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瘟疫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下)

作者:古金

上一篇在阐释现代科学的局限和乏力之后,类比了古今中外的几次大瘟疫,大家能够看到那些瘟疫和如今武汉的肺炎一样,一致地展现了“定约、定时、定向、定地”的超常特征。以人为镜,可明得失,以史为镜,可知兴替。想要找到武汉瘟疫的起因和救治的根本,还得继续展开历史的精华,洞彻大劫的因果,看看历史的智慧,在如何启迪今人渡过劫难的。

(接前文 武汉瘟疫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上)

6.《旧约》:大劫过后,义人得救

《圣经》中多次讲到“义人”。第一次是在《创世纪》中讲:“诺亚是个义人。”所以诺亚一家要被救赎,上帝让他们造方舟,在大洪水毁灭人类的时候,存活下来,作为未来的人种。

《圣经》第二次讲“义人”,是上帝要毁灭人间的罪恶之城所多玛和蛾摩拉。亚伯拉罕请求宽赦,向上帝说:“……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 ”

上帝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

亚伯拉罕继续请求,把设想的“义人”数量,降为45、40、30、20、10,上帝都答应了,说:“(如果真有十个义人)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上帝派两个天使化成美少年去调查,结果发现义人只有罗得一家,老两口和两个女儿(笃信正神,不做恶行),当地人还要群奸这两个美少年,那时人类已经败坏到流行同性恋的地步了。天使让罗得一家逃走,次日,所多玛和蛾摩拉城中的一切全被天火烧灭。

由此,我们看到,《圣经》文化奠定的义人,是好人,好到能够在人类大劫过后,能活下来。这样的人,头上有神的授记,天灾、瘟疫等毁灭之神不会攻击他们。

那么,历史发展到今天,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如约定时降临,什么样的人才是义人?义人头上的授记又是怎样的?

7.《推背图》:“义言一出见英明”

从古至今,很多人信预言,中国人最信《推背图》。2015年习近平在新加坡会见台湾总统马英九,还被中共官媒冠以“双羽四足习马会”,大肆宣扬。“双羽四足”是《推背图》中一句重要的谶言谜语,并非喻指习马会,而是习近平和薄熙来的争斗,这个以前已经解过了。

图6:《推背图》金批本第47像,义言对应今天。(古金提供)

看图6,很多解《推背图》的人,都认为这一像预言的是中国未来的天子,猜测很多。其实,《推背图》有多像讲到这位未来的元首,前后至少有十四个特征来锁定他,这里劝大家还是不要在这个谜语上用心,只看几点也猜不准。“匹夫有责”,每个人都应该用心于“拯患救难”。

“一言为君”,君有多重含义,从君王,发展为君子,再成为敬称。三国时曹操的《短歌行》里就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到民国时,君成为普通的互称,男女皆可用,相当于您。那么这劝谏的“一言”,就是上为君王,下为普通百姓,是给每一个人的。

“匹夫有责,一言为君,”正指今天。而今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迅速传播,多少生灵受难?“拯患救难”,救民于水火,是责无旁贷的,这是每一个平民百姓(匹夫)的责任。怎么救?什么样的“一言”可救?

“义言一出见英明”,也在当今。什么是“义”?“乂”的简体字,看不出来,正体(繁体)字一目了然:“义”,“我”头上有“羔羊”的授记!“羔”、“羊”两字的下部已经深入头里,显露在头上的是“羔”、“羊”两字相同的上部——当然,这只是文字的比喻。

有“羔羊”的授记,末劫不在劫中,瘟疫不侵,死劫不困。原本在劫之人,得到“羔羊”的授记,也会转危为安,就像刘伯温预言的那样:“人人喜笑,个个平安”,渡过劫难。

那么“羔羊”喻指谁?明确的答案在《圣经·启示录》中。

8.《启示录》:至圣“羔羊”,新宇之王

“羔羊”在《圣经》中是最纯洁的象征,4次被用来赞美(不是称谓)精神领袖耶稣,而在《启示录》中出现32次,指向未来新宇宙的主宰者,与宇宙主神、万主之主、万王之王是同义词。犹太教称之为弥赛亚,佛教称之为弥勒,中国古代经典预言《马前课》、《推背图》称之为圣人,就是古代传说的末世的救世之主,当然也是创世主,因为只有创立者才能救赎。

