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第二任期政纲出炉 数字人民币是货币还是数字?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5日讯】美议员要中共赔偿1.6万亿百年国债!数字人民币是货币还是数字?川普第二任施政纲领释放更多脱钩信号 | 热点互动 08/21/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8月24号星期一。本期节目我们还是谈两个话题,首先我们来谈一谈正在召开的共和党全代会,以及川普阵营在周日推出的施政纲领。那么这个施政纲领中,专门有一章是针对中国,那么这部分我们会请杰森博士来为我们解析。节目的第二部分,我们会请赵培先生来谈一谈,中共正在推出的数字币,到底这个数字币的用意和风险。

好的,那我们首先和杰森博士来连线,杰森博士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杰森你好。

杰森: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和今天共和党全代会相关的一个报导。

(播放短片开始)

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Ronna McDaniel:“本次大会开始!”

24号一早,来自全美各州336名代表,出席在北卡州夏洛特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经过代表们现场唱名表决,川普总统获得2,550张选举人票,完成连任提名。中午副总统彭斯和总统川普先后现身会场。

美国副总统Mike Pence:“不只是共和党,而是整个美国,需要总统川普在白宫再待四年。”

现场欢呼:“再四年!再四年!”

美国总统Donald Trump:“我们必须获胜,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选举。我们必须很谨慎,因为民主党再次尝试,他们正在推动的八千万张邮寄选票。”

川普谈到病毒疫情爆发前,美国经济表现是史上最佳,他还警告说,若拜登当选,将关闭美国经济,而中共将会控制美国。本次大会主题是致敬美国伟大的故事。与会代表认为,与上周民主党大会不同,本周共和党大会将会谈到更多具体执政政策,并传递出更多积极信息。周一晚共和党大会命名为诺言之地,演讲者中包括非裔联邦参议员斯科特,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以及非裔佐治亚州民主党议员琼斯。

(播放结束)

主持人:好,杰森博士我们来谈一谈共和党这个大会,还有川普阵营推出的施政纲领。就是我们现在正在谈的时候,他这个大会正在举行,然后晚上会一个接一个的有人发言。其实白天川普和彭斯被正式提名为总统和副总统的候选人,然后川普就已经发表演讲了,但是他的正式演讲其实是星期四。那这四天刚才新闻中有说,今天是第一天,每一天他都有一个名称。比如说今天他这个Land of Promise,有人翻译成应允之地,有人翻译成承诺之地。

然后他这个二、三、四就是有个机遇之地、英雄之地,还有伟大之国。反正共和党的这个会是非常积极向上的这种感觉。我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机会看他这个会议的一些发言,然后跟我们谈谈你对这个会议,觉得有什么样的亮点或者是看点?

杰森:白天我看了川普特意飞到北卡,跟当地的一些居民谈话的一个发言。整个节目过程中,我们知道刚才你谈到了,他整个会议的主题,其实这一次和以往的可能不太一样,就是在于这次没有谁作为总统提名,在共和党总统提名毫无悬念。那么这个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宣言大会。某种意义上讲,跟上一周的民主党的代表大会一样,大家都早知道谁会投入这个选举。

那么上一周的民主党大会,我的感觉上像一个吐槽大会,川普的吐槽大会,基本上就好像是一群恨川普的人坐在一起,做一个心理疗程,大家互相说川普这么不好那么不好,互相吐吐苦水,把心里的郁闷抒发一下。那么共和党的话刚才你谈到了,特别想树立一个完全对照点,这个大会更强调积极的因素。如果你在竞选中的话,民主党那个大会某种意义上讲,是一个负面竞选的策略。

这一次他们就想用正面的信息来传递一个辉煌的状态,所以这个大会的主题它就叫做“向伟大的美国故事致敬”。你刚才谈到了四个天四个主题,每个主题都是比较光鲜的一个主题。而且整个这个大会它也是突出一个务实,多方面。从他提到的这个大会的,川普提出第二任的十个施政纲领来看的话,确确实实非常具体、非常务实。再次和民主党比较虚的,比较抽象的,而单一的针对川普的这样的一个讨论,形成一个对比。

某种意义上讲,在我看来共和党大会这个主题、这个运作方式,可能更能跟一般的选民贴近,因为毕竟大家关心还是,60%~70%的人最关心的还是经济问题。那么在川普的整个施政纲领里头,明确的把老百姓具体的生活,包括小孩上学、工作等等,都罗列在里头。使得整个这一次大会,某种意义上讲的话,先铺垫了一个很好的,跟老百姓贴近的这样一个基础。事实上,民主党大会据说看完以后,起了个负效果。

