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闫丽梦重磅报告解析:3大关键证据指向病毒人造

中共研究生化武器 曾制造127种病毒 | 热点互动 09/15/2020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6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9月15号,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

今天我想和大家先来讨论一下昨天的一条重磅新闻,就是从香港逃亡到美国引发普遍关注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正式公布了她和她的团队第一份关于病毒来源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长达26页,展示了闫博士团队针对中共病毒来源进行研究的一个概况。

之所以说是概况,是因为这份报告还不是他们研究的全部内容,闫丽梦自己也说还有进一步的报告将陆续发布,推出更多证据。

凡是看过这份报告的朋友,我相信都会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内容非常专业,很难看懂。我也是请教了前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院病毒实验室主任肖恩博士,才对这份报告有了一些肤浅的理解。

下面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份报告的主要观点和内容,以及它对当前备受疫情肆虐的各国,有什么样的意义。我不是专家,所以这里的讨论也很可能存在谬误或问题,欢迎朋友们随时指正。

首先,这份报告从标题开始就毫不含糊的指出,中共病毒,也就是报告使用的世卫组织标准名称SARS-CoV-2,这个病毒具有实验室改造的特征,并非自然演化。在接下来的众多丰富甚至可以说是庞杂的内容,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在论证为什么说这个病毒源自实验室改造。

就我个人的理解,为客观准确起见,我们暂时将其理解为一种假说。当然,这个假说拥有非常充分的论证和理由。我们先梳理一下其中最重要的几个部分。

报告直言不讳的提出,中共病毒是利用中共军方在2018年发现的两种新冠状病毒改造而成的,具体单位是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科学研究所,他们从生活在浙江舟山地区的蝙蝠身上提取并分离了这两种病毒,代号分别为ZC45和ZXC21,为方便起见,我们这里统称其为舟山病毒。

舟山病毒和中共病毒具有很高相似性,它们的基因全序列一致性达到了95%,在石正丽宣称的那个被武汉病毒所雪藏了7年的RATG13病毒公开之前,舟山病毒是和中共病毒同源性最高的病毒。

但在这种高度的相似性里面,包含了一个很重要的异常现象。

根据报告所说,中共病毒和舟山病毒序列中绝大多数蛋白一致性是非常接近的,比如E蛋白的一致性是100%、N蛋白是94%、M蛋白是98.6%,S2蛋白(S蛋白的后半部分)是95%。

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数值虽然不一样,但差距都很小,一致性大体在一个水平上。唯独最为重要的S1蛋白,也就是S蛋白的前半部分,两个病毒序列的一致性突然降到了69%,非常的与众不同。这要从自然演化的角度看,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说到这里,我们必须补充说明一下什么是S1蛋白和S2蛋白。

我们都知道冠状病毒这个名称的由来,就是因为病毒颗粒的表面有很多像图钉一样的突起结构,这就是S蛋白。

这个S蛋白极其关键,因为它就是病毒的钥匙,可以打开人体细胞表面的锁,没有这把钥匙病毒就无法感染人体。

既然是钥匙,我们都知道它肯定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插入锁眼中的前端,这就是刚才说的那个很不寻常的S1蛋白,另一部分是留在锁眼外面的部分,就像我们开锁时手拿着的那部分,就是S2蛋白。

我们都知道,冠状病毒是个大家族,大多数都不会直接感染人体,舟山病毒就是其中之一,而中共病毒就可以。回到刚才的话题,中共病毒和舟山病毒同源性是很高的,它们在绝大多数地方相似度都很高,但一个可以感染人一个不能感染人,导致这种结果的最关键的差异,就是那个S1蛋白,可以插入锁眼的那部分。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一定会觉得:这也太凑巧了吧。

是的,非常凑巧,而且还有更凑巧的。

中共病毒为什么能够打开人体细胞的锁入侵人体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共病毒的S1蛋白和SARS病毒的S蛋白非常相似,可以结合人体细胞的ACE2受体,这就是开锁的过程。所以闫丽梦报告认为这把钥匙很可能是从萨斯病毒身上复制过来的。

但该报告也指出,中共病毒的钥匙和SARS病毒的钥匙并不是完全一样,二者还是有一些差异的,但诡异的是,凡是与开锁有直接关系的部分,二者都一样,有差异的地方,都不影响开锁。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好比你去配钥匙,锁匠并没用机器固定来复制一把一模一样的,他只是大概看看,拿起锉刀三下五除二就做出一把钥匙。你拿过来一看,大体差不多,但也有好多地方不同,担心开不了锁。锁匠告诉你说,负责开锁的那几个关键卡齿是一样的,其他的不一样没关系,不影响开锁。你拿回去一试,果然没问题。这个时候你会怎么想?你一定会想,这个锁匠真是高手。

