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男孩被美国主流媒体围攻,他做错了什么?假新闻是如何产生的?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4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今天的节目是之前有跟大家提起过的,想做一期关于美国左派媒体的话题。我以前在中国大陆做过媒体记者,大家都知道中共的媒体是党的喉舌,所以在中国看主流媒体是看不到真实新闻的。所以,那时候我是非常向往海外真正的新闻自由的,但是理想的新闻自由在现实中,哪怕是在美国也几乎消失了。

美国的主流媒体也成为党媒,只为某一个政党发声,他们用铺天盖地的假新闻和有偏见的新闻带风向,误导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众。今天的节目,我们来说说美国媒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支持川普 16岁男孩被媒体围攻

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一个叫桑德曼的16岁美国男孩,在一次学校的户外活动中,遇了一群原住民,似乎因为桑德曼和同学们戴着支持川普总统的帽子,他们被原住民挑衅,桑德曼因为没有让路,并且脸上带着微笑,被原住民在媒体上投诉,说他种族歧视,嘲笑原住民并故意拦住去路。

桑德曼和他的父母因此被美国各大媒体大肆批判,美国六~七成的媒体都对这个男孩进行指责和围攻,想要将他一棒子打死,桑德曼受到极大的伤害。

但是这个16岁的男孩没有妥协,一个4分多钟的视频证明了他的清白,他只是戴着一顶支持川普的帽子,微笑着站在原地没动,是那位原住民长老走向他,而他只是维护了自己应有的权利,没有让路而已,他只是因为支持川普而遭到攻击。

桑德曼最终将那些肆意编造故事、毁谤和攻击他的媒体告上了法庭,这些媒体包括ABC、CBS、《卫报》、《赫芬顿邮报》、NPR、Slate、The Hill(《国会山报》)等等,他针对《华盛顿邮报》、CNN和NBC提出了单独诉讼。

经过漫长的两年的诉讼,最终因为证据确凿,这些媒体不得不和桑德曼进行和解,今年1月和7月,18岁的桑德曼获得了CNN和《华盛顿邮报》的和解金。

讲这个故事是想告诉大家,美国的左媒有多么可怕,他们对川普的攻击甚至延伸到所有支持川普的人和机构,他们可以对一个眼神清澈的16岁美国白人男孩下手。他们甚至认为,只要是川普支持的,他们就一定反对;只要是川普反对的,他们就一定支持。

主流媒体反川普 坐视中共的威胁

最近川普总统打算禁掉TikTok抖音,这些美国主流媒体就开始没脑子地反对这个制裁措施。美国的政治新闻网站“华盛顿自由灯塔”最近刊登了一篇文章,指责这些主流媒体对中共造成的国家安全威胁视而不见,一边倒地反对川普总统的禁令。

《纽约时报》只用了一句话来说明抖音是来自中共,大量篇幅都在报导青少年失去抖音后的苦恼。其它媒体也是用丑化川普禁抖音的目的来描述这个事情。他们对川普禁抖音的反对,就像当初他们对世卫组织的维护一样,只是因为要反对川普。

袁晓辉先生是资深的媒体人,他对美国五六十年代以来政治局面的背景相当了解。因为工作关系,他每天都看美加新闻,看了几十年,因此,对于美加两国的媒体每一天如何地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改写历史,他了如指掌。袁先生写了一篇文章《不是支持川普,是等他这样一个人等了很久》,在这篇文章中,他谈到了这么多年他对于美国左媒的看法。

他说,只要是跟这些媒体立场相左的人,他们都要打倒。有的名誉尽毁,有的倾家荡产,有的甚至抑郁致死。有的是利用他们的缺点(弱点),将他们打倒;有的是利用他们的家人,将他们打倒。

当克林顿总统性丑闻发生时,美国色情杂志Hustler发行人,一个无赖出一百万元给任何可以揭发共和党国会议员丑闻的人,结果打倒了两个共和党议员,保住了克林顿。后来川普总统对卡瓦诺大法官任命的时候,他们也用了同样的手法。

