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纽约侨社被中共渗透(1)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2日讯】从3月20日纽约州长发布居家避疫令至今一个月,纽约疫情仍未走过困境,现在只不过比最糟糕的时刻减轻了一些。

引人瞩目的是,地处“高危之地”的香港,疫情却轻微,图示为港人总结的四大原因,以及香港与纽约市的对比。港人总结的四个因素中,前三个因素林郑政府、中共、世界卫生组织(WHO),背后的共同元素是中共政权。

网上文宣将纽约和香港的疫情做对比。(网络图片)

再看纽约华人聚集的六个主要社区——曼哈顿华埠、法拉盛、艾姆赫斯特、布碌崙日落公园区、羊头湾、班森贺,对比这些地区的染疫数据,发现60岁以上“高危人群”集中的曼哈顿华埠却是纽约市染疫率最低的邮政地区之一。

纽约市卫生局4月20日的数据显示,老侨集中的10013邮政区中只有14~358例确诊,而紧密相邻的10002邮政区是福建同乡会等亲共侨社集中地,有619~1079例确诊。这两地的区别是,前者坚决反共,后者出格地亲共。

纽约市卫生局4月20日按邮政编码显示的疫情图,黄色区域内是传统侨社所在的10013邮政编码和福建同乡会等亲共侨社所在的10002邮政编码,深颜色比浅颜色疫情严重。(纽约市卫生局网站)

这些现象与3月12日大纪元发表的特稿观点不谋而合。该文章指出,中共肺炎因为中共的隐瞒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变为令世界惊恐的瘟疫。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尤其是在中国之外的扩散趋势,鲜明地点出了病毒的风向和目标:它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大家可以从全球和各地区“感染谱”上看。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刘细良日前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说,他认为从国家层面而言,凡是亲共的国家都在封关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错信中共。这些政府的取向,影响了他们的判断及决策。至于个人,就是有人对这个病毒掉以轻心,因为相信世卫、相信中共的讲法,在武汉封城之后仍从香港到大陆,结果被感染。而绝大多数香港人不信共党和林郑,港人自救,“靠社区自己抗疫,与其它国家靠公共医疗、靠政府是不同的。”

纽约唐人街的传统华人圈与香港、台湾关系密切,可谓“同声同气”,虽然人口老化严重,属于“高危人群”,但此次疫情中感染几率低。此地有一大批移民来美多年的老华侨,40~50年前曾经历大陆文革的煎熬,冒险多次强渡或游泳偷渡逃往香港,再从香港来到美国,至今对香港保持密切关注度,且坚决拥护中华民国。这批老侨对共产党有清醒的认识,是传统侨社中反共的中坚力量。

纽约如何变成疫情重灾区

截至19日的统计数据,纽约市的确诊死亡人数已达10,022人,此外疑似染疫死亡的人数还有4,429人。

鉴于纽约市特殊的地位和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中共在纽约的渗透,从金融、媒体到政圈方方面面,如石灰岩浇水无孔不入,华人社区则首当其冲。是凡和中国有生意往来、有家人亲友,都无法避免必须与中共保持某种关系。

其中一项无影无形、无孔不入的要算从2010年起兴起的超低价、几乎免费的“零团价”中国旅游团,专门针对海外华人运营,持中国护照的不行。该中共政府资助的项目,名单会报给中领馆。一些有身份的侨领参加完回来说,享受了红地毯、国宾酒店、警车开道,省长市长全陪、每日三顿大宴、前呼后拥的拎包、警卫……“皇帝般的待遇”。回来后一些人没变,但也有人对“中国模式”大加赞赏,然后对敏感话题如法轮功及中共迫害人权就“保持沉默”了。

中共的渗透并不限于重量级侨领,普通市井小民也是中共积极争取的对象。超低价中国旅游、大陆橱窗城市走马看花,一条龙经营将游客控制在固定行程中,尽可能避免与当地社会接触,观光统战,有朝一日让你“帮中国做不方便做的事、说不方便说的话”。

一、台面下的权力干涉和阴谋

海外华人挺共,在逻辑上看是非常怪异的事情。很多挺共活动上常见的福建人,不是偷渡客就是申请政治庇护的难民,是作为中共治下的受害者才留在美国。但他们作为中共在海外的“维稳伙伴”,打红旗、唱红歌、推进共产党的宣传、打击中共不喜欢的人或团体。

另一个怪异现象是,纽约市政府允许亲共社团10月1日在华尔街铜牛前举行升五星红旗的仪式,纽约州参议院去年更将2019年10月1日定为“中国日”。宾州费城市政府去年10月1日还与亲共华人团体在费城市府广场联合举办升五星红旗仪式。实际上10月1日并不是中国“建国”日,中国早就存在了,这一天只是中共开始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日子。而中共将“建国”和“建政”二者彻底混淆。

在美国庆祝“中共建政日”,本身就有很大一个悖论在里边,因为中共不代表中国,不代表中国的传统,更不代表海外华人的文化传统。在美国庆祝共产党在中国建立极权主义暴力,这对文革时期逃港潮后到美国的政治难民、六四难民、法轮功学员等许许多多中共治下的受害者来说,更是讽刺和耻辱。

但美国官员要么不了解、要么把这当成言论自由的范畴;“中美接触”支持者、加州大学圣叠戈分校学者谢淑丽(Susan L. Shirk)说,中国在世界舞台不断提升话语权,但并没有损害美国的民主。真是这样吗?

