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平:《中共病毒》

<一>从血洗台湾、留岛不留人、到中共p4实验室病毒泄漏

中共毛时代的解放军司令员陈毅喊出:"血洗台湾"……

二零一九年习近平出席〈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四十周年纪念讲话。蔡英文总统强硬回应习近平"两制"台湾方案……

武统台湾己是中共由来已久!

解放军中将王洪光宣称:"六种战法,三天拿下台湾!"

之后,又有"二十四小时内拿下台湾!"、

更有"留岛不留人!"……

二零一九年九月中共在武汉天河机场的病毒模拟演练;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一张武汉市健委的内部通知在网络上流传,称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声称初步确定"新型冠状病毒"为此次疫情病原……

武汉疫情大爆发、宣布武汉"封城"后,越来越多的讯息显示,证明中共在武汉进行一项病毒实验……

于是,武汉P4实验室负责任人之一石丽珍站出来甩锅,先说是华南野生动物市场,继之又说云南山洞蝙蝠……

中国首席生化武器专家陈薇中将进驻武汉p4实验室,这是中共派陈薇给武汉p4实验室送来"定心丸",表示武汉p4实验室有党国……

<二>中共为何物?

一九二零年马林被派到中国迠立第三国际支部,命名为中国共产党(简称中共或共匪)。中共是马列共产孵化的红色邪恶怪胎,当时称自己的祖国是苏维埃(苏联),抛弃了有五千年文明的优秀传统文化道德,变成马列共产邪教包装的匪劫团伙。

中共最早的根据地是湖南与江西交界的井冈山,此山风景佳丽,易守难攻。中共之前,此山是绿林军头目袁文才和王佐的所在地。中共杀了袁文才和王佐之后,井冈山成了中共最早的红色共产"革命"根据地。

从此在中华民族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留下祸根,给中国人不断带来灾难,尤其是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农民失去了安逸、和谐的田园生活。

中共在中国大陆建政后,农民的土地都被没收了变成农奴,而且他们的户口被捆绑在农村里,属于中国二等公民。

中共经济改革后农民进城打工找生活,却被扣上一个"农民工"的头衔,不能享受城市居民的待遇,被歧视为低端人口。农民进城打工还要花钱买暂住证(不是房租费)、他们没有稳定的工作、工资低、不享受劳保待遇、十几个人合租偏避区简陋小屋或工棚蚁居。这群农民工的生存条件,比起当年老舍笔下北京笼须沟穷人要苦十倍。可在独裁政权下谁也不敢报道社会上的黑暗腐败面,轻者被吊销执照、重者被失踪或蹲牢房。中共在群众中心里是个杀人恶魔,今日的中国大陆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三>让真实的历史说话

一九二七年三月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问世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人们特别反感共匪掀动的小股懒汉等社会渣子造反一一抢劫乡间土豪家的行径,群众怒骂是痞子运动。毛泽东却称:"我这次考察湖南农运动得到最重要的成果,即流氓地痞向来为社会最被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毛泽东原话)。

我们湘南许多乡间老人称毛泽东是红毛子、流氓头子;指共产党是匪贼、红祸灾星、红色魔鬼。

中国农民是最早,也是最大受群体!中囯人已被中共魔鬼祸害了几十年,如今中共魔鬼已祸及全球!下面是我记录中共魔鬼近百年来,在中国大陆造成万劫不复的灾难。

(l)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的打土豪分田地,让湘南百姓谈虎变色。

一九二八年元月,朱德与陈毅在湘南武装暴动,占据了耒阳、永兴、郴州、宜章等六个县。中共将农村里的地痞流氓、小偷小摸、懒汉旡赖等社会渣子组织农民协会(简称农会),挂出打土豪分田地的牌子,湘南特委对农会的指令是:

杀、杀、杀,杀尽土豪反革命!

烧、烧、烧,烧尽他们的巢穴!

干、干、干,干(原文我已记不清楚,其意是说睡土豪的小妾与小姐)!

尽管这次在我家乡只停留了四个月,但影响极坏。农会里的流氓地痞等社会渣子,尤其是梭标队杀人放火心狠心手毒干尽坏事。整个安宁的农村被折腾天翻地覆、社会被搅乱得惶恐不安,中共魔鬼窜逃回井冈山后,农村里仍是一片凄凉!