看完之后,紧接着民调,川普的支持率就一下子上升到了51%。至少在一个民调里头,出现这样一个情况。所以说我感觉的话,可能川普想借着民主党那个负面因素,再通过这个共和党的大会,把他整个选举推动到下一个阶段。

主持人:是,我觉得很多选民他最关心的确实就是政策问题,就是说你要知道,我们要知道你要为这个国家,为这些人民到底做什么?所以就谈一谈他这个施政纲领,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就专门聚焦在他跟中国相关的这样一部分。第三章就是他整个一章,就是关于中国的。

那么他这个我很快读一下,施政纲领第三章说,我们要结束对中国的依赖,然后他就列举了从中国带回100万个制造业机会。把工作从中国带回美国的公司,会得到减免或者是刺激啊,各种奖励吧。然后最后一条他说,要求中共对于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负全部的责任。所以您怎么解读他这部分,专门针对中国的这样一个施政纲领,有的人说是全面脱钩,有的说是部分脱钩等等,您怎么解读呢?

杰森:同样他也是跟民主党大会做一个鲜明的对比,民主党大会可能全部大会,大家说可能是拜登一个人提过一次中国,间接的在一句话里头,作为附属部分提过一次。整个全世界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中国问题,民主党几乎是忽略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就特意把它作为十大施政纲领,第二任施政纲领的重要的一个部分,十分之一的这样一个比例拿出来。但是他虽然提出这四条,但是很明显的感觉,我的感觉上你事实上是可以分成两块。

前面的三、四条其实就是经济问题,最后一条是有关比较含糊的。

主持人:everything else,就是所有其他的。

杰森:对,中共负责这个问题。那么其他前面提到的这三、四条的话,其实你总结起来就两句话,拿回工作、拿回美国最基本的民生产业,这是两个核心的一个概念。对于拿回工作的话,他说是制造业要拿回来100万,然后同时提到了,谁把工作拿回来我奖励谁;谁把工作传到中国去,我惩罚谁。

主持人:包出去。

杰森:对,包出去我惩罚谁。这三条其实都是工作的问题,所以说这个第一部分这个经济,第二部分他是非经济问题,但就经济问题的话,那么大家通常用的词就叫脱钩。那么是不是这个时候,川普提到了一个脱钩的概念,当然川普没有用脱钩这个词,原因很简单,脱钩不是一个开关,黑白的开关,它是个过程,而且脱钩这个过程很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某种意义上讲的话,川普不愿意用脱钩这个词,我完全可以理解,因为毕竟在有些产业里头,相当长一段时间,你在美国没有找到替代产品,没有在中国之外找到替代厂家的时候,你不能立刻提到脱钩这样一个概念,因为有可能那边给这边试小鞋。所以说他其实你不要看他说什么,你看他做什么,他所提出来的这个事情,虽然他着重的是工作,着重的是民生基本产业,医药啦等等这样的产业,但事实上的话,这事实上是个契机。

包括他自己在被采访中也特意提到了一个概念,他说我在2018年就开始跟中共大量的产品施加25%的关税,这个其实就是一个明确的、实际的行动,在割裂两个国家。因为他这个25%的关税几乎大量的让很多企业,几乎都处于一个要不要离开中国的问题。那么很多企业事实上此时此刻还没有离开中国主要的原因,其实就是一个就是美国大选。美国大选事实上是全球,不管是经济政治、地缘政治,一切方面一个不确定因素。

美国11月大选一旦明确的话,整个全球会有一个巨大的调整改变,包括很多很多在中国,现在还抱着一些观望态度的企业,其实今年11月份都会做出明确的选择。所以说脱钩事实上已经被川普启动了,他只需要二次大选的成功,给他做一个助推剂,把这个事情更加明确的展现出来。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刚才你提到的不要听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我觉得确实是这样。它这个施政纲领中这五条就像你说的前四条全是工作、经济,但是他既没有提到金融脱钩也没有提到科技脱钩,可是这些他都已经在做,而且做的不少。比如说像华为、对香港的金融制裁等等,这些东西都没有放在里面,但是唯一我觉得有一个特别大的可以放任何东西就是最后一条,他说中共要对病毒负全责,所以您觉得这个会包含什么?他怎么能够让中共去负全责?

