不把性命和国运交到中共手里,就都有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