最早的例子是尼克松。袁先生说,尼克松的下台,是美国媒体发动的一次政变。他们无法用选票打倒他,就用一件极小的爆窃案,移花接木到尼克森的身上,每天在新闻中日夜疲劳轰炸。然后在尼克森的应对中找出问题。他们发明了一句话:重要的不是罪过(crime),而是掩饰(cover up)。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过这样的整肃。

最糟糕的是,他们成功之后,还将这个方法写进新闻系的教科书。直到今天,全世界西方的新闻系都以这个事件引以为傲,教授教的都是类似的“调查式新闻报导”,借媒体修理保守派的政治人物成为西方媒体的“崇高”任务。

魔鬼统治著世界 西方媒体演变史

我知道大家很想问,为什么,为什么西方媒体会变成这样?我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中找到了答案。我简单分享给大家。

首先是共产主义渗透西方媒体。上一次冷战期间,有很多苏联克格勃间谍渗透到西方世界,有些就隐藏在知名的大媒体。像约翰‧斯科特(John Scott)、劳特‧巴赫(Richard Lauterbach)、莱尔德(Stephen Laird)服务于《时代》杂志等。他们适时地为共产暴政唱赞歌,造假宣传,直接或间接地引导西方政要的决策。这些人成为了资深的媒体人,又培养出亲共意识形态的新媒体人。在中共不断渗透到西方世界的过程中,这些人成为美国与中共勾兑的推手。

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搏》近日披露,彭博社、《纽约时报》等美国左派媒体一直在大力支持中共控制的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根据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官网介绍,清华大学的“全球财经新闻”(GBJ)项目是一个由清华大学和美国国际记者协会联办的项目,面向国际招收学制2年的英文硕士研究生。毕业生除了可以获得清华的学位证书,还可以获得美国国际记者中心颁发的“财经新闻专业证书”。GBJ项目的核心使命就是要培养“引领舆论”的新闻记者,“完成中共中央提出的新闻媒体任务”。

GBJ项目招揽了一大批老牌媒体和资金雄厚的大公司。除彭博社、《纽约时报》、路透社、CNN、《商业周刊》、《金融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媒体之外,美国咨询业巨头德勒(Deloitte)、奈特基金会(Knight Foundation)、脸书、美国银行等大公司都参与了这个项目。

CNN主持人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和脸书副总裁戈勒(Lori Goler)都曾在2017年担任过这个项目的客座讲师;彭博社总编兼专栏作家米勒(Lee Miller)在这个项目担任教授;《纽时》撰稿人和前商业记者韦恩(Leslie Wayne)担任客座研究员。

中共渗透美媒 难剪断的利益勾结

另外,中情局运营官查尔斯‧“山姆”‧法蒂斯(Charles “Sam” Faddis)发表在Andmagzine.com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共一直在努力控制美国媒体。法蒂斯在文章中指出了美国主流媒体同中共之间的利益勾结。

因为美国大部分媒体都是由母公司拥有。这些母公司在中国都拥有巨大的利益。比如,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拥有《纽约时报》母公司17.4%的股份并在董事会拥有1/3的投票权。斯利姆和中共控制或影响的中国公司有大规模业务往来,其中就包括华为。

关于《华盛顿邮报》,2013年,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以2.5亿美元买下《华盛顿邮报》。贝佐斯在中国市场拥有巨量的利益。亚马逊最受欢迎的产品,如(智能音箱)Echo和(电子阅读器)Kindle,只在中国工厂生产。当你订阅《华盛顿邮报》时,它会随附一条“中国观察”的广告。而“中国观察”则由中国官媒《中国日报》提供。

再说CNN。CNN由Warner Media(华纳媒体)拥有和经营。这家公司与中共之间有重大的财务和组织关系。Warner Media投资了中国传媒资本(CMC),而CMC则受中共监管控制。CNN通过它的主席杰夫‧匝科斯(Jeff Zuckers)参与NBA在中国的播放并努力在中国推广NBA栏目。

MSNBC和NBC都是由NBC Universal运营。NBC是中国国家媒体组织新华社的合作伙伴。NBC Universal的东方梦工厂(Oriental DreamWorks)完全由一家中国投资集团全资拥有。

Walt Disney和ESPN都归ABC所有。这两个公司在中国都有大量的投资。2019年,当NBA拒绝谴责中共在香港的暴行时,ESPN的高级新闻总监也指示公司员工避免谈论中国政治或与香港有关的话题。

