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美停止出资世卫影响深远? 中共外交官美国讨要“表扬”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6日讯】【热点互动】美停止出资世卫影响深远? 中共外交官美国讨要“表扬”

本期节目我们先谈一谈,川普决定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这个决定有什么影响和后效应?然后我们谈一谈,中共的外交官最近在美国要求地方政府赞扬“中国抗疫”,中共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用意?

嘉宾:
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
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热点互动】小粉红出征受挫,外交官自取其辱,中共外宣四处碰壁;川普停止资助世卫,国际组织“去共化”开始?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4月15号星期三。本期节目我们首先来谈一谈川普总统决定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那么这样一个决定有什么影响和后效应?然后我们谈一谈中共的外交官最近在美国以及其他一些西方国家,要当地的政府机关来发决议案赞扬中共抗疫,这一波操作到底是什么用意?今天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赵培。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要是我们没有时间读您的反馈或者是问题,我们还是会贴在视频的下方。横河先生我们来先谈一谈昨天川普总统做得这样一个宣布,就是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其实他是一周之前,上周他说他会考虑暂停拨款,那么一周以后,就昨天他就已经决定了。这可以说是一个非常迅速的决定,而且他在说他决定的时候,又列举了一些世卫没有做好的理由。

他特别提到了,中共让科研人员和医生失踪以及沉默这么一个事情,另外一个他也经常提到,就是世卫组织当时让各国不要禁航中国,这样一系列的他认为非常不合适的举动。所以您怎么看美国政府这么迅速就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另外您怎么看他列举的这些理由?

横河:首先这个事情川普讲了以后,其实谭德塞又讲了一段话,他的意思就是说美国不会去停止资助世卫组织。

主持人:他有这么说?

横河:对,他实际上就是好像是想把它缓过来,但是显然川普总统没有听他的,直接了当的就采取行动了。这个行动速度非常快,其原因我估计如果不宣布的话,会有各种压力,干脆就宣布了,然后你们怎么吵都可以。川普是一个讲行动的人,你真的要想行动的话,真的就不能听那些其他的话。

主持人:各种噪音。

横河:因为这个世卫组织的问题是其实大家都知道,有很长时间了,从SARS开始到后来伊波拉。这几次流行病其实世卫组织都被批评了,甚至世卫组织为这个还曾经做过内部改革,但是没有任何效果。所以这一次趁著大家意见都很大的时候,那就干脆行动,不能再拖。你说这个谈判也好,或者是什么内部改革,等他们内部改革也好,那个没有用。就跟中共打贸易战是一样的,就是你想改可以,以后再说,我们先把这个关税加上去。他这个也是,先把这个钱扣下来。

主持人:然后我们再说。

横河:然后再说,你想改多少我可以给多少钱,这是他的一个战略。那么他的指控其实是非常有道理的,所讲的这几个我们都知道,实际上讲的就是第一个是中共隐瞒,他不是说让那个医生和科研人员消失嘛。

主持人:对。

横河:这个就是隐瞒疫情,打压、暴露真实情况的人。然后讲世卫组织就是说反对各国对中国禁航这方面的规定,那么实际上那时候各国都采取了禁航措施,不同程度的,实际上都没有听世卫组织的。但是实际上已经太晚了,就世卫组织一直是导致这次疫情在世界各地爆发的一个主要因素之一。

主持人:我记得当时其实还是有一些国家犹豫了。当时美国是最先禁航的,然后世卫组织在那段时间一直在说,他认为没有必要禁航,或者没有必要去限制贸易的来往。所以我印象中当时有很多国家确实是在比较后的时间才开始。

横河:对,迟后了,而且这种急性传染病迟后一天、两天就不得了,就像今天他们讲出来就是说中共这些人得到内部文件,中共迟了6天宣布,这6天就可以扩大,按照这个速度就扩大很多很多倍,然后就非常难控制了。

主持人:其实外界说不止是6天,只不过它有一个最新的证据。

横河:对,它有一个证据文件来证明这点。所以说我觉得川普总统的理由是非常充分的,而且做出这个决定来的话,如果人们真的想让世卫组织改变的话,就应该支持这个宣布,毫无疑问应该支持这个决定。

主持人:我觉得其实可能在这个事情上,情报部门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因为像川普提到说科学家和医务工作者被禁声这么一个事情。按理说这个非常具体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有点惊讶,他居然在他讲的话中把这些都提到,可能他的情报部门给他提供了很多信息。

所以那我想请赵培先生分析一下,刚才横河先生说他尽快推出这个决定,可能也是不想听各方的各种不同的意见。其实他这个决定出来以后,我们看到在欧洲还有一些国际组织都有反对的声音。这些反对的声音一方面是说,他们认为在这个疫情期间停止给世卫的拨款不合适。另外还有一些反对的声音,认为说你应该想办法去联手其他国家,让这个组织变得更好,而不是直接就把这个拨款停止。您怎么看这些反对的声音呢?

