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茗看世界】川普为何不一竿子戳到底?抗击中共将成为川普2020年竞选主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31日讯】万众瞩目,但川普没有一竿子插到底,为什么?川普中国讲话背后的博弈

大家好,我是萧茗。很抱歉很久没和大家见面了。最近我一直在做一个纪录片,所以没有抽出时间做自媒体。很期待那个纪录片早点和大家见面。

今天我们来谈川普总统昨天针对中国的演说。

川普的演说的核心内容有这么几项。

一个是美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彻底断绝关系,不再对世卫注资;

一个是针对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财务诈欺做清查整顿;

一个是全面肃清中国人在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的间谍行为;川普说,在过去多年来,中共窃取美国科研机构的研究。所以现在,美国将暂停一些特定中国人入境。是什么特定的人呢?《纽约时报》之前报导,美国官员说是与中共军方所属大学有直接关系的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不再给他们签证,并且已经在美国的也有可能被驱逐出境。 这将涉及3000到5000千中国公民。

接下来是最重头的香港的问题。川普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优惠待遇。他还表示,美国将不再视香港为中国以外一个独立的地区。这个决定“会影响与香港的所有协议,从引渡到出口管制,几乎没有哪个领域会除外”。

美国还将制裁参与破坏香港自由的那部分中共和香港官员。

最后川普说:美国将修改香港的旅行建议,反应“日益增加的监视风险和中共国的危险”。

对于香港部分如何解读呢?我觉得川普昨天说的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有让步也没有升级。没有让步是指什么呢?从彭培奥说他向国会报告,香港已经不再是自治状态,我们就知道美国要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了。这一点上川普没有打折扣,把它做实了。我记得我们以前做节目的时候,谈到一个问题,就是最后是否撤销香港特殊待遇,是国会说了算,还是总统说了算。川普总统在当时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时候,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对国会通过的版本,认为国会最后有权决定是否取消香港特殊待遇这一条有不同意见。川普认为,是总统有最终决定权。当时,大家担心,因为川普总统对中美贸易协议看的很重,当时并没有下决心,或者是并没有像国会那样坚决的支持香港。所以,如果真到那个关头,是否川普会对中共强硬,还是有点打鼓的。但是,4个月下来,已经沧海桑田。川普总统今天一点没有含糊的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待遇。

那么,具体对香港会有什么影响呢?最大的影响有几条。一个港币很可能不能再以联系汇率制和美元无限度直接兑换。这一条川普没有明说。但是,取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很多人认为,就应该包含这个意思。但最终,还要看财政部出台的政策细节。另外,香港的独立关税将被取消。香港的关税将和大陆一样。

另外,香港作为中国大陆权贵集团融资天堂的作用将消失。以前,他们让中国公司在香港上市。这样就能够融到西方,尤其是美国的资本。这些中国公司在中国上市没法融美元的资本。在美国上市又不是那么容易。当然,摩根斯坦利的指数现在是包括了很多中概股。但是,还有很多中国公司是通过在香港上市融资。在中国上市,是A股,同样的公司在香港上市就是H股。在以前,香港还是自由的金融中心的时候,西方投资者把在香港股市上市的公司和西方公司是一样看待的。因为香港的金融和政治环境都是开放和自由的。所以这些H股,大量吸引了西方投资。但是,现在香港变成了中国大陆。当然投资者就不会像以前那样看待这些上市公司了。不只是中国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所有在香港股市上市的公司,都面临着相同的处境。经历政治环境的巨变,可以说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位置是完了。

还有,香港的特殊地位被取消,对华尔街的冲击也很大。华尔街担心什么呢?他们最担心的他们和中国有关的投资很大程度上受影响。这到不是直接和香港有关。而是,香港的特殊待遇被取消,意味这中美两国对抗的进一步升级。而这一政治环境的改变,威胁到华尔街这些金融巨头,比如说JPMorgan Chase和高盛集团的利益。这两个公司加起来就有几百上千亿美元和中国有关的投资。

在2019年,美国5家最大的银行加起来和中国有关的投资有700多亿美元。JP morgan一家在中国的借贷,贸易和投资就达到了190亿美元。比2018年增加了10%。 所有这些金融巨鳄都在中国有宏大的计划。大家如果记得的话,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里面最主要的一块之一就是让中国开放金融市场,让这些华尔街巨头进入中国。这是华尔街和中共两厢情愿的事情。