在打土豪分田地的活动中,我们这栋祖宅三次被判处了"死刑"。我们的这栋老祖宅,是我们的曾祖父兄弟俩满清末年为自己的子孙迠造的。

民国十七年(公元一九二八年)祖宅里住着自己血脉子孙七户。芳字辈老四李芳辅被农会划为土豪家庭;名字辈长兄李名孝也被农会划为土豪家庭,这两户都上了农会杀头的名单。祖宅里其余五户虽都是贫下中农,但没有人加入农会。

第一次把我们祖宅判处"死刑",是农会杀土豪后的阶段一一即是要实施点火烧尽土豪巢穴。农会要执行点火烧祖宅里两个土豪家的房子,我们祖宅是整体结构,一但点火整个祖宅都会被烧毁,这等于对整个祖宅判处了死刑。(有附图)

情急之下,五户贫困家庭写了一封恳求信,并打上五个贫农家成员的手模,让我爸将信连夜送到黄克诚的兄弟家(白水黄家村距我们下廊水村只有三十华里,当时黄克诚是永兴县苏维埃政府的领导干部),在黄克诚的过问下,我们祖宅撞过了第一次劫难

第二次是中共为了保护苏维埃政权安稳,竟要烧毁民房。

一九二八年四月,湘南苏维埃特委下达命令,要将从耒阳到坪石公路两旁十五华里内的房子全部烧毁,使国军打来时没有房子住,可以阻止国军的进攻(这是黄克诚〈回忆录〉中的原文)。我们下廊水李家村正在公旁,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我们永兴县马田圩正在公路上,而且附近全是大村子人口相当密集。原本当地农民对打土豪分田地的做法就非常反感,得知要烧毁公路十五里内民房消息后,实在是忍旡可忍了。勇敢的马田农民首先扯起白旗反水了。在震天动地的口号声感召下,沿公路两旁的农民组织了反水队。顷刻附近农民纷纷响应,像干柴被火星点燃了似的,暴发熊熊的烈火。荒唐的烧房命令在永兴地段未能执行下去,使我们老祖宅逃过了第二次劫难。但耒阳与郴州两个县烧房子的行动早,使公路两旁千千万万的农民变成了旡家可归的流浪者。

第三次是因为超生户差点毁了祖宅。七十年代强制实行一对夫妻一个孩,对于超生夫妻除了罚款、抄家、还有更荒唐的拆毁房子的惩罚。大队对超生户李兰山家,下达了拆房子的惩罚决定。李兰山家的房子拆毁时,整栋楼房都有被震动倒塌的危险,这简直是太恐怖了!住在祖宅里的人,不论是祖宅自己的血脉子孙,或是享受中共"恩赐"的外来户都很恐惧,可是又都不敢碰撞计划生育的政策。

后来,是自家子孙李丙光一家挺身站出来了,李丙光之妻刘丙彩出拿定主意,把大队干部请到自己家里来,在酒桌上以理以情恳求干部收回"呈命",才算让我们这栋一百多年前的老祖宅,第三次逃过劫难!

啊!老祖宅!您曾三次被荒唐判处"死刑",三次撞险境。您见证了一个披着"国家政治外衣土匪的邪恶,您一定是在等待迎接曙光的到来!

(2).长春饿殍战,饿死长春城内六十五万老百姓,中共承认只饿死了十二万人。

我在抚顺冶金公司的一位同事,也是一位不错的朋友迟秀花,她是当年困长春时的幸存者,她说她们家是粮食商店,所以没有被饿死。从她对困长春的所见所闻描述中,听得让人很震惊!中共的基因非常狠毒,毫无人性!

