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武汉封城惨况 方方日记英文版将全球上市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7日讯】湖北武汉因中共病毒失控而封城后,困在围城中的武汉作家方方每天以日记的形式,记录当地人所经历的最真实的苦难。虽然遭中共官方和五毛的攻击,但却受到众多海内外读者的热捧。目前,方方日记已被译成英文,并将于8月18日全球上市。

武汉作家方方针对湖北武汉当地疫情爆发所写的封城日记英文版——《武汉日记》即将在全球上市。该书将由英文五大出版社之一的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出版(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根据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相关预售网页显示,方方的《武汉日记》英文版将于今年8月18日向全球英文读者面世。

方方原名汪芳,1955年出生,祖籍江西省彭泽县,生于江苏省南京市,成长于湖北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她曾于2016年发表长篇小说《软埋》,讲述了一位在土改中失去惨痛记忆的老妇人的故事,引发广泛关注。

方方曾于1982年发表小说处女作《大篷车上》和散文书籍。在武汉因中共肺炎疫情封城之后,自1月25日起,困在武汉的作家方方以日记的方式,记录这座千万人大都市突然沉寂后,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直到3月25日停止,共计60篇。

方方日记记录疫情下武汉人的喜怒哀乐以及个人的真实感受。这些日记,既有日常琐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讳地向外界传递出清晰有力、诚实可靠的声音。让疫区内外的人看到了与电视报纸不一样的画面。

方方日记也让人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个体的渺小乃至无助无奈无能无力无望,看到芸芸众生的哀哭和挣扎,看到武汉封城之后人们经历的最真实的苦难。

这些日记内容也涵盖了疫情的发展和社会舆论关注点,以及疫情下市民生活的不便,同时也有对部分政府政策的质疑和批评等。

武汉作家方方。(网络图片)

不少大陆网友说,他们每天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记”,既从她那儿了解疫情的变化,也从她那儿感受武汉人的艰辛和悲凉。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2月23日撰文说,对于当前正在湖北进行疫情报导的数百名官方媒体记者们“不敢恭维,也不想多说”,这些官样文章与“方方日记”对照,境界和见识便高下立见。

方方日记连续发表期间在中国社会引起广泛讨论,有人认为这些日记是“社会的良心”,但也有人指责这些日记不符合中国防控疫情的“主旋律”,“没有传播正能量”。

方方日记中2月9日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

这次的灾难,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绝望,是呼救无用,求医无门,寻药无著的绝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医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多少病者都一直以为岁月静好,有病看医,毫无死亡的心理准备,更无求医不得的人生经验。他们死前的痛苦和绝望感,比深渊更深。

“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2月13日,方方在日记中写道,“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它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网络截图)

方方日记2月16日写道,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

方方日记描述武汉当下的灾难: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社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

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作家方方3月24日在最后一篇“武汉日记”中写道,设若有人想轻松勾掉这一笔,我想那也绝不可能。我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也要把他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在日记中,方方还对向她日记进行攻击和批评的“极左分子”作出回应,并强调“正因为此,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日记最后又引述《新约圣经》的内容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