其实中共病毒和SARS病毒S1蛋白的关系,就类似这种情况,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才能做到的。

这是闫丽梦报告一个很重要的推论,就是中共病毒是用舟山病毒为骨架,复制了萨斯病毒的S蛋白组装出来的。这种复制还不是简单的百分百照抄,而是非常精准的只复制了开锁需要的那几个部分。

当然,从理论上讲,这种构造也可能是病毒变异造成的。但问题在于,自然演化随机变异的状态下,在没有高级智慧参与的情况下,一个病毒极其细微的结构变化居然都能够达到如此精准巧妙,不差毫厘,大家觉得其可能性有多高呢?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异常现象,是中共病毒中出现了一段非常独特的序列。

在闫丽梦报告的第7页,她列出了中共病毒两种毒株与舟山病毒以及萨斯病毒的序列对比图。图中显示,这段非常独特的序列是中共病毒独家拥有的,在对比图中闫丽梦用绿色短线做了一个标记。

这段序列用字母来标记就是SPRRA。它有什么独特功能呢?有了这段序列后,中共病毒的S蛋白就能够在这个位置被人体的弗林(furin)蛋白酶切割成S1和S2蛋白。

这种剪切有什么作用呢,详细说起来很复杂,我们也没有必要去理解那些非常专业的生化过程。如果还是用钥匙来打比方,就像一块小小的铜片,经过切割加工,把它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插入锁眼的部分,另一个是捏在手里的部分,这样你去开锁就会很方便很顺利,开锁效率得到提高。

所以,关键词就是这个“效率提高”——对中共病毒来说,它的S蛋白因为存在这个弗林酶切位点,会让它开锁效率大幅提高,也就是说,病毒感染人体的效率得到提高了。萨斯病毒就没有这个特殊的酶切位点。

所以简单来说,这个酶切位点使得中共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过程大大简化了,比萨斯病毒简单很多,它的效率当然就高很多。高到多少呢?目前的研究认为差距大概是100倍到1000倍之间。这是我们看到为什么中共病毒比当年的萨斯病毒传染性高很多的重要原因。

而令人称奇的是,截至目前为止,在自然界同一谱系中其他所有β类冠状病毒中,都没有这样的酶切位点,这是中共病毒的独家特色。

当然,在其他种类的病毒里面,也有的具备这样的特殊结构,比如爱滋病毒和禽流感病毒。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怀疑中共病毒是被嫁接了部分爱滋病毒功能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能有细心的朋友注意到了,说你刚才自己说了,这个弗林酶切位点在其他的病毒中也存在,那么中共病毒的这个酶切位点,是不是也可能像其他病毒那样是自然演化中获得的呢?

从理论上说,这是有可能的,科学界目前能够认识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途径,就是大家经常听到的“基因重组”这个名词。

所谓基因重组,就是指发生在生物体内基因的交换或重新组合。这种方式发生概率远比基因突变要低很多,而且实际上不会产生新基因,仅仅是现有基因的重新组合而已。

也就是说,中共病毒如果要想获得这个酶切位点的特殊结构,它必须在此前的某个时候,与拥有这个结构的其他病毒同时入侵某个机体的同一个细胞,然后二者非常碰巧的发生了基因重组,让中共病毒获得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特殊结构。

但问题是,要形成现在我们看到的中共病毒,只碰巧这么一次是不行的,它至少还要在某个时候必须和萨斯病毒也来一次这种极其碰巧的不期而遇,双方同时感染了同一个宿主的同一个细胞,然后再发生一次重组,让中共病毒精准的获得萨斯病毒那把可以打开人体细胞锁的钥匙。

这两次碰巧都在自然演化过程中顺利发生的概率有多大呢?这就是一个难以量化的概念,朋友们可以自己去得出结论。我曾经请教了一位堪称权威的专家人士,他就说这很难量化,但一般大众意义上说,概率有千万分之一、一亿分之一甚至更低,都一点不为过。

而且,这份报告一开始就提到了,舟山病毒和中共病毒全序列具有高达95%的一致性,这不仅说明二者很可能有亲缘关系,而且说明其分化的时间不可能很久远,只能是近期才出现的。也就是说,以上提到必须发生的两次基因重组事件,只能是在一个比较接近现在的年代发生的。

也就是说,发生两次关键基因自然重组的概率已经非常低了,现在要求这两次重组都要在很短的一个时期内发生,这种概率当然就更低。

还有一个很不寻常的地方就是石正丽最先公布的名为RATG13的冠状病毒。

石正丽在今年2月发表论文,声称他们发现武汉病毒所7年前得到的这个RATG13病毒,和中共病毒有高达96.2%的同源性,而这个病毒的序列来自云南蝙蝠粪便样本。因此,这个RATG13病毒也成为中共病毒发源于自然进化的最有力证据。