中共动用了十万人马,将长春城团团围住,时间是从1948年5月到10月,在这近半年的时间里不允许老百姓出城。国军可依靠飞机空投粮食生存,而城市居民家中能有多少粮食?当时长春市有七十万居民,他们完全与外界隔绝了只有挨饿等死,其惨状可想而知!中共最拿手戏是间碟工作,每个国军军中都隐藏着数名间碟,专门做策反思想工作。最后由朱德给城内国军的60军军长曾泽生写亲笔信,曾泽生被策动起义了!曽泽生劝郑国洞起义,黄浦军校毕业的郑国洞宁死不降拔抢自戕,被身边的士兵(间碟)阻止。

中共对长春城实施饿殍战略,在长达近半年的时间里,竟然让六十五万百姓被活活饿死,被饿的百姓比日军南京大屠杀三十万百姓,还要多三十五万人。其手段比日军的南京大屠更残忍、更恐怖!中共这群地痞流氓,为了夺取长春城,竟然活活让六十五万居民饿死,用心何其狠毒!

(3) 五十年代,中共暴力土改杀害地主四百万、还没收全部农民的耕地

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为完成孙中山耕者有其田遗愿,实施和平土改后经济腾飞,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

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暴力土改 ,杀害地主(富裕农民)四百万以上,所有的地主裔被戴上"黑五类"帽子,过着非人的日子长达三十年。一九七九中共宣布摘掉黑帽子时,幸存的"黑五类"裔己寥寥旡几。一九五八年所谓的人民公社化,中共没收了所有农民的土地,大陆的农民变成了没有土地的农奴,致今中国大陆的农民仍是属于中国的二等公民一一他们的户口被捆绑在农村里,子孙后永远是农村户口,而且没有属于自己的土地。

(4).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运动,是为了消灭有独立思考的知识精英。

中共当年高举旡产阶级"革命旗帜",用为穷人打天下的口号欺编工农群众为他们打天下,大批有自由民主意识的知识人士都投奔中共。中共建政后对有独立思考的文人下杀手了,因为自由民主是中共独裁政权的威胁!

中国大概有五百多万知识分子,当时中共说划了五十五万多右派分子,但据维基解密有三百一十七万八千多人,被划成各种类型的右派分子。年龄最大的是上海前清的冒广生,当年八十五岁;年龄最小的是四川达县的张克锦年仅十二岁。右派分子基本上是各条战线上的精英,中共连国家栋梁级别的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以及从国外回来的尖端科学人才,如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水利专家傅作恭、哈佛医学博士毕业董坚毅……都未能逃过这一劫难。对这个右派群体虽没有被直接杀头,但其遭遇也是很悲惨的。例如酒泉夹边沟右派劳教农场,一九八五年初这里有三千一百名右派分子,他们这群往日文质彬彬的学者文人,每天要劳动十二个小时以上,若没完成分配的话还要扣饭。既累又饿,有时只能在地上爬行回宿舎。到一九六零年十一月中旬转移时,只有三百余人了,像傅作恭、董坚毅这样的高科技人才,也葬送在夹边沟劳教农场了。

(5).毛皇帝为了造原子弹称霸世界,饿毙四千五百万老百姓(学术界评估)。

一九五八年中共的所谓三大法宝即社会主义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而"大跃进"的实质就是狂妄症,中共是典型的狂妄症候群,妄想以武力征服世界各国,称霸世界,成为全球最高独裁者。

中共推动"大跃进"运动,号召人人要有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革命"精神!为了实现钢铁方面超英赶美目标,大力开展全民炼钢活动,农村公社建"钢铁厂",农民动手建造"土高炉",提出大发钢铁"卫星"的口号。

这年春耕尚未结束,中共命令在农村公社建"钢铁厂",全国各一池掀起全民大炼钢铁的狂潮,农村里主要劳动力被抽调去建"土高炉"。

当年我是湖南永兴县的中学教师,春耕时经常领着学生帮助附近生产队干农活。春耕结束后,生产队只有老幼病残看家,全部男女都去"土高炉"参加大炼钢铁运动。到十月份学校全部放假替生产队收割。我带领一个班的学生下到枣子公社,替鸡冲和柴冲两个生产队秋收。我们到生产队时由于收割季节已过,学生的劳动力也弱,许多水稻稿枯倒入水中很难颗粒归仓、红薯受冻也不能收藏,油茶菓也掉落在深深的杂草丛中……农村的老人们仰天长叹:"我们来年吃什么?"

