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降生草原 绝境中成长

天之骄子成吉思汗系列之一

13世纪,当南宋偏安于江南、与西夏和金国鼎足而立之际,在北方辽阔的大草原上,一只雄鹰快速地崛起,并逐渐统一了漠北草原,随之建立了草原帝国“大蒙古国”,这个名叫铁木真的蒙古英雄被尊称为“成吉思汗”。随后,他和其子孙率领着蒙古铁骑三次西征,横跨欧亚大陆,甚至打到了今天的俄罗斯、波兰、匈牙利一带,令欧洲为之震动。

伴随着蒙古人的远征,欧洲的科技、战争、衣着、商业、饮食、艺术、文学和音乐等诸多方面都受到了蒙古人和中华文化的影响,并在文艺复兴时期发生了改变。正因为蒙古人和中华文化对欧洲产生的巨大影响,英国著名作家乔叟在《坎特伯雷故事集》中对成吉思汗和其所取得的成就毫不吝惜赞颂之词,他如此赞美道:“这位高贵的君王叫成吉思汗,在他的那个时代威名远扬,任何地方、任何区域,都不曾出现过这样一位杰出的万物之主。”

蒙古王成吉思汗(王双宽制图/大纪元)

来自祖先的预言

蒙古族的祖先是突厥族的一支,属于中国北方的一个古老民族,原先居住在黑龙江上游,以游牧为生,后来逐渐散布到蒙古高原的广大地区。那里因为地处高寒,所以每年结冰期长达四到五个月,最冷时温度在摄氏零下25度。五代辽宋金时,“蒙古”一词被译作袜劫子、梅古悉、谟葛失、毛割石、毛揭室、萌古子、蒙国斯、蒙古斯、蒙古里、盲骨子、朦骨等,元代则译作蒙古。拉施特《史集》中释“蒙古”一词意为“孱弱、淳朴”,这一含义与最初僻处深山老林里的原始部落蒙古部的弱小、淳朴的状况相符合。

南宋时,蒙古部族林立,不相统属,犹如一盘散沙,但名义上均属于金国,只是时叛时降。由于其所在地区高寒,金国认为并无可取之处,是以主要采取防御措施,比如修建长城,而将注意力放在对南宋的攻击上,因此也给了蒙古部落发展的空间。

彼时,主要的蒙古部落有二十多个:乞颜、塔塔尔、篾儿乞惕、克烈亦惕和乃蛮等。游离在世界之外的蒙古游牧民族,狩猎与贸易、放牧和战争是他们主要的生活。为了获取财富,蒙古各部之间经常进行残酷的战争,而每个蒙古男人都要将自己变成猎手和战士。成吉思汗的祖先们亦是如此。

成吉思汗十世祖孛端察儿的母亲是阿兰果火,她嫁给了脱奔咩哩犍后,生了两个儿子。其后丈夫去世,寡居的阿兰一天晚上梦见白光从天窗进入寝帐,并化为金色神人。随后阿兰有孕,产下一子,即孛端察儿。孛端察儿外貌奇异,沉默寡言,家人都说他是个傻子,只有阿兰说:“此儿绝不是傻子,后世子孙必有大贵者。”

后来,阿兰过世,孛端察儿的两个兄长分家,但没有给他马群和食物等任何东西。孛端察儿并不以为意,反而认为贫贱富贵都是命定的。离开了兄长们,他独自骑着青白色的马,到半岛地区的八里屯阿懒之地,靠放苍鹰捕食野兽为生,他的捕猎生活非常顺利,似乎总有老天帮忙。

过了几个月,有数十家人从都亦连山迁徙而来,与孛端察儿毗邻而居,但彼此并不亲密。一天,他的二哥突然想起了他,不知道他生活得如何,就亲自来找他,并邀请他回家。在路上,孛端察儿对二哥说:“统急里忽鲁溪边的那群人是一群散民,没大没小、不分尊卑上下,且无头领,如果发兵,可以降伏他们。”二哥深以为然,于是回家挑选了一些壮士,由孛端察儿带领着返回突袭,果然使那些人归附。

铁木真出生有异象

乞颜部落,是蒙古族最原始的部落,其后产生了“黄金家族”孛儿只斤氏。历史上的乞颜部有许多分支家族,而真正属于“黄金家族”的只有几个姓氏,即主儿勤氏、泰亦赤乌氏、孛儿只斤氏等。在孛端察儿单建氏族后,始称孛儿只斤氏,也就是说,这个姓氏是由“孛端察儿”这个尊号演化而来,《蒙古秘史》中有段记载:“孛端察儿为孛儿只斤氏矣。”

孛端察儿是孛儿只斤氏始祖。孛端察儿死后,其所在的乞颜部族势力在其孙子纳真和重孙子海都时扩张,归附的人越来越多。在铁木真第四世祖合布勒汗时期,“乞颜”又放在“孛儿只斤”之前,表述为“乞颜‧孛儿只斤”。到了成吉思汗铁木真时代以后,才单用孛儿只斤为单独的姓氏,以显尊贵。