赵培:我们首先说第一种声音,就是说在这个期间停了这笔钱不合适。这种声音可能是欧洲居多,因为世卫这种组织已经成为国际上对贫穷国家作为卫生资助的一个主要通道,比如英国准备给世卫,让他在非洲的穷国修建厕所。能不能修建咱们是一说,但是他的意愿是好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英国或者欧洲,或者美国这些发达国家已经解决了本国,控制住本国疫情的扩散,那么非洲呢。如果不控制住非洲,一样的会再反回来感染全世界。

所以他的本意是很好的,所以他认为这个时候应该是不要停,让世卫继续把这笔钱给花出去,花到非洲。但是问题在于他们没有仔细去研究一下,世卫花钱能不能花到非洲。之前香港的卫生署的署长在世卫做总干事的时候,当年他一年的世卫的旅行花费,整个世卫旅行花费大概是2亿美元。世卫就很头疼这么大的花费,而且世卫人员随便的订五星级酒店,据说陈冯富珍自己是直接订总统套间,而且是最后一分钟订机票这种事情,机票肯定是很贵,所以各种这里面的乱花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么美国现在就停了,那么你有多少钱花多少钱给我看一下,你们是怎么样花钱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方面。但是你向非洲捐款,你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世卫呢?非洲很多国家,非洲联盟他们自己有自己的卫生部,你直接捐款给他,他能办多少事办多少事,那么世卫去也是找他们办事,那么多经过一道手续是不是必要这个问题。另外第二种反对声浪其实就是全球化,他们想搞大政府嘛,说是要加强世卫。

你越加强他,就是各国给他的,从老百姓税收上收的钱,给他的越多他越乱花钱。那么这种情况下,到底对非洲抑制住他的中共病毒的扩散,到底有多大好处呢?不知道。那么从现在看来,世卫在这个过程中起的作用很有限,还在依靠各国的捐款,那你不如直接捐给各国组织。另外我补充一下,世卫在这个事情上,之前能错到什么地步,第一点关于中共病毒是否人传人的问题。2020年1月14号世卫组织的发言人自己跟媒体透露的消息,这种病毒人传人了,有限度的人传人了。

就是跟我们现在结论一样,就是唾液什么可以传播,但是世卫自己立马,社交网站打自己发言人的嘴巴,说没有定论人传人。世卫组织的话是从哪里来的证据,他没有证据,中共说什么,他就给中共报什么,这是世卫的第一点。第二点是说让医生失踪或者信任他们发言,因为中共网上大家都关心什么吹哨人,其实那个不关键,为什么?因为他只是在朋友群里面说的。

而真正向世界公布这个基因族谱的竟然是,这整个事情来龙去脉是2020年12月24号的时候,武汉已经把病毒送到第三方检验了。而12月27号的结论已经出来了,已经拿到了接近完整的基因测序图,但是中共拒不理会。12月30号这种图谱,这个基因序列送到中科院,那么上海团队在1月5号就已经发现了中共病毒的完整基因排序,中共依然不通报。是上海这个教授急眼了,1月11号不经过中共同意,他自己公布了中共病毒的基因排序,中共对他干了什么?打击报复。

把这个教授工作的上海公共临床中心给关了,自此以后再也不提供新的基因图库了,一直到各国都爆发,各国发现我的天啊,这个病毒还变异过两三个,意大利的病毒跟德国的病毒不一样,这都从哪里来的,这都变异成这个样子了。中共竟然只字不提,那么世卫你的责任在哪里呢?你对比之前没被中共渗透的世卫是个什么情况呢,2003年的SARS病毒爆发的时候,在北京的中共在隐瞒病毒,蒋彦永医生在跟媒体一透露之后,世卫立马批评中共,把北京重新列为疫区,我不听中共的鬼话,那么那个时候的世卫跟现在做一个纵向对比,世卫被中共已经渗透的太厉害了,你再去加强它,是不是你在加强中共对全世界的发言权,那么适得其反,会让这个病毒扩散更加迅速。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您怎么看,为什么欧洲的很多国家会反对美国的这个决定。另外就是说,我刚才说的第二点的反对原因,他们认为说,如果美国撤出或者不给钱,那中共可会给更多的钱,这样中共会趁虚而入,还有这样的一个看法。

