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选举舞弊海量证据涌现 大反转开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0日讯】热点互动川普团队重磅新闻发布会,直指集团舞弊,誓言将夺回自由美国!共和党委员呼吁远离左媒,看独立媒体了解真相|专访Shawn Steel | 东方点评 | 热点互动 11/19/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19号星期四。今天川普总统的法律团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他们在新闻发布会上揭示了越来越多的大选舞弊的证据。这期节目我们将专访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委员,前加州共和党主席Shawn Steel,请他来分析一下目前有关大选舞弊的证据,以及川普团队法律战打上最高法院的前景。Steel先生是位律师,他的太太朴银珠女士,今年在加州澄县48区的众议员选举中,击败民主党对手,成为新一届的国会众议员。

今天我们的采访还是会用英文进行,我们会有中文的同声翻译。在节目结束之后,我们会有两个版本上网,一个是中文同声翻译的版本,一个是英文原声采访的版本。Shawn Steel现在已经在skype上跟我们连线。斯迪尔先生在线上与我们连线,非常感谢来到我们节目。

Shawn Steel:这是我的荣幸,我很喜欢你们的节目,我特别喜欢你们的听众以及你们的观众。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首先要祝贺您的太太朴银珠女士,她赢得了澄县第48个选区的国会席位,我觉得她真的太棒了。

Shawn Steel: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竞争,而我的太太他十分的出类拔萃,她在1950年的时候,从共产党主义的北朝鲜逃到了首尔,我们根据她的故事写了一本书,用韩文和英文的出版了很多次。这次她赢得了这场选战,对手民主党人花了很多的钱,花了整整1千9百万美元,但是我的太太仍然赢得了这场选举,这是一场胜利 。

主持人:我也非常希望有机会能够在将来采访中,采访到您的太太朴银珠女士。

Shawn Steel:我们很期待。

主持人:让我们来聊聊这次的选举,首先关于今天的记者会,是川普总统的法律团队召开记者会。在这个记者会中,前市长朱利安尼给出了非常多关于选举欺诈的信息,其中包括了多个宣誓证词的证据浮出水面。也谈到了关于Dominion和Smartmatic这个选举系统的作弊状况,是鲍威尔律师提出的。她说川普总统以压倒性的胜利取胜,而他们将会证实这一点。以及川普的高级法律顾问爱丽斯也说,我们在这个要保护选举的公正性。

那Steel先生你觉得记者会,以及他所提出的证据,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吗?

Shawn Steel:很多时候人们不想谈到这样子,让人不舒服的问题。其实在每个民主制度上都有舞弊的状况,特别是在独裁政权中更加如此。那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人类的一个冲动,但是你知道在150多年来,在纽约、芝加哥,在费城,在洛杉矶的民主党人,他们是恶名昭著的去在选举上作弊,很多的民主党人也因此而坐牢。所以说这是我们需要把聚光灯投射去暴露的一件事情,那这次虽然可能赢不了总统,但是如果拜登当上总统的话,他将会是一个非常软弱的总统,他也不会有足够的手段。

有7千3百万的美国人,如此多的人把选票投给了川普总统,他是有史以来获得最多选票的总统。拜登主要是赢得了加州。但是,即使在加州两边的选票数量也是比较接近的,这是一个不可被忽略的事实。也需要让民主党人知道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改正规则,我们所想要的一切,比如你想要去坐飞机是要检查身份证的,投票的时候也应该出示身份证才对,事实就应该如此才对。但很多的民主党选民在选举上作弊,他们一旦被发现了之后,他们就会失去他们的绿卡等等。

这种选民都应该如此的惩罚,但是现在民主党人是找了很多的借口,让他们去非法的投票。那当然了还有些个死人投票的状况,我们也看到了这种证据。目前虽然说这些证据的数量可能还不足以让最高法院直接来干预,但至少的确指出了拜登的手脚并不干净。如果说他说赢得选举的话,他不是光明正大赢到的。他将是个(没有获得足够民意支持的)软弱总统。但是川普总统做的是正确的, 我们需要计算所有的合法选票,这是共和党人的诉求。

主持人:你知道在周一的时候,鲍威尔律师公布了一份关键证人的证词,这个证人有很深厚的军事背景,他提到他亲眼见证了Smartmatic这个软件能够不留痕迹秘密的操纵选票的结果。鲍威尔律师提到了Dominion和Smartmatic的选举机器有严重的舞弊状况,能把川普的选票变成拜登的选票,这也是真实发生了的事情。所以说鲍威尔律师提到,有非常大规模的选举舞弊现象,并不是一般我们在以前看到过的选举舞弊。那你对此如何看待呢?