转眼到了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身为乞颜部孛儿只斤氏首领、蒙古部落盟长的时期。也速该,蒙古族的一位勇士,刚毅但不乏柔情。一天,他在斡难河畔放鹰捕猎时,遇见了从斡勒忽讷兀惕部娶妻回来的篾儿乞惕部人也客赤列都。他对其美貌无比的妻子诃额仑一见钟情,遂与兄弟三人追赶马车,选择了草原上获取新娘的第二种方式:抢婚。也客赤列都想方设法摆脱他们,但无济于事,最终,诃额仑成为了也速该的第二个妻子,即“诃额仑兀真”。兀真,即汉语“夫人”之意。他的第一个妻子名叫索济格勒,有一个儿子叫别克帖儿。

一年后,年轻的诃额仑生下了第一个孩子,新生儿“手握凝血如赤石”。而当时,也速该又一次发动了对塔塔尔人的战争。原来,其叔祖俺巴孩曾为塔塔尔人俘虏,并被送至金国,金人以叛逆之名将其钉死在木驴之上。蒙古诸部为此多次与塔塔尔人和金人作战,以血仇恨。在1155年也速该发动的这场战争中,杀死了一个名叫铁木真兀格的首领。当他返回部落时,也速该便以“铁木真”之名为儿子命名,以纪念其武功。后来,诃额仑又生下了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帖木仑。

铁木真出生时的异象也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兀良合部一个叫札儿赤兀歹的铁匠亲自来看新生婴儿,送给他一件貂鼠襁褓作为见面礼,并说自己也刚生了一个儿子,叫者勒蔑,等他长大后,给铁木真做“伴当”。显然,札儿赤兀歹眼光独到、目光远大,意识到了铁木真的一生不会平凡。

启蒙教育与帝王之命

铁木真小时候很喜欢听人讲故事,所以与那些擅长讲故事的人常常在一起,比如也速该的亲信仆人晃豁坛氏人察剌合、巴邻部人兀孙与札刺儿部的古温豁阿(木华黎之父)。他们讲了许多关于国家兴亡、战争计谋、刀俎鱼肉等故事,帮助其分辨善恶、是非对错,这大概是铁木真接受启蒙教育的一个重要部分。

察剌合因为喜欢铁木真,就让儿子蒙力克来照顾他。蒙力克认识当时蒙古部落有名的相术家豁儿赤,就请他来给铁木真相面。豁儿赤一见铁木真,就说他有帝王之命,由是常来教导铁木真。铁木真学习了突厥语、蒙古语和东胡语,听到了更多的故事。而这一切都是上天为承天命的铁木真所做的安排吧。

一次,在营地迁徙时,父亲也速该意外地将年幼的铁木真弄丢了,泰亦赤乌部发现了他,其首领塔儿忽台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家中,并收留了他一段时间。后来,铁木真被送回了自己的部落,也速该与泰亦赤乌部开始交好,不过,后又因竞争盟长一事心生嫌隙。

遇见命定的皇后

到了9岁时,按照蒙古人的习惯,铁木真被父亲带着前往母亲诃额仑家族寻娶未来的妻子。在路上,他们遇到了翁吉剌惕部人德薛禅(意思是“大贤者”)。德薛禅见到铁木真后,一眼看出其人品非凡,说他“目中有火,面上有光”,这是蒙古人赞誉年轻人有精神的惯用语。他还直接称也速该为“亲家”,说昨夜自己做了一个梦,而这个梦是乞颜部的守护神来托的梦。在梦中,他梦见白色的海东青(注:一种鹰)抓着日、月飞来,落在自己的手上,这是个吉兆,而这正应了也速该、铁木真父子的到来,预示著铁木真未来不平凡的人生。

因了这个梦,德薛禅将铁木真父子俩请到了家中,来见见他的女儿孛儿帖,她仅仅比铁木真大一岁。这位聪明美丽的孛儿帖姑娘,就是成吉思汗未来的皇后和贤内助。1178年,在她18岁时与铁木真成婚,后生下四子、五女,四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都非常有名。不仅如此,她还是铁木真睿智的参谋,在铁木真心中占有极高的地位。

彼时的铁木真一见同样是“面上有光,目中有火”的孛儿帖,就十分中意,遂马上求婚。德薛禅同意了,也速该认为德薛禅见多识广,可以为师,也欣然赞同,双方先行订婚。依照蒙古人的规矩,铁木真被留在德薛禅家生活与劳动,也速该在留下聘礼后,就独自回去了。

成吉思汗和他的祖先Tumanba Khan、孛儿帖以及他的九个儿子。(公有领域)

父亲遇害

也速该在回家的途中,因为肚子饿,想找点东西吃,正好看见有一批塔塔尔人在草原上举行宴会。虽然他知道自己八年前杀死了他们的同族人铁木真等,需要隐瞒身份,但他仍下马走进人群,按照当地的风俗参加了宴会。

很快,有塔塔尔人认出了也速该,便偷偷地在其食物里放了毒药。虽然也速该中毒很严重,但他还是设法逃脱,并在三天后回到了自己部族的所在地。在让人尽快叫回在德薛禅家的铁木真、请仆人蒙力克照顾孤儿寡母后,也速该就去世了。