横河:对,这种说法其实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中共对这些组织渗透吧,其实并不跟它的投资的钱成正比,它是用小钱办大事,所以说它不仅是对世卫组织,对很多其他国际组织都是同样的做法,它用各种方式来拉拢选票,所以说还真的不是钱的问题。选各种这种主持的负责人、总干事的时候,它的选票就能起作用,或者它就跟别人私下交易这种事情很多。

主持人:它可能在个人身上花很多的钱。

横河:对,另外它的钱当然还有很多用在个人身上的。这个我们知道以前奥委会到中国去视察的时候,每个人给礼物都是吓死人了,没有不给礼物的,这种礼物有的都是非常吓人的,有的很可能就是直接转账到你那个里面去,所以很多国际组织腐败,你都可以查到跟中共有关系的,是连着的。只有美国在管这件事,美国可以调查国际组织在美国的分布,然后谁犯了罪可以把他抓起来,其他没有一个国家管,欧洲国家从来不管这种事情。

主持人:对,所以就说不管你全部停不停止拨款,中共早就趁虚而入了,可以这么说。

横河:它早就控制这些组织。要不然的话,世卫组织这次为什么全然不顾全世界的声音和真实的疫情,真实的疫情他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做节目我们都算是根本接触不到这些内幕消息。

主持人:我们1月6日就做了第一集。

横河:就开始做这些节目,就开始讲这个严重性,他会不知道吗?不可能不知道,专业人员一眼就看出来了,专业人员要是说装做是不知道的话、他是蒙蔽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他肯定不肯承认是他自己专业能力不行,那就一定是跟中共同流合污。欧洲国家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他的绥靖政策没有改变。

你看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中共的这么多东西都是假的,他还继续订,很多国家继续订,欧洲国家甚至为了订中国的检测试剂,还把这个欧盟的检测标准给降低了,这是中共方面报导的,中共方面的中文媒体报导出来,采访这些出口的公司,说你们怎么能拿到出口许可的,你们在中国都不能卖,为什么拿到那里去买?他们说欧盟就为了这个降低标准,而且我们只要声明一下,连检测都不需要。

主持人:为什么呢?

横河:就是说我就不相信病急乱投医到这种程度,你都证明了。你看现在欧洲国家接二连三要退货,退货归退货,他还得买它的,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这个事情,就是说好像是前赴后继的送上去上当,就这种情况。我觉得他们整个思维方式没有改变过来。他始终认为是通过协商、协调能够解决问题的,但是问题是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可以协调,唯独到了中共这里不能协调,不是说你的协调没有力量,而是中共压根从头到尾就是铁了心要骗你们大家。

主持人:没想跟你协调。

横河:它没想跟你协调,所以说有一方坚决不愿意跟大家协调的时候,不管他说得多好听,如果说你今天这个疫情到了这种程度还不认识的话,那就太遗憾了。刚才赵培先生也说了,就说他有一个概念就是说,因为欧洲社会主义比较强势,很多的是希望是大政府管制,还有国际组织、全球化,这个概念他们是非常根深蒂固的,那个概念不大容易………就是说,其实这么多年这么多事实证明这条路行不通,没有回头的,一直到这次疫情才开始,美国是清醒的比较早,两年之前就开始清醒了。一直到疫情这么严重了才开始逐渐认识到,这是一个过程,那你想想看,这已经严重到的是两次世界大战都没有这么严重过,就是一百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上一次能比的也就是西班牙大流感,严重到这种程度才开始反思,其实还真的没有反思到跟得上去。

主持人:可以说吃了很多教训,但是好像还是没有完全认识到。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您觉得这一次的就是美国他给世卫暂停这样的一个拨款,而且国会已经启动了对世卫的调查,您觉得这件事情会产生什么样的连锁反应或者是后效应呢?