前纽约市长迈克‧布伦伯格(Michael Bloomberg)和他的公司彭博社(Bloomberg LP)都在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彭博社在中国市场的网站销售终端设备,并通过将美国投资人几十亿美元投资到中国证券市场来帮助中国公司融资。彭博社提供支持的364个中国公司,其中159个由中共所有。

2019年,彭博社发起了一项针对中国精英阶层财务状况的调查。当调查报告准备出版时,主编马修·温克勒(Matthew Winkler)阻止了出版,并说:“这会让中共将我们的业务关闭并将我们驱逐出中国市场。”

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在这次全球应对疫情期间,美国主流媒体基本都是引用中共官方数据和世卫组织的数据。

受共产思潮影响 媒体被左派操控

除了这些媒体被中共渗透,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媒体从业人员大部分都是左派的自由主义者,这些自由派认为他们自己是引领时代潮流的,而那些少数的媒体中的保守派就成了异类。这些自由派的人都倾向于民主党,而保守派人士倾向于共和党。

大概是因为物以类聚,各大左派媒体的重要人物跟民主党重要人物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姻关系。这种关系越来越错综复杂和牢不可摧。所以,我们看到,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全美最大的100家报纸中,有57家公开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发行量超过1,300万,而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只有2家,发行量只有30万左右。

为什么媒体从业人员大部分是左派呢?《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中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上世纪60年代受共产思潮影响,发生了大规模的左派激进社会运动,那些激进的学生后来摇身一变进入了媒体、学术界、上层社会、政府机构、艺术等领域,抢占话语权。

在大学里,教授属于左派的占绝大多数,新闻系、文学系浓重的左派意识形态自然也影响了学生。说到这里,我想起我们以前做过一期关于“光照帮”的节目中有谈到,“光照帮”的成员以秘密身份的方式潜伏在社会的各个阶层,包括媒体、学术界、上层社会、政府机构、艺术等领域,这些媒体从业人员中是不是也有“光照帮”的成员呢?

本来新闻应该是客观公正,报导事实。可是这几十年来,左派意识形态已经改变了整个新闻媒体行业,影响了新闻从业人员的观念。他们会为了带风向而选择性报导,对新闻事实、新闻背景和社会评论进行断章取义,以偏概全。

比如羟氯奎宁对于治疗早期的新冠肺炎有明显的效果,但对某些其它疾病的人群有副作用,媒体就将副作用这部分无限放大,以此来攻击川普总统。

再比如“通俄门”事件的调查中,几乎所有的媒体一边倒地攻击川普总统,恨不得马上将川普从总统的位置上撂倒,而后来对弗林的调查有了新的进展,对弗林的指控不成立,带出“奥巴马门”事件的时候,媒体们却忽然集体噤声了。这些左媒甚至制作假新闻。Fake News这个词就在这个时代诞生了。

识破魔鬼的伎俩 重拾对神的信仰

说实话,对于这些左媒的做法,很多保守派政客想还手,但是一还手,这些媒体就会集体还击、围攻,而且越演越烈,到了没有底线的地步。结果是越来越没有人敢还手。直到川普出现。川普是第一个愿意和敢于跟媒体对抗的人,他是第一个对媒体的恶劣作为公开叫阵的人,他曾经在自己的新闻会上点名批评CNN,BBC,还在推特上点名5家媒体报导假新闻。CNN就获得2018年年度假新闻奖。

说魔鬼在统治这个世界真的没错,魔鬼不仅附着在中共的身上,它还会变化,附着在西方的左派人身上,就像我们看《西游记》,白骨精总是可以变化成不同的形象,让人迷惑,没有火眼金睛,真的很难识破魔鬼的伎俩。

为什么魔鬼能附着于共产主义或者自由主义,就是我们之前做过的那期节目,关于共产主义的起源。魔鬼撒旦让人失去对神的信仰,用无神论给人洗脑,这样它才有机会生存在于没有信仰的躯壳里。

好,不管你认不认同我的观点,都推荐大家去读《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我相信,这本书能让我们对这个世界看得更加深刻清晰。

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喜欢我们的节目,请大家订阅、点赞、留言和转发。我们下次再会。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