Shawn Steel:自由派的人20多年来一直在抱怨电子投票的方式,他们叫苦连天,甚至让黑客去改变这些个机器的算法,想要把民众头投票的结果给翻过去。而现在因为他们认为赢了。他们就说这些个机器什么问题都没有,你们要相信这个过程。这就是为什么重新计票是如此的重要。这些机器本来是要加快(投票)过程的。 但是它也会把这个过程减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以纸制的方式投票。

我们4年之前在威斯康辛州以微弱的优势取胜,但是现在威斯康辛州要花整整4千万美元去为重新计票付钱,如果说他在重新计票上取得胜利的话,这笔钱他才能够拿回来。所以说威斯康辛州是至关紧要的,他们要把这个纸制的选票重新都数一遍。那无论他们当时用的是什么样的电子投票系统,它应该有一个广泛性的法律,规定人们必须要通过纸张投票,因为纸张的投票更难以被操纵,而且他们更容易被追踪。

但是问题有了电子系统,比如在威斯康辛州一个县,同样的一个机器,它把6千张选票都标错了。那还不够呢,还不只这么多呢,所以说重新计票,以及把每张选票都审查一遍是如此的重要,让每个美国人都感到满意。大部分美国人对这次的选举结果都抱有怀疑,至少半数美国人,投票给川普的这半数美国人都对现在的结果抱有怀疑。而民主党人现在是拒绝重新计票,而且他们很心虚。而且接下来的4年将没有人信民主党人了。

主持人:你知道在威斯康辛州,在密西根州,在宾州,特别是宾州其中的一个案例。川普总统提出的案例,他们将会提到最高法院去,那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呢?你是否觉得这些个法律的诉讼能够很快的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又是否会受理这些案件呢?

Shawn Steel:我们现在不知道哪些具体的案件会打到最高法院,川普也不知道。这将取决于这些案件能否改变选举的结果。比如说我们假设,我们在宾州是落后了10万张选票,其实并没有这么多,但是如果你有2万张选票是完全不可信的话,这个仍然扳不回来,改变不了结果。所以说最高法院可能是说,我们还是不要参与了,没有意义。但是如果你可以展示,说有整整15万张选票是有问题的话,那这样子就有更好的机会去打到最高法院去。那么最高法院就可能觉得说,我们最好试看看。

主持人:朱利安尼前市长他说,有整整68万张选票是受到质疑的。

Shawn Steel:这个是我们需要搞清楚的,继续探索的事情。的确民主党人是完全操控了宾州,他们有个非常激进的左派的检察长,也有个非常腐败的州长,非常糟糕的州务卿,以及参与到其中的那些县,都非常的糟糕,特别是在费城。所以说你要把这一切都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它是可以做到的。如果说我们可以引起法院的注意,那法院以及最高法院大部分的律师们都觉得,最高法院或许不想自己做出选择,他们想要美国人做出选择,所以说法院是更想置身事外的,除非真的有超级多的证据浮出水面。

那不仅是取决于环境因素的,证据还可能是负责选票的这个人,他承认他做了很多假选票。你需要有这样实打实的证据。比如说有目击证人,或者说他们说,他们把二十万张共和党的票丢到河里了。你需要有这样非常实质的、而不是理论性的证据,非常强硬的、实打实的证据才行,但是这一切很难,但是我们会持续的关注。朱利安尼是个非常好的发言人,而且鲍威尔律师是非常聪慧的律师,她知道最高法院会接受什么样的证据。。

主持人:今天他们的确在记者会上提到了直接的证据。当然他们说为了证人的安全,不可以公布所有的宣誓证词。但是他们提到,只是在密西根,他们就有200个直接目击证人的宣誓证词了。所以说我们以后会看到他们的证据究竟是否足够的强有力。