赵培:其实就是让大家更认清中共它怎么样在这操作这一切,因为背后有很多东西美国调查,因为美国人的法律比较讲究证据,所以很多都是会调查出一些真实的实据,会拍在国会的案上。其实中共消息通过世卫到美国,美国能被骗的多惨,就是上一次美国卫生部长到国会去作证,当时国会议员就问他说,死亡率是多少?他说中国告诉他是1%到2%这样,他也很模糊中共它现在轻症没被算在内。

其实这个数据把美国骗的非常惨,所以卫生部长在上一次的国会作证就完全可以拿出来跟下次作证做一个对比,就是说中共的数据通过世卫流到美国,美国把它当成一个权威数据,甚至加拿大我们各国把它当作一个权威数据,那么这个数据造成各国防疫,能够造成死亡率多少,这些东西就让人一眼看清楚中共撒谎等于是在杀人的这种罪恶,你比如说英国现在已经恼了嘛,英国科学家已经发现,按照他们英国真实的死亡数据的测试数据,中共在武汉感染数据应该是40倍,15倍到40倍,死亡人数也15倍到40倍,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中共竟然掩盖了,中共现在死亡率还停在2.1%、3%左右。

那么全世界你看看意大利、你看看西班牙,那么在这种紧急情况下的真实的死亡率应该是10%,所以这是惨痛的教训。如果美国国会真的做了听证,反而让全世界清醒,到底是世卫撒谎在杀人,还是现在停止捐款是在杀人。我认为是撒谎真的能杀人,如果大家知道是谎言,大家能够采取一些规避措施,美国把这笔钱直接给非洲这些疾控防疫或者干什么,可能救更多的人民,而中共的撒谎能让全球深入万丈深渊给拖进去,所以能让人开始远离中共,开始屏蔽中共的一些恶意谎言,这样对全球有非常大的益处的。

主持人:美国暂停这个对于世卫的这样一个拨款。对于世卫组织本身还有其他的国际机构,甚至包括背后的中共,您觉得这些方面会有什么影响吗?

赵培:其实中共对世卫的渗透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个事被大家意识到,因为大家想想前一任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是中共和非洲国家做的交易,让香港卫生署署长当选2006年当选,陈冯富珍掩盖了两次严重的事情就是,第一次拖延就是,2014年非洲爆发艾波拉病毒,2013年大陆禽流感中共掩盖疫情,陈冯富珍说中共做得很好,你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那么到今天已经三次了,事不过三,那么这次你再看又一个非洲人上来,而且中共自己去跟他们小粉红说的话,我们为什么给非洲人这么多的奖学金,让这么多非洲人在中国学习呢?你看看世卫那不是非洲人在当总干事吗?他其实是一个长久的想给非洲洗脑,因为大家能够直接看明白中共的谎言,那么它现在转过头,让一个不是中共体系里面的人出来,帮它撒这个谎,让迷惑性更大,那么这一点对世卫来说,如果没了它自己的公信力它就会倒台,对中共来说它撒谎渠道又被人认清了,所以它会很害怕。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我们知道就是说,美国对世卫的资金注入是占了很大的比例,而不只是每年的5,800万,还有其他的资源,捐款等等可能要接近4亿美元。那么如果这些钱真的现在暂停了,对世卫本身是不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对他这个组织运作。那么另外还有就是很多人说,其实这个不只是世卫,其他国际组织存在同样的问题,那美国停止对于世卫的拨款,对于其他的国际组织是不是也有震慑作用呢?

横河:这个实际上是欧洲很多国家反对美国停止向世卫捐款这个潜在理由之一,因为他们很看重这些国际组织,而这些国际组织现在很多都被中共操纵了,但是欧洲国家没有像美国这样有切身的体会。因为在很多决定当中,伤害的是美国利益,这是比较明确的是针对美国的,因为中共很多是针对美国的,而拉拢欧洲国家。欧洲国家很多不能直接得到,所以从美国的角度上来看,不仅是个世卫的问题,从欧洲国家也看也不是世卫的问题,因为川普总统马上就说了,不仅是世卫,还有世界贸易组织。

主持人:对,他说我不知道哪个更糟糕。

横河:对。然后就说我们反正要看,下一个肯定是这个了。我们也知道美国已经退出了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教科文组织也退出了。所以说很可能就会撤,那么这些资金的撤出以后,是很少有国家能够立刻就填补上来。你要知道英国这次给六千五百万,六千五百万给他的话,实际上是专款专用的,是给非洲的这些落后国家抗疫情用的,是一种专款。当然世卫组织捐款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这种专款,为什么事情我突然就给你一笔钱。

其他的人很难直接填上去,国家最大的捐款是美国,第二个就差很远了,私人捐款的第一个可能是比尔盖兹,他也是坚决反对美国撤资的。我想这么多国家,这么多私人机构要想填满美国的这笔钱,是很困难的,很不容易的。这个实际上其实是逼着世卫组织改革,因为他有60到90天的审查时间,这个审查时间当中,世卫组织会不会改?

