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中国的供应链垄断:中共主导 美国协助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1日讯】【世事关心】中国的供应链垄断:中共主导 美国协助

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有关全球供应链的讨论纯粹是一个经济学范畴。然而瘟疫爆发四个月了,只指向一件事–国家安全。瘟疫暴露了我们的软肋,直到现在我们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处于怎样一个危险的境地。数十年来,大规模的供应链迁移一直在进行着,到底供应链的哪些关键部分已经迁走了,是如何发生的?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事情背后的策划者,究竟打算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

供应链依赖中国是否构成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萧茗(Host/Simone Gao):“假如中国今天对美国断供多长时间,美国人在商店里会买不到仿制药。”

罗斯玛丽·吉布森(《中国RX:揭露美国对中国药品依赖的风险》作者):“我认为也就两个月吧,我们会真的看到一些问题。”

萧茗(Host/Simone Gao):“稀土是另一个软肋。”

罗斯玛丽·吉布森:“中国是否很容易把这种垄断地位武器化。”

大卫·威尔考克斯(进化金属公司总裁):“这种状况已经持续几十年了。你不可能一夜之间把它变过来。”

萧茗(Host/Simone Gao):“其它制造业是如何转移到中国去的呢?”

柯提斯·艾立斯(曾任川普选战团队顾问/现任《美国优先政策》组织资深政策顾问):“正是由于这种集中美国一个买家可能会决定一千个不同的商家应该产什么,卖什么。于是这个买家可以将一千个公司的生产都转移到中国去。”

萧茗(Host/Simone Gao):欢迎来到《世事关心》,我是萧茗。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有关全球供应链的讨论,纯粹是一个经济学范畴,然而瘟疫爆发四个月了,现在同一个讨论只指向一件事——国家安全。瘟疫暴露了我们的软肋,直到现在我们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处于怎样一个危险的境地。几十年来大规模的供应链迁移一直在进行着,到底供应链的哪些关键部分已经迁走了。是如何发生的呢?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事情背后的策划者究竟打算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本期《世事关心》我们将探讨这些问题。

【美国制药业的过度依赖】

3月底以来,美国的病毒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急剧上升。自然人们对医疗设备会不会枯竭的恐惧,也在急剧上升。根据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发布的最新资料,国家战略储备机构表示其医疗用品几乎告罄。联邦储备中约90%的防护装备,已运往抗击中共病毒的各州。别忘了医疗用品短缺有一个重要的背景。首先早在美国成为疫情中心之前,药店、零售店货架上的防护装备已经被抢购一空。根据国家社区药剂师协会一份最新的调查,国内96%的药店普通口罩、N95口罩,和消毒剂的速度超过了捕获的速度,不过一开始的需求很大的一部分是来自那些想把医疗用品送往中国,送给家人或捐给自己家乡的人,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抖音(TikTok 在中国的母公司),发布了无数此类故事的视频。

一些柬埔寨华人向中国捐赠了114万个口罩,这批防护装备后送往湖北、浙江和其它疫情严重的地区。来自迪拜的20吨医疗用品送到浙江省第一医院,以及其它两家医疗机构。

虽然这些大宗购买开始是出于善意的,但有些却做的太过分了。最近在推特上发布的一段病毒相关的视频显示,一名住在美国的华人女子,买空了美国多家商店所有的口罩,将口罩装上卡车时还大笑不已。她给自己的视频贴上这样一个标题,我什么也没给美国人留下。这个女子叫江贺新,是一个采购大宗商品再倒卖到亚洲的代购。后来她夸口说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萧茗(Host/Simone Gao):这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已激起民愤,华人圈对该女子的自私行为做出压倒性的负面评论。不过为了搞清楚这种行为,我们应该把它放到这样一个背景中。自1月以来,中共当局不断动员海外华人钻国外制度的空子。

《大纪元时报》报导了中共统战部是如何鼓励这种行为,中共官网上发表了这样的评论:请继续购买并发回国内,能买多少买多少。统治部是负责推动中国侨民,为中共利益服务的机构,但是仅仅鼓动个人行为,不能、也不会满足中共当局的贪欲,中国国企、私企都加入了这场全球大扫货。根据中国海关显示的数据,从1月开始,5周内中国扫光了20亿个口罩,大约相当于全球两个半月的产量。中国还进口了4亿件其它防护装备,包括医疗护目镜,防生化工作服等。另一个囤积医疗物资的例子在澳洲被爆光。据《悉尼先驱晨报》报导,1月、2月整整两个月期间,悉尼两家由中共支持的房地产公司——“绿地”和“碧桂园”囤积了数百万套个人防护设备(PPE),囤积的物品包括300万个口罩,110多万副手套,80万套防护服、温度计、洗手液和其它医疗物品,整个1月、2月期间不停地运往中国。