现在,如果中美对抗加剧。中国方面,政治环境动荡,经济严重衰退,对美国敌视,并且有闭关锁国的倾向。美国方面,美国政府也不希望华尔街大举投资中国,现在川普政府已经在收紧这一块。要清除美国资本市场上的中国公司。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他们在中国的宏大计划肯定是泡汤了。前一阵子,股神巴菲特就卖了他拥有的90%的高盛的股票。我想也是和这个宏观大环境有关。他不再看好和中共走的太近的华尔街金融巨鳄。

说到这里,我就要讲一下,这次川普总统的中国演说里面没有说的事情。也就是,我开始说的,他既没有退让,也没有把事件升级。他没有让事件升级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

一个是,他要制裁的只是参与破坏香港自由的那部分中共和香港官员。他没有把范围扩大到所有中共迫害人权的官员,或者是对其他事件有责任的中共官员,甚至是全体中共官员。没有说要冻结或没收这些人在美国的资产。

我认为这一步会和美国追究中共在掩盖疫情方面的责任关联起来。前几天,我在采访美国第一政策中心的主席,也是前川普的政策顾问,Curtis Ellis先生的时候,他就说到了如果中共不赔偿,就要冻结没收中共官员在美资产。比如,那些在掩盖疫情方面有责任的中共官员,他们就会成为制裁对象。班农先生也是一样的看法。因为香港的事情已经开了头,现在是制裁破坏香港自由的中共官员和香港官员。那如果疫情追责的话,自然就扩大到对疫情有责任的中共官员。前一阵,美国还通过了《维族人人权法案》,那迫害维族人的中共官员就包括了。那美国本来就有全球玛格尼斯基法案,对迫害人权的官员进行制裁。那这个范围就更广了。所以我们可以预见,中共官员被制裁的名单会越来越长。但是现在,川普总统没有扩大这个名单。我想这一个是他在等待下一个合适的时机。另外,这也是他没有马上把事情升级的一个标志。

另外一件川普没有提的事情是中美贸易协议还算不算数。我想现在没几个人相信中共还会执行那个贸易协议。班农先生告诉我,美国国会也不希望川普把贸易协议继续下去。但是,川普这次没有提这件事。为什么呢?我想,可能一个主要的原因还是华尔街的压力。上面我说了,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的核心就是中国开放金融市场。这些华尔街金融大鳄各个摩拳擦掌要在中国大展鸿图。现在中美对抗到如此地步,香港也沦陷了。如果中美贸易协议也撕毁了。那他们在中国的前途就彻底完了。而且,这个消息对股市冲击会很大。我想,他们一定不希望这样。现在华尔街可能是唯一希望中美贸易协议还能执行的人。

当然,中美贸易协议是川普总统原来认定的他的重要政治遗产之一。要让他彻底放弃这个协议,也不是那么容易。虽然,我认为,他现在对这个协议也不报什么希望了。另外,他也不希望看到市场波动太大。

所以,川普总统这次对中共的演讲,虽然立场鲜明。但是,没有一杆子打到底。他还是留了一些回旋的余地。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这次川普发言,整整迟到了45分钟。为什么迟到这么长时间呢?不就是因为一直争论到最后一刻都定不下来演讲稿吗?争论到这种程度,是谁和谁争论呢?我们看到这次和川普总统一起出来的有国务卿蓬佩奥,财政部长穆努钦,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则,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Kudlow, 贸易和制造政策主任纳瓦罗。我觉得这里面观点最一致的应该是庞培奥和纳瓦罗。这两个人是对中共最强硬派。财政部长穆努钦出身华尔街,华尔街的说客有可能通过他施加压力。莱特希泽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主要人物,这个贸易协议是他辛苦谈下来的。所以,他是否要彻底放弃这个协议,也难说。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Kudlow,是一个立场偏中间的。他既不像彭培奥,纳瓦罗那样坚决,但是他的态度在过去一年是逐渐越来越强硬的。

