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危殆 当局提前甩锅/王维洛四点忠告自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3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6月22日,星期一。

北京疫情仍然在扩散,当局通报,全市施工工地发现3例中共病毒肺炎的病例,相关工地已经被封闭。据称全市约有1622名工地工人与北京疫源地新发地市场有关联,当局已经对这些人进行了核酸检测,但还没有最终结果。有分析认为,中共病毒已经扩散,绝不仅当局通报的这些数字。

继推迟习近平访问之后,日本冲绳市议会今天通过了一项改变钓鱼岛行政区地位的法律。中日关系日益紧张之下,日本还在面对中国边境方向部署了升级版导弹。

因为疫情冲击而关系紧张的欧盟和中共,今天举行了视频峰会。外界预计双方将讨论疫情、关税、人权和贸易等几大议题。美方敦促欧盟与美国联手,共同应对中共处理疫情的方式,以及军事、经济和人权领域的咄咄逼人。

中共轰-6、歼-10等战机今天中午再度入侵台湾西南空域。这是中共军机在2周内,第8度侵犯台湾防空识别区。

一个月前曾要求习近平下台的山东诗人鲁扬,上个月被聊城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昨天他的妻子张女士证实,鲁扬已经被正式逮捕。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连日暴雨成灾,洪水已经侵袭了中国的24个省份,也让许多人目光集中在备受质疑的三峡大坝身上。继中共官媒承认水库区水位超出防洪限制水位2米后,重庆水文站今天首次发布了綦江洪水红色预警。

超越历史的洪水,很可能是一个超大的黑天鹅。前不久还坚称“三峡大坝危殆”是谣言,“纯属恶意炒作”,现在,中共提前甩锅了。

重庆綦江水位超过保证水位5.7~6.3米左右

当地时间今天上午11点50分,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发布了綦江洪水红色预警。受降雨影响,预计綦江流域重庆段未来8小时内将出现超历史洪水。

据中新社报导,在上午10点,重庆水文站发布了綦江五岔站洪水的橙色预警。随后在邻近12点时,调升到了綦江流域重庆段全线洪水红色预警。预计重庆江津区綦江五岔站最高水位将超过保证水位(200.51米)5.7~6.3米左右,涨幅约10~11米。

这次的红色预警,重庆水文监测总站还从来没有过,是历史上的第一次。报导称,綦江防汛指挥部启动了2级响应。

从昨晚8点到今早8点,重庆东南部及西部偏南地区普遍降下中到大雨,局部地区还降下了暴雨到大暴雨。其中南川(区)水江镇长青社区最大降雨量是143毫米。

三峡水位超防洪限制2米 当局提前甩锅

进入6月以来,中国南方连续降下大到暴雨。中共官方的数据显示,华南和华中地区的24个省、直辖市,大约有852万人次受灾。

昨天(21日)中共央视和《北京青年报》报导,三峡水库区的水位再持续上涨。在昨天的时候,三峡水库区的水位已经升到了147米。

这个水位,已经超出了防洪最高限制(水位)近2米。据三峡集团称,三峡大坝的防洪限制水位高程是144.99米。

据报导,三峡大坝的入库流量20日已经增加到了每秒26,500立方米,比19日的每秒20,500立方米增加了每秒6000立方米。

这个增长速度相当惊人,照此推算,在上游持续强降雨的情况下,三峡大坝的入库流量很可能还会增加。

也就是说,三峡大坝的压力在不断增加。其实通过重庆水文监测总站的红色预警情况来看,三峡大坝的承压情况是非常严重的,当局已经提前甩锅了。同时也证明了一点,中共媒体在10天前的报导,又是“安抚民心”的掩盖真相。