杰森:刚才你说的,就是一个大的口袋,几乎把很多事情都可以放进去。川普针对中共做的特别是从今年2、3月份以来,疫情在美国展开以后,川普对于中共做的事情其实是几乎包括一切可能做的,大家现在已经在讨论如何防止热战的问题。比如说从美国本地来说,关闭美国领馆这是不可想像的,驱赶中共在这边过多的中共的宣传媒体人员,直接讨论把中共在这边的上市公司是不是要Delisting,就是从交易所上拿下来?然后包括对于这边其它一系列的大学的渗透各方面,在美国国内几乎做了我们历史上想到的一切能做的事情。

而另一方面,在国际上,不管是南海、台海问题,几乎已经到了你可能想像最强硬的一个状态,而这些问题,未来都可以放在让它们对疫情负责这样一个框子里。特别是美国在让中共在疫情负责这个事情不是川普一个人的想法,几乎在整个国会是一致有这样的愿望,而且美国的民众在民意测验中也是大多数人有这样的想法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看到最近,特别是上一周在参议院有两个参议员提出了一个决议,这个决议不带法律效应。这一周众议院也有一个众议员也提出一个决议,这两个院提出的决议几乎是一个内容,其实就是要求中共作为中国目前政府的合法继承政府,要给美国还1912年当时欠美国的巨大国债。当时虽然是中华民国政府提的,但是因为中共现在是中国的联合国代表,按中共的一国政策,中共应该还这笔债,这是国际的规定,而且连利息算上是1.6万亿。

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把这个和疫情问题合在一块的话,这个其实也可以放在让中共赔偿疫情经济损失这样一个口袋里,共同来处理这个事。而且事实上这个概念你可以看到,当时我们讨论美国有什么办法让中共来付疫情这个钱?你没想到美国人会有如此宏观的视野能想到这样的一个概念,而且这个概念从理上是说得过去,因为中国当时七几年要进入伦敦金融市场的时候,想从伦敦那拿到投资的时候,当时佘契尔夫人直接说你得先把当时欠我们的国债给还了。中共当时极穷…七几年的时候,居然真的给英国大概2,300多万英镑的钱作为补偿。某种程度上讲你给英国当时补偿了,现在…

主持人:就是说那笔钱也是中华民国欠英国的,是吗?

杰森:欠英国的,对,然后它已经补偿了。换句话从法律上说,你不能有选择性,你给英国补偿了,你给美国欠的钱同样应该补偿,是不是1.6万亿咱们再说,但是本身这个过程,法律上美国这边是真的可以确立这样一个概念。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国可用的牌比我们当时想像的要多很多,当然具体怎么实施?到时候只能等著看,因为川普政府给我们的惊讶实在是太多,有的时候,我们只能是出来了以后表示我们的惊讶。

主持人:对,你说的这个民国时债务的问题,其实我看到有议员已经公开说,确实也是因为要中共隐瞒疫情造成的责任,很多议员认为中共是应该要赔偿的。所以之所以提出这个决议也是出于中共应该赔偿这样一个基础上去提出的,但是您觉得这是不是将了中共一军呢?就是中共它到底要不要承认?它要认为自己是合法政府就必须得承认这笔债,它要不承认,那台湾是不是就继承中华民国的就要去还这个债呢?

杰森:对,中共有很多不正常的错误的理论,比如说它代表中国这样的一个概念,那么美国这一次用了一个很巧妙,我们数学上把它叫反证法或归谬法,某种意义上讲,你不是说你代表所有的中国吗?那么你就代表当年中华民国的债务。这事实上是国际法中要求一个国家主权债务几乎是没有办法抹掉的,亿万年也得还,只要是人家想让你还,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只要承认你是一中的代表,你就背著这笔债。除非你说我不是一中代表,让台湾去还,那实际上某种意义上讲,它也就承认它不代表中国了,所以一中的概念也就取消了。

这就是典型的归谬法,按你的理推下去,你发现你进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状态。其实这种归谬法最近美国使了几次,几乎中共跳坑里,包括前一段时间要求所有香港的产品标注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香港人跳起来了,明明香港制造怎么made in china,那问你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共认为你是中国的一部分,法律上也变成中国的一部分,你为啥不能写made in中国呢?所以很多中共的理,你发现美国很巧妙地用这种归谬法一下子把它暴露出来,而且中共还嘴都没法还,论理都没法论。

主持人:是,我看有人说,好像林郑月娥建议说你可不可以说香港中国制造?那人家说上海制造的东西没有写上海制造啊,深圳制造也没有写深圳制造啊,对不对?都写的是中国制造,为什么你香港要写香港中国制造?

