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中共外交求赞扬和小粉红四面树敌

(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国的疫情在复活节这个周末达到了拐点,白宫现在正在制订从新开放的经济的政策;同时,澳大利亚和英国的疫情也有所缓解,所以大家都略略的松了一口气。

回顾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全世界都是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疫病的发源地--中国因为爆发的早,相对来说反而就没有那么紧张了。但是中共政府没有闲着,倒不是像它自己宣传的那样,是忙着各国抗疫,而是借着疫情这个机会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

美国的威斯康辛州参议院议长罗斯就公开批露了,说中领馆向他提出要让他提出赞扬中共抗疫的决议案,这个案例其实并不是孤立的事件,我们看到还有一些民间的舆论引导和小粉红的出征等等,这都是配套的,只不过这次北京的运气就比较背,可以说是连战连败。我们下面就来听一下横河先生对这一系列的事件的点评。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威斯康辛州的参议院议长罗格·罗斯(Roger Roth)在一前段的时候,公布了自己经历的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事情的经过就是芝加哥中共领事馆向他发出私信,要求他提出赞扬中共抗疫的决议案,被他称之是脑残的行为。这件事情我相信中国的听众可能不太了解,我想请您先介绍一下这个事情的前后经过,好吗?

横河:这件事情有点古怪,是美国威斯康辛参议院议长罗斯先是接到了一封e-mail,自称是来自中共的驻芝加哥总领馆,向他提个要求,要求他在州参议院去通过一个决议案,这个决议案就是支持中国抗疫情,并且赞扬中共对这个病毒的反映,而且连这个决议案都替他写好了。

他一看这是一个hotmail,不是政府的e-mail,所以他以为这是一个恶作剧,他就没理睬。谁知道过了十多天以后,他又接到了个e-mail,这一次是跟进的,就问他上一次收到没有,有没有做?他觉得这个人挺认真,他就让工作人员给他通过美国政府的渠道去查一查。结果发现真的是领事馆发的,而且说是为了快一点,中共的外交人员经常使用私人邮箱。

这一下子把罗斯先生气坏了。这个疫情正在上升阶段,正在当口上,居然中共提出这样的要求,所以他只回了一个字,就“nuts”!你可以把它翻成疯子,也有人把它翻成是脑残,反正都是类似的。

这还没有完,几天以后,罗斯真的在州参议院提出了一个议案,这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议案,是谴责中共的议案。而且为了表达他的愤怒,他在议案的草稿上面,打这个稿子上面使用了黑体字、斜体字和画底线来强调他的重点。

除了谴责中共隐瞒疫情导致全球爆发以外,他还列举了中共历史上一系列的罪行,他说是人权侵犯和破坏自然的行为,包括怎么样对待藏人、维吾尔人、一胎化、活摘器官,结扎节育、天安门事件、汇率操纵、盗窃知识产权、还有限制市场准入等等,甚至他还谴责了习近平集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议案当中,罗斯先生是明确的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区分开的,这个在美国政界已经基本上达成共识了,所以说中共在这件事情上真的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主持人:您有没有觉得奇怪,这个领事馆和美国官员联系,为什么是领事的夫人出面?这位领事夫人是不是在这个领事馆里面,她是负责公关的吗?这个报导中并没有说;而且她为什么会用私人邮件来联系呢?您怎么看呢?

横河:用私人邮件联系,我觉得说明几个问题,第一个,他不是一般级别的外交官自行其事,因为是领事夫人嘛,低级别的外交官不可能去指挥领事夫人,只有领事才能指挥她,而领事要让夫人出面的话,那是违背一般的外交准则的,所以一定是上面发的通知,也就是说这是外交部,最起码是外交部指示做的。如果是外交部指示做的话,那就是中共整个对外政策的一个部分,这就说明这是来自上面的。

第二个,中共明显知道这种事情上不了台面,就是说让领事馆出面去要求别人给它表扬,这种事情很丢人的,被抓住以后面子上是不好看的,所以才会让领事夫人出面。

什么意思呢?这封信确实是跟领事馆有关的人员,而且领事夫人也不低嘛,虽然说她是夫人,但是说起来的话,她也算是个正式的领事馆的人,那就表明这是中共政府的正式的一件事情。但是要抓住以后,你又没办法直接指控中共,因为她是夫人,她不是领事馆的官员。这个就叫作贼心虚。

主持人:我们从这个媒体报导中看,芝加哥领事馆这个举动不是个单独事件,以前也有过类似这样的操作,而且它也报导出来在其他国家也有这样的操作。

横河:是的。这种给州政府和市政府写信的方式,就是对美国的地方政府或者是地方议会提出来非常不合理的要求,这种事情过去经常发生。我们知道被揭露出来最多的、最常见的就是要求地方政府不要给法轮功褒奖,不要给神韵褒奖,这个是揭露出来最多的。

