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带头发疫情国难财?“倒爷”大曝医疗物资黑幕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1日讯】“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像不到,玩区块链至多会遇到割韭菜的小诈骗犯,但倒医疗物资的是一群老头子,看着别人去死。”中国大陆一位倒卖医疗物资的“倒爷”接受采访时这样感慨。他说,疫情爆发后,口罩、额温枪、呼吸机、熔喷布等医疗物资“都是同一拨人在炒”,而带头将这些医疗物资坐地起价高价售卖的是中共央企。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以来,随着中国境内的疫情从急剧飙升到暂趋平缓,中共当局从初期在海外大肆搜刮各种防疫医疗物资,转而成为向世界各国高价售卖口罩、额温枪、呼吸机和熔喷布等医疗物资的最大卖家。

据虎嗅网报导,这名没有披露真实姓名的中国“倒爷”,近日在接受“放大灯团队”采访时,曝光了在过去的70多天里,中国大陆的各种防疫抗疫物资都是如何被疯抢、涨价、倒卖和囤货的黑幕。

据这名未暴露姓名的“倒爷”讲述,他从2月初就开始关注并从事防疫物资买卖,他发现,包括口罩、额温枪、呼吸器、熔喷布等物资“都是同一批人在炒”。而当今全球疫情告急,就算是品质极差的物资,各国也得买著先用。

他披露,中国国内从2月初就开始了第一波口罩抢购潮。随后中国的3M工厂就被政府“管制”了。部分买家迫不得已只能买一些声称具备医疗标准的国产口罩,但最终却发现,那些号称“战士执勤都在用”的绿盾牌“N95口罩”其实只能防尘,无法防病毒,仅符合“民用防护标准”,医院里根本无法使用,但已有许多经销商透过贩卖这种口罩获得了动辄数百万的巨额暴利。

继口罩之后,额温枪市场也出现炒作潮。2月份额温枪最初的出厂价才200多元,很快就飙升到410~420元,而民间零售的额温枪零售价一度涨到600元。而那时候买家为了囤货,订单都是百万个起跳。甚至有买家以大量订单骗取优惠价格,拿到30%左右的货品之后就直接违约,不等厂商全数到货,拿到一定货量后就开始炒作价格。这种炒作价格的买家只要拿到价值相当于订金的货量即可,“因为不会有人真的需要那麽多”。

而制造额温枪的厂家便改变策略,要求买家全款订。然后所有的厂家开始违约:把这些生产出来的额温枪自己囤积、高价卖给别人。最后额温枪进入了一个特别恶性的状态:所有人都囤货不出,只有所谓的“期货”。甚至于有厂家制造假额温枪,把没有安装测温传感器的假货,按一定比例混入真货中一同售卖赚取暴利。

呼吸机作为世界各国急需的物资之一,则只能从中共央企那里去下订单,但“倒爷”们很快就发现,呼吸机的价格也迅速被央企抬高至两到三倍。甚至有时下了订单交了定金最终却被告知“无货可交”。

倒爷披露,生产呼吸机的厂家把所有的渠道都关闭了,大多数呼吸机,都在某医药央企及其下属的授权经销商手里。要买呼吸机必须要通过那家医药央企或者它的经销去商谈。最初VG-70的出厂价基本上就是10万块钱出头,但当他们去询价时,对方开出的价格基本上都是超过了30万,而且经销商都要“诚意金”,否则就不给看货。之后 ,这些人还坐地起价,一路把价格飙升到超过40万。而最近成交的一笔最高的是1000台VG-70呼吸机,单价44万。

就算买家肯付高价,要完成交易还得要忍受卖方和医药央企的授权经销商的各种刁难。甚至有的买家被中间人骗走定金却拿不到货的情况,最终被迫“付出极高的损耗”之后才可以拿到货。

“倒爷”坦言,“我们遇到的几个客户,也被折磨得不行,都对我们发感慨。拿到货的北非买家抛下了一句话:crazy market(疯狂的市场),还没买到货的西欧国家直接表示这就是bad seller(坏卖家)。我估计藏在那帮西欧人脑子里的话,是liar(骗子)。”

另外,生产口罩最关键的原材料熔喷布的定价也是不断暴涨。

最开始,中国熔喷布的定价是1.5万元/吨,后来经历了口罩需求和产能大爆发,差不多在30万元/吨了。从大约4月8日至4月9日,每吨的定价一路从30万涨到32万、 39万、 46万一吨,到目前已经是70万一吨。

央企中石化最近出了一则告示,说熔喷布只“定向供应”,所有的外部渠道都是骗子,大家不要相信。

而熔喷布的原料聚丙烯的造价,也从最初的每吨3000元左右不断上涨。4月10日那一天,价格从早上的每吨12,000一直涨到晚上是每吨40,000元。到目前,聚丙烯的价格稳定在每吨100,000元。由于聚丙烯和熔喷布被囤起来,造价实在太高,一些口罩工厂吃不消,干脆停工了。

倒爷直言:“整个市场现在又变成得超级混乱,这个混乱是上游公司人为造成的。别把什么责任都推给‘奸商’,好意思吗?”

他质疑:现在哪怕是质量很差的口罩,世界上许多国家还是得买,但这些国家的疫情缓过来后会怎样?他说:“我可以很负责任跟你讲,我们现在跟外国人沟通的时候,真的可以感觉出来,人家就是那种藏得极深的恨。”

(记者黎明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