之后,我又被校长尹声伟安排去马田公社"钢铁厂",我们学校里负责一个"土高炉"的炼钢铁任务,陈老师领着一个班学生炼了一个月,"土高炉"未炼出真正铁锭,却把陈老师累倒了。

我奉命到马田公社"钢铁厂",站在我们学校的"土高炉"前面,看到坐在高炉旁边木板上的陈老师真吓了一跳!他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教师,才一个月怎么会折腾这个模样了?不但整个人痩了一围,连眼睛都深陷了,真像大病一场之后。学生说他已经一个月未去宿舍睡觉,实在困极了也只在这木板上闭闭眼……

陈老师从他那个印有"为人民服务"的背包里,取出永兴县委翻印的"炼钢铁小手册"交给我,很难过的说:"其实我们每一个步骤都是按这本书里认真操作的,可是我们的土高炉就是发不出卫星,我给学校丢脸了……"我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他是个老实人,思想压力很大,我只是尽力安慰他。

这个所谓"土高炉"的外壳是用红砖砌的烟囱模样,底座约三米多直径,约三米高,里面贴了一层耐火砖,下面留有小孔连接地面凹槽,这就是"土高炉"主体。在主体两旁还有个附件,一侧即上料台,所有用料从上料台填入"土高炉",最底层是木炭、旡烟煤、铁矿石、小青碎石盖顶;另一侧是个人力风箱连接着主体,点燃火后由两人拚命拉动风箱。按规定时间拉开下方小孔,让液体流入地面凹槽,这便是整个的炼钢铁过程。不过待液体冷却取出后,却是废品。约取出是真正的铁锭,便抬去报喜,称为是发了钢铁"卫星",每次评比便以发钢铁"卫星"多少评定名次。

当时的钢铁厂是一个生产队负责一个"土高炉",为了能抬出真正的铁锭发钢铁"卫星",基层农民干部便强行将群众家里铁炊具、农具、武器,凡是铁制品,统统填入"土高炉"熔化冷觉后抬去报喜发"卫星"了!我所在马田公社"钢铁厂",以马田镇的"土高炉"发的"钢铁"卫星"最多,因为马田镇有个生铁锅铸造厂,只有他们才具备发钢铁"卫星"的条件。这就当年中国的"土高炉"发的钢铁"卫星"的秘密,其实也是公开的秘密。干部为迎合上面的口味,做这样荒唐而败家的事情,老百姓恨得咬牙也不敢反对。

一九五八年末中共下命令农村公社"土高炉"灭火,要求农民又拆除几个月前建成的"钢铁厂",各自回生产队。

一九五九年全国各地发生粮食饥荒,中国大陆的农民真可怜!一九五八年为超英赶美"发钢铁"卫星"折腾了半年多,回到生产队又要开始饿肚子了!

尽管一九五九农村里己开始粮食饥荒,中共政治设计院仍坚持出口粮食换外汇,向国外购买制造原子弹的器材。中共毛皇帝说:"原子仗还没有经验,不知要死多少人,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

为了用粮食换外汇,购买制造原子弹材料,强制向农村生产队征购粮食,生产队的干部为了执行上面命令,把农民的救命粮都上交给政府。全国各地的饥荒都非常严重,一些农民夜里偷偷将未成熟的庄稼也偷回家填肚子,导致连续三年的大饥荒。

一九六零年中共的原子弹试验成功了!但从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中国大陆饿毙四千五百万老百姓,农村饿殍遍野。一些地方还出现"人相食"。

(6)."文革"杀人狂潮永远统计不了,还有毛骨悚然的人肉"筵席。

叶剑英元帅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共工作会议闭幕式说:"中央经过两年多全面调查,文革死了两千多万人,受迫害超过一亿人……"

一九八零年邓小平回答意大利记者法拉奇说:"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那么大,总之人死了很多……"