所以,这些人里面可能对中国政策,尤其是贸易协议有不一致的想法。但是,总体来说,他们都属于鹰派。至于说是否还有没出来的人参与了讨论,那我们就不知道了。但我想,中共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会完全坐视不管,任凭川普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肯定不是。他们一定是想尽办法施加压力,想左右川普的发言。川普出来的时候,情绪不是很高。显得很疲惫。脸色比较苍白。也许是经过了激烈争论的结果。他出来说完话就走人。不给媒体一点提问机会。我觉得这也是说明了,这个演讲是他们勉强达成的协议,他不想对这些政策做进一步的解释。不想被问到他不想回答,或者他的政府内部还有激烈争论的问题。

下面我想再谈一下美国的大选。在2016年的时候,川普一度是大大落后于希拉里克林顿的。那时,没有人,包括川普自己对竞选都没有太大信心。而那时候,班农接管了他的竞选团队。他对川普说,你不要管那些民调数字。那些数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抓住了美国人真正的关切。或者说,你让美国人理解他们真正关切的应该是什么。如果你抓到了这一点,形式会迅速扭转。而川普抓到的就是中国。这个点抓的非常准。他们集中猛打这一点,最后反败为胜。

我认为这次2020年的竞选,他还是会抓中共这个点。但是不同的是。疫情之前,他想做的是,要成为改变中美贸易和经济关系的英雄。是他让美国摆脱了这么多年不公正的贸易关系。让美国制造业重新回来,让美国再次强大。而现在,他需要做的转变是,他要放弃那个贸易协议,从一个还和中共交往,试图互利的角度,调整到一个近似里根总统对待苏联邪恶帝国的立场。那就是全面对抗,以战胜对方为终极目的的立场。因为疫情让美国和全世界损失太大了。你环顾四周,还有别的路可走吗?中美贸易协议肯定是完蛋了。那你怎么对待这样一个让美国遭受如此巨大伤害,而且完全没有希望悔改和弥补的巨兽?美国民意对中共的态度越来越多负面。并且中国变成越来越热的话题。中共对美国方方面面的威胁越来越凸显出来。 那你竞选还有什么路可走,你不抓这个点还有什么点可抓?你不就只剩下里根总统的那条路可走吗?所以,我觉得川普总统这次关于中国的演讲,其实是奠定了他竞选的主题基调。

从这儿,我还想再衍生一点想法。中华文化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天意。天意不可违。上天的意志不可违背。天意永远大于人意。天意和人的自由意志是什么关系呢?我觉得就有点像一个人开上了高速公路。他要从洛杉矶开到旧金山。这是上天给他定好了的他的人生轨迹。他的自由意志能够主宰的,只是他开多快,走哪条车道。是不是要超车。在被别人没礼貌超了他的车后,他是不是要骂街,也同样把车子开到离那个人半米远的距离,等等。这是他能够决定的,也是他看的人生是否走好的标准。

其实对于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如果上天定了这个社会会出现什么巨大的变动,会走向哪个方向,那是不可逆转的。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有他本来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他万一没有按照上天的安排做到位。那这件事情也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发生。而最后的结果是一定的。

拿到今天来说,我认为中共在不久的未来走向灭亡就是一种天意。

其实,能够感知天意并不是迷信。历史上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能力。法国作家托克维尔在写那本传世名著《美国的民主》的时候就提到这样的概念。他生在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那个惊天动地的年代。他感到维持了千年的君主制度要瓦解,社会要走向一个全新的状态,那是不可抗拒的。那是divine providence。就是天意。他作为一名贵族后代。对于法国大革命对原有社会制度,传统带来的毁灭性的瓦解,深感恐惧和厌恶。但同时,他明白那是天意不可违,旧的一切不可挽回的要瓦解。所以,他花了大功夫研究美国。他心里一边认为美国革命是一条更好的路,是上天选中的未来的路,一边他在用人的理智和智慧来验证,是不是这样。这条路到底是否能走的通。

每个时代都有这种能够感知天意的人。用另外一种说法,就是他们天生有强烈的使命感。人都是不完美的。关键就在于在关键时刻,他们心中被种下的使命感是否能引领他们走一条正确的路。我觉得川普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人。川普总统本身也是这样的人。我希望他们能够走好这条路。

谢谢大家。今天就说到这里了。感谢您的收看。如果您喜欢我的节目,请订阅和传播我的频道。谢谢, 再见。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