Shawn Steel:是的,那关于密西根我想说,在那里我们落后了整整14万张选票,而上一次我们是以10万张的优势取胜的。所以我们要记着一些民主党的州,他们让所有的人都很惊讶,包括川普。但是这一次又不一样了,在那些民主党的州,如果你要在那里要展示说有14万张选票是作假的话,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除非你有真正的人能够非常具体的告诉你这样子的证据,那他们可能还有很多人不愿意出来发声。但是这个数字越大,会让更多人了解到这件事的真相。

你知道在中国任何事情都是受政府操控的,例如活摘器官这种屠杀的规模很大,(中共掩盖不住)就会被很多的人知道。所以在中国所发生的这些恶行,我们有数量巨大的证据,有目击证人,有视频……我们需要很多这样的证据,令人完全信服的证据,包括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已经让人毋庸置疑的了,这在国际上已经被确认的。这是经过了整整20年的不懈努力以及细节的挖掘,以及(许多)个人的故事去讲述,才印证这一切。所以同样的,在美国这场选举舞弊的话题上,我们也需要这样压倒性的证据   才能够证实这一点,我们还正在努力之中……

主持人:的确,川普也说这样子大量的案件可能要花好几年,当然他们正在昼夜不停的工作去搜集证据。

Shawn Steel:或许我们会来不及,但是记着在12月15日选举人团他们就要去选总统了。不是国会议员,也不是其他人,是选举人团他们要选总统的。如果那个时候一选出来的话,基本上就成定局了!

主持人:的确!时间是一个要素。但是你刚才提到的密西根州,我想就密西根再谈多一点。因为我自己以及我们的记者,我们在一个投票站至少采访了两个共和党的督票员,还有几个投票站的督票员,我们采访的这几个人,他们都看到了一些不规矩的行动,在有些深夜,比如说凌晨四点钟送来的选票。那今天我们看到在密西根发生的一些事情,是发生了非常戏剧性的转变。有两个在密西根韦恩县选举委员会的共和党官员,他们拒绝认证拜登在当地胜选的选举结果。如果说密西根州的选举结果无法受到认证的话,这是什么意思呢?而且韦恩县是他们密西根州最大的一个县,如果他们拒绝认证选举结果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Shawn Steel: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首先底特律非常大,但是非常悲伤的是因为民主党人的腐败,两个的市长都还在坐牢(在底特律的两个市长还在坐牢),这非常肮脏、非常混乱也非常腐败,这都是因为民主党在那里执政了差不多100多年。所以说当然这些官僚主义者,他们在这个系统之内,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但是这两个共和党的官员,他们是创造了一个法律上的问题,而这个法律上的问题也真是让这些复杂化了。在韦恩县的共和党人!的确“在韦恩县能有共和党人”这个事情都算不错了。他们一开始是认证了这个选举结果,后来他们又改变了主意,所以说的确,他们所采取的不同立场,他们可能永远不会认证任何来自韦恩县的选举结果,这可能是一个策略上的错误,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个错误的事情。那他们有他们的家庭,他们有他们的孩子,我非常的确信共和党的委员会,正在给他们24小时的安保,特别是在底特律这么危险的地方更应该如此。

主持人:那你说在这个时候还不明朗,不知道密西根能不能去认证这个选举结果?

Shawn Steel:是的,这就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法庭必须要进行调解。你知道他们会需要一定数量的选举官员,说要去认证这个结果。但是当这两个共和党人拒绝认证的时候,他们是没有足够的法律的必要性的。但是在上一周的时候,的确是看到他们改变了他们的想法。所以法院说:你已经这么做出决定了,你不可以再反转,所以现在这一点还不知道

主持人:我的确看到来自川普总统的一则推文说,这两个官员是拒绝签署这个文件的,或许他们可能当时只是口头上的同意,但是没有签署书面文件了。

Shawn Steel:这可能是真的,你知道这些共和党人因为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而遭到了很大的威胁。

主持人:这让很多人感到忧虑。这两个共和党人以及他们的家人,都受到了威胁,当他们一开始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的时候。但现在我们听到,川普总统的律师团队们,他们也受到了威胁。那至少我自己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能在美国光天化日的发生,你对这个如何看呢?