但是像这次这种要求表扬中共自己的,以前还真是不多见,说不定是以前没有人把它揭发出来,也有可能的。尤其现在这个情况是,中共本来就是这场疫情造成全球灾难的始作俑者,而且现在各国灾难还在进行当中,它就会干这种事情。

在这之前,德国也有类似的事情。当然不知道具体这个信的内容,不像他这个就把它说出来了。但是根据德国外交部的机密文件所批露,德国外交部在3月份的时候,就写信给德国的其他的政府部门,他就说收到了中共就这个疫情求赞扬的要求。德国外交部就向其他的部门德国的官员提出一个建议,因为他是平级,他没办法命令别人,他就建议这种要求不应该被满足。这是3月份的时候,德国外交部接到的。

从时间上看,我们刚才没有讲,罗斯是2月26日收到第一封e-mail的,到了3月10日的时候收到第二封跟进的,就和德国是差不多时间。可见这个事情是中共外交方面的统一行动,是全世界的,不是针对美国也不是仅仅针对德国的,只是说这两个国家有人把它揭出来了。

由此我们可以推论,以前我们也见到过,或者说这次也有的话,就是在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政界也好、某个部门也好,或者是某个领导人也好,出现的对中共某件事情的赞扬,很可能不是自发的,都是像这种类型的,就中共自己策划导演,然后让别人来替它做的可能性很大,就说从这个可以推理。

第二点,就是这一次,从罗斯个人的反应来看,他似乎是非常吃惊、非常愤怒,那就说明他以前很可能没有和中领馆打过交道,完全不像是那种曾经遇到过中共统战的人。中共统战如果接触过他,他就是对中共的人有所了解;这次看来,他是完全没有了解,所以他更不可能是亲共人士。

从这点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这封信绝对不是针对他的。因为如果在一般情况下,它首先针对的是亲共人士,就是比较容易帮它忙的人。中共会这样,正好说明不是有目标的针对那些被中共认为是老朋友的人,而是普遍发的。

也就是说,至少在美国州议会这一级的众院或者是参院议长可能都收到了要求,这就是一种广种薄收,就是说它认为总有人会支持它的,就是碰到一个算一个,大概碰到一个他就赢了,可能这样的。

但是我想估计一般的人他的反应会认为是恶作剧,直接就扔掉了,就像罗斯收到的第一封e-mail一样,他就扔掉了。但是罗斯这个人可能是比较认真的,就是第二次接到跟进的e-mail以后,他就去核实了,核实以后他就把它公布了。那其他人可能即使是知道真的来自领馆,他也不一定会公开,因为愿意把这种事公开的人可能毕竟不多。

那我们知道就是以前中共这一类的行为被公开的也是极少数。说句老实话,如果公开的是多数的话,那中共早就不敢干了。因为中共外交官写信或者是面谈,直接干涉别国内政的事情太多了。这种都属于干涉别国内政的,就是要求别的国家的地区议会按照它的说法去做。你像去年,中共驻西班牙大使直接给马德里的剧院施加压力,阻止神韵演出,这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就这种案例其实很多。

其实就中共的这种公关,它不仅对民选官员和对议员,还涉及到了其他的人士,尤其是我想首先他们针对的是长期亲共的人士,要求他们出来。你像4月初的时候,中共有上百个学者连署,就是要求美中合作抗疫嘛,然后他们这个连署的第二天,非常快,第二天,美国就有上百个前政府高官和学者呼应中共学者的要求,就是提出来要美中合作。

我想美国这个声明的连署者不一定知道这个来源是什么,当然也可能心中有数,因为这里头大部分都是和中共长期打交道的,但是这个启动者或者起草的人很可能就是在中共的鼓励下行动的。当然他们不会像罗斯那样公布,所以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但是从时机来看的话,就是几乎是同时,就隔一天,就来呼应中共学者的这个呼吁,来完成中共现在的一个大目标。这种事情发生巧合的概率是非常小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罗斯他对中共领馆的这个反映是他也提了一个议案,那是跟北京要的是恰恰相反的一个议案。那我们看到从3月底开始呢,国会有不少议员提了各种议案,都是要求制裁中共政府,或者是政府官员隐瞒疫情、打压言论造成人为灾难。那您觉得这些议案和中领馆的要求表扬的举动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呢?