杰森:对啊,你把你搞那么特殊干啥?

主持人:是,所以我很好奇中共会怎么回应美国议员对民国债务的追索。但是我觉得虽然经济的施政纲领看上去不是那么强硬,可是我觉得他跟川普周日在采访中表达出的东西是一脉相承的。因为周日川普在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专门提到了,主持人就问他,你连任会不会对中国更加强硬?会不会跟中国脱钩?他一再说这是很有意思的问题,但是他后来基本上…我想那是他真实的想法,他说如果中国不能够正确对待美国,那我们当然是可以跟它们脱钩,这是周日采访中的一个点。

另外他还有提到两个点,一个是说如果拜登当选,中共会拥有美国,第三个他提到台湾问题,主持人问他如果中共对台湾动武或者侵占,美国会怎么做?川普就说我不适合谈,但是我想中共知道我会怎么做。所以请您就他这采访中这三点内容谈谈您的看法。

杰森:对,对于脱钩的问题他没有用脱钩的词,刚才我已经解释了,因为脱钩不是个开关,它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起始的时候就不能把这个词到处乱说,因为毕竟他是个大国的领袖。至于第二点,拜登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其实,拜登在他刚刚开始投入总统竞选的时候,当时还摸不清民意的时候,他当时居然还说了一段话,说中国不可能对我们有什么伤害,它们自己还搞不清它们怎么回事。是一个非常非常让你惊讶他对中国那种低浅的认识,但是另一方面,毕竟他儿子有很大的跟中国理不清经济上这种状态。

那么后来当然拜登口气上对中国硬了一点,但是他基本上也都是依著民意,因为毕竟现在78%的美国人是反感中共那边的,所以他只是为了选票来这么说,他没有任何一点点具体的施政纲领,这也是很多人担心的,拜登他有可能会彻底扭转过去四年川普针对中共,所努力让中共做的所有退让,也许拜登一上来,中共就完全节节进退使得整个中美之间又回复到欧巴马阶段的状态。

第三个问题就是台湾问题,当时川普的回答是一个非常…他说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这个不适合此时此刻我在这个场合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也确实说了按你刚才说的那个话,就是我相信中共那边是非常清楚它们什么事是绝对不能做的。从这一点上你可以说是一种期望对中共的一种理性的呼唤,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警告。

事实上川普这个人他可能说的不是像欧巴马那么美妙,那么好听,但是他基本上是做的很果断的。拿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叙利亚这个例子,当时我记得欧巴马在2014年的时候,对着一大群记者,拍著桌子说,叙利亚如果敢用它的毒气,化学武器,这就是触摸了我的红线,我绝不饶它。结果他第2年八月份的说完话,就像是讽刺他一样,在第二年几乎在他说话的同一天八月份,叙利亚就直接用毒气毒死了一千4百个叙利亚的居民。整个欧巴马就完全不动了,甚至到最后居然把阿萨德俄国请到谈判桌上谈判,只要他答应销毁一点,这事就了了,最终成了一个阿萨德的一个外交胜利了,筹码了。

而川普几乎遇见了同样的事,他2017年刚刚上任没几个月,他对国际形势还不是很了解的时候,这时候2017年四月份,阿萨德又扔了一次毒气,又毒死了很多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几乎斩钉截铁的很快就炸毁它一个空军基地,而且2018年又一次轰炸它,也是疑似它用了化学武器,在这之后,你就没看见它们敢用化学武器了。就是川普这样的行动已经把它的威信立起来了。

我想如果欧巴马在的时候,台湾人民可能还真的担心中共犯荤,因为欧巴马是说了不做的人,而川普不一定说,但是他该做他要做的人,所以从这点上来说的话,我觉得川普当时那个话也是一种提示也是一种警告,某种上讲川普能上任,其实对于海峡两岸之间的和平,事实上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必须有美国这样一个制约的因素,不然的话,大陆和台湾的不对等的军事力量,有可能会产生不稳定因素,除非美国这个砝码放在这儿,这才能保证海岸两边没有战争。

主持人:以力量谋求和平。所以您认为总的来说,川普如果连任的话,他对于中共这个政策会更加强硬,是吗?