主持人:但川普总统也说,他说我们要看到底有多糟糕,是能改的还是根本就无药可救。

横河:如果是美国进行调查的话,很可能会发现很多是无法让人容忍的,现在是看到了表面,表面底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有很多没办法容忍的事情发生,已经发生过了。对于世卫组织来说,可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打击,将来怎么办?这个就很难说了,是世卫组织痛下决心去改呢?有没有用?谭德塞本人肯定要走人,这是最起码最起码做到这一点。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可能就是要另起炉灶,现在另起炉灶欧洲国家其实反对的是这次撤资,就是捐款停下来,并没有对川普总统对世卫组织的指控有很多异议,因为很多国家都是受害的,他们也知道确实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们只是说现在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但是问题是如果这个机构没有起作用,或者起了反作用,没有它可能更好。台湾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台湾就是被世卫排斥,被中共打压,在这种情况下,她谁都不能依靠了,她反而做的最好,如果她在世卫组织里面的话,当然她对中共认识的很清楚,她也会这样做,但是在这里这么做不是因为世卫的关系,所以世卫组织更多的是迷惑了民众、迷惑了其他的国家,对这个事情造成了反作用,所以暂时在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世卫组织的话,也许更好。

主持人:但我看有文章分析说,这样的决定对于中共造成重击,您觉得呢?

横河:当然是了,它花那么多工夫,在各个国际组织里面渗透、控制,而且已经走的非常远了,现在已经几乎没有回头路,在这个时候美国采取这个行动,无论下一步怎么走的话,这对中共是第一次大的阻击,在国际组织,因为在前一个是美国退出,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共现在还在人权理事会运作,中共还在里面,这次还当选了协商小组委员。但这一次打击是非常大的,因为这一次明确的在这件事情上他就是代理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没有直接成为中共的代言人,这次世卫组织总干事就是成为中共的代言人,所以这是中共对国际组织渗透遭受的第一次迎头痛击。

主持人:所以有可能真的是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我看纳瓦罗也把世卫称做中共的代理人。有关世卫组织的情况,我们就先谈到这里。下面我想跟二位谈一谈最新在中共的外交和外宣领域,发生一些尴尬事。我想先请赵培来谈一谈,我们知道在这两天的热点之一,就是中共驻芝加哥的总领事,实际上是总领事的夫人发这个讯息让美国威斯康辛州的州议会的议长,要求他发个决议案,这个决议案要称赞中共政府在抗疫上的透明且迅速的举措。

很有意思就是一开始这位议长收到E-MAIL以为是恶作剧,因为从HotMail发过来的。第二次再收到,他觉得说难道是真的?结果他让工作人员去查一看,真的是从总领事那边发过来,所以他基本上气疯了,他就回了一个词,他说Nuts,你是疯子,有人翻译成脑残。您怎么看中共外交部门这样的一波操作?这是不是有点太缺乏常识呢?

赵培:我首先说议长用的Nuts是一个经典典故,因为二战时期突出部战役,美国空降101师被德军包围了,在比利时小镇上,德军送来劝降书,101师代理师长麦考利夫将军在劝降书上只回了一个字Nuts,德国人不明白,你美国人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意思,然后美军跟他解释,通俗点说就是疯了,见鬼去吧。

其实等于议长是很明白这个典故的,你中共等于要我们来投降嘛,你把病毒扩散到全球,送到我家来,我家正在焦头烂额的,你还让我称赞你?你等于让我投降。所以议长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你疯了嘛。

但是最近中共的外交部长,我最近一直看他给各国打电话,有给瑞士打又给非盟主席打电话,为什么?你就感觉这个活是外交部长干的吗?这不是推销员干的吗?弄不好还是个骗子干的活呢。其实他就是这样,在对比他的下属赵立坚,之前还气焰嚣张的甩锅美国,结果川普一个电话把它砸回去,也就是说外交上想甩锅给别人,中共病毒这个事他是干不了,他干什么呢他开始向各国去拉拢做传销的活,推销他那一套歪理邪说。