“羔羊”并非基督徒想像的耶稣重来,不要以为耶稣被杀过一次就是“羔羊”,“羔羊”在历史上为众生偿罪被迫害、被杀过许多次。同样信仰上帝的犹太教也不认可耶稣是弥赛亚(所以犹太教徒才要害死耶稣)。耶稣还要崇拜上帝,上帝也只是宇宙中一个天国的主,而“羔羊”是新宇宙的主宰,万主之主。

《启示录》展现了“羔羊”无上崇高的地位,头上有他的授记的人,什么瘟神、灾神敢侵犯呢?即使瘟疫中在劫之人,如果得到了羔羊的授记,哪路瘟神不得撤走毒力,让他康复呢?

那么,羔羊是谁?如何证明?

【时间和事件上,天象给出的精确印证】

纵观《启示录》所讲:羔羊可不是一开始就行使他的权柄,他的弟子、信徒,要“从各国各民族走出来”,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有很多被迫害、被杀,直到他们走上圣洁的殿堂……“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那龙)将自己的权柄给了那兽……那兽(迫害“羔羊”的弟子的恶首)得到一张夸大亵渎的嘴巴……被授权可随意行事42个月。那兽开口侮辱神、亵渎他的名、他的居所和天人,它被准许攻击神的子民,也被授权可辖制各部落、各民族、各国家和说各种语言的人。”这42个月,《启示录》另一处给了准确的时间:1260天。

也就是说:恶首在人间随意迫害“羔羊”众弟子,诽谤、辱骂“羔羊”42个月,不会有太大的天谴麻烦,但是满了1260天,就不行了,天罚就要来了。

人间的第一次天谴,我们看2003年非典瘟疫爆发时的天象图。

图7:2003年天象图,双星犯氐应天谴,华夏大地虐非典。(古金提供)

火星、金星,这两颗最大的罚星(五行中另一个罚星是水星)犯入主瘟疫的氐宿[1],人间出现了非典大瘟疫。2003年1月1日,正是SARS刚开始感染医务人员,被大陆医界一线的权威认识的时刻:一种传染性极强的新瘟疫来临!1月2日,专家即赶往广东河源市调查会诊。

从这个天谴的时间点,向前推1260天,是1999年7月20日,那一天中共的全部公、检、法、军队、武警、特务,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开始镇压法轮功、迫害正法修炼群体。赤色恐怖笼罩了整个中国,这也正是法国著名的《诺查丹玛斯大预言》中最著名的那篇应验在人间:“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如此,在时间上和事件上,天象以《启示录》为线索,印证了迫害诽谤“羔羊”、迫害其弟子的时间1999年7月20日,事件,是中共镇压法轮功。

【地点和人物上,天象给出的精确证明】

灭佛是历史上最大的罪业,在《 四次灭佛的历史 重演着雷同的结局 》一文中,有系统论述。该文在明慧网首发后,在大陆到处被转载,但是,都删掉了最后点睛之笔“迫害法轮佛法修炼,将遭受空前的天谴恶果”。删节也是无奈之举,在大陆中共钳制言论的制度下,不删节无法刊载。该文能被广泛转载,表明很多人认同。

《启示录》中讲:兽被赤龙授予权柄,肆意迫害“羔羊”的圣徒42个月没大碍——人间真是没见恶首有大麻烦,但在其间的一个凶险天象下,有小灾。

图8:2001年天象图:火星守尾宿、火星“守”天蝎座,东西方天象文化对比。(古金提供)

