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民互信 瑞典模式应对中共病毒值得借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1日讯】2020年中共病毒在全球大流行,许多国家采取“封城”甚至更严厉措施,希望通过限制公众社交接触来阻止病毒传播,也为此付出了社会停摆的沉重代价。而瑞典却独树一帜,民众响应政府的社交疏离要求、而社会生活基本照旧。在目前欧洲大部分地区感染数量激增之际,瑞典的新增病例却最低,只有14名病毒患者接受重症监护。瑞典模式成为防疫讨论的一个焦点。

从疫情初期就与众不同的是,瑞典民众在保持社交疏离下仍然享有许多自由,与朋友在餐馆用餐,瑞典的企业也没有被迫关闭、政府员工在家上班。而聚会人数的上限为50人。

尽管如此,瑞典首席流行病学家特涅尔(Anders Tegnell)表示,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因为所有国家都处于疫情的不同阶段。

瑞典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特涅尔(Anders Tegnell):“瑞典(第二波)的风险较小,但我们不能绝对幸免,我们需要非常小心,发现事态的先兆,以便我们能够尽最大努力防止不断升级。”

“我们现在所看到是,高中生们重聚时,我们看到一些传播。对他们来说不是很危险,似乎并没有在社会其他人群中传播。但仍然需要不断观察,并注意感染情况不会升级。”

当世界许多国家强制在公共场合必须戴口罩时,瑞典的大街和地铁车厢内却鲜见有人戴口罩。许多民众认为戴口罩没有意义。

残疾青年之家经理卡罗尔•罗森加德(Carol Rosengard):“不,我认为这(不强制戴口罩)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因为当我看到很多人戴着口罩时,他们戴在这里(下巴),抽烟、喝水,然后再戴上,这不是应该的。”

瑞典政府预计会有局部疫情,但不会采取全国性措施,而是根据检测,接触者追踪和迅速隔离患者。

瑞典卫生部长莉娜-哈伦格伦(Lena Hallengren):“当然,如果发生局部爆发的情况,将有不同措施,也可能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戴口罩。但是不会长期使用。人们不会长年戴口罩。”

大多数措施是公民自愿的行动,而不是政府施加的规定。一方面,民众相信政府由专家组成的团队的合理决策;另一方面,政府信任民众,在病毒大流行中承担个人的责任。瑞典有效的防疫模式值得世界各国借鉴。

新唐人记者徐哲、柯婷婷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