三峡大坝之外 还有两大威胁

6月8日,中共多家媒体引述三峡集团的消息,称在长江主汛期来临前夕,三峡大坝上游面水位已经顺利消落到防洪限制水位以下,提前腾出了221.5亿立方米。

三峡集团还做了一个类比,说腾出的221.5亿立方米,相当于1550多个杭州西湖的全部防洪库容。报导称今年的“腾库迎汛”任务已经顺利完成,开始进入了防洪调度阶段。并且宣称三峡工程将在汛期发挥巨大防洪作用,保障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防洪安全。

而从目前形势来看,法广指出,中共媒体的上述报导“显然过于乐观”。用中共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在11日防汛会议上的说法,超标洪水对现有的防洪工程,“可能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三峡水库下游是中国最密集的城市群和人口聚集地区,万一三峡发生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还不只是三峡这只黑天鹅,叶建春指出了更可怕的事实。已经全面进入汛期的中国,共有148条河流水位超过了警戒水位。

叶建春提出有3大风险,除了“超标洪水”之外,还有“水库失事”和“山洪灾害”。

从黄小坤到王维洛,专家频频预警

就是说,洪水和洪水引发的其它灾害,在严重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特别是现在三峡大坝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三峡以下长江中下游的民众,要做好心理准备,即使不逃离,也要找好逃生的路径,这是著名国土规划专家王维洛先生的忠告。

前不久,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黄小坤在微信朋友群警告“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我们在节目中也谈到了这件事。

随后大纪元的德国记者黄芩专访了旅居德国的王维洛。采访中,王维洛从不同角度做了分析,他提醒三峡以下的人们,不仅要找好逃跑路线,还要准备好逃生包。

三峡工程不防洪

建三峡,中共自称有五个目标,最主要就是防洪。但从这些年的实践,已经证明三峡没有发挥防洪的作用。就是说,从一开始,中共就在欺骗百姓。

王维洛表示,现在三峡大坝下游的江西、湖南和湖北都有洪灾。武汉希望三峡可以使上游下来的水量减少,使长江水位下降。然后当地对付自己这里的降雨,问题就小得多。

但三峡上游的重庆库区,已经发生了严重的洪涝灾害,他们希望三峡抓紧泄洪。我们前面说了,重庆江津区的水位已经超过保证水位5.7~6.3米。它当然希望三峡赶紧泄洪,减轻它的压力。

王维洛指出,三峡正常蓄水位是175米,现在水位是海拔145~146米之间,这个高程是三峡防洪的规定控制水位。但三峡上游重庆库区现在水位海拔164米,比下游146米高出18米左右。如果保武汉,三峡工程就要挡住水。那么三峡大坝水位至少提高到175米以上,下游才能安全。

但是如果大坝水位提高到175米,重庆水位就可能达到210米。这样一来,上游重庆市区就会被淹掉。

就是说,如果保上游就得牺牲下游,如果保下游就得牺牲上游。顾上顾不了下,顾下顾不了上。直接说就是,三峡大坝根本起不到防洪的作用,而且它的工程质量并不好。

三峡工程质量不好

有一个简单原理,水位越高,压力越大。三峡大坝更是如此,超高的水位,严重威胁著大坝的安全。王维洛直言,三峡工程质量“不好”。

其实,中共御用专家们也承认,“实际上三峡工程的质量并没有我们写的那么好,三峡工程的质量是一般,因为建造得太快了,时间太短了”。这些内容,是负责设计和领导工程质量检查的钱正英、张光斗给中共领导写信时说的原话。

说三峡工程质量不好,有三个原因。一是水泥浇筑工程太快,二是中国工人的钢筋焊接,时任总理朱镕基请来的奥地利工程监理指出“全都不合格”。而中国监理称“全都合格”。但是工程已经全部完工,不能返工了。

第三是工程的论证、设计和质量检查是同一组人马。钱正英是论证领导小组组长,张光斗是他请来的顾问。张光斗又是初步设计审查小组的组长,这两人同时又是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

