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纽约侨社被中共渗透(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4日讯】从3月20日州长发布居家避疫令至今一个月,纽约疫情仍未走过困境,现在只不过比最糟糕的时刻减轻了一些。

纽约亚裔的染疫人口比例只有7%,虽然远低于南美裔、非裔和白人,但是,疫情中的美籍华人面临的是双重风险。中共隐瞒疫情致病毒全球大流行,把海外华人也推到了风口浪尖,针对亚裔面孔的歧视行为明显增多。华人如何才能以最小的伤害避过劫难,与华人对此次瘟疫“感染谱”的认识,以及海外华人为何被歧视的认识不无关联。

接上篇:【瘟疫与中共】纽约侨社被中共渗透(1)

侨社参加中共统战活动 引发“国家忠诚”问题

中共对侨社施加影响并进行干涉活动,在华人社区真实存在,上述罗列的只是众多例子之一。

中共以亲共华人社团为基地,向主流社会辐射,社团成为中共渗透的重中之重。曾经挂满“青天白日满地红”中华民国国旗的唐人街,逐渐被分化,数家传统侨社改挂中共的五星血旗。唐人街侨界暗传,2002年至孝笃亲公所改挂五星旗时,收了中共50万美元。而联成赵文笙在世时,也曾透露中领馆在2010年前后出价80万美元,想让联成公所改国旗,被他拒绝。

这些事虽难以证实,但能看到的现象却是:换旗的侨领成为中共全国政协海外列席代表;出席中共十一观礼;回大陆参观以及参加免费旅游性质的会议;得到以侨领名号回大陆疏通关系等等“福利”。

中共藉由华人社群的影响力,试图在各国建立友善共产党的环境,甚至有一些政客的华人助理也为挺共活动站台。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2019年7月11日过境纽约,在曼哈顿中城饭店门外,支持与反对人马一度发生激烈冲突,州长库默的华裔秘书孙雯就站在高喊“蔡英文下台”的梁冠军队伍中。

中共统战部门将具有外国公民身份的“中华儿女”称做共产党的家人,要求美籍华人响应“祖国”召唤,认定“台湾政府非合法政权”,这些手法近几年已引起美国警惕。胡佛研究所2018年底发表《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报告指出,民族主义是中共控制海外华人的关键,认为他们理应效忠“祖国”、维护中国(中共)利益。

报告中指出:北京多年来一直任命美籍华人加入中共全国政协。虽然美籍华人受美国宪法保障可自由结社,但全国政协不是单纯的民间社会非政府组织,而是由中共主导、控制的官方机构。

以“统一台湾”为目标而成立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也具有中共背景,会长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执行副会长是统战部部长尤权,然而在美国却以“非营利组织”注册。

政协委员被要求坚持党的纲领和目标,还要报告其活动如何符合中共的利益。报告指出,参与这样的机构无疑引发“国家忠诚”问题,并可能伤及美国利益,伤及美籍华人的安全、声誉、独立性,使华裔群体受到怀疑。

美国最大的危险:忽略中共本质

根据《美国之音》2019年3月16日“中国对美威胁有多大?(3) 渗透美国功效知多少”报导,同是胡佛研究所中国影响力报告专家小组的成员、前美国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却认为上述中国影响力报告夸大了中国的威胁。

她在报告出台后发表反对意见说,这份报告在讨论合法和非法的活动时“夸大”了中国的影响力对美国的威胁。她认为,这些活动并没有损害美国的民主制度,中国并没有试图干涉美国大选。“……这个问题有多大? 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我们的反应有点过激。”她说,如果我们夸大这种威胁,会增加“红色恐慌”的风险,使华裔群体受到怀疑,损害我们自由和开放社会的现状。

谢淑丽曾于1971年得到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接见,曾担任克林顿政府的国务卿助理,主管中国事务,并著有《脆弱的超级大国》等书。她在接受中共党媒《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让美中“脱钩”是巨大错误。

如何看待中共威胁?斯伯丁(Robert Spalding)曾担任五角大楼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首席中国问题战略家,现在是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他在今年1月英文《大纪元时报》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中说,美国人倾向于相信,民主政体或资本主义作为组织经济活动的方式,“不存在任何挑战”。中共就会趁机渗透进来,开始改变人们的想法。

他说,中共施加的影响,是通过日常生活的渗透,比如你买的商品、你所关注的媒体等。它不直接当面来,是从侧面来,而且不达目的不罢休,慢慢影响你,让你失去自由,“中国共产党是我们从没有准备好去面对的对手”。

他也指出,中共的渗透办法“只有在你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的情况下才会有效”。因为民主国家很容易分散注意力,这里的媒体环境很容易把人们的注意力从与中共的所作所为有关的话题中转移开来,不像中共控制着媒体,让民众跟着政府的风向走。因此美国“必须保持警惕,不要忘记中国共产党是什么”。

“因为一旦你将视线从它身上移开,他们就又将故伎重演,重新构建起如金融、经济、信息等等领域的关系网,使他们对我们逐渐收紧绞索。”斯伯丁将军说,美国最大的危险,就是忽略中共的本质。

中共意识形态蔓延 危及全球自由

事实上,经过七十多年的统治洗脑,中国大陆一些人把中共的主张当成自己的主张。去年9月,纽约挺共阵营的撑港警反对港人民主抗争集会中,打出“反黑手”的标语,这显然是意指反美,因为中共把美国定为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幕后黑手,亲共华人还骂反共华人是“美帝的走狗”。他们虽然没有旗帜鲜明地反美,但实际已经这样做了。

西方国家的宽容给挺共活动提供了宽松的环境。这几年的法拉盛中国新年游行,中共出钱雇数百华人打五星血旗,显示“红旗占领美国街头”。

中共可以利用民主自由的空间,去渗透对方,相反中共将一切不利专制的资讯拒之门外。他们建立网络长城、言论审查、控制媒体和教育、打压异见人士、用金钱诱引外国服从中共意识形态。一切都显示中共的操作,危及全球的自由,如果任其横行,全世界人人都难逃中共审查。

台湾香港的宝贵经验

反观香港和台湾,他们面对中共意识形态的蔓延,是怎么做的?