Jason:至少不会比现在弱下去,因为他不会有第二任这样的压力在那。

主持人:现在已经够强硬了。非常感谢Jason博士今天来给我们分析和解读,这次共和党大会以及施政纲领,我们这次先讨论到这里,谢谢Jason博士。

Jason: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们下面要来请赵培先生,我们进入第二个话题,中共正在发行的数字币,这个数字人民币也是近期中共高调推的东西,也是很多中国人非常关心的事件。赵培先生也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今天来跟我们谈数字币的问题。我想先请问您一下数字人民币,其实这个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看不少人已经解读了,最初中共八月中推出这个的时候,是说在深圳、成都、京津冀等地试点。但是很快官方就说,数字币不能兑换外汇,美元外汇以及黄金,当时大家就打了一个问号和一个警觉。

结果最近几天,有一个消息在网上疯传,有人说他在深圳卖了房子,对方付给他的钱是数字人民币,而且银行告诉他不能兑换成纸币,这一下就有点炸锅,当然后来官方出来辟谣,可是官方一辟谣,民众更紧张,很多时候是官方一辟谣,这个事情就实锤了。所以我想先请您来解读一下,数字人民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如果它跟纸币不对等,那会出现什么问题?

赵培:咱们首先说数字人民币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因为从4+1试点来看,它其实就是钱包,什么意思呢?支付宝是个钱包,微信支付也是个钱包,而现在你能看到的所谓的数字人民币就是个钱包,那么你的所谓的数字到底体现在哪?因为数字货币或者虚拟货币,它有基本的定义,就是当年数字货币推广的时候,它为了体现价值,它认为数字货币是一个在网路上的一个存储记账簿,比如说我转给新唐人10块元,这个就存在比特币的区块链上,大家开始对它加密,加密完了就是存在每个电脑都有一份,如果有人想改我给新唐人存这10块元,他要把网上51%的电脑都改,所以很少人有这个能力去做。

那么比特币是怎么产生的?所有人都在加密,第一个加密成功的那个人,就获得了一个比特币的奖励,这就是这个区块链的,就是在里面补了一个,把我所有的转账纪录打个包,补上去了,这就整个区块链。所有的货币其实不是那么神秘就是一个商品,比如说比特币初期设计的初衷就是一个网路记账的商品,人家提供了服务,提供了计算能力,就奖励了人家一个比特币,而比特币有价值是因为它可以跟美元绑定,这就是比特币的价格所在。

所以从这点上讲,这个数字人民币现在是个钱包,那它还是人民币,数字人民币还是人民币,不过央行在试点阶段,等于是在跟我们刚才提到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来抢夺支付市场,它第一个目的就是要把全部老百姓的转账纪录,都收到央行的数据库里面,而不是存在阿里巴巴支付宝的数据库,或者是微信的数据库,等于是中共央行要控制我们所有中国人使用它这个钱包的转账纪录。

这也是它提到的,它不允许你跟黄金做对换,就能做的到,为什么?你一旦拿这个钱包去支付买黄金,它立刻就知道你在买黄金,直接内定的程序就给你打断,你想兑换外汇,拿它到央行去兑换,央行就说这个不允许兑换,你的自己的程序,你的钱包就给你锁定了,这就是说,它试点推出的这个4+1。

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是在八月份,央行货币研究的一个所长出来说,大家就问他,是不是一个虚拟货币?是不是区块链?他说不是唯一基础选择,也就是你到现在你都没搞明白你背后的技术支持是什么,也就是数字人民币现在就是一个钱包,它是个数字货币都不是。那么它跟人民币什么关系呢?那就是说一个支付宝里的人民币跟人民币什么关系?它跟人民币什么关系?有人说它现在就是一个钱包里面的人民币而已,但是这个人民币却绑在央行手里,央行随便想加个零就加个零,那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不敢加个零,你转了多少钱在我的存储过多少,我就是多少,我可以拿这笔钱去借贷给别的商家,我可以有收益,这是我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宝能干的事情,但是我不敢加零。

但是央行敢加零,因为它是货币发行单位,一个货币发行单位又再做一个钱包,又再做一个转账,你这就发现你根本不合法,因为合法的货币,比如说美元里面有一个严格的法律规定,因为美联储发行货币,而美国政府是没有发行权,它是金管,但是它可以发行国债,然后国债拿到美联储换取美元来花,人家是严格法律规定。