网路上误传很广的2001年荧惑守心天象,上图做出了纠正:2001年的天象是荧惑守尾宿,对应当时中国天子江泽民的一场天罚。不是火星守心,所以天子不致命。换成西方天象文化背景,7月20日,火星的拐点——最凶险的时刻,正钉在象征撒旦的大毒蝎子的一条腿上。也就是在那前后,江泽民腿得了怪病,怎么也治不好,虽没大碍却很难受,派人到民间找高人治腿。

天人合一,在地点(中国),人物(恶首江泽民)上,天象给出了精确的答案。

如此,在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这四个要素上,锁定了《启示录》上赤龙、恶兽对“羔羊”弟子的迫害,对应人间的中共、恶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那么隐喻的“羔羊”,谜底也就出来了,是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大师。

【刘伯温预言的佐证】

回首前文的《伯温碑记》,最后的答案,瘟疫大难的解法,是一段谜语。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是“真”字的古代写法“真”,上面像“七”字;最下面一撇一捺似“人”字;二字引诱进了口,“二”进“口”,是中间的“目”字;中下的竖折“∟”是一个“走之旁”的写法,即是“一路走”。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上面是倒“八”字;下面是“王”字;再下面的“卄”代表“二十”,最下面是口。

“三点加一勾”:“勾”字的周边部分,加一个“点”,是“刃”字。“勾”字的中间部分,加两个“点”,如“心”字,二者合为“忍”。

谜底“真善忍”,还是指法轮功,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炼。

交互印证的谜底一出来,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救治的根本,也就豁然开朗。

9. 武汉瘟疫:天谴有因,救治有本

【为什么这次瘟疫源于武汉?流毒全国乃至世界】

中共当代迫害正法修炼,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灭佛,天大的罪业因何而起?

始作俑者是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如果他不搞出点大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不能跻身中共最高领导层(指中央政治局常委,离休年龄晚),就该退休了,为此,他开始找最好欺负的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当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1996年,罗干指使公安部深入调查法轮功,结果反映很好,没搜集到任何罪证不说,公安部很多人开始炼法轮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还上书中央一份调查报告《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当时总理的朱镕基,政协主席李瑞环等,也都很支持法轮功。罗干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掷,先给法轮功定性为“邪教”,然后让公安部去给他的定性找“证据”,把所有气功、会道门甚至神经病造成的社会危害,还有练过法轮功又改练其它气功的人出现的偏差,都强加给法轮功。

另一方面,罗干暗中唆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拍摄一部恶意栽赃法轮功的电视片(简称“武汉台赵片”),声情并茂地罗列那些伪证,长达六个小时。中央开会酝酿、讨论是否取缔法轮功的会议上,就播放了这部片子,该片以假乱真的造谣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想为法轮功说话的人,都被这些谎言搞蒙了,都闭嘴了。“武汉台赵片”为中共最终决议镇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罗干也因此被重用。2002年,67岁的罗干以第9名挤进了最高权力层——中央政治局常委(常规为7人,为罗干扩为9人),罗干得以又干了5年才离退。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7月22日在全国滚动式播出“武汉台赵片”,中共强迫各机关、企业、学校、事业单位组织全体成员观看,以谎言煽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当年文革要批斗刘少奇时,江青命令一下,刘少奇的罪证便铺天盖地,下面的人按中共的意图造假成了政治进步的阶梯。这部“武汉台赵片”又起到这样的示范作用,看到罗干、赵致真由此飞黄腾达,各地媒体、电视台竞相效仿,编造攒凑出法轮功“危害社会1400例”。无视共产党干部腐化危害人民14万例不止的民怨,再次大搞政治运动,以迫害人民来邀功立威。

非典、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下一次大瘟疫,这些集中的天谴,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天大灭佛罪业招来的。中共迫害正信修炼群体二十多年,制造了无数家庭惨案,数十万人被非法抓捕坐牢,当时抓到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戒毒所人满为患,又抓到精神病院迫害,大量扩建劳教所、监狱,被确认迫害致死的已有三千多人。发展到后来,中共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搞活体器官移植牟取暴利,遭到世界众多国家和正义人士的一致谴责。

