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新世界大战爆发!

病毒、谣言管控两大战场 作者:石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2日讯】《有冇搞错》。4月1日。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正式爆发了。今天是愚人节,但我说的不是玩笑,是真的。

3月31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开了一个研讨会,专门讨论对付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虚假信息的问题。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在会上发言,她表示:我们(美国政府)做出了决定,不会对虚假信息坐视不理,特别是来自中共的。她说,国务卿(蓬佩奥)和我将协调努力,直面各种各样的虚假信息。总统也会这么做。

奥塔格斯在会上透露了不少情况,我觉得非常重要。第一,上个星期川普和习近平通电话,川普特别要求中国遏制虚假信息,而习近平对川普做出了承诺。奥塔格斯说,习近平是否会履行承诺,还有待观察,但至少短期内中共官员没有再重复美国把病毒带到中国的“阴谋论”。

第二,美国协调反外国虚假信息的工作,由Global Engagement Center,简称GEC来协调。美国GEC最初成立的初衷是反恐,用来协调各部门的对外工作。由加布里拉(Lea Gabrielle)领导,据奥塔格斯介绍,GEC现在已经重新调整,把重点放在对付虚假信息,他们直接称之为信息战

调整之后,GEC成立了三个新团队,分别负责来自俄罗斯、中国及伊朗的虚假信息。奥塔格斯说,GEC从今年1月就观察到中共信息战的行动,且在近几周开始进入新的模式,也就是由中共高阶官员,直接参与阴谋论的散播。所以呢,美国的美国高阶官员,也因此首次直接走上台面迎战。

第三,美国应对第一个来自中国的虚假信息战场,是澄清美国在国际社会目前承担比中国重得多的责任。比如捐款。奥塔格斯以最近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来举例说,世卫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这两个国际组织在对付疫情方面最重要。2019年,美国给世卫的捐款额为4亿美元,中国是4400万美元,美国是中国的九倍;美国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2019年捐款是7亿美元,而中国为1600万美元。美国是中国的40倍。

今年3月,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我们以前曾经介绍过这个人物,领导了一个独立的跨部门团队,任务是,专门负责对抗中共病毒的宣传和来自中共的虚假信息。

这个团队,和GEC正在全面合作。博明曾任《华尔街日报》驻北京的记者,那时间,刚好是萨斯病毒流行,所以《华盛顿邮报》称“他见证了中国政府如何对应内部危机”及“非常熟悉中国政府的撒谎和迷惑模式”。

另外,美国国防部也正式在官方网站上,开辟了一个名为“病毒:谣言管控”(Coronavirus: Rumor Control)的网页。这个网页,共列出了20个“谜团”,其中包括中国称美国军人把新冠病毒带到中国的说法。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T. Esper)直接发出针对中国的批评,他说,如果中国政府早些时候能更加透明的话,比如去年秋天晚些时候,或者至少在12月,能够把病毒和疫情信息公布的话,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就能做好准备,起源于中国的病毒就能在中国得到遏制,并避免传播到全世界。

他还批评,现在病毒扩散全球,中国官员还指责美军,非常可笑和不负责任。

病毒,和谣言管控。

其实,正是我们所说的世界大战的两大战场。真的,新的世界大战,和以前的战争完全不同,但性质其实非常类似。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法拉赫(Alyssa Farah)3月25日表示,在危机时刻,重要的是做到透明并且遏阻不实说法,美国希望全球的美国盟友同心协力,而国防部会毫不犹豫的遏阻不实信息。

美国为什么会设立一个各部门协调小组,专门对付来自中国的信息战?

以前,中国的信息战,或者我们熟悉的所谓大外宣,通常是防守性的,主要谈中国怎么好。但现在,中共大外宣已经开始对外出击,大量占领外国的媒体,甚至是社交媒体这些战略要地。

按照美国专家的分析,中国大外宣手法不但“俄罗斯化”,且更细致。

中国更多利用官方的力量,如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中国日报》等等,花钱在海外媒体平台上宣传中国怎么好。

美国《华盛顿邮报》上,经常可以看到几个版面的中国新闻,内容当然是歌颂中共的。但其实这是付费广告,在版面不起眼的地方,会有几个很小的字,告诉你是广告。但实际上读者没有人会注意的。他排版的方式,和《华盛顿邮报》非常像,所以一般读者都会认为这是《华盛顿邮报》的报导。

《华盛顿邮报》不知道吗?他们当然知道,但最近这些年平面媒体生存困难,有几个版面的广告不容易,而且价格还很好。所以他们就假装忽略了这种刻意的欺诈。这个在美国进行了已经多年了,不仅是《华盛顿邮报》,在《纽约时报》和其他知名报刊,都有这种假装成为新闻的广告。现在,这已经成了政界讨论的话题。但是,美国并没有限制新闻和这一类广告的法律,全靠媒体自觉,所以被大大的利用了。

现在,《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的记者被赶出了北京,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好好的反省一下。