"文革"期间我还住在抚顺市,一九六六年末至一九六七年武装斗争最严重,全国各大城市的情况大致差不多,有时竟有解放军穿便装参加武斗队伍。双方都是使用除飞机以外的现代化武器,武斗没有固定战场和时间,老百姓更可悲!例如抚联派与造反派争夺滴台火药库一战,一颗手榴误落农家小平房屋顶。这家八口人坐在火炕上吃饺子,结果只幸存一人。在武斗最严重时,学校停课、政府以及厂矿关门,商店只在下午营业两小时。一些居民去农村避战祸,在城里居民害怕子弹不长眼睛竟用棉被卦在窗口上……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人肉"筵席"真让人毛骨悚然! 宋永毅说,广西"文革"期间人吃人的事件发生于一九六七年到一九六八年期间。在他主编的〈广西文革机密案〉中,广西有名有姓的非正死亡者十五万人、旡名旡姓的三万人、失踪三万多人。其中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被杀害,被迫害致死的。宋永毅说,在这些非正常死亡者中有一批人是被"革命群众"吃掉的。广西民间学者有一个县统计四百二十人被吃掉。吃人的事件遍布二十七个县,也有人披露广西有三十一县发生吃人的事情。

宋永毅举例武装部长指挥杀人的腥血事件:一九六六年十月中旬,广西上思县一个公社的武装部长叫王昭腾公开杀人。他指挥武装民兵把五个阶级敌人开腹取肝煮熟了一起吃。第二天他又杀了四个人,剖腹取肝,然后把这些人的肝分别送到生产队去,让大家每人尝口,说以示共同的群众专政。他们是政权,是国家机器的代表,他们吃人,就是政权吃人。群众称是是人肉"筵席"。

 (7).〈六四大屠城〉一一中共用机枪扫射手无寸铁静坐大学生和北京市民。

我们与丈夫在家里,从电视屏幕上出现北京大学生静坐、绝食,以及北京市民自发援助的画面,让我们惊呆了!因为我们的女儿和儿子都是在校的大学生,中共是杀人的魔鬼,这些孩子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我们夫妻再也坐不住了,因为丈夫在上班又不敢去请假,让我独前往学校把自家的一对儿女拉回家来。我立刻起程,从湘潭大学静坐学生的队伍中找到儿子。说服他随同我去北京清华大学,找他的姐姐。

当时北京的气氛很紧张,中共己开始调军队进城戒严,群众自发的维护静坐的学生。我们走出火车站后,一辆黄包车送我与儿子到清华大学静坐区,而且坚决不肯收车费,还说了不少感人的话……

女儿把我安排住在她们清华大学女生宿舍里,而她与弟弟仍到天安门学生区静坐。六月三日下午他们姐弟俩回学校看我时,发现我感冒发高烧暂时留下陪护。

就在三日夜间,听到枪声。吃药后我的病情有所缓解,便与孩子一同离开宿舍下楼了。校园里聚集众多的人群,有学校职工、家属,也有从外面回来的学生。从而得知当局下命令,对学生实行武力清场。军队出动坦克和装甲车冲向天安门广场,沿途遭受民众自发的阻栏,而荷枪实弹的军队对手旡寸铁的群众和学生开枪扫射。北京城彻夜枪声不断血流遍地,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城〉!

六月四日凌晨,枪声停止后,清华大学校园响起悲凉的哀乐声、到处卦著祭奠的挽联;整个北京城都是一片凄凉,很多的店铺都没开门……

六月五日说服孩子暂回湖南家中休息,避开眼下的风头。没有想到南下的火车暂停,我只好领着两个孩子从赤峰绕道去抚顺市,因为我们夫妻曾在抚顺工作很长的时间,先到过去的老朋友家里暂时避难。

到抚顺市的第二天,竟然电视屏幕上显示学生与"暴民"的画面一一学生与"暴民"残酷杀害解放军……

黑白颠倒、欺骗、造谣生事是中共的拿手戏,但我绝没想到中共竟会编导如此荒谬绝伦的故事欺骗观众,真是卑鄙旡耻到了极点!也看出中共这伙流氓愚笨到了极点!你们用电视屏幕能暂时欺骗国人的眼球。但又怎能封住亲历者,和当晚在北京众多人的嘴呢?

中共这恶魔是世界上最卑鄙旡耻的,它被清算的时间已经日渐近了!

  ( 8).活摘器管,天理不容!