而这所有的罪恶,起因的很大的一部分,是“武汉台赵片”——它给武汉和武汉人民带去了多大罪业?害人于末劫不得救赎的大罪,很大程度起于武汉。此次天降大疫于武汉,为的是给人类永世留下一个深重的教训。

【易感人群,谎言的迷失者】

《启示录》隐喻道:“(迫害“羔羊”弟子的兽)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头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

中共的做法没跳出这个预言,它在全国搞人人表态、个个过关,民众都得站在中共一边痛斥法轮功,否则,就是犯了政治错误,停职停薪、取消从业资格、开除学籍。举手表态,就在手上被赤龙“授记”了。当然,入队、入团、入党宣誓效忠中共的,都在头上被赤龙撒旦“授记”了,授记的标志都是镰刀斧头,中共的党章。

如此跟中共保持一致的这些人的主体,是为了工作、升迁、生计、发达,在单位努力、在社会上打拼的一代人,参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也在这些人中——当时的青壮年。

第一次大瘟疫非典,现在科学总结的易感人群,正是那个年龄段的人:青壮年。

17年后第二次大瘟疫: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病毒,虽然各年龄段都有感染的,但是易感人群,主体是从80后到60多岁的人,这个区间段,涵盖了当年第一次非典瘟疫的易感人群——瘟疫还在追杀他们。

因为那个年龄段的人,被武汉台赵片的毒害根深蒂固,很多粘带着中共灭佛的天大罪业,被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同化而浑然不觉。

【为什么平民总是先遭恶报?罪大的官员反而逍遥?】

这是百姓最不解的,很多人因此而误以为“恶极无恶报,天理不在”——这是不懂天道所致。

首先:打仗是兵先死,还是将先死?肯定是兵先死。那么这次天谴,听信中共谎言的广大民众,在法轮功的问题上,实际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站在中共各级官员的周围,是他们的兵,瘟神能不先袭杀他们吗?历来都是这样规律:君主作乱,百姓跟着先遭恶报。

其次:如果罪大恶极的人要先得恶报而死,会形成一个“当高官的上去一个死一个、走马灯似地赶死”,那样就破迷了。世间有迷的法则,如果破了迷,一切救赎都不算数了,所以不能这么破迷。

更重要的是:先食恶果者有机会醒悟,苦难能让人清醒,后遭恶报者不给机会。第三次大瘟疫一来,在劫者被瘟疫定向扫荡。所以百姓先遭难,是给百姓得救的机缘。

10. 天象悄然改,圣人已归来

很多人在问:既然懂天象,为什么不早说?真是怕泄露天机遭天谴么?

如果怕,就不讲了,过去的天机不也是天机么?而面对当前,其实很无奈,因为天象从2003年开始,明显地被改变了,改变了天象和人间的对应,谁也无法事先看破天机了。

【第一次大疫被减弱,第二次大疫被移挪】

图9:罚星双犯氐,2003年天象图与2004年天象图对比,天象与人间的对应,已被悄悄改变。(古金提供)

其实从2003年非典瘟疫的时候,天象和人间的变化已经开始错位,见图9左半部分,时间虽准,瘟疫的规模却大大减小了。那个天象,在旧运程中,可是一场大瘟疫,两大天罚星,犯入了氐宿。

前面多次讲过,相同或相近的天象下,人间会以不同的面貌,重演相同主题的历史。图9右半部分,和左边同样是火星、金星双犯氐,人间也该有一场大瘟疫啊,可是没有,空了15年多!一次重大的天人错位!

人间有天大的功德消掉第二次天谴吗?没有,中共灭佛的罪业愈演愈烈。这个天谴不能被消除,只能被加重,被推延,移到后边去了。

前文讲《伯温碑记》预言的大瘟疫,和这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在时间上准确对应,但是在规模上不对应,预言中:“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这个死亡率,对穷人是90%,和现在瘟疫表现的不到10%的死亡率(官方数字)完全对不上啊!是预言不灵了吗?