那么它跟人民币什么关系呢?人民币也没有法律规定,中共法律规定人民币是由央行发行的,完了,央行想怎么发,它随便。1984年的发行标准是跟美国一样,但是就借债,中央政府跟商业银行借贷,商业银行拿着这笔国债卖给央行,结果发现不行,那时候国债10%的利率,为什么呢?因为大家信不过你共产党,为什么美元行呢?因为大家信的过美国政府,它发出来的美国国债就是一个恒定的价值,因为它能还了这笔债,你中共政府谁信的过?所以当时国债的收益率达到10%以上,听起来天方夜谭,最后中共发现这个不行。

1994年之后,它以美元为锚,就是挂靠在美元上,它怎么发行这个东西呢?出口创汇,外汇拿到国内马上让你换人民币,或者是投资的人到国内,都是美元外币马上强制你换成人民币,这时候人民币就通过这个发。但是越来越后面了,它发行不这么发了,就通过地方债国债,它又再做这个事,这就是2008年之后,为什么中国的大水漫灌,人民币越发越多。

那么最近一段时间,它发行就是以美元为锚这个形式又有变化,为什么呢?它是利用海外借款,借了大量的,比如一个房地产向海外担保借款,借了大量的美元到中国,阿里巴巴到美国上市,大量的美元也回到中国,上市和借款两样,大量的美元回到中国,强制你兑换成人民币,这样它又有了美元。所以现在的人民币它是在跌,因为中共以债务为锚的地方发多了,它是在跌,但是以美元为锚的那部分的人民币,其实价值是跌的比较慢的,因为美元的价值在那。

所以大家不是相信你中共,只相信美元,只相信美国政府,因为你手里有美元,但是你的债越借越多,实际上账面的实存人民币已经低于一万亿的槛了。那么在这个时候,大家也会怀疑人民币值不值钱,所以数字人民币还是人民币,还是个不值钱的东西,现在它做了一个钱包而已。

方菲:但是人民币好像您刚才所说的,它至少还有个锚。现在数字人民币如果跟人民币不能对等的话,比如说纸币它是可以换美元、黄金的,数字币不行。然后你卖房现在给你数字币还不能换成纸币,所以越来越让人觉得它两个不对等。如果这样的话,数字人民币的锚,到底是什么?就像有专家问,中共要回答几个基础的问题。数字人民币的储备资产是什么?发行的机制、监管的机制是什么?您怎么看这些问题呢?

赵培:其实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刚才讲的货币就是一个商品。比如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家都认为民间发货币不行,但是人家美联储其实就是民间发货币。美国政府人家只是金管机构。中国历史上也是一样,三国的时候,卫国曹操铸币权全给民间。做出的那个铜钱,你如果做得好,大家都用你的铜钱,你做不好就没人用你的铜钱,是一个道理。那么中共这个东西,它做不做的好?它的价值在哪里?你怎么能保证你的铜钱里面含的铜是这些呢?就是你做的转账系统,大家为什么一定要用你的呢?所以这就是一个问题。

就等于是中共用强权逼迫全国人,必须要用它的数字人民币。甚至它现在就已经开始几个月支付宝跟微信支付,我这个叫数字人民币,为什么呢?是因为中共替我背书了,你到商家那,商家不收电子货币,你就可以告他。那支付宝跟微信支付,它不可能这么干,人家不收,商家说我不收这两样东西,你就得乖乖地给掏出这个纸币。所以这个东西就是在于中共强制推,它就说跟人民币1比1。

但是你如果按照我刚才讲的去区块链的概念,你央行加密过的东西,到底能不能值一个比特币的的价格呢?还是你这个加密,中共可以随便破解我们所有在你央行里存的,中国老百姓的存储纪录。我们认为你这个加密一分钱不值,那你的数字人民币就应该价格是多少?就是零,因为我们不愿意我们中国人的消费纪录被中共看到,那你的价格就是零,甚至你得付我钱,因为你得赔我。所以数字人民币的价值,如果按照区块链的概念,它应该是负值,因为它侵犯了中国的百姓的隐私权。

方菲:所以如果它真的这样推行下去,甚至是进一步扩大。很多人认为说它会有很多危险,比如说这个我的财产都可以被它支配,那就变成粮票,而且不只是粮票了,你要买什么样东西,它都要去规定,另外还有各种监控等等。所以在您看来总的来说,到底会有什么样的风险呢?