台湾人权律师朱婉琪曾公开表示,国际社会应该从台湾的经验中了解到的核心与关键,在于“抗疫与抗共不可分”,台湾人对抗共有深刻认识,而“抗疫”的点滴经验则是由此“道”而推演出来的“术”。无论“术”多么成功,都得益于“道”的启悟。

而香港人经历反送中再到抗疫,香港人的反抗意识越来越聚焦中共,抗争的口号也出现了“驱逐共党”,乃至后来“天灭中共”。

香港《良知报》脸书上的一篇文章《从‘免于恐惧的自由’到‘不再恐惧的自由’》谈到,“不要激怒共产党”起初是许多见证六四的港人的抗争底线,但经历多个月的抗争,港人早已勇敢地冲破这条线。过去许多港人会以为缔造“免于恐惧的自由”是政府的责任,但反送中斗争经验教晓他们,要缔造这份自由,港人应首先展现出“不再恐惧的自由”。

潘东凯为香港作家兼资深时事评论员,长期敢于直言接批评中共,深受读者及网友喜爱,他日前在接受香港大纪元《珍言真语》专访时说,“免于恐惧的自由”是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及的四大自由之一,如果人长期生活在恐惧中,会很痛苦,敢怒不敢言更痛苦,因此一定要走出这一步,面对中共每一次的指鹿为马,都要指出那头是鹿不是马,虽然每一次都令中共难堪,而你的代价很少,“走出这一步你就OK了,否则你一生都生活在痛苦中。”

他认为,中共就是病毒,如同网友所总结:第一个零号病人是在德国,然后人传人去到俄罗斯,在俄罗斯传到上海,由上海传到北京,在北京图书馆确诊有几个人,经过几次变种至今,祸害株连广泛,“中共是一个完全没有信仰的极权体制,极大罪恶集中地。(亲共者)一切以利益为唯一的依归,以权力为最高崇拜的偶像,所以对他们来说,只要即时有利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讲。”

他分析说,疫情爆发是中共走向覆灭的分水岭。真正的脱钩就算解决了疫情,疫情受到了控制,这个脱钩也会加速进行。当疫情过后,就是中共“买单”的时刻。

海外华人被歧视该怪谁?

疫情中的歧视现象,成因复杂多面。一方面,美国人对中共政权隐瞒武汉爆发疫情,且撒谎不断,让世界付出生命代价感到恼怒;另一方面,中共外交部发言人3月12日把中共病毒甩锅给美军,川普总统被激怒,并开始反击,使用“中国病毒”这个词。

当然,针对亚裔的歧视及暴力行为在美国受到舆论一致批评,纽约从州检察总长到警察局表示绝不容忍种族歧视行为。亚裔维权团体设立报告网页,鼓励遭受不公者勇敢发声。川普总统为了保护美国亚裔也放弃使用“中国病毒”一词,他说美国亚裔“是极好的人,病毒的传播不是他们的错。”

然而,中国国内对外国人和外国侨民的敌意却与日遽增。英国首相病重,44万个中国人点赞。美国疫情攀升,小粉红幸灾乐祸。中共的网络防火墙和删帖大军屏蔽和删掉了海外许多报导,却留下粉红们占领国内网络生态圈,仇外情绪弥漫。

外界担心,中共战狼式外交极可能引发新一轮排华浪潮,海外各国华人的安全和利益,因此会面临威胁。因为中共这个角色的不光彩,使华人在那些地方被标签、被提防、被敌视。

美国价值观与共产主义水火不容 华人如何选择?

事实上,过去数十年,中共在国际上各种统战,已经令各国感觉到威胁,以致外界对华裔社群的信任度降低。

一切的根源在于,中共这些年利用各方的包容和利益心,以“一带一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金钱力量和统战去输出它的意识形态,形成另一种阵营,并打着“中华民族”的大旗,动用当地族群在其它国家去抗衡反对它的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9年10月30日晚在哈德逊研究所的颁奖晚会上发表讲话说,美国已经意识到“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和美国价值观怀有敌意”。

一些涉及根本的事正在发生。这对于这场危机的走向,以及世界从中的演变,都有重要的关系。

川普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白宫抗疫特别工作组组员库德洛(Larry Kudlow)上月在年度“保守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说得很直白:“新型冠状病毒不会击沈美国,社会主义才是美国最大威胁。”

未来,大多数美籍华人的命运,取决于他们要不要做中共的同路人。因为亲共必然导致反美,美国的自由人权的价值观与中共的共产主义水火不容,任何一个人、一个组织,在实质上不可能既亲共,又亲美。当两条船背道而行时,脚踩两条船的,只能掉水里。

此时瘟疫仍在大流行,同时中共政权也在拚命掩盖真相,这段时间是留给各国政府和人们思考的,但愿人们能早日看清中共病毒的根源,走过这场灾难。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