记者曾亲见中共代理人如何在“台面下”对法轮功游行进行干涉。大约2013年5月份的一天,时任联成公所顾问的赵文笙接到一个电话,要求赵顾问游说纽约的几大政客、同他们“走关系”,“阻止法轮功在唐人街游行、不要支持法轮功”。

由于电话按了免提,记者听到对话过程。

事件背景是:7000余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将于5月18日在曼哈顿唐人街游行,庆祝法轮大法弘传21周年,并呼吁结束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惨绝人寰的迫害。

由于赵文笙在政客中说话很有份量,被《纽约时报》称为“造王者”,因此对方直言想“动用赵顾问的人脉”,但被赵拒绝了。赵文笙说,“这是在美国,这里不是中国,我们要遵守美国的法律,尤其是游行涉及美国政府的钱(警察维持秩序),歧视一个团体的话……我们这边不会做这种事,我不能帮你。”挂断电话,他说来电者是“福建社区背后的大佬”,但没有透露姓名。

二、美国公众资金用于服务外国利益

自从2008年起,唐人街中国新年游行的主办方就把以前参加游行的法轮功团体排除在外。虽然其游行负责人田士锐曾在2006年和2007年称赞法轮功团体的游行队伍“可观性很高,军乐团有职业水准”,但短短两年后他态度大变。

田士锐拒绝法轮功的表面理由是“有潜在的安全问题”,但暗含的事实是福建同乡会成为游行“特别协办方”,以及中领馆要求主办方保证没有法轮功学员出席。

在2008年5月22日,“追查国际”调查员拨通了中领馆总领事彭克玉的电话,就纽约法拉盛攻击法轮功事件,以特殊身份询问总领事彭克玉,彭在录音中承认他会见并教唆这些人攻击法轮功。

“游行是与外国共产主义政府有直接和间接关系的人组织的,这种关系决定了游行的宗旨。”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执行主任布劳德(Levi Browde)在2013年法轮功被游行主办方再次拒绝后说。

由于歧视,这不是法轮功第一次被禁止参加游行。由于外国势力的压力,美国合法注册的协会被排除在自己城市的节日游行之外。问题是,游行用了纳税人的钱,由市财政拨款。

纽约市警察局维持游行秩序的加班费通常一天超过10万美元。例如,根据纽约市独立预算办公室(IBO)的数据,梅西百货的感恩节大游行在2010年花费了市财政19.2万美元付给警察局加班费。

布劳德说:“这是纽约市保护和支持的游行,但最终却按照中共势力的要求,排除了法轮功。”他认为市府应该进行独立调查,如若上述指控得到证实,即纽约市赞助的游行正在受到外国政府的影响,那么中国新年游行的权利就应交给与中国共产党无关的社区组织举办。

三、中共用中资广告收服海外华媒

近年来“中式政治正确”在世界各地肆虐。而为了达成目标,中共使用各种手段,如在商业层面要求各国公司,必须以“中国台湾”去称呼台湾、不容许“中华民国”的存在,或用该国旗代表台湾。

在中共统战“要地”的侨界,这种例子有很多。例如2015年8月16日某华文报纸刊出标题为“沈吕巡:纪念抗战胜利 不忘美国盟友”的一篇报导,将中华民国驻美大使沈吕巡15日在美东华人学术联谊会40周年庆典晚会中的演讲进行窜改,将当天他说的“中华民国是有情有义的国家”,改成“中华民族是有情有义的”,漏列“国家”两字,把沈大使变成中华民“族”之代表;甚至扭曲沈大使的讲话原意,称沈大使谓自己“永远记住中国人的身份”。

该报记者对中华民国驻美大使的讲话弄虚作假,遭到大使抗议,该报次日刊登“更正”道歉。

2016年12月3日,中华民国驻美大使高硕泰上任后到纽约拜访传统侨社,很多侨领都留意到,各报馆对中华民国驻美代表的写法不同。

例如《星岛》的老板是中共政协委员,据悉他们早有规定:对中华民国驻美代表的报导中不能写中华民国四个字。

《星岛》的记者在处理高硕泰大使的新闻时就学了《侨报》,在中华民国上加个引号。《侨报》隶属于中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是全美唯一一份简体中文报纸。没曾想报纸出街后,《星岛》记者挨报社经理一顿臭骂。这名记者吐槽:“难道要我们写台湾,台湾代表xx,这不是台独吗?”并分析是中领馆施压给报社。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现象?社区人士说,众多中资公司的广告是中共用以控制海外华文媒体的杠杆,藉以达到控制舆论效果,不管你香港背景还是台湾背景,你若担心中领馆或大陆航空公司不给广告,报纸就活不下去,你就会跟着共产党的指挥棒走。

四、和统会办“抗日战史论坛”混淆视听

2017年9月23日,何志平以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秘书长的身份,与从事统战的“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和统会”)、侨联总会等在法拉盛主持“抗日战史”论坛,宣扬“国民党抗日,共产党也抗日,大家都是中国人,要团结起来对付外国势力和台独”,引起强烈反应。

论坛除安排98岁高龄的郝柏村讲抗战历史外,还安排了和统会副会长焦圣安宣读论文。当台下的国军老兵和反共的大陆听众听到焦圣安强调中共的抗战史观时,顿时被激怒,责骂“胡说八道”之声不绝,场面一度失控,坐在首席的中领馆代表立即离席而去。

前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本人以非牟利组织“中华能源基金会”名义,表面上在联合国“讲中国故事”混淆视听,真实目的是利用联合国作为其勾兑利益的场所,为中共的一带一路冲锋陷阵。最终他于2018年12月在纽约联邦法庭被判贿赂、洗钱等七项罪成,一年后被判入狱三年并罚款314万,被香港人讽“为党捐躯”。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