Shawn Steel:你可以看到黑命贵还有Antifa,他们竟然能够在大街上杀人放火,而且还不承担责任,好几个月来把城市占领,所以说真的是见怪不怪了。看到左派得到更多的力量,这些人变得更加暴力了。那当然了,律师、还有督票员他们都会受到威胁,我们对此是知道的。但是如果美国人我们要拯救美国的话,你必须要挺身而出,去奋力一搏才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保护好自己,也希望警察能够帮助我们。但是如果警察被撤资的话,我们就需要有自己的能力去保护自己、去保护我们的朋友。

主持人:为什么这一切发生在我们国家身上呢?你觉得人民能做些什么去改变这样的情况呢?当然没有人想受到威胁,只是因为你表达你的观点。

Shawn Steel:非常好笑的是,共和党人赢得了一切,除了总统的位置。也有两件事情对民主党人打击是最大的,一个是向警察撤资,没有人喜欢这个主意,太蠢了。而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那些贫穷的黑人,他们是受苦受难最大的人群。第二个对民主党人打击最大的事情是,民主党人除了要对警察撤资之外,他老是在说社会主义。你知道在拉丁美裔的社区之中,我们有好多人投给川普。例如在迈阿密有很多这样的选民,还有亚裔的选民,他们知道社会主义的危害,所以他们强烈的支持川普。还有另外一个人是来自乌克兰的,他是在乌克兰出生,所以任何一个来自共产主义环境的人,他们都是我们最紧密的在美国的盟友。那些年轻的、宠坏的,上高等的、那些上非常华丽的学校的那些孩子们,他们根本就不懂社会主义是什么,他们还仇恨美国。

主持人:很多人都看到了这场选举如此的至关重要,因为它将决定我们国家的走向,究竟它是要走上一个更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道路,还是要回归到传统的价值,要回到我们建国本质,你对此如何看呢?

Shawn Steel:你是绝对正确的,现在最重要的选举就是在乔治亚州两个参议院的席位,只要在那里赢了的话,拜登就被阻止了,拜登就只能一事无成了。你知道现在看到,如果说这个参议院被共和党人拿下的话,拜登就会处处受限。那现在我们在众议院也有很多共和党的力量了,现在本来南西佩洛西有很大的势力,她的势力也被削弱了,那参议院他们也不会忘记,他们在2020年所受到的非常卑鄙的攻击。所以说我觉得非常有可能拜登他的任期就会非常悲惨的、非常不成功的,那这也是我们的目标,因为我们也不想他成功,因为他所代表的一切,对美国对自由来说都是有坏处的。

主持人:你会鼓励人们去怎么做呢?在这个重要的转折点。

Shawn Steel:我们谈一下乔治亚州,那就像我的太太,她的三个助手是很年轻的孩子,都是非常聪明的,我把他们派到乔治亚州,现在他们在100英里之外,他们从来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所以说有数以千计的年轻人,我们的团队将会把这些人送到乔治亚州,去让他们全职的工作,他们是要有支持,那就是要来自全国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我们还有小的募款者等等。我们学到的一件事情就是说,民主党一直是控制着这样的捐款的,但是直到2020年川普却扭转了这一切。

你知道你如果每个月捐20元的话,还是能带来很大的改变,如果10万人这么做, 甚至100万人这么做的话,你的钱就能改变历史。所以说这就是现有的忧虑要如何保住参议院的共和党位置。同时也把这个节目分享给两个朋友,就是你们可以做的,你也不用去分享给100个朋友,就把你在这个节目中所得到的好的信息、诚实的信息,将其分享给你的朋友们,那么这是新唐人电视台所做的事情。你有这一团队非常高质量的、非常精锐的记者们,他们可以做到这样子的报导,所以说不要怕去分享你们的意见。

主持人:感谢您的支持。那另外一个原因乔治亚重新计票的问题,我知道在乔治亚州的参议院的竞选十分的至关重要,但是现在在乔治亚的重新计票过程中,这个过程已经完结了,但是看起来它这个重新计票的过程问题重重,也看到时不时地有些没有算到的票冒出来,甚至尤其超过9千张票是错误的投给拜登的,而且没有任何的签名认证,那您觉得乔治亚州的重新检票过程你如何看呢?