从头到尾,这两人几乎包办了一切。用现在流行的一种说法,这就是让犯了罪的人去调查自己究竟有没有犯罪。从运动员到教练,再到裁判员,都是同一个人,这样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程序不合规,工程质量自然成了隐忧。去年已经传出了三峡大坝出现变形的消息,尽管当局辟谣说是“弹性变形”,但是谁敢相信呢?王维洛指出,还有比变形更可怕的。

三峡有严重渗漏 比洪水更甚的是泥沙

许多人也像我一样,都在盯着三峡大坝的变形。但王维洛指出,三峡船闸的渗漏问题远远比变形要严重很多,因为渗漏严重以后就是溃坝。

王维洛表示,三峡的船闸那里施工质量最差,也是位移最大的地方。当年钱正英和张光斗也听说了船闸工程质量最差,但因为是武警部队做的,他们惹不起,所以检查的时候没敢提任何异议。

渗漏严重的地方产生位移,这个道理其实不难理解。大陆农村长大的孩子,很多人有在小河沟淘鱼的经历。在一段小河沟的两端,用泥巴筑起两道坝,然后把水淘干后捉鱼。

这个过程,不怕水从上面漫过来,因为还可以再加高一点。最怕的是渗漏,一旦出现渗漏,用不多久就会整体垮掉,前功尽弃。

同样道理,三峡工程也是一样。如果三峡溃坝,长江中下游就惨了。

熟悉中国地理的朋友知道,长江中下游都是比较重要的城市。如果三峡溃坝,最先受影响的将是湖北宜昌和湖南长沙、岳阳。

但洪水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洪水带下来二三十亿立方米的泥沙。王维洛说,洪水如果能挡过去,你就活下来了。但泥沙的破坏力比洪水要厉害,“整个生态就破坏了,也许长江就被堵住了,再下来水往哪里流就不知道了”。

他说泥沙一旦下来,整个长江中下游,一直到上海口“全部玩完”。泥沙的危害不知道要延续多少年,“后续危害是很厉害的”。

王维洛的四点忠告

三峡库区的情势越来越危急,著有《三峡工程三十六计》的王维洛向长江沿线的民众提出了四点忠告。

首先要认识到危险的存在。三峡不能防洪,它以前说可以防几十年、上百年的洪水是“错的”、“骗人的”,千万不要相信中共的宣传。

其次是一定要熟悉周围的地理环境,考虑好逃命时往哪里逃。不要去平原地区,要逃到高地去。有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就是水从高处往低处流。

第三要学习日本人的做法,提前准备好逃生包,像房产证一类的东西要提前放到逃生包里。等洪水来了再去找,就没时间了。

第四,家里之前的东西不要放在一楼,洪水来的时候,把家里的门窗全部打开,把洪水让过去。否则对洪水的阻力,可能会使房子被冲毁。

王维洛最后指出,中共永远不会对它以往的过错负责任,“它完全是一种暴力的统治,每一个死的人,对它来说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八九学运学生领袖王丹在脸书表示,30年前,中共在六四之后利用政治肃杀气氛强行推动三峡大坝,“让我们且看中共会不会‘因六四起,因六四落’”。

************

曾要求习下台,鲁扬被逮捕

在很多人看来,如果三峡大坝出事,中共可能会因此解体。是不是这样,我们静观其变就可以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只要中共不解体,它的折腾就不会停。

昨天(21日),山东诗人鲁扬的妻子张女士向美国之音证实,鲁扬已经被当局正式逮捕了,当局指控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张女士表示,聊城国保大队在6月19日送去了逮捕通知书。

鲁扬真名叫张桂祺,曾在山东聊城外国语学校任教,后来创办了文殊书院。网络上正在流传一段他被捕前的视频,鲁扬朗读出了贴在墙上的一幅毛笔字:“习近平必须下台,中共政权必须结束”。

其中鲁扬还说,“我们必须结束没有公平和正义,更没有民主和自由,反人类、反文明的邪恶专制制度。”

我们知道,中国大陆对北京当局批评的声音有很多。比如前不久中央党校的蔡霞、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还有“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等等。

