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武汉肺炎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政府追责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3日讯】在四次向中共当局提交控告或申请材料都石沉大海以后,武汉居民张海10月19号第五次向武汉和湖北政府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张海的父亲在年初感染中共病毒去世,他坚持依法为父亲讨个说法。

10月19号,武汉居民张海分别向武汉市、湖北省两级政府邮寄了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因为瞒报、谎报确诊、死亡、疑似病的公职员姓名及职务”等信息。

按照湖北省纪委监委官员在今年5月在《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湖北3000余党员干部因疫情防控失职被处分,含厅局级10多人”,“问责规模空前、力度空前”。

但是张海认为,官方是有选择性的公布,并没有完全公布最终有哪些官员、具体犯了什么罪行、承担了什么法律责任。例如武汉市长周先旺应该对瞒报承担责任,但他现在还是市长。

武汉居民张海:“封城的时候我是在武汉,我是亲眼看到电视台采访他(武汉市长周先旺)。他自己说的,他说没有得到授权。谁给他授权?他的上级就是湖北省政府是不是?这说明一个很明显的,他知道这个疫情,已经掌握真实的病毒情况,但是因为上级没有给他授权,所以说他就不会把这些事情公示出来,提醒广大市民做好防范。”

张海的父亲年初感染中共病毒不幸离世。这是他第五次向中共当局提交控告或申请材料。

最早在6月10号,张海状告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认为这些政府及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真实讯息,释放假讯息,求偿约200万人民币。

武汉中院收到起诉状后,电话告知张海“不予立案”,张海陆续又向湖北省和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湖北省高院等单位递交法院监督申请书,要求他们督促武汉中院依法办案。

张海:“到目前为止什么反馈都没有。给我的一种感觉就是你在跟他讲事实,跟他讲法律的时候,它就采取回避你的态度,就给你拖延时间。但是如果他要治你的时候,他就会给你讲法律、法规、条款,什么东西都来了。”

武汉是最早爆发中共肺炎疫情的城市,死亡人数至今是谜。除了张海,还有一些痛失亲人的家属对当局提起了诉讼。这几个月来,张海和其他追责家属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张海:“早期他(周先旺)在武汉市成立了两个工作组,工作对象就是我们这些武汉的追责的、发声的这些家属。他的工作组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些人都打压下去。同时他的工作组也在深圳武汉两边调查我。给我的一种感觉就是拿着放大镜在我身上找突破口。如果被他找到了,他可能会一下子就把我,怎么说,按他们的说法就是把我干掉吧。”

张海和其他家属都希望能够理性、依法追责,但在过程中却感受不到公检法部门的依法办事。

张海:“给我的一种感觉就是,法院它不是一个真正的公平公正执法机关,而是服务于武汉市政府的领导。政府要它怎么做它就怎么做。同时社区的公安就是上门施加很大的压力。因为有的家属起诉的同时,他是接受过采访的。他们就会给很大的压力,有的时候有小孩,他就会用小孩来威胁这个家属,逼他放弃。”

前大陆资深非政府组织人士杨占青:“武汉政府包括湖北,它是不去想办法解决这些受害者家属的诉求。而是尽各种办法不让他们发声,不让他们再维权。我觉得武汉当局对于疫情的评论,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就是官方的声音。它不容忍民间有其他的声音,特别是有受害人家属去追责索赔。”

10月14号,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出席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庆祝大会期间, 张海赶赴会场,想要将求助信交给习近平,但因为现场封路无法靠近。17号,深圳警方传唤张海到南山派出所。

张海表示,尽管如此仍然有家属坚持追责,他自己也会为父亲追责到底。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