其实这个东西就是中共推销歪理邪说当中的外交部做的事情当中的一环,既要别人赞扬它,要别人说它好,你这种东西真的是,人家家里正在办丧事,你跟人家说你来赞扬赞扬我。你以为中国人是被你用枪抵著,中共报导媒体说,妻子拿到丈夫的骨灰非常兴奋,免费火化,非常高兴。美国人的感觉就是,你是来跟我宣战吗?还让我投降吗?我在追究你责任还没追究呢,你就来干这事,其实是中共外交策略,它已经是从之前甩锅回缩到要求各国求饶,甚至还你赞扬我一点吧,你别再说我那么多,中国老百姓知道我的本性,你看我这脸还要不要啊?我还怎么混?其实外交部现在就是在搞欺骗传销的过程。

主持人:我倒不觉得这是求饶,我觉得这有点进一步的,有点欺人太甚。

横河:我觉得是这样子的,中共现在实际上是想把这个疫情变成对它的优势,通过这个进一步的扩张,现在美国其实鹰派很多认识到这一点了,不能让中共利用这个疫情来继续扩张它的势力范围。所以这个不是一般情况,你看德国外交部接到了他们类似的请求,他们就通知各个地方的官员,建议他们不要去听中共的,而且你想想看这是威斯康辛州的一个州议会,它都发了。

这个人并不是亲中共的人士,他甚至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已经发到这种程度了,说明它已经是超出了仅仅是拉那些跟它亲近的人,或者是亲共的,长期以来它培养的那些人,已经超出这个范围了,它是一个普遍发的。也就是说美国不是说联邦这一级的国会议员和参议员会收到这些信,州一级的议员。

主持人:甚至可能县市county。

横河:county可能不这么低,领馆不会管,就是说都可能会收到这样的信,它不仅是把它反馈到中国大陆去做为国际上支持它的,它现在就是卖这套东西,这套东西不仅在中国卖,它实际上卖到全世界去,所以只要在任何国家有这样的趋势,有这样子的一例出来以后,它就会去推动第二例、第三例,这样就变成这个国家的民意,会被它引导到那个方向去。一个是如果你再不跟中共合作的话,是你的问题。因为它现在不是搞两个吗?一个是合作问题,中美合作共同抗疫。第二个,就是中共领导世界抗疫新趋势,它这两条。那么逐渐它就在这个世界上形成趋势。所以你可以看到,除了在美国发动这个攻势以外,它在世界各地都发动同样的攻势。

主持人:是。

横河:所以这个是它一个转败为胜的就是一种措施。这种措施在中国大陆,它事实上已经做到这一步了。确实有很多人被它重新迷惑了,认为好像疫情被控制了,好像认为全世界现在都是水深火热,只有中国是最安全的。在中国已经实现了,它现在想在全世界实现这个。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无论逻辑上看起来这种行为有多不合理,它就觉得只要能有一例成功,我就是成功。

横河:它只要有一例,就会有第二例,它这么想的。它就是用这种方式,你想当年孔子学院来的时候有多少?现在全世界在关闭孔子学院。但是昨天的统计孔子学院,比1年前还增加了20多个,全世界加起来。

主持人:喔。

横河:它不停的搞新的,它就是用人海战术。它就是靠这个一步步的渗透,因为人家防不胜防。为什么川普总统一定要现在把钱停下来呢?就是说没有人有那个精力去跟它纠缠,它那个死打烂缠。那个没有办法的事情,你真的拿它没有办法。所以说这是在美国,它做到这一步,这个事情什么时候发生?第一封信是二月收到的。第二封信是三月份收到的。然后我们看到四月份,中国有一百多个专家学者发了一个公开信,就是连署要求这个。

主持人:所谓中美合作。

横河:然后第二天,美国就有一百多人,包括前政府官员和学者签名。那么这个签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一个起草的人。就像是威斯康辛如果这个议员如果是上了当了,或者他本来就被中共收买过,那么这个议员去提出一个议案来的话呢,是没有会怀疑这个草稿是中共写的。

主持人:对,中共就给你一个模版。

横河:对,中共给他是一个模版,就是写好了,你只要把它拿出去提就行了。它(威斯康辛州)反过来他说,那我就另外弄一个提案。他现在弄了另外一个提案,就是谴责中共在这个疫情当中,掩盖疫情、压制言论自由。