赵培:我们先从理论上讲一下它的风险。它也说它是数字,什么意思?我们刚刚讲的区块链的概念。我们的转账纪录,其实存在每个人的电脑里,就整个互联网,属于在做比特币、挖矿我们的纪录,都存在那。那么大家想,它也说数字,它想做的数字是什么数字?是把我们所有的转账的纪录,都存到它央行的电脑里。中共可以随时看,中共可以随时知道,可以随时禁止。

比如说我今天需要一个100美元,但是我手里没有纸币、没有人民币,我怎么办呢?我当然我那个在央行的这个钱包里有1000块人民币。我拿着这个到银行去,我能不能兑换出100美元呢?哪怕是数字美元,就是说直接存到我美国的账户里,SWIFT直接存到我美国的账户里,可不可以?不可以。这都不是银行职员跟你说不可以,你拿那个钱包,他问你干什么?换美元。这个交易就不支持,直接给你取消掉,这就是一个最直接的。

另外因为现在AI很发达,你在用微信支付也好用支付宝买完东西之后,你会发现它会给你推荐很多你不需要的东西。比如说你只是买了个汽车,飞机、火箭这种运输载具的一些股票都给你推荐过来。那么你想央行要拿到这个,通过AI能分析到你正在干什么,是不是它可以监控你的一切。

比如说等于是个计划经济,甚至比计划经济更不如一点。比如说过去它粮票的规定:你一家只能买50公斤大米,我可以去兑换成我不要的东西。比如说别人家没那么多人,他粮票剩余,我可以拿点钱换点粮票。或者我拿我的东西换点粮票,我还是能满足,因为粮票是不记名的,而大家现在这个钱包是跟你身份证连在一起的,它是个实名制的钱包,这样的话你买任何东西,央行都能知道。你去饭馆里点个菜,你说我点10个菜,可不可以?

方菲:N-1、N-2。

赵培:实名制,就是你们10个人在这吃个饭,你们还敢点10个菜!那只能是9个菜,10个菜就根本让你过不了,所以可怕就可怕在这里。另外涉及到海外转账,就是中共其实把比特币禁了,但是比特币在中国确实有65%的算利。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需要虚拟货币去躲开中共的货币金管向海外转账。大家知道这段时间四川大水,20%的四川的挖矿期就被淹了,比特币迅速飞涨到12,000美元上下,低于12,000美元,大概是这个涨势。为什么呢?是因为这个算利的问题。大家可以通过拿人民币买矿金、买比特币,现金的买。你再转到海外这都是美元啊!所以比特币之前是因为它还是跟美元挂钩,那么你拿数字人民币能去买美元吗?能去买比特币吗?也是不能的,所以整个转账渠道都给你封了。

以前它房价还调控,到那个时候全部用数字币支付,就是它辟谣的这个,其实它未来想做的,我还指导你什么,我就给你规定了。你说我想低于市场价卖我这房子低于20万,官方不同意。你说我不接受这金额,不行,你的转账又通不过,所以这等于是把百姓都死磕在那,多少钱的物价它能控制住,你买什么东西它能控制住,你生活的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它全能控制的住,这比当时的计划经济,对人的控制还严,在这种情况下,百姓哪有什么财务的支配权呢?简直都成了一个为中共打工工作的奴隶了,这么一种状态,严格控制你的衣食住行,这才是对老百姓最恐怖的地方。

方菲:对,我觉得这听上去会非常恐怖。而且还有就是有人说它这种数字币的推行是为它做真正的这种闭关锁国、内循环做准备的。可是我看到也有分析说中共因为要应对和美元脱钩,现在外界都在关注说,美国会不会把中国踢出这个美元计算体系?所以为了应对这种金融脱钩,可能数字币也是种方式。您觉得它现在推行这样一个数字人民币,它能够用来应对和美元这种脱钩吗?

赵培:其实是一个从很低层面它是想这么做,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数字人民币在海外怎么花的一个问题。脱钩一个美元上的一个问题是在于,世界上所有大的国际转账体系,几乎都在美国,比如SWIFT就是在美国。那么你通过这个我想转介美元给我国内的亲戚,它其实是银行通过SWIFT在中国,或者中国的Wire Payment的各种渠道,就是转账到中国银行的那个账户上。因为所有的中国银行也好,美国银行也好,都在这个网络体制之内,所以这就是世界转账体系,以美元为基础的一个SWIFT的转账体系。