不是,因为刘伯温预言的大瘟疫,是最后一次:第三次大瘟疫,那次在中国杀死90%,是过去定下的人类最后大淘汰的死亡率!

也就是说:上面天象图展现的2004年12月的第二次大瘟疫,被挪到了当今,推延了15年多!而第三次大瘟疫,还在后边等着呢!

【武汉的肺炎瘟疫的来源】

中共号称在它的领导下,战胜了非典SARS瘟疫,而专家当时就警告说:“SARS还会卷土重来。”

这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的冠状病毒是来源于SARS冠状病毒吗?且看最早发现者内部上报的微信截图。

图10:中共肺炎病毒的最初发现者的内部微信交流截图,显示武汉冠状病毒源于SARS冠状病毒家族。 (古金提供)

从上图可见,中共官方是有意避开SARS,因为中共一直宣传SARS被它战胜了。随后在内部发布真实消息的8位医生都被公安机关以“散布不实谣言”处理。

不管是不是源于SARS,所有学者都承认: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冠状病毒,和非典 SARS冠状病毒至少是近亲属,至少是有共同的起源,可见两次大瘟疫天谴,有一致的根源!那第三次呢?

【第三次大疫的症状】

看过前面一章章连载讲述的读者,会明白“天定历史、神传文化”的内涵,一次次展现天象变化和人间演进的精妙对应,每个人都会感到自身的渺小,自然回归到古人敬天畏神的淳朴心态。历史不是白白演义过来的,重大的历史教训,都是警醒后人,特别是为今世末劫的救人铺路。

图11:电影《大明劫》展现了毁灭明朝的大瘟疫,视频截图为病人瘟死瞬间的状态。(古金提供)

前文讲到电影《大明劫》演绎的明末大瘟疫,揭开了吴又可治瘟的背后神迹。这部历史影片几次展示了病人死前的症状:眼睛一流血,人马上死去。

奇怪吧?呼吸道传染的瘟疫,最后的症状竟然是眼睛流血。而这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不是有很多异样的症状么?有人呼吸系统没事,只是腹泻,或者有人是眼睛结膜炎,还有不少人眼部皮肤泛红(红眼睛)……其实那不过是一个实验,第三次大瘟疫,最后的症状就是感染后很快眼睛发红,如电影所示,眼睛一流血,魂魄被毒力从身体里推出去,人即死去。

为什么是眼睛流血?人用眼睛看到的中共灭佛、迫害信仰、编造谎言谤佛的报导,电视、视频、文字、动画,害人的谎言之毒从眼入,就从眼破而死。那时还有个别人是耳朵流血即死,因为那些人是从耳朵听到的中共迫害的谎言之毒,或是直接听到,或是间接耳闻。从哪儿中毒,从哪儿死。

天机尽泄,只为敲醒今人。

【第三次大疫哪里最重】

《伯温碑记》中:“四川更比汉中苦,”是否是预言下次大疫,四川要比武汉、中原地区更苦?

过去预言的可能是这样,中共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活体移植牟取暴利的罪恶被揭露出来,这个亘古绝今的罪恶把迫害登峰造极,而四川那个偏远省份,是活摘器官的一个重要基地。不过,中共可比历史上预言的罪恶得多,武汉、上海、北京、天津、沈阳等等,多地都有这样的集中迫害残杀的地方,薄熙来夫妇,不是还把活摘完器官的尸体,制成各种形态的尸体动作标本在世界巡展牟利吗?那些尸体展览的照片还能在网上搜到。

哪里迫害的罪恶大,哪里的疫情就重。这次瘟疫的结果,大家能从宏观上看到:在中国大陆,哪里肺炎疫情小(只要不是数字造假),哪里的迫害一定相对较小;在海外,如大纪元《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一文中所言,谁听信中共的谎言,谁为了利益和中共走得近,谁为利益不敢得罪中共、甚至给它迫害信仰、灭佛做包庇,谁就引火焚身、遗害人民。神目如电,天罚不爽。