主持人:这个也是我想问的,它这个事情确实起了反作用。我不知道它这个普遍的这个发出去的反响如何?但是在这个威斯康辛州,我们看到它起了反作用。这个议长非常愤怒,而且他这个议案提到了很多中共这个人权罪行。

横河:对,甚至包括活摘器官,西藏、新疆人权镇压、活摘器官、计划生育等等。它真的是非常详细的,把中共这些年的主要罪行都列出来了。我现在讲的就是“百人签名”,美国学者现在没有人知道最先起草这个去征签的这个是谁?是从哪里出来的?这个跟中共的公关有没有关系?我想很大可能性,这是有关的。因为这几个主要的人,就是在这之前曾经有个“百人签名”,就在贸易战的时候。

主持人:对。

横河:替中共说话的是同样的几个人。所以很有这个可能性,因为有这个先例了。你要知道在这之前中共屡试不爽,就是它也是普遍发。在其他的事件当中,它也是绝大部分人根本就丢掉了。没有像这个威斯康辛这个议长,他这么认真的去核对一下,然后去把它公布出来。大部分人就是他不满意但是他也不会去公布。我们以前也看到过曾经有过公布的。

所以对中共来说,它认为它不会失去什么,即使它得不到它要得的东西,它不会失去什么。而得到的机会在以前,特别是在过去大家都对中共实行绥靖政策的时候。它得到的机会是很多的。有不少这样的案例,当然也有不少被拒绝的。但中共反正它没有面子,它不在乎这个脸面,它也没什么尊严,所以它就是不停的去试,不停的去碰,我想这个是中共现在一个策略。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在疫情的这种大环境下,它这种策略就越来越遭到挫败。所以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您怎么看?因为这个议长他不但自己提了一个决议案,然后就是批评中共在这次抗疫中的隐瞒欺骗,而且列举了很多这个人权侵犯罪行。他最后还说我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所以就是我觉得他现在这些做法呢,似乎起了很大的一个反作用就是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和这个西方的民众,好像在看清中共在做什么。那您的看法呢?

赵培:其实是的,因为中共现在它的想法,就是通过这些一系列的手段,就是把整个舆论引导成它的。比如说它可以控制WHO去散布对它有利的言论。它可以控制一些美国学者,或者引诱美国学者跟它说同样的话。这种东西在大陆已经都疯狂了。你看中文的有一些自媒体,他已经就是说因为中共给他们放条口子。中共其实什么都封,但是你现在说外国水深火热,中国怎么怎么好。这条口子给你们放,你们自媒体随便去说,甚至都编出什么话:“美国人要三分之一要靠汽水生活”,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种谎言在国内都编出来。它其实就是说,又把自己塑造成伟大光荣正确形象,跟它历史上的欺骗是一样的。

它在美国这种地方,它其实是想通过这种舆论达成同样的效果。但是从信赖的角度上来说,美国人已经意识到了。因为这次是海外的人切实感受到了,又一波从中共那边来的病毒,中共那边病毒过来。就是谁跟中共走的非常近,比如说意大利,你跟中共非常近一带一路。它家里第一个染上,第一个搞得这个封城的地步。伊朗跟中共特别好的关系,现在已经不知道死多少,这个国家可能都不统计了。那么美国现在在纽约州,特别是纽约这些以前跟中共有很多贸易往来的地方。甚至是联合国总部也在纽约,各种总部这种地方也有很多大规模的遭殃的案例。

大家应该仔细想一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染上这种病毒。而且这种病毒是不是因为中共的罪恶才会在全世界散播开呢?所以类似的问题人都在想,而且这个美国议员讲得非常好。它把中共和中国人分了开。中国人这么多年,是全世界遭受中共灾难最严重的一个民族最严重的一个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反应了一个问题,人灭中共人自救,就是拒绝中共、远离中共,我们就少受中共病毒的影响。我们少受中共的影响,我们就能够自救活下去。美国人可能是会越来越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比如说之前口罩的问题,美国的口罩3M公司,中国就是不肯把口罩给运出来。川普最后搞定了中共和3M二个麻烦,才把口罩从中国运出来。所以大家应该仔细想一想,谁在祸害全世界?所以这个问题是关键问题,不是中国人,是中共政府,中国共产党。

主持人:横河先生,这个部分您有什么样的补充?