我来美国,第一次在华人报纸上看到刊登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文章时,心里不太相信,认为中共再坏也不至于坏到这种程度,这必竟是件太邪恶、太残忍的事情,远远超出做人的底线。

随着中共权斗激烈许多高层丑恶的事件爆光,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国家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等高官的倒台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管贩卖利益链,被媒体连续披露。这时我才确信中共是古今中外闻所未闻的最残暴黑社会组织,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它们是这地球上最凶残的恶狼。

二零一五年,前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对凤凰卫视说:"周永康是大老虎,是中共中央纪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落马才打破器管移植的利益链……"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州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先生表示道:黄洁夫的话证实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买卖器官罪行的存在,这是最高层的机密,完全丧失人性。一个政权这样做的话,是不应该存在的,比起当年纳粹屠杀六百万犹太人还要令人发指。

加拿大著名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葵塔斯对中共活摘器官进行八年研究,并和大卫·乔高共同出版〈血腥的活摘器官〉书。他们呼吁囯际上都要抵制利用"孔子学院"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和人权侵犯;要加强医师的职业道德。活摘器官是毁灭性的国际人权问题,需要共同采取用行动来制止这种罪恶事件。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呼声表决"(Voice Vote)的方式一致通过三四三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和良心犯的罪行,一些独立研究机构进行追查,欧美一些主要煤体进行听证会。活摘人体器官牟利是人类地球上闻所未闻的暴政,令世人震惊!它证明中共到了穷凶极凶的顶端!

关于《活摘十年调查》,一个中国军医汪志远和追查国际团队经个十年调查出活摘器官的真相有完整录音。〈活摘〉影片获皮博迪大奖。

 9)只有解体中共,人类才有安宁!

早在一九五八年中共发动"大跃进"开展全民炼钢铁,妄想用土高炉发钢铁"卫星",在钢铁方面超英赶美,制造(复制)原子弹实现称霸世界之梦!

中共荒唐的土法炼钢铁,不但把农村搞得乌烟瘴气,使国民经济受到重创,人为的造成了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的三年大饥荒,饿毙四千五百万中国大陆百姓,是人类历史上空前最惨烈的灾难,是南京大屠杀三十万的一百多倍;是希特勒屠杀六百万犹太人的七倍多。如此惨绝人寰的灾难竟然谎称是三年自然灾害,并写进历史教材里,欺骗了外国人和自己的炎皇子孙。中共的骗术玩得真"高明",世界上独一旡二!

一九六二年元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七千大会。这次会议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的教训进行总结,承认盲目推行一九五八年的"三面红旗"。对于全国性的大饥荒,且饿死那么多人的事只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视百姓的生命如草芥。七千人大会闭幕时,毛泽东同意退居二线,由刘少奇、邓小平主持日常工作。

中共党魁毛泽东是权力狂妄者,不甘心退居二线:

一九六六年毛泽东亲自发动"文化大革命",在这场党内权力斗争中毛整死了政敌刘少奇等元老们,可他自己也一病呜呼,邓小平却命硬幸存下来了!

七十年代末,中共宣布"改革开放",仅仅是在经济上的改革。邓小平仍是毛泽东五十年代时的老套路一一把超英赶美式的"大跃进"变成GDP式的"大跃进"。中共又是不顾一切、不顾后果的向自然资源强取豪夺。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成为中共推动经济发展的"灵丹妙药"!

世界各国都是实施可持续性发展一一即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采取对有限的生存资源合理利用,让人们有个安全舒适的生活环境,让子孙后代不致于面临没有生存资源的绝境。北美洲、欧洲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以及台湾等亚洲一些国家,他们都是坚持着可持续性发展,所以这些国家的环境就没有遭受到严重污染。

中共不计后果只求高速增长,对有限生存资源进行掠夺式开发,使这片土地生忑环境濒临崩溃!如今大陆环境己全面恶化,近年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超标污染指数惊人,许多城市被雾霾笼罩着。这种糟糕生态环境对人体健康是极大的损害。中共不想改变中国大陆的生态环境,因为中共的野心是称霸世界,成为世界的霸主。所以,他们榨取中国的财富,都转移到世界各国的银行。

习近平更狂妄,不但要成中国"一尊",还妄想变成世界上一尊!他以大撒币外交手段实现个人愿望!"一带一路"是习近平的皇帝梦、红色帝国之梦、军国主义之梦、称霸世界之梦!世界领袖之梦!

习近平很想在他任内实现武统台湾,以显示他个人威风!

解放军中将王洪光宣称:六种战法,三天拿下台湾!

