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长江三峡大坝无法防洪?万一溃堤大水直冲上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2日讯】【今日点击】(3806-1)

提要
长江三峡大坝无法防洪?万一溃堤大水直冲上海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今天6月22日,6月21日顺利的通过了,6月21日是星期日,第一出现了日环蚀。日环蚀呢我们介绍过,在过去的时间里,几百年的记述当中,凡是有大地震的时候,都出过日环蚀或者日全蚀,日偏蚀没有,无所谓,主要是日全蚀跟日环蚀。中国比较,我们这50年来记得比较深的,1976年跟这个2008年,当时中国都出现了日环蚀,它就这么一个吻合的概念。但时间不是重叠的,不是说出日环蚀的时候就一定地震,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并没有地震,因为很多人把地震跟三峡大坝连在了一起。

那另外一个就是,从时间的角度在核算上,有人说这应该是马雅文化当中讲的世界末日。世界末日也没有看到,那个算法也不灵了。在诸多的说法中,包括它是夏至,夏至呢就跟端午节中间,基本上是相连的,还有一个是阴历的五月初一,多少个日子凑在了一起,还是习近平执政的7年7个月7天,都没兑现,你看都没有看出任何太多的变化。这是我们原来也跟大家解释过,另外一个概念,这一切呢,预言的一切或者说看到的一切,有它的合理性,又有它的失去了本身未来的准确性。原因就是说,在这样大的变更的过程中,特别是出现这种,在人类历史上都认为是一种,对人的一种惩罚的全球性的,大瘟疫的背景之下,一些预言的本身就失去了它的,就失去了它的准头。

长江三峡大坝无法防洪?万一溃堤大水直冲上海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三峡大坝,我们刚才讲了说可能有地震,地震会把大坝震坏,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三峡大坝没有防洪的,无法防洪,万一溃堤,大水会直冲到上海。我们原来节目中跟大家介绍过,有些人呢不一定接受,说你不能按照一方,一立方米一吨水去算水的压力,可能吧。从物理的角度来讲,我个人觉得可能人家说得对,我说得不对啦,我只能说从物理的角度上说。为什么呢?那就像我们解释似的,如果你,很多人懂得练功夫这东西,你真的练了百脉皆通,你自己就能飘起来。那地心引力在哪儿呢,你自己飘起来,可是你上秤去吆的时候你可有分量,你可不是没分量。那如果你有分量,是不是就应该有地心引力啊,万有引力啊,它为什么没有起来啊,我觉得是类似,我个人觉得是类似的。

所以有时候想想呢,比较麻烦,就像我刚才说的,很多人站在自以为是的知识上,他品味不到生命的内在的东西,生命内在东西,不是用度量这么量出来的。王维洛,王维洛早在2018年,就对三峡本身做出了他的论述,而三峡大坝本身从设计到施工,王维洛有机会接触到,当时的整个内在的东西。他自己就是水利专家,现在居住在德国,他接受大纪元专访时明确说: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根本没用,长江中下游居民尽早准备救生装备、逃跑路线,一旦溃堤那洪水一直冲到上海。那洪水冲到上海,我们当时跟大家解释过,水的高度,它现在水的高度149米,大坝上面的水位跟大坝下面的,就是坝外的水位差了149米。

36计三峡,36计揭露了三峡大坝工程论证、设计,到施工质量检验都是同班人马,踢球的、裁判是一拨人。党媒宣传具有区域发展、发电、航运、南水北调,五大功能,并认为防洪功能通过检验。其实根本不具备防洪功能,这个说法我相信对很多人,同样是一个基本的概念。现在大坝就放水了,昨天它报出来大坝的,大坝的这个水位超过警戒线2米,149米,那今天报导它说呢,长江水位略有下降,这个三峡水位略有下降。但是在重庆出现了80年来最大的洪水,这是对应说的。

大坝的下游湖南、湖北、江西都在发水,水利部长表示不乐观,会有更大的洪水。大坝上游的重庆被淹,如果一起来,上游的居民希望大坝放水,下游的居民说千万不要放水,他说这就是它没有防洪功能的原因所在。这样的解释是一种,我以为它是解释了,在长江中下游地区 ,现在进入了梅雨。进入了梅雨季节,你今天到江西、湖南、湖北,你就往下走一直走到上海,天就老下雨,那个雨就在那儿停著,大概要停40天到45天。这个时候在四川上游如果下大雨的话,它放不放水,我以为十有八九它会放水的,十有八九会放水,因为它宁可淹了湖南、湖北,它也不愿意让大坝决堤,我觉得这个道理是存在的。

而且他特别提到,钱正英、张光斗等负责大坝设计的,质量检测的,当时写给三峡大坝的建筑工程的副主席郭树言,实际上三峡大坝的品质质量,并没有像我们写的那么好。三峡的质量是一般的,因为建造太快、时间太短。那钱正英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活着,这是原来的中共的水利部部长,这是我们看到大坝的故事。大坝到现在28年,从它开始建,到现在28年。比起坝体变形,它的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渗漏,蝼蚁之躯就可以摧毁掉大坝,这是古训,那这里他讲的渗漏应该就这个 ,他原来就提过类似的。

他就是说:它是靠大水泥块堆起来的,那水泥块之间肯定是灌浆喽,灌水泥浆喽 我想能够都灌水泥浆,咱也不知道它在水下怎么去灌那水泥浆,那它是这么堆起来,所以他讲的渗漏就这样的,我以为就这样的缝隙他怎么去处理。坝体船闸四周的渗漏问题相当不乐观,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就是当时武警部队负责船闸工程,一旦溃堤,大坝以下到上海出海口,都将全部完蛋,所以各位准备逃生。溃堤这就我们刚才提到的,它就是140多米高,水墙往下走,人家说你那个不科学,那你怎么证明它不会,我就问你,你怎么证明它不会。

就在我们做节目的时候,重庆遭遇了应该是1940年以来,1940年它有记载,地方志里头应该有,那1940年以来最大的洪水。这是我们看到的,一张苹果日报拍的照片,基本一楼全都进水了。它说水位上涨了11米,水位上涨了11米这是重庆,目前正在经历的,它旁边的几条江都走入到历史的高位。我们刚才在王维洛那一篇采访中,它已经明确提到了现在的状况,那重庆水上来,代表着整个四川,整个四川大雨到暴雨要到23日,要到明天,它是从16日开始下,这是它的预期啦。所以水位一直上涨,所有这些水在三峡的背景之下,一直涌到三峡大坝,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喽。那你说是不是就一定溃堤?不知道,我话给你说不知道 对不对。那溃不溃堤会出现什么状况,那是神说了算,不是人说了算,但人做任何东西都会遭到报应,这就是天理。在真正环境中人们顺应天理,就没有任何忧愁,人们逆天里而自我那种利益的展现,他有发不完的愁,他有睡不着的觉,他有吃不下的饭,这是一定的。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