早在今年3月开始,就有海外专家发文质疑石正丽是否真正拥有这个病毒,直到5月底,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才出面接受党媒采访,首度承认,他们只是在对蝙蝠样本进行测序的过程中知道了RaTG-13的病毒序列,但并没有去分离和获得过RaTG-13的活病毒。

王延轶这样说的目的,是想表明,病毒所没有这个RATG13活病毒,当然也就不存在泄露或者人工改造的可能。

但其实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如果王延轶说的是真的,那么从另一面讲,石正丽就有可能伪造这个病毒序列。因为石正丽是唯一拥有这个病毒序列的人,她又拿不出病毒活体存在的证据,而伪造一个病毒序列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只需要花点时间打打字即可。

大家听起来可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从理论上说的确存在这样的可能。因为石正丽本身就被视为改造病毒的最大嫌犯,她为了给自己洗脱嫌疑,给中共病毒伪造一个自然来源的祖先,这个动机和逻辑是说的通的。

这就是闫丽梦这份报告提到的第三个疑点,对RATG13病毒是否涉嫌伪造的质疑。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RaTG13病毒的序列和萨斯病毒高度相似,任何熟悉萨斯或冠状病毒的专家只要看到它的S蛋白序列,就应该马上意识到到这个病毒很可能会像萨斯病毒那样结合人体ACE2受体,具备感染人体的能力。

石正丽是萨斯病毒的顶尖专家,她完全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奇怪的是,面对如此危险的一个病毒,石正丽却对其完全忽视长达7年时间,表现出与其专业素养极不相称的态度,直到疫情在武汉爆发后,她才像睡醒了一样立即想起这个病毒并马上发表其序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所以,大概总结一下,闫丽梦这份报告主要从中共病毒的S蛋白、弗林酶切位点以及被视为自然来源源头的RATG13病毒可能涉嫌造假这3个方面的分析,提出了中共病毒可能源自实验室人工制造的假说。

当然,报告还给出了实现这种人工制造的可能的技术途径,这个部分专业性太强,而且严格说,只有科学界才能对这些途径是否有效进行评估与证实,所以我们这里就不啰嗦了。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对报告的一点看法。

首先,这份报告从很专业的角度对中共病毒来源提出了非常犀利的质疑,这种质疑拥有很充分的理论依据和实验室证据,但客观的说,所有这些质疑都是一种间接证据,我们还暂时没有看到有非常直接的可以一锤定音的证明病毒来自实验室人工制造的证据。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称其为假说的原因。

其次,这是全世界首次有专业的科学团队对病毒可能涉嫌人工制造的争议,提出了一整套可能实现的较为完整的实验室手段和途径。肖恩博士就告诉我说,撇开闫丽梦有否直接证据不谈,单纯从分子病毒学的角度看,他们提出的这套试验手段和技术都具备可行性。

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这个病毒的确有可能被现在的技术制造出来。当然,理论上可行,和实际上能否做到,二者不能等同,但这起码给闫丽梦以及国际社会许许多多的专家对病毒起源的质疑提供了更加充分的理由。

病毒起源问题一直众说纷纭暧昧不清,最主要的责任就在于中共一直掩盖相关证据,拒绝国际社会前往武汉进行独立调查。中共自己捂著盖着不让人看只让人猜,别人真的猜了它又跳出来说这是污蔑中伤。这是非常流氓的一种逻辑。

第三,即便中共病毒是否出于人造这个命题尚待确认,但中共多年来一直在进行生物武器的开发研究,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这一点连中共自己都不隐讳。

早在2013年5月,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陈化兰团队就在国际学术权威《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自述利用具有高度致命能力、但不易在人际传播的H5N1禽流感病毒,与致病力低但容易传播的H1N1人类流感病毒结合成超级病毒,具有了在哺乳动物间传播的能力。

该论文公开宣称,陈化兰团队通过类似方式杂交出127种新病毒,其中三分之二以上对小鼠高度致死,8种能经空气传播,其中4种获得高效空气传播能力。

这件事当时就引发轩然大波,英国皇家学会前会长巴龙勋爵就严厉谴责,说该研究对预防流感没有任何帮助,这只是受到了没有任何常识的野心的驱使,他斥责陈化兰团队“正在创造能在人类之间传播的危险病毒,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陈化兰辩解说自己是搞疫苗研究,结果被人讽刺说:你127种病毒都能开发疫苗吗?

这些信息说明一点,中共在追求武器化的病毒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尽管这一点和当前的病毒是否有直接联系尚待证实,但这个威胁是实实在在的,我觉得这是闫丽梦报告的另一个重大意义,就是让全世界的人清醒过来,看清中共对世界的危险性是全方位的,这个政权的本质就是反人类反社会的。

好的,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文昭推特:https://twitter.com/wenzhaocomment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