这是中国模式,但现在中共也开始使用俄罗斯的方法,而且比俄罗斯更加具有侵犯性。

什么是俄罗斯化?以前,中国和俄罗斯的对外宣传政策不太一样,俄罗斯多利用社媒,发布电脑黑客偷来的资讯,也发布假消息,目的是打击外国,当然主要是美国。

美国的“保卫民主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统计,自3月25日以来,在中国政府资助的媒体,以及中国政府相关的141个推特账号中,帖文量前三名依序是《环球时报》、《中国日报》及新华社,这三家中国官方喉舌的英文账号,上周在推特上发了至少2000则推文。

在同一统计时间内,《环球时报》、推文获得4万6000多次点赞,转发推文达1万7000多次。如果中国大外宣体系内要排成绩单,《环球时报》、堪称以量取胜。

但另外,各种社交媒体上,比如推特和油管上,还有很多的和中国官方密切相关的账号,外界并不知道他们是受中共政府资金资助的,保卫民主联盟就说,例如一个名叫T-House、有推特蓝勾勾认证的账户,常转发中央电视台海外版,就是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视频内容,根本就是CGTN一员。

其实,中共大外宣的安排,本身就包括了正规军,和游击队,这已经有好多年了。

中央网信办就发出两个大型招标案,内容直接是要求投标者“利用海外社交媒体平台,开展网上重大主题宣传”,金额合计高达1068.6万元。

这个招标案被网友在推特上披露后,中央网信办21日便将相关资讯全数删除。

中国外交部新闻司,推出过一个“境内外舆情服务”的招标案,金额达338.5万元,要求投标者要24小时监看中外各主流媒体及记者涉及中国的报导,并汇编讯息报告。后来由《环球时报》旗下子公司得标。

新华社辖下的中国经济信息社,以500万元公开招标,征求制作及传播英文短片的投标者,内容是要涵盖脸书、推特、YouTube、领英(LinkedIn)等平台,且明确要求“一年内总体观看量不少于1000万次”。

中新社则开出约125万元的标案,投标者必须在2020年2月底前,粉丝数量要达到58万。

海外专家的研究说,中共这种对外宣传策略,采取的是一种所谓“饱和攻击”策略,就是利用每一个可能的宣传管道,全面覆盖,大量灌水,所以社交平台绝不会放过的。

我们最近看到了不少这样的操作。有些很精致,但有些也很粗糙。

比如说,发一个外国疫情很严重的推文,生意很差,没有安全,出现了反华浪潮,要回国躲避等等。但操作的人一点都不用心,只是直接换外国的国家名字。结果被发现,不同推特账号的一大堆内容,除了说的国家不同外,其他内容完全一样,连错误的标点符号都一样。

中国大外宣忙的内容是什么?主题的第一名是新型冠状病毒。

在海外的各种各样的社交媒体上,你可以看到中共各类抹黑和造谣的操作,而且,基本上可以从中国大陆网站上,找到谣言的基本原型。

比如说,找到证据了,病毒是美国人制造,铁证如山。但其实你点进去,发现乱七八糟一大堆内容,根本没有什么证据,更谈不上铁证如山了。

仔细分析一下,发现这种来自中国大陆网站的内容,甚至连正确的中国汉语都不是,看起来非常奇怪。

我估计,这是中共大外宣的另外一个新式武器,就是AI,也就是人工智能。他们利用机器学习技术,给出指令之后,由写作的电脑自行搜索写作,所以才有很多语句不通、逻辑混乱的文字出现。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数量,而且,本来大家对社媒的文字质量就没有太多要求。

我们刚刚说的是公开招标,还有暗中进行的。要知道,中共大外宣小组下面,有十四个部委,还包括统战、公安、国安、对外友好协会、商业部,这些部委的运作,并没有公开招标。

前两天澳洲华裔画家巴丢草就接收到来自中国的邀请,因为他的粉丝不少,所以帮忙发一篇中共官方的内容,可以获得不少金钱补贴。当然,巴丢草是个自由派,结果把这个曝光了。

可能我们谈的这些,对中国人、对香港人、对台湾人来说都不算是新闻,大家大概都知道中共的这些方法,无底线造谣,然后花大钱进行所谓饱和攻击,用巨大的数量,来影响舆论。

但对外国人来说,这是他们以前没有遇到过的情况。最起码,短期内会有很大冲击。尤其是最近两个月,中共大外宣全力动员出击,以前还有语言障碍,现在他们有最先进的AI翻译,虽然语法不对,但对付普通民众已经有足够的影响了。

但我觉得这是好事。以前西方人不太关心中国大陆的事情,只要有利益,可以不管他。但现在,中共借着中共病毒和疫情攻进来了,其对西方基本价值观构成了威胁。所以,首先是各国的精英,尤其是政府部门和政治精英已经开始醒悟,准备反击了。

我们以后再详细谈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将会如何反击,以及这场世界大战的几种重要的武器,到底会是什么。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