等到铁木真急急忙忙赶回家时,只见到了父亲的遗体,而父亲留下了两个妻子和七个不满10岁的孩子,其中有两个铁木真的异母兄弟: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由于孛儿只斤氏失掉了首领,人心涣散,而原来依附也速该的泰亦赤乌部认为两个寡妇和七个孩子毫无用处,不愿意给他们提供食物,所以在部落迁徙时,便将他们抛弃,还带走了不少也速该的百姓和牲畜。当时,只有察剌合站出来抗议这种欺负弱小的行为,但却被刺了一刀。铁木真亲眼目睹,但却无能为力。

还有一个叫脱端火儿真的侍从,也无情地选择离开铁木真一家。铁木真哭着挽留,但他却说:“深池已干矣、坚石已碎矣,留下又能有什么用呢?”遂率领一众人马离去。

坚毅的诃额仑做了最后的努力。她骑着马,挥舞著已故丈夫的大旗,追上那些抛弃他们的人们。一半内心感到羞愧的人们暂时返回了营地,但他们在夜幕降临后,还是一个个悄悄溜走了,只剩下铁木真一家。这一家人真正陷入了困境。

诃额仑和四个养子。(KoizumiBS/Wikimedia Commons提供)

逆境中锤炼坚强意志

然而,在能干的诃额仑的努力下,这个家族顽强地生存了下去。为了养活孩子们、将他们培养成杰出的男子汉,诃额仑沿着斡难河上下日夜奔波,采集杜梨、野果、山韭、野韭等食物,在地上挖掘地榆根、狗舌草等。而懂事的铁木真和自己的弟弟们则将针弯曲成钩子钓鱼,结成拦河鱼网,去捞取小鱼、大鱼,制作木箭捕捉鼠类等,以减轻母亲的负担。所幸也速该临终托付的仆人蒙力克和其父亲察剌合也给予了尽可能的帮助,蒙力克的忠诚和善良也影响着铁木真,铁木真一家在困境中多少有了一些温暖。后来,蒙力克成为铁木真的继父,也是蒙古帝国开国第一功臣,铁木真一直对其尊敬有加。

过了一段时间,泰亦赤乌部的首领塔儿忽台担心铁木真长大成人后会向他们报仇,就带领人马前来捉拿铁木真,想要斩草除根。铁木真骑上马逃到了一座密林里,泰亦赤乌人就将密林紧紧包围住。

在密林里躲了三天后,铁木真打算出去,但他的马鞍子却脱落下来,蹊跷的是板胸仍旧扣著,肚带也仍旧束著,他觉得这大概是上天阻止他走出去,于是他又回到了密林深处,又待了三天。再次想走出来时,他看见密林出口处有一块巨石塞住了出口,他自言自语道:“莫不是上天阻止我(走出去)?”他便又回到密林住了三夜。

九天过去,铁木真已经没吃没喝,最后他想“与其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不如走出去吧”。就这样他从密林中走了出来。他一出森林,就被泰亦赤乌人抓住,他们用一种木枷将他锁起来,让他双手无法动弹,无法自己进食和喝水,每天都有不同的家庭来承担看守的责任。泰亦赤乌人还将他到处示众,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摧垮他的意志,并断了众人认为铁木真将来可当帝王的念头。

然而,在被羁押的日子里,年岁并不大的铁木真并没有屈服,而是选择了忍辱负重。关于这段被羁押的时间有多长,目前史料并未明确,或许有几年的时间。后来,在一次泰亦赤乌人举行宴会时,铁木真打昏了看守他的年轻人,逃了出来。为了躲避泰亦赤乌人的搜捕,他机智地躲进水流中仰卧,任由所戴的木枷顺水流动,只把脸部露了出来。其后,在一个曾看守过他的好心的泰亦赤乌部奴仆的帮助下,铁木真逃了出来。

一方面能让敌对部落的人害怕,并且想方设法摧垮其意志,另一方面也能让敌对部落的人相助,甚至提供马匹、食物等,铁木真必定有其出类拔萃之处,比如坚韧,而其过人之处在未来的日子里逐渐彰显。

不儿罕合勒敦山(Burkhan Khaldun mount)(Ganzorig Gavaa/Wikimedia Commons)

逃出来后的铁木真找到了母亲和弟弟妹妹们,一家人团聚后,躲进了不儿罕山中,靠捉土拨鼠、野鼠来维持生活。期间,铁木真因为异母兄弟别克帖儿一再向自己挑衅,年轻的他没有忍住怒气将其射杀,此举遭到了母亲诃额仑的怒斥,而别克帖儿在临终前并没有责怪他,反而希望他善待另一个异母兄弟别勒古台。铁木真幡然悔悟,从此兄弟同心,共图大事。别勒古台也成为蒙古开国功臣。

无疑,艰苦的生活以及磨难,磨练了铁木真兄弟的坚强意志,让其迅速成长起来,这样的意志也是成年后的铁木真在草原上崛起的重要因素之一。(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蒙古秘史》
《元史》
《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中国历代战争史》(元朝)台湾出版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