萧茗(Host/Simone Gao):这些事情在中共病毒在美国蔓延开之前很早就存在了,美国对中共囤积医疗物资一无所知,部分原因是因为来自中共的虚假数据,使疫情看起来不像实际那样严重,当美国和世界其它各国开始意识到这场大瘟疫的真正规模后,另一个令他们震惊的事也随之出现了。

世界各国不仅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库存,甚至它们连生产这些装备的能力都没有,在中共病毒刚开始爆发之前,中国生产了世界一半的口罩,自那之后中国的口罩生产量暴增了近12倍,现在中国每天生产1.16亿个口罩。疫情爆发以来,中共指示药品生产商优先考虑国内需求,将口罩直接卖给政府然后分发,中共同样强迫中国境内的外国公司,《纽约时报》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白宫一名高级官员转述的一个实例。3M公司高管最近透露中共开始禁止他们在中国的工厂出口自己生产的医疗用品,中国企业复产后情况就更加糟糕了,3月初中国国家新闻通讯社《新华社》,威胁川普政府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中共可能会禁止医疗用品出口,让美国“陷入新冠病毒瘟疫的地狱”,为应对这一威胁,参议员汤姆·卡顿和众议员麦克·加拉格尔,于3月18日提出一项法案,《保护我国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侵害法》,该法案旨在终止美国对中国医疗用品的依赖。我们的药品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前局长戈特利布,在今年2月参议院委员会的一次听证会上,详细地解释了中国的垄断程度,美国卫生局与公众服务部表示,美国的医院和制药公司依赖于中国制造商,产品从原料(药物活性成分)到成品药,截止去年在美国销售的抗生素97%来自中国,许多成品药的实际配制,在中国境外完成通常在印度,然而原料化学品和中间化学品通常来自中国,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化工行业占全球化工行业收入的40%,这些化学品在全球药品供应链中形成了瓶颈,由于美国失去了这些化学品,它今天实际上已经丧失了生产关键药物的能力,如青霉素和强力霉素,这是因为美国最后一家青霉素发酵工厂,已于2004年关闭了。

萧茗(Host/Simone Gao):在中国作为药品供应国一家独大之前,全球市场与今天相比大不相同。20世纪90年代,美国、欧洲和日本占全球药物和维生素关键成分生产的90%,然而中共戏剧性地改变了这一全球格局,这是怎么回事呢?我采访了罗斯玛丽·吉布森女士,她是赫斯廷斯中心高级顾问,也是《聚焦中国制药:美国医药依赖中国的风险》一书的作者。

罗斯玛丽·吉布森女生(《中国RX:揭露美国对中国药品依赖的风险》作者)):“这有几个原因。第一,美国有一项允许仿制药的法律,这意味着那些已经失去专利保护的药物,它们不再受专利保护,这样人们使用起来更加便宜,所以制造商们想要一种更便宜的生产方式,于是他们向东迁移。这始于80年代、80年代末、90年代初。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是美国在2000年对中共开放自由贸易,中共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这在《聚焦中国制药》一书中显得非常突出,我注意到一个情况,当我们向中共开放自由贸易他们在一两年内加入了世贸组织的时候,正好是我们美国失去最后一家阿斯匹林厂的时候,正好是我们最后一家青霉素厂关闭的时候,正好是我们最后一家维生素C厂关门的时候,同样也正好是美国公司开始从中国采购一种非常重要的血液稀释剂肝素的原材料的时候,所以贸易政策对我们的药品供应有着深远的影响。还不仅仅是贸易,我们看到在《聚焦中国制药》一书中,有一章是讲青霉素、维生素C 的、讲垄断组织的、讲中国如何作弊、如何倾销产品、如何以低于市场价格销往美国和其它国家,并赶走其它生产商的。是的,在那之后他们做了什么,然后他们提高价格在全球占据了垄断地位,他们一直这么干,最后一个青霉素美国工厂在2004年关闭。也就是那以年,我们在《聚焦中国制药》一书中有数据显示,也就是那一年中共开始在全球市场上倾销产品,甚至把印度的生产商赶了出去,因此由于这些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在非常重要的抗生素方面印度也依赖中国。当然中共补贴国内公司使得其它公司和国家很难与之竞争。”

多年来中共已经将制药武器化了,这对美国公众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中共的垄断地位极其可怕呢?吉布森女士有话要说。

罗斯玛丽·吉布森女士:“我们现在看到的关于口罩的情况是为美国和其它国家生产口罩的公司,这些公司的制造商被勒令不得出口口罩,因为中共需要它们,这可以理解,但是这是全球供应链集中于一个国家的后果,如果其它国家爆发疫情口罩又从何而来?这就是为什么《聚焦中国制药》一书给出一个建议是把我们的制造基地多元化,从多个国家获得供应,并且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将不得不发展我们自己的制造能力,因为如果欧洲、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爆发疫情,那下一个就是我们每个国家都想把产品留给自己的人民用,这完全可以理解,但这样一来其它国家就变得脆弱了。”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能给我们预估一个时间吗?如果中共今天断供,多长时间美国人在店里就买不到仿制药了?”