横河:这个要区分来看,就在联邦一级,联邦一级因为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在对中共问题上,从贸易战开始就已经基本上达成一个共识了,就是说要针对中共强硬。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疫情爆发以后呢,美国联邦政府和国会对于中共方面的追责的呼声是非常高的,这个我觉得倒不一定需要中共的求表扬来刺激他。当然,如果有了这种刺激的话呢,那可能会对这种追责批评的声音有强化的作用。更大的可能性的是在联邦一级由于中共开展甩锅,还有声称它要领导世界来抗疫情,就惹恼了美国的这些议员而发出提案来的,这个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认为就是因为中共认识到这一点,而且对联邦一级的参众两院的议员是长期跟踪,它都有评估的,因此在这种场合下,它直接去求表扬的事情上可能不敢那么直接,因为人家把它公布出来的机会非常大,所以它就从州议会下手。

为什么要从州议会下手呢?因为州一级他一般不直接参与国际事务,就是说外交是联邦管的,州不参加国际事务,所以很可能他对中共的认识没有那么清楚,中共得手的机会就比较大,而被公开揭露的机会就比较小。这是中共打的如意算盘。它其实没有想到的是现在抗击中共已经成为美国全民共识了,所以这一次它遭到了迎头痛击。

不过在州一级如果有人收到了类似的信件而选择不公开,而是直接提案来谴责中共,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就是说如果在州一级有提案是这样的。中共现在就是这样的,它一出招就是一个败招,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就是最近我们看到连续发生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我还想跟您讨论一下中领馆它出面要求表扬这件事情后面的动机。因为从目前公开的数据看呢,美国感染的人数是最多的;那中共它自己只报导8万确诊,现在又全面开工了,所以很多中国人都觉得民族自豪感大增啊,觉得中国比欧美都强啊。那这种情况下,它为什么还要要求人家去表扬它呢?

横河:这个是两件事情,因为中共实际上是在两条战线,一条是国内、一条是国外。刚才你讲的开工,这都是国内的情况。中共要对付国内隐瞒疫情所造成的灾害,它要把它转成对它有利的因素。

那么在国内呢,它是有一定的有利因素这么做的。首先就是它瞒报数据。现在国际上根据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的病例和死亡的比例分析的话,就是中国境内的病例和死亡数都应该是他们现在公布数据的15到40倍。但是中共它只要严格控制数据,中国的民众绝大部分就不会知道真相。因为它是一个全方位的控制嘛,就包括任何现场的亲身经历者都不能够说话。

这个中共是有经验的。你想大跃进的时候,大跃进导致的饥荒死了至少4千万人。但是中共居然成功的使大多数的国人以为饥饿是局部的,而且是由自然灾害和苏联逼债导致的,此后几十年很多人都相信这种说法。

那现在讲到中共在隐瞒这个疫情以后,它再去大力宣传抗疫情成功,而且是中共领导的结果,这就导致了居然就有很多人相信。它怎么能让人家相信呢?就是说在灾情不严重的地方,或者是没有被隔离的地方,或者是隔离了以后,自己没有亲眼看到人死亡,或者是自己没有亲人死亡的话,在确保直接受害者和幸存者的声音不被大多数人听到的情况下,这些不直接受害的他只能听到歌功颂德的声音,所以他就真会相信中共说的话。

但是那一系列的条件在国外都不具备,因为国外信息自由、新闻自由,官员是民选的,地方政府还可以不听联邦的,这样他不可能隐瞒任何东西。

那么在国外战线呢,中共是想利用这次疫情来扩张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就像你刚才讲的,这一系列的攻势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的。当然,中共自己来发动攻势呢,它的作用不大,因为中共现在信誉扫地,谁都不相信它了。现在世界上除了那些想向中共要钱的以外,真正相信中共的已经不多了,所以它需要西方国家的政客出来为中共捧场,这样的话,从这些国家的内部来影响这些国家的政治风向。这个就是它要西方政客来表扬它的思路。

但是这一次是基本上不灵了,因为这个做法太过分了,因为它自己先是隐瞒,然后打压内部揭露真相的人,导致全世界受害;全世界受害以后,中共又开始甩锅,这又得罪了一大批人。那现在各国都是憋了一肚子气,有的人不敢说,而且疫情也很严重,当前也没有时间、没有这个精力去和中共算账。谁知道中共就借这个机会得寸进尺,还要表扬。现在西方国家就是有政客想这么做,在现在民意沸腾的情况下也不敢。

何况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我们发现哪个国家领导人一表态亲共,很快就会出事,不是自己就是家人被感染。你像塞尔维亚总统3月21日迎接中国的援助物资专机,他亲吻了中共的五星血旗;到4月8日,他自己宣布他儿子感染了。就这些领导人稍微明白一点的,恐怕也得躲著,离中共远一点,免得招惹霉气。因为中共这个霉气真的是谁沾谁倒楣。

主持人:那刚才我们讨论的是国家政府层面对中共大外宣的抵制,那么这几年在美国的带头下,大家都纷纷学着对中共说不。您刚才讲的美国整体上上下下的局势,因为在这个大环境下,所以刚才那几件事情出现也是情理之中的。

那么还有一件民间事件是有一点出人意料的,就是亚洲的网友们联手围剿小粉红。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小粉红它的杀伤力巨大,以前就有一些口号,说某某出征,寸草不生,人见人怕。那这次居然是平时比较亲共的泰国网民首先回击,而且还占了优势。对这件事情您怎么分析呢?