Shawn Steel:这是一个打的最胜负难分的仗之一了,你知道在乔治亚州,我们30多年来一直是受到他的支持的,那我觉得可能是我们这一边做的一些政局错误吧,我们太理所当然的、太掉以轻心的,我们都关注说佛州、德州、北卡我们都赢了,而且是以大幅的胜幅取得了胜利。另外他今年的状况比以前好多了,我们也要看看一下我们自己的人,为什么我们在乔治亚州输了呢?那就是我们自己要反省的事情,不可以什么都怪别人嘛,乔治亚州可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啊,现在竟然还要去争取它吗?它本来是个很共和党的州,说实话从头到尾,无论是立法会还是说州长还是说检察长,大部分的国会议员在那里是共和党的一块囊中之物,是一个坚定的中间之地啊。

为什么在那里以微弱的优势输掉了呢?这或者是一个我们政治错误吧,可能在那里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去拉票。那第二呢,如果真的是有大规模舞弊状况的话,我们将会在佛州找到,可能在费城找不到、底特律找不到,不好意思不是在佛州,在乔治亚州找到这样子的状况。那你知道我的太太,不好意思那是当地的检察长来自亚特兰大,那如果说他真的有很糟糕的事情的话,这是我们最能够找到的地方,乔治亚州是我们最好的机会能够应证选举舞弊真实存在。

主持人:我知道川普的法律团队仍然在那里提出法律诉讼,想要防止这个州去认证它的选举结果。

Shawn Steel:是的,在乔治亚州有非常好的法官,在密西根的法官可很糟糕了,但是在乔治亚州有非常好的法官,90%的人都是很好的。所以说如果我们有能站得住脚的证据一定是在乔治亚州的,但是说实话我有点不太满意,我们怎么能把乔治亚州给输了呢。我想看一下我们的证据,那些个人们你怎么能输在乔治亚呢这些阿拉巴马州一样,你没有借口去输掉那里啊,那当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主持人:这其实也带来我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的确看到左派的理念,在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多的传播,特别是年轻人中。那我也知道事实上年轻人他们也越来越趋向于社会主义,有一些人不觉得它是个坏的主义,甚至有些人还不反对共产主义。就像你的太太她是来自一个对共产主义看得非常清楚的国家。

Shawn Steel:她整个的家庭都是来自北韩的,我太太整家都是来自北韩的。

主持人:是的,所以他们知道共产主义到底是怎么样的,那你对今天的年轻人要说些什么呢?

Shawn Steel:我觉得我们必须要,作为保守派的我们,已经得到了我们国家半数人的投票(支持)了,有超过半数的人给我们立法者投票了,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全面的在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上全面审查一遍,要把这些国家的受害者们,让他们去跟我们的学生对话,而且我们也不能够相信我们美国的那些个大学,那些个大学中的共和党人、大学生的保守党人,我们要给他们更多的力量,在30多年来维持在校园中,免费的为这些共和党的学生打官司,这是我觉得更多的组织,他们需要在校园中更获得一席之地,关于言论自由以及站得住脚的消息。

你知道我们正在扩招NTD新唐人,它是能够帮助那些个不相信CPS、不相信ABC、不相信彭博社、不相信主流媒体的人,能够帮助这些不相信主流媒体的人,找到一个这样子的信息,正是这样子的信息、这样子的媒体,能够呈现给我们的学生们,能够传承给下一代们,我们不可以放弃,我们必须要再接再厉做更多的工作。

主持人:非常感谢Shawn Steel,这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得到讨论,我也觉得我与川普总统的律师想的是一样的,更多的美国人应该有得到这样讯息的权利,也有知道这场选举真相的权利,非常感谢您。

Shawn Steel:是的,这能够帮助到我们以后的选举,在今天挖掘真相是非常有用的,非常感谢您,我非常有荣幸与你的团队在一起,我非常的感激这次机会,我也非常期待你的工作成果,你们是我知道的全世界最重要的媒体机构了,这也是我所关注的人权和自由,感谢你我们再聊。

主持人:再见

Shawn Steel:再见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刚才我们采访了加州的共和党委员会,也是前加州共和党的主席Shawn Steel先生。那么跟他探讨一些有关川普法律团队的法律前景,以及有关大选舞弊的问题。那下面我们也想请新唐人一周经济回顾的主持人东方先生上来,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有关大选舞弊,以及今天川普团队的新闻发布会,那东方也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东方你好。

东方:你好方菲,观众你好。

主持人:好,东方先请您谈一谈,就是刚才我跟Shawn Steel先生这个采访,Shawn Steel先生在很多不同的方面都谈了一下他的想法,总的来说你怎么看,就是对他有些想法您同意或者不同意或者你有什么样的一个观点和点评?

