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输出病毒遭起诉 专家找到法理依据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6日讯】美国佛州一家律师事务所本月提起一项集体诉讼,控告中共及其5个政府部门“疏忽”,造成中共病毒危机,并要求赔偿。之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周二也提出议案,要求调查中国对中共疫情的处理方式,并且要求中方对各国的损失进行赔偿。有美国专家发表文章指出,各国可以通过国际法现有的框架对中共的行为提出起诉。

据海外媒体大纪元报导,位于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市专精人身伤害诉讼的伯曼法律集团(Berman Law Group,简称BLG)律师事务所,于3月13日代表“美国和佛罗里达州的个人和企业主”,针对他们因中共病毒大流行所遭到的损害,控告中共及其各级政府机构。

根据诉讼文件,被告包括中共及其国家卫健委、应急管理部、民政部,以及湖北省政府与武汉市政府,共指控五大罪名:疏忽;因疏忽导致(原告)情绪低落;故意干扰导致(原告)情绪受重大影响;进行超高危险活动造成的重大失误;引发公众麻烦。

诉讼书列举了中共等被告的七大罪行,包括:1.2020年1月1日审查了将疫情及其危害性传播出去的8名医生。

2.即使1月9日出现死亡案例,它们仍继续淡化疫情的危险性,并向公众保证情况并不严重,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3.被告在获得中国研究人员报告的COVID-19基因组序列后,花了17天的时间才向全世界的同行报告这些发现。

4.被告在1月3日就知道COVID-19出现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但是直到1月20日才确认这件事,当时该病毒已传播到全球。

5.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虽然表示,他在1月7日即指示官员控制该病毒,但是后来发现他并没有这样做。实际上他一直等到1月22日才下令遏制,并且一直到为时已晚之前仍未公开任何努力。

6.尽管已有患者在1月初死亡,但中共官员仍将死因归于肺炎,而不是病毒,并继续轻视其危险性。

7.武汉市的领导人在1月18日为当地40,000多个家庭举行公开晚宴,尽管他们知道人与人之间很容易传播这种病毒。

该诉讼指控中共:“虽然明知COVID-19(中共病毒)是危险的,能够引起大流行,但是行动迟缓,而且如大众所知,它们将头埋在沙子里,以及或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隐匿不报。”

原告在诉讼文件中还表示,中共政府有两个已知的生物武器研究实验室,其中之一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其被认为是中国唯一的“四级”微生物实验室,这意味着它可以处理最致命的病毒。

该实验室的地理位置与据说是COVID-19(中共病毒)起源的市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非常接近,原告表示,有人推论,COVID-19(中共病毒)可能是因为该实验室管制不严而被泄漏出去,或者研究人员以在中国常见的方式将实验室动物卖给市场,而不是按照中国(中共)法律规定将其火化。

“无论哪种情况,它都可能是导致大流行的另一种理论。”诉讼文件写道。

受理该诉讼的法院是佛州南部地区法院迈阿密分院,定于5月1日首次开庭,法官为乌苏拉.恩加罗(Ursula Ungaro)。

目前这个诉讼案只有少数原告,但是熟悉本案的律师表示,BLG计划提出诉讼修正案,纳入更多的原告,包括染疫患者。该诉讼文件说,未来集体诉讼成员将有数百万人。

该诉讼没有提出中共应赔偿的确切金额,仅要求被告“在法律允许的最大范围内,赔偿对原告和集体诉讼成员造成的经济和非经济损害”。

BLG首席策略师杰里米.阿尔特斯(Jeremy Alters)表示,该诉讼案的象征意义主要是强迫中共政府在美国的法院中接受审判,BLG的律师将要求中共至少赔偿“数十万亿美元”

“我们希望法院让中共为其所做的事付出代价”,阿尔特斯说,“它们在世界上引发了……大规模流行病,而且它们显然在向全球通报有关信息前,很早就知道这件事。”

“我们希望法院告诉中国(中共):我们这里的法院将要求你们负责,因为你们伤害了数亿美国人。”他说。

此外,据法广25日报导,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周二也提出议案,要求调查中共对中共肺炎疫情的处理方式,并且要求中方对各国的损失进行赔偿。那么美方提出索赔要求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海洋法和政策学教授詹姆斯•拉斯卡(James Kraska)周二公布了一份研究性文章,文章指出,各国完全可以通过国际法现有的框架对中共政府或者是中国共产党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提出起诉。

文章指出,2002年中共政府隐瞒萨斯疫情导致病毒蔓延至28个国家,死亡总数为774人。同时使全球各国都意识到隐瞒病情所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世界卫生组织因此在2005年通过了国际卫生条例,条例特别提到涉及萨斯SARS以及“由新亚型引起的类似疾病”(如引起COVID-19的病毒),世卫组织成员国有义务“在24小时内在世界卫生组织内共享相关信息”。

很明显,中共政府并没有遵守2005年通过的具有法律约束性的条例的规定。武汉医生李文亮的故事清楚地说明,中共政府并未在24小时内对外通报,不仅如此,那些敢于对外披露信息的人还遭到打压。而倘若北京政府按规定公布中共病毒的信息,将可以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