还有人说:二十四小时拿下台湾!

更有人 叫嚣:留岛不留人!

上个世纪中共为了制造(复制)原子弹争霸世界,造成人为大饥荒饿死四千五百万平民百姓。中共之所以放出"留岛不留人"如此危言耸听的话语?有人猜想中共想用原子弹毁灭台湾三千二百万同胞?我认为尽管中共有恶狼之心,也不敢有恶狼之胆!要是太明目张胆会引发国际公愤,中共会死得更快!

二零二零年元月二十三日,当局宣布武汉封城后,网络上纷纷都在议论武汉p4实验室泄漏病毒事件,开始大家称为冠状病毒或武汉病毒;后来国内国外众人称是中共病毒,因为是中共制造的。有人说是中共制造的生化武器,是研究人员技术操作失误泄漏了病毒。但从许多方面表明,是中共正在研发该病毒的疫苗和解药时泄漏了病毒。我认为这也许就是天意,是病毒的外逃!如果再延后若干时间,待中共把疫苗和病毒的解药秘密研发成功了,全球人类的命运就更惨了!

中共不但是怪胎,更是个变异的坏胎。武汉封城满月这天,即二零二零二月二十三日,中共在大陆召开了十七万人电视会议。不由得让人想起一九六二年元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在北京召开的七千人大会,那次会议背景是在,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情况下召开的,党魁毛泽东还是很不成愿的作了检查;这次十七万人电视会议的背景,是中共的武汉p4实验室病毒泄漏,疫情迅速扩散全国、蔓延全球造成惨烈灾难、甚至人类面临毁灭性威胁!中共党魁习近平不但没有丝毫忏悔与怜悯之心,毫旡羞耻的为自己涂脂抹粉,甚至用歌功诵德的语言把自己装饰成"救世主"!可见习比毛更疯狂旡耻,引发有良知人们的愤怒,各国都纷纷要把中共告上法庭,承担法律责任、要求中共对造成疫情的经济索赔。

这次疫情在全球扩散的最大责任者是潭得塞,他是助纣为虐的邦凶。如果疫情早期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决不会在世界各国严重的爆发,今日台湾对疫情的控制情况就是铁的证明。谭得赛是助纣为虐的邦凶,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共惨党是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邪恶怪胎,给我们这个有几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造成万劫不复的灾难!近百年来这块土地的人们再也没有安宁过日子一一民国十七年(1928年)杀人放火的湘南爆动;为了夺取长春城饿死六十五万居民;暴力土改杀害地主四百万以上,之后还没收了全部农民的土地;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运动,把中国的知识精英们几乎都收拾光了;一九五八年为了超英赶美、造原子弹,饿毙四千五百万民众;一九六六年党魁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党内夺权斗争死人旡数,更有让人毛骨悚然的人肉"筵宴";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大屠城〉,中共调军队用装甲车、坦克枪杀手旡寸铁的大学生和北京市民;活摘人体器官谋利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天理不容;今日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给人类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世人们!中共是个最邪恶、心狠手辣的杀人魔鬼,大家只有团结起来,彻底消灭共产这个杀人恶魔,人类才会有安宁的日子!

中共这个邪恶的怪胎,在我们中华民族这块神圣的土地上存活了近百年,受灾难最深的是农民。我是个农民的女儿,我是个历经九死一生的幸存者!我把自己〈回忆录〉中一个章节作个历史见证。我记录近几年来先后三位母亲杀死亲生骨肉,与之共赴黄泉的例证。我也有过用农药毒死三个亲生骨肉后,一家五口人共赴黄泉的恶梦!这一切是中国母亲的心毒,还是中国人的旡奈?请大家评论。

在此我要感谢美国,若不是来到美国我决不可能活到今天的!

中国的污毛们,你们应该分清楚中共与中国,国家与政党是有明确的定义。政党只不过是少数人的组织,只代表他们少人愿望和利益。几千万共产党员的组织怎么能凌驾在十几亿人的大国之上?何况共匪还是个邪恶的帕来品!你们不应该为了几个小钱助纣为虐,不要再认贼作父,帮助邪恶的中共毁灭中国!醒醒吧!

老妪李和平2020年4月26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