所谓的脱钩就是说,以后中共比如说跟伊朗勾勾搭搭,它想卖伊朗点东西,它又不能让美国知道。比如说孟晚舟被银行一告,说你跟我说假话,这一下怎么避免?它想未来通过给伊朗开个钱包,我这有钱包,伊朗账面上有多少人民币,你转点钱给我,它这个是想做这个目的。但你这个目的,它是为了避免以后美国把它剔除出去之后,它要背着大袋子美金跑到伊朗去的这种局面。但这个问题在于伊朗信不信的过你?伊朗信不过你。伊朗唯一能信得过你,这点人民币我也不要了,我直接在你们中国兑换成粮食,兑换成武器,你给我运过来。

到最后其实是数字人民币没有用,还是个物物的交易,跟伊朗之间。那么数字人民币其实还是内循环、闭关锁国,在中共的体系之内,它能够让它流通的地方。你比如说所有能够连接上中共网络的地方,它想在这一些地方用。而且你不能换美元的话,你看现在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在美国、加拿大,它是想把影响力推广到这些地方。其实你如果不能用的话,那么你这个影响力甚至还不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这种情况下,你只能是国内去骗大家去做计划经济、固定物价、固定房产的一个防止所谓通货膨胀的一个假的人民币。那么真实人民币价值是多少呢?你只能是跟美元,你在黑市上能兑换多少,才算是真正的价格。

方菲:是,所以像刚才我们提到了,比如说国内有人在网上传说他深圳的这个房子卖了以后,银行只给他支付数字币,而且不能转纸币。我觉得一个就是您觉得这种事情,是不是真实存在?他会不会不断的再发生?另外一个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有点恐怖。你说你给我账上转了一推数字,几十万。如果第二天谁谁谁一键清零了,怎么办?那这个数字币,他其实就不是货币了,而是数字了变成。您怎么看呢?

赵培:对,确实是这样的。其实这个消息,比如说在深圳买房用数字币,是不是个可行的事呢?是个可行的事。因为在加拿大曾经出现过一个新闻,有人用比特币在加拿大可以买到房地产。为什么?只要你们两家都乐意,那交易纪录上就把这比特币换成市值的加币价格就可以了。你愿意接受他的比特币,政府收税按照加币收税,因为它是可兑换的,那么你现在这样一个数字人民币,而不能跟美元去兑换。

方菲:而且不能跟纸币。

赵培:对,其实为什么不能跟纸币兑换呢?它就说这是两个流通系统,它跟纸币那个系统还是以美元为锚发的嘛!它这个数字币,它不是以美元为锚发。它等于间接的告诉你这个问题,但他又不明说。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买房子你的资产就转移不出来,还都是在中共央行的钱包里面,那你买的还是假的。你这个东西只能买点中国现有的商品,还是可以的。所以他就是说避免它超发人民币,就是我多印数字这个事,被全球知道。那么我多印出来的这部分,比如说房地产狂涨,涨到一万个亿都可以,那全都在数字币里面,这些老百姓只要不拿到美国去兑换成美元,全世界看不出来,我人民币其实是已经是成了一个垃圾的货币。

所以这个它的目的,但是它现在放了这个消息,我觉得是不可能,因为它现在只敢小规模的在试点,但是它确实是有这种想法,所以他先放这个消息,然后再辟谣,看一下中国百姓对于这个事接受程度。我的观点是,如果你的这个数字化人民币跟美元挂钩能自由兑换,那么卖房子用你的数字化人民币是可以的。但是现在你不敢跟美元兑换,那买房子就一定不能用数字化的人民币。

方菲:是,我觉得真的是发展下去,民众真的是会看到很大的问题,而且受到很大的伤害。所以这个事情之所以引起很多人关注,也确实是他是不是明目张胆,可以说收割别人的财产。就是它给它更大的便利,去收割别人的财产。

赵培:对,不光是收割财产,而且它是一个相当于一个监控了全国。它可以随时把你在央行里的那个数字给改了。我们刚才讲,比特币你是很难改它在网络上的数据库,中共可以做的到,所以这本身就是一个虚拟财产,假的,就跟那么Q币一样。人家一键清零,人家想给你破产非常容易。而且你不能到外国花,不能跟美元兑换,这个货币就是个假的货币。

方菲:是,中共对经济这个搞成这样子的话,我看有经济专家说这个可能真的会加速它政权的崩塌。好的,非常感谢赵培先生今天跟我来解读这样一个数字人民币的情况。我们今天节目就先到这里了,谢谢赵培,我们也谢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 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