罗斯玛丽·吉布森女士:“这很难说,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这取决于库存,这些公司在这些方面信息不够透明,他们可能不想引起公众担忧,但我认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如果中共的需求持续下去,也就两个月吧,我们就会真正遇到一些问题。接下来,除了药品中国还有另一个致命的优势,请继续关注。

【中国对稀有矿物的垄断】

除了药品,中共还控制着另一种产品的供应,它是我们现代生活不可获缺的一部分,这种产品就是稀土。关于稀土,您需要知道两件事。第一,从手机到高科技武器,再到制造先进的电子产品,都离不开稀土。第二, 当今世界上大部分稀土都是中国生产的。同样,30年前的情况并非如此,上世纪80年代,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稀土生产国,美国可以自给自足,生产稀土氧化物以及民用,和军用电子产品所必需的磁铁,然而自2000年以来,中国已经垄断了稀土生产,以及依赖稀土的高科技零件市场,从2014年到2017年,美国进口的80%的稀土都来自中国。美国地质调查局报告称,截至2018年、全球80%的稀土产量来自中国。然而由于中共病毒的爆发,这些进口的产品许多现在都被叫停。

萧茗(Host/Simone Gao):毫无疑问,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供应链,给美国带来了一个重大的战略问题,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我请教了Evolution Metals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大卫·威尔考克斯。

大卫·威尔考克斯(进化金属公司总裁):“如果我们看看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我们美国认为很关键的矿产资源,中国人补贴了很大一部分,根据美国政府的鉴定、关键矿产资源有35种,其中约一半100%由中国开采和/或提炼的,所以回到萧茗你的问题,我们从整体上看一看,中共采取的战略非常有针对性,他们知道如果没有这些小金属和矿产资源,我们就造就不出一个完整的产品,这就会给供应链带来瓶颈,因此允许这些行业运转不起来,允许中共对我们不补贴的产品进行补贴,到最后我们就陷入了今天这样一个处境。”

美国今天的劣势,允许中共对我们不补贴的产品进行补贴,到最后我们就陷入了今天这样一个处境,美国今天的劣势。尤其是由于中共垄断了稀土加工能力而造成的,据美国怀俄明州矿业协会称,稀土是出了名的难加工、难提炼,因为它们不像黄金等其它矿物,那样大量存在,或有什么矿脉,这些关键矿产资源需要采用,各种开采和加工技术分离出来,稀土开采还增加了环保的复杂性,从而进一步增加了成本,中共多年前就发现了这些问题,并逐渐将其转化为自己的优势,他们是这样做的,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非法开采,无证开采在中国很普遍,占中国生产的20%到40%,中国松懈的环保标准,加上低廉的劳工成本和大量的政府补贴,使其稀土生产成本大幅消减,就这样它把西方许多加工商逼到了破产的地步。加州芒廷帕斯稀土矿的关闭,绝对是那次收购案中一个令人震惊的事件。2015年,美国矿业公司Molycorp 关闭了,位于加州的芒廷帕斯稀土矿停止开采,这是美国仅存的稀土矿,一旦中共垄断了稀土矿的开采,中共以此为武器就不足为奇了,在中美贸易战的高峰期,中国对美国稀土断供的威胁越明显。2019年5月一位中共官员警告“用中国稀土制造的产品不应妨碍本国的发展”,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于5月访问了江西省,一家大型稀土开采加工厂后,既有官员发表了上述言论,人们认为这两个真实的案例,是对美国及其依赖这些原材料的,是对美国及其依赖这些原材料的,科技行业的不挑明的威胁,实际上翻开历史,中共就曾多次提醒地缘政治对手,别忘了中共所处的垄断地位,并自鸣得意,例如2010年,在有争议的尖阁诸岛对峙中,中共切断了对日本的稀土出口,中共官员声称采用出口配额,仅仅是为了保护环境。

萧茗(Host/Simone Gao):“中共是否很容易像武器一样运用这种垄断地位呢?”

