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代“倒习”风波不止 幕后主使成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4日讯】近日,阳光卫视集团主席、中共红二代陈平转发一封建议书在互联网热传。建议书呼吁立即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对此,陈平说,他也不知何人首发此文,但言论和新闻不自由,谣言必然会漫天飞。

近日,一封标注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于微信转发的给中共高层及退休元老的《建议书》在互联网掀起又一波浪潮。

建议书说,鉴于面临中共肺炎疫情、中国经济与国际关系形势严峻,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并建议由李克强、汪洋和王岐山三人组成领导小组,负责召开会议。

建议书末尾又强调,对习近平工作的评价,重要性不亚于打到四人帮。对其路线的评价,重要性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

清华大学前政治系讲师吴强对《自由亚洲》表示,这份建议书似乎是对知名地产商任志强不久前,因涉习近平文章被监视居住的一个回应。

吴强说,愈来愈多的红二代们似乎在跟习走得愈来愈远,这种间隙其实在任志强的失联,当然任失联是跟此前的文章有关。基本上反映了最初作为习的执政基础或者是拥戴他执政基础的红二代集团,一种难以掩盖的失望,而且这种失望到目前发展到兔死狐悲的一种同情,而这种同情正在转化为对习的不满和公开的批评。

北京独立学者高瑜说,该建议书内容与早前署名任志强的文章,观点一致:就是说现在这种政治状况一定要改,现在的权力中心没有这种改的意思。高层不允许出现批评意见。更不允许现在说的什么要改变权力结构等话题。

正在香港的一位不愿公开全名的访问学者李先生自由亚洲说,《建议书》对习近平掌控下,权力的描述客观准确:“换句话说,从中共的角度来看,这些建议也是比较中肯的,但是我对这份建议书所能起到的作用,还是不乐观的。因为,一方面这份建议书是匿名流传,而且没有体制内的人出来站台背书。”

陈平是典型的“红二代”,其父是中共高官,陈目前旅居香港。

转发建议书的中共红二代成员陈平发微信说,他只是转发了上述建议中共政治局召开紧急扩大会议的匿名文章,并不知道提出建议者的身份。

他表示:“昨日,我在微信群中收到,感觉尚属温和理性,便顺手转发。但不知出自何人之笔。此匿名信网络上转发者众多,媒体、自媒体借炒作我转发而发酵,无非要牵强附会扯上王歧山、任志强。言论、新闻不自由,必然谣言登大雅之堂。可悲!”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就是因为言论、新闻不自由,最后导致谣言满天飞。唉,这也是既是特殊的、也是必然的现象。”

陈平认为,这个建议书之所以反响大,正是因为中国处于多事之秋,否则不过是一篇无足轻重的网帖,远不如任志强的批评文章尖锐深刻。

任志强早前发表文章直指北京当局,炮轰习近平在17万人大会上的讲话,并直指这就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称,中共体制决定了其必然会隐瞒真相,酿成疫情失控的惨剧。

该文发表后任志强失联,据传已被“留置”。是习近平亲自下的命令。

任志强最近传出失联的消息。(今日焦点)

任志强也是中共红二代,其父任泉生曾担任中共商业部副部长。任和王岐山亦师亦友,关系密切。

中共红二代成员、自由派作家戴晴认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跃的体制内改革派人士,对于中国当前状况和未来发展忧心如焚。

她说,有人匿名在这个时机表达诉求,就是希望改变,而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他们觉得到现在要是再不说话,再不动作的话,这个国家就太惨了。

中共隐瞒疫情导致中共病毒扩散全球闯下大祸,疫情持续蔓延不仅加剧了中共党内权斗,同时中国左右派齐“倒习”潮也一波接一波。

早在2月初,前清华教授许章润、中国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为代表的民主自由派纷纷发声,怒批中共隐瞒疫情打压公民社会,导致疫情大爆发,要求对造成疫情失控的官员问责,呼吁习下台谢罪。

许章润说,国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而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中共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

中共左派文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也刊文,替“吹哨人”李文亮医生鸣不平,并批评中共官员说假话。张维为历来是一味替中共辩护的左派人士和国家主义者。

3月6日,财新网也刊文要求当局重视“吹哨人”的作用,并引用中共“家法”称,凡是说假话掩饰严重过失、纵容或诱迫下级说假话的,“都必须绳以党纪”。

财新网被指王岐山背景,王在任中纪委书记时,财新网一度被视为“打虎风向标”。

对此,有分析人士说,中共红二代和财新网此时发文批习,属于中共内部反习,说明习原阵营进一步分裂,疫情爆发加剧中共权斗,习在党内遭到彻底孤立,已成为“孤家寡人”,中南海各派系正在为最后的生死一搏作准备。对中共来说,目前已到了真正的内忧外患日暮穷途。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