不过许志永在鲁扬被正式逮捕的前一天6月20日,也被警方正式逮捕了。德国之声报导,许志永的二姐接到山东警方的电话,许志永被批准逮捕。

去年12月,许志永和北京维权律师丁家喜等人在厦门有一次聚会。随后除许志永逃亡外,其他参与聚会的人士全都被当局抓捕。

逃亡过程中,许志永在网上发表了一份“劝退书”。他批评习当局没有能力处理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和中共病毒肺炎等重大危机。

今年2月15日,许志永在广东被抓。他的女友李翘楚也在当晚被警方从北京带走,住处被抄家。

在中共政治肃杀气氛越来越浓的情况下,这些人仍然为自由、为人权发声,他们很可能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他们知道自己这么做,可能会被逮捕,但他们仍然义无反顾。

其实鲁扬也好,许志永也好,他们的被抓,已经超越了他们个人的事情。从我们接到的大量网友来信以及留言来看,他们的努力,也是许多人正在努力的,可以说代表了整个中国大陆的整体心态。

有句话叫“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希望大家都来关注他们,关注每一个像他们一样为自由人权努力、却遭到中共迫害的所有人。我们的关注,会对中共形成一种抑制,减轻对他们的迫害。

说白了关注他们,就是关心自己。

“中国脊梁”落泪了

就在鲁扬被逮捕的同一天,有“中国脊梁”之称的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接受了日本共同社的采访。采访中,王全璋这位硬汉一度掩面痛哭,不能自已。

共同社的文章表示,王全璋从2015年9月至2016年1月被关押在天津,在指定地点接受当局监视。王全璋形容,这个地方是“严刑拷打的温床”。

在一间20平方米的牢房中,有2名武警对他24小时监视,睡觉只能保持一个姿势,不能翻身。大家可以尝试一下,看看自己躺在床上一个姿势,最长能坚持多久。

需要特别提醒大家,我们自家的床都是很舒适的。监狱的床是什么样?从很多有过监狱经历的人揭露的情况来看,多数只是一块硬木板。

王全璋介绍,他在被打耳光几个小时后,中共当局提供的一份书面证词,强迫他接受。这份证词的内容就是声称他收受海外资金,企图颠覆政府等等。

文中表示,王全璋也被命令双手举高,保持一个姿势站立15小时。只要放下双手,立刻就有人厉声骂他“卖国贼”。而当时的王全璋,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甚至无法站立几分钟”。

从这一点来看,中共就是在有意折磨人。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摧毁人的意志。双手举高15个小时,大家也可以尝试一下,双手举高一个小时是什么滋味。

王全璋还告诉共同社,他在2018年12月份被第一次闭门审理。他当时质问法官,“你所谓的依法治国是什么意思?”没想到,他却被“当成猪一样按著(按在地上)”。

说到这里,被称为“中国脊梁”的这位山东硬汉终于无法自控,摀著脸哭了起来。

他还告诉共同社,他曾经尝试对当局给自己的判决提出上诉。但是一名中共司法官员却对他威胁,如果上诉,就要把他的刑期延长到8年。

王全璋当时是被中共天津二中院判处4年半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5年。不用非得去监狱尝试,想想都可以知道,在监狱中的每一天都是痛苦的煎熬。而中共司法官员就用延长刑期的方式,逼迫王全璋不能上诉。

不让上诉意味着什么呢?因为他们知道王全璋没有违法,没有犯罪。真正违法犯罪的是他们,是整个中共的体制。

这样颠倒黑白、邪恶至极的体制,还不该解体吗?

非裔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发的全美暴乱和抗议,虽然在全美多个州爆发,但西雅图却成了全美国唯一一个被安提法(Antifa)成功攻占的城市。前天(20日)凌晨,在那里还发生了致命枪击案。

在会员区,我们来谈谈这场在美国正在发生的文化大革命。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