大卫·威尔考克斯(进化金属公司总裁):“我认为这在过去并不容易。如果你查查他们历史上的行事方式,几十年来他们都这么干的。正如我在一个问题中所说的那样,Simone, 你不可能一蹴可及,你不可能逆转这个局面,这是北京在一个很长、很长时期以来奉行的策略,正如我们忽略了许多不同领域中的某些事情一样,或者你说过,你知道,我们觉得将采矿产业转移出美国,转移出北美是可以理解的,是我们让这种情况发生的,而且我认为在把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的情况下,现在需要指出世界正在发生哪些变化,我们是如何产业外包的,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看看中共控制的药品,如果他们断供又会怎么样,这样一来,你就明白有多少行业牵涉进去了,这一切要扭转过来会花多长时间,这个问题想一想都是非常恐怖的。”

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中共是如何藉由整合大众商品,使得美国越来越依赖中国。

【大规模市场营销为中共所用】

如果要拍一张照片,准确反映出整个美国对中共病毒究竟有多恐惧,那就去拍往常摆着家庭必需品,如今空空如也的货架好了。每天零售商员工都在忙碌的补货,什么卫生纸、鸡蛋、农产品和罐头食品,一上架很快就被扫购一空,在即时购物时代,这些空荡荡的货架意味着整体基本供应链承受着巨大压力,据《纽约时报》报导,沃尔玛正在调整其供应路线,在美国商店出售的用于制造厕纸的巨型纸卷,约10%来自中国和印度,由于从亚洲发货的瓶颈更大,美国的这些进口产品现已推迟,海鲜、苹果汁和大蒜等其它产品,也大多来自于中国,所以在供应上很可能也即将受到冲击。根据3月10日发布的《全球港口跟踪报告》,美国这些进口商品遇到的供应挑战,可能比预期的持续时间更长、影响更大,即使中国的生产商现在都复工,也并不意味着危机已经过去,那是因为这场危机是一个根本性的商业关系和道德的危机,作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巨大依赖可以追溯到过去,1996年沃尔玛通过企业合资协议,开始了在中国的零售业务,在中国低廉的劳工成本和中共政府补贴的帮助下沃尔玛开始在自己货架上与本土家用品牌供应商展开了直接的竞争。

萧茗(Host/Simone Gao):“这是怎么发生的?在2020年保守政治行动会议上,美国优先的政策主席柯提斯·艾立斯,这么说的。”

柯提斯·艾立斯(曾任川普选战团队顾问/现任《美国优先政策组》织资深政策顾问):“沃尔玛是一家公司、一家零售商,控制着美国零售市场非常大的一部分,搞大宗商品销售。他们可以去跟任何生产商谈,无论你生产挂锁也好、健身房储物柜也好、学生作业本也好、服装也好、无所不包,人们买的、穿的应有尽有。于是他们说:‘好,把东西卖给我们吧,如果卖给我们,我们可以把您的产品卖到整个美国,你就不需要其它任何客户了,别的什么也不用担心。’每个人都认为这主意真是太好了,我要把商品卖给沃尔玛,这么一来工作就完成了,无事一身轻了。但是沃尔玛之后说,好吧,这就是我们原意付的价格,我们想以X 价将它卖出,因此我们将支付你X 价 一半的价格。若你无法在威斯康辛州希博伊根的某个小工厂以这种价格生产出来,我们知道中国深圳会有人愿意这样干。因此沃尔玛协助本土产业外包到了中国,正是在这种集中的情况下,您在美国只拥有一个买家(沃尔玛),它(沃尔玛)可能会决定美国一千个不同的企业应该生产什么、销售什么,如此一来在美国的一位买家(沃尔玛)便能将一千家公司的生产线转移到中国,所以我们在美国出现了高度的集中和强化。然后从全球范围来讲,进而在中国又出现恶劣高度的集中和强化,这便是其危险之处。因此为了舒缓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看到沃尔玛和美国的大型零售商意识到了过度依赖中国的危险,但我们现在必须要让美国的一千家公司蓬勃发展,并且我们必须考虑在美国到底只有一家大宗商品零售商好?还是有三家这样的零售商好?”

根据一份环境绩效指示(EPI)报告,从2001年到2006年,沃尔玛在美国共消减了20万个工作机会,它应对此承担责任,这一过程实际上是美国向以中国为中心的商业模式投降的最后一步。

萧茗(Host/Simone Gao):鉴于中共病毒的大流行,越来越多的人表示美国现在应该从经济上、工业上、战略上与中国划清界线了,这种情况会发生吗?如果发生,还需要多长时间?这些我们都无法确定,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如果美国继续为中共政权不公平体系的贸易注入资金,我们的经济安全、健康安全都将陷入危险之中。感谢您收看《世事关心》,我说萧茗,下次见。

=============================================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rs: Fiona Yang, Simone Gao

Editors: York Du, Louis Chen, Fiona Yang, Joy Wei

Narrator: Simone Gao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a

Zooming In

May, 2020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