横河:我想说的是比较亲共的是泰国政府,不是泰国民众。泰国民众对中共一直很有意见,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中共在湄公河的上游修建了很多水坝,导致下游现在干旱。所以泰国、东南亚一些国家现在受害非常严重。

小粉红和泰国网民的区别是什么呢?小粉红是把自己当作中共的一部分,当然中共是不是那么认为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是泰国网民并不认为自己就是泰国政府。所以说这两个价值观完全不同嘛,在冲突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很奇怪的现象。

就是小粉红认为他自己是中共,所以他认为泰国网民就是泰国政府,也就是泰国国王,他就去骂泰国国王。他认为骂了泰国国王就是骂泰国的网民,所以泰国网民就等于是被骂了。谁知道泰国网民本来就对国王这次躲避疫情不满,就是小粉红骂的时候,泰国网民并不认为自己被骂了。

这种骂战一般情况下是谁能够激怒对方,谁就赢了。但是小粉红这次比如说还用中文的拼音字母的前四个字去骂人家,那人家看不懂。所以说他打击到的都不是对方,他没打到对方,他当然就赢不了。

很多骂战的内容它针对本国网民可能有效,你比如说小粉红在国内围剿方方,那个可能会很有效;那针对台湾和香港的效果呢,可能就要差一些,因为这有制度的差异,有文化的差异了,可能效果就要差一些。那针对完全不同语言、不同文化的泰国呢,可能就完全无效。另外,小粉红在这场辩论当中,他本来就不占理。如果骂人无效了,那讲理一定就输。所以小粉红不占理,是他输得最根本的原因。

主持人:本来这件事情就是民间网友们之间的骂战,其实一开始就是泰国的网民和国内的小粉红,结果中共驻泰国的领馆非要在里面插一脚,他出了一篇声明,结果反而惹了一身骚,而且还激起了东南亚各个国家的网民的联合。您觉得这个政府官员介入民间的争论是否就属于自降身价的一个行为?

横河:其实中共驻泰国领馆的行为正好说明小粉红的出征不是网民的个人行为。小粉红,或者更广义的中共网络水军的组成,有几种情况,当然这个也可能是一个变化的过程。有两种基本上不同的观点,一种就是包括自由派,还有中共的反对派,甚至包括中共的喉舌,他们基本上认为所谓“小粉红”是爱国、无知、无头脑的青年的代名词。

而哈佛的研究认为,他们的主角是中共的党政部门,他们发现大概只有20%是出自民间的,至少60%以上是出自中共的各级党政部门,就这些所谓网络水军。这当然可能有一个就是小粉红逐渐被中共接管的过程,因为这个时间不一样。

当然,我们知道还有一部分人是监狱关押的犯人当这个网络水军的。2016年“帝吧”出征,那么多人翻墙,那是在中国网络控制非常严格的情况下发生的,那说明什么呢?就是即使不是中共组织的,也是中共允许的。

对于2016年的“帝吧”出征和那一系列的事件,人民网有一个舆情监测室,它曾经对小粉红出征做过一个评论,就谈到一次性是上千万的小粉红翻墙出征,而且它对小粉红翻墙出征的现象高度赞赏,那就说明不是个人行为。因为当中共允许上千万小粉红一起翻墙,翻墙在中国本来就是违法的,当中共允许某种程度的组织存在的时候,那个组织就只可能是中共直接控制的。

这次肯定是得到中共当局支持的,因为中共使馆这个脸书它批泰国网民搧风点火,以大使馆名义贴出来一个中英文和泰语三种语言的声明,那其中就谈到“一中原则”什么之类的,最后一句话其实它说的就是跟小粉红的说的是一模一样的,实际上他们犯的错误是一类的,就是说它支持小粉红。

实际上小粉红的行为是中共现在的外交政策,只是说中共现在的外交政策和它各个部门之间的配合非常混乱,所以搞的好像是自相矛盾的,或者是说配合的很不好的,那是表示中共的内部管控出了问题,并不表示这个部分不是中共派出来的。

他说什么呢?他说“一个中国原则是泰国政府和广大泰国人民长期坚持的既定立场”。你可以说泰国政府坚持“一中原则”,但你不能说广大泰国人民坚持“一中原则”。泰国人民什么态度你根本就不知道,泰国人民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一中”。中共利用强权强行代表中国人民,现在还要去代表泰国人民,当然它还想代表世界人民。怪不得香港、台湾和东南亚的民众要和泰国人民联手起来在网络上抗中共。

中共最近这个连续栽,我觉得就中共现在穷途末路了,真的是走到末路了,中国人讲就是喝凉水都塞牙的时候。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我们就谈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