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有眼近墨者黑 疫情前的保命诀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自去年十二月爆发后,疫情蔓延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目前已有160多万人感染,9万多人死亡。明慧网三月二十七日报导,网络上传出一份中共某单位内部统计的二月份死亡名单,显示该单位染疫死者当中,中共党员的比例竟高达88%。死者的年龄分布,50岁以下的中青年占总人数的将近一半(其中30-49岁的占了39.7%),并非中共官方报导的老年人居多。由此观之,中共病毒好像并不针对人的年龄,却更在意当事人的政党倾向。

无独有偶,另一份在网络广泛流传的死亡名单显示,死于中共病毒的300多人当中,党员有200多人,也是占了大多数。如果再考虑每100个中国人中大约只有6至7个党员,党员和群众的基数严重不对等,更明显看出:中共病毒具有超强的靶向性,能锁定共产党员去感染。

从科学数据来分析与归纳发现,中共肺炎向世界扩散的路径,总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攀沿。在这场瘟疫中染疾或不幸丧生的个人,很多是共产党员;而疫情最严重的几个国家,过去数年明显都是亲共者,几无例外,正所谓大疫有眼,近墨者黑。

多年从事细胞生物研究、曾就职于丹麦奥胡斯大学生化病理研究室的奥尔森女士说:人在大脑中的思维活动是个电化学过程,善念产生的微观物质是正的能量,具有光明温暖无私的特性;而恶念产生的微观物质是负的能量,具有黑暗阴冷自私的特性。病毒是阴性生物,一旦进入人体,便会利用宿主细胞,不断地复制产生大量新病毒,最终造成细胞损伤、裂解和宿主死亡。病毒这种“损人利己”的特性,与恶念所产生的负能量物质具有类似的性质。物以类聚,病毒自然喜欢亲近自私、心怀恶念者的细胞。

从现实情况看,导致“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其特性与中国共产党确有相似之处:

一,隐匿性。新型冠状病毒有潜伏期,感染者在出现症状之前,病毒已经潜伏人体内长达两星期甚至更久;中共数十年来,不断渗透西方世界,频频偷取高科技以壮大其经济,或隐居幕后,推出各式代理人遂行它蚕食鲸吞之计。

二,迷惑性。新冠病毒与一般感冒或流行性感染的症状极为类似,初期不易察觉,许多罹病者失去戒心;中共夺取政权后,以政党为包装,却专门钻自由社会的空子,假借言论自由来散播它“无神论”的唯物邪说,鱼目混珠,让世人真假莫辨。

三,狡猾性。新冠病毒采检体时,即使前两次呈阴性,有可能第三次才呈阳性,甚至患者出院后“复阳”,增加治疗上许多不确定感;中共擅长化实为虚,包藏祸心,以宣传与造假掩盖真相,前述“一带一路”施行多年后曾让许多国家大呼上当,即为实例。

但中共之危害深钜,其实远甚于这次病毒本身。疫情在爆发后,中共不专注控制疫情,却搞“假大空”自欺欺人︰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扩散、甩锅并栽赃它国、制造劣质产品输出它国、用医疗物资胁迫它国,“假、恶、斗”的邪恶本质展现的淋漓尽致,自然使中共党员更容易成为病毒喜欢的宿主。易言之,中共肺炎瘟疫是人祸,共产党才是罪魁祸首

既然中共病毒是长眼睛的,直奔中共党员和亲共者而来,要想抵御该病毒,首先就得远离中共。很多中国人当年加入少先队、共青团或共产党,并不是真心诚意想参加,但无论出于主动或被动,只要是参加过共产党的组织,就在灵魂深处打上了邪恶的烙印,所以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就是救赎自身的灵魂,使生命远离罪恶(包括瘟疫),免受牵连。

中共肺炎肆虐百日以来,世人已经越来越看清︰中共是撒旦的代表,更是全人类的公敌。当今医学界企盼研发疫苗,以躲过病毒之害。但拯救生灵的灵丹妙药,其实只在一念之间。很多中国人的亲身经历验证了:只有退出中共相关组织,远离红魔,摆脱邪恶烙印,就有幸逢凶化吉,远祸得福。平安走过劫难是世人的共同心愿,保命要诀就在眼前,诚心选择“三退”,铲除共产党毒瘤,就能得到上苍护祐而免于瘟疫灾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