【第三次大疫的来源与传播】

图12:应对瘟疫,中共发出了严厉的封口令,规定民间发的资讯都是假的,禁发禁传,违者交公安。(古金提供)

应对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瘟疫,中共的掩盖自始至终,图12的封口令可以看出:不允许任何人发布涉及疫情的任何资讯和图片,不用管真假,发了就是散布谣言,如此威胁,又是强迫人民和它保持一致。一面掩盖,一面鼓吹形式在好转,谁信谁受害。

不管如今被掩盖的疫情怎么严峻,都会过去,因为这次大疫本来就是高传染、低致死,是对所有人的警告。瘟疫之后,严谨的医生,会说肺炎病人在医院康复出院,不敢说那是医院治愈的,因为没有特效药。而中共却会鼓吹:它上次带领人民“战胜”了非典,这次又领导人民“战胜”了“新冠状”、治愈了患者(出院者终身携带病毒,随时可能因为病毒复苏增殖而“复阳”),还会继续迫害,继续用谎言迷惑百姓。如此招来第三次大瘟疫是必然的。

第三次大瘟疫,高传染、高毒力、高致死,因为过于快速,一切都来不及。源头?也许会有,会有一种“源头”让大家安心,其实那只是摆设,因为源头的病毒,已经在这一次,在大多数人身上潜伏了。

现在人认为冠状病毒的潜伏期是14天,那只是刚刚面对病情“事后诸葛亮”得出的结论。对爱滋病潜伏期的认识,不是一次次在教训中认识,延长到二三十年了么?

第二次大疫后挪,挤了第三次大疫的位置,也要把第三次的战阵布好了。《启示录》的预言隐喻:“等待着那一道印封(完全)揭开”,对应人间的是:病毒开始定向变异。

《启示录》这样隐喻:“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注意,这个比例,是全世界的1/4,因为世界许多国家也听信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谁听信了,谁就会被撒旦的谎言害死,因为他自动与撒旦站在了一起,与未来新宇宙的主“羔羊”对立了,新天地里没法要他,他只能到被淘汰的地方去。

【天象在宣告:天数被改,圣人归来】

谁有这样的大手笔地改变天象?前面我们讲过,人间没有天大的功德,是无法拖延天劫的,唯有修到极高的境界,才能直接改变天象。能大动宇宙的定数,唯有宇宙的主宰者。

对应人间天谴大劫的“七印封”,《圣经·启示录》这样讲:“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他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着琴,和盛满了香的金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祈祷。他们唱新歌道:‘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救赎人出来,叫他们归于神……”

“七印封”的劫数是旧宇宙定好的,但是,作为新宇宙主宰的“羔羊”、万主之主,不按旧宇宙定数救世,只有他能改变宇宙天象的天数。因为“印封”何时揭开,他说了算。

今天,天象与人间对应地悄悄大变,在给今人展示:人类末劫救赎的希望——世界各民族盼望了几千年的救主,中国人几千年期待的圣人归来了。五千年历史上的觉者、圣者嘱托后人谨记的,正在发生著。

推延劫难,是为了救赎更多的人。

【大劫之际,人人都有救人的使命】

可能有人想:真有第三次大瘟疫,是不是这次染病康复的,还有大量接触病毒没得病的,因为身体产生了抗体,终身免疫,下次就能幸免了呢?——恰恰相反!

历史上已经有过教训了。古罗马大瘟疫的经历者伊瓦格瑞尔斯这样记载:“有些人感染了一两次又康复了,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而已。”[2] 可见,这种情况,假如当时有“现代科学水准的疫苗”的话也没有用——因为每次康复后,人体产生的抗体比打疫苗还好,可是还会下一次感染。

现在不是发现第二次大瘟疫的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病毒,比SARS冠状病毒变异了不少(但是SARS这一类冠状病毒基因主要框架没有变)吗?第三次大爆发,病毒会定向地向高爆发、高死亡率方向突变,那个时候,人体的所有抗体,至少是毫无用处。