横河:这一点是这个参议员的做法我觉得是很少有的。就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现在美国人越来越看清,尤其在政府官员这个层面,看清中共真面目的越来越多。所以这个对中共的打击是其实是很大的,因为各个州如果有人想去替中共说话的,也都不敢说了。人家肯定会想到你就是收到中共的信,你以前跟中共有什么勾当都会想。现在美国民意已经明显地转过来了,大家都认为这次中共病毒在美国蔓延,中共是主要责任。

你看最近全世界不是又有一个“百人签名”,谴责中共在这次疫情的所作所为。所以说民族愈来愈觉醒,这种做法对中共进一步的想起头来达到他的目标。可能这次是我觉得是达不到了,越来越困难了。至少在美国不行了,那其他国家也没有办法。因为你也不可能把美国缺的这一部分填上去,中共也不可能。中共不可能把美国从各个国际机构中的捐款补进去。它现在马上,你看面临的是非洲六百亿美元现在要求减免。而且欧洲还特别会做好人,说在这种困难情况下应该减免。它说现成话要中共来减免,不是他自己来减免。所以中共也不可能去支持这么多的国际组织,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共的日子会愈来愈难过。

主持人:我觉得最近这一波外交外宣的操作。不但是让政府这些各个部门和级别的人对中共的看法更加负面,民众也是这样。很快谈一下最新这个中国网民和泰国民众之间这个互怼这个事情。您怎么看,为什么中共这个小粉红也好五毛也好要跑去泰国,对泰国发起这样的攻击呢?

横河:它们这个攻击其实是一贯的,只是说逐渐逐渐变缓。我们知道这个小粉红最早是在2016年的时候就叫小粉红。2016年对台湾周子瑜事件,还有戴什么一个也是一个艺人,前前后后还有很多类似的事件。他们都敏感到只要一谈到跟台湾有关,他们就会跳起来。就是稍微刺激就跳起来了,跳起来以后呢他们就成群结队的就去跟别人干去。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所谓小粉红也好,或者什么帝吧出征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它不是个人行为,你想想看,帝吧出征的时候是一千万小粉红翻墙。

主持人:这么多。

横河:有一千万,他们就是派出这么多人。那么这在中国网络控制这么严格的地方,VPN是要花钱买的,自己是不会翻墙,翻墙是要犯罪的。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放出这么多来,那都是有计划的行为。而且有个证据的,人民网有个舆情监测室。舆情监测室专门有过文章去评论小粉红出征,到外国去出征去骂别人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但它这样,它把别的国家民众都得罪了有什么好处呢?

横河:对,这就是中共现在。我觉得它们是各方面都已经失控。就是实际上外交部门也在干这些事情。但外交部应该是专业人员干得比较有点分寸,但实际上也没分寸啦!到了这个小粉红这个级别就更没有分寸了。所以说指挥小粉红的是一个部门,它可能不是外交部门,只是网络舆情的控制部门。所以说各个部门各行其事,根据它们对这个中央精神的理解。而且是越左越好、越战狼越好。战狼战到最后就像一群疯狗一样,那么这种情况会越来越严重。实际上就是说中共整个对外,各个部门之间各行其事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而且完全失控。

我倒不觉得是有计划的去对泰国网民讲,把泰国整个给得罪了。本来是中泰关系相对来说,在周围国家是相当好的,现在得罪了一大片。得罪了一大片以后,将来这个泰国虽然说不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但是网民的意见他还是要听的。所以说它等于是把很多国家的民众,一个接一个的得罪了。比如说对于这个广州的黑人,就把尼日利亚非洲联盟给得罪了。所以说它很多是花了很多工夫,几十年培养的东西。被它们自己策划的一些网络的攻击行动,一下子就全毁掉。

主持人:是,那赵培先生,还有三十秒请您很快补充几句?

赵培:其实我觉得大家有没有想过,前不久泰国的这个在世卫的官员,就是怼了这个谭德塞。因为中共现在维护起谭德塞,那简直是不要脸了。你看那整个《人民日报》的,或者是中共党媒,已经把谭德塞当成中共自己人去对待。这个时候其实是外交部,其实中共网络管理这些自媒体给一个引导。也就是放一个口子去,等于是想怼一下泰国。没想到泰国人不上当反过来把整个小粉红怼回去,可能是这种情况。可以说是中共现在到处在全世界树敌。它的口罩外交也是到处树敌。你给人家条件嘛,人家等于是被迫屈辱的接受你的条件。那么这种情况下,它根本就是毁了中国的外交,还有中国制造二个方面。

主持人:是,好的,非常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今天我们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那么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