这次人得瘟的程度不同,不得瘟的人心里恐怖程度不同,其实是上天对人的警告程度不同。这次瘟疫大劫被分割为二,是主宰者的慈悲。非典大疫警告一次,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大疫又警告一次,再对传来的救人真相置若罔闻,迷在中共迫害的谎言里自以为是,下一次大疫之劫,不再有机会。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伯温碑记》这样预言:不“回心转意”,还听信中共的谎言,还站在中共迫害信仰的一边,只有在天灭中共的天劫中,随着去了。

通过前面的铺垫,如何免于瘟疫之劫淘汰,可能很多人自己就能悟到了。

历史的先验警示著今人:基督徒在天谴古罗马的大瘟疫中救人,病人是明白了真相、走出了谎言,得到基督教正神的授记,瘟神才退去的,被救赎者才康复、瘟疫才过去的;天灭明朝的大瘟疫,被医治痊愈的根本,不是吴又可的“达原饮”,而是他秘传的药引子,那句真言,病者诚心念诵,得到吴又可那一道家法门的正神的授记,瘟神才退去。用现代科学讲,都是表现为人体的免疫力强于了体内病毒的活力——实际上是瘟神把病毒的活力和诅咒撤走了,不撤走,人怎么也活不了。

时移事异,人间不同的大范围区域,是由不同的正神轮值守护的。其实到中世纪的时候,基督教进入末法时期,黑死病大瘟疫袭来,无论基督徒怎样虔诚地祈祷,也是无效,仅在欧洲人就夺去了1/3的生命,大量神职人员在瘟疫中死亡。

时过境迁,过去的所有授记都没用了。到了末法时期,一切宗教信仰都不能度人了,到了末劫大难,当今得到“羔羊”的授记,才是得救的根本,瘟神不侵、死劫不临。而得到的前提,是自己内心真心识破中共灌输的那些迫害的谎言,接受真相,那样,身上的“中共授记”才会被清除,不然新的授记打不上。

这里并不排斥现代的科学的治疗、医院或家庭的隔离护理,药物确实能起到调节或者缓解的作用,但那都是辅助,根本还在于得到“羔羊”的授记,指令瘟疫把毒力撤去,人才能真正康复。接受真相,能真心远离(退出)中共,就能得到“羔羊”的授记,能渡过劫难。当然,如果接受真相后,还能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甚至能和主动传播真相,那样得到的“羔羊”授记也随之升华了。不过,那些混入法轮功的搞破坏的特务,无论他们怎么积极表现也没有用,他们头上可没有授记,一样在劫。

【《推背图》:“旧书”、“救书”、救赎】

再看图6《推背图》的那一像预言:

图6:《推背图》金批本第47像,义言对应今天。(公有领域)

“好把旧书多读到”:这里的“旧书”一定是好书,也可解为“历史书”,引申为“历史的精华”,这里展现的,不是为今天得救、救赎人类而铺垫的历史华章吗?

“旧书”谐音救书、救赎,读懂了历史精华的“旧书”,自然会去看圣人救赎人类的“救书”——圣人济世的著述。

“匹夫有责,一言为君”,“义言一出见英明”:每个人都有责任救人,将救人的“义言”、真相传给每一个人,这是每个人的英明之举。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值得尊敬,都是被“圣人”所珍惜的。

《马前课》预言当今“拯患救难,是唯圣人”。如果能追随圣人“拯患救难”传播真相,不管是谁,不管是不是修行的人,都能在未来成为圣者,因为这次是在根本上救度众生,是历史上所没有的大功德,“羔羊”的授记会随着人的功德的飞升而升华,足以使每一个追随圣人脚步的人,在未来成圣、成主(君)。

“只要人有一只耳朵,就要让他听到。”《启示录》四次强调了传播救人福音真相的重要性,要传给每一个读者,每一个人:

“If anyone has an ear, let him hear.”

注释:

[1]《史记·天官书》说:“氐为天根,主疫。”
[2] 叶金,《人类瘟疫报告:非常时刻的人类生存之战》,海峡文艺出版社页,2003年第一版。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