东方:同意的地方就是美国的舞弊是由来已久,这倒是真的。尤其是在左派控制的地方,像底特律、费城、纽约、芝加哥、巴尔的摩,这些地方舞弊现象是已经很久了。但是我不怎么同意的,就是刚才Shawn先生认为川普可能赢面很小,我倒不这么看。因为怎么说呢?今年首先Georgia recount可能就会Certify,但是今年如果其它地方也要recount的话,比如说威斯康辛recount的话。因为今年几乎有40% mail in ballots还有就是Absentee voting,缺席投票和邮寄投票。这些recount的时候,过去发生过多次的recount,一般recount对大选的结果没有什么影响,因为顶多也就是几百个、几千个这么一个规模,它不影响整个大选的结果。

但是今年不同的地方,就是一个是大选非常的胶着,拜登领先的地方票数都不多。第二很多recount是要recount这个mail in ballots,人家邮寄过来的选票。邮寄过来的选票recount的过程,如果你去确认auditing,两方的人都看的话,就是说不是人去投的票被筛选出去的比例就会比较高,过去recount就是你是在现场投的票,这样的票的确是我同意如果是一张纸的话,做错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如果是mail in ballots,这个做错的可能性就非常大。那么我们都知道,early Voting还有邮寄投票,选民主党的是很多的,2比1这个比例吧,如果在这个recount的过程中间,很多邮寄的选票、缺席的选票被筛选出,因为它不合格嘛,被筛选出去的话,这个川普落后的差距会缩小,逐渐逐渐的缩小,甚至消失或者说再超过,这是很有可能的。这是一点,所以我觉得现在不能说川普只是为了让拜登未来四年的日子不好过,在做这个法律上的诉讼问题,我觉得他就是想赢。

主持人:我插一句。就是乔治亚州的recount,因为川普团队他们是不认同的,他们说这样的不核对签名等等,这个整个recount的过程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像您刚才说的,如果有40%都是这样邮寄选票,或者是缺席投票的话,你如果不去做这种身份的认证和核对,那本来这个票如果就是假的话,那recount的时候也一样会算进去。

东方:对,所以其它地方如果你要recount,不是说光是重新计票一下,计票过程中的一切事,因为我们讲一人一票,一人一票就是说一个合法的一人一票。比如说Graham就在媒体的受采访时,他就说在宾州时候至少发现15个死人投票,这是经过核实再核实再核实,有15个死人投票。而且其中有6个人是人死了以后才注册成为选民投票的,这是明显的就是舞弊了。当然这6个只是很小的一个数字,但是我的意思就是说这种现象是存在的。那么如果因为在mail in 的选票上面,如果recount筛选出去很多的话,无疑对川普是有利的,这是一点。

另外一个就是最大的舞弊动手脚的地方,就是那个计票系统,这个Dominion这个计票系统。因为50个州里面有30个州都是用Dominion计票系统。而且这个所有的摇摆州,所有出现川普要challenge的州,都是用了Dominion那个计票系统。今天记者招待会上Powell就提到了Dominion的事情。当然他们没有提的太多,我想今天的这个新闻发布会起了一个什么作用呢?就是因为两军相斗,当然最扎实的就是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把非常hard evidence(有力的证据)提出来,就是人赃俱在,这样hard evidence提出来。

但是还有一个层面的就是PR公共关系,在社会上要造这个声势。因为我想查一查,关键是一个Fraud(舞弊)有没有Evidence(证据),所以我就去查了一下   去Search Google (谷歌搜索)的 Fraud(舞弊) Evidence(证据)。你猜清一色的100%都是左媒在说没有evidence,你查出来的结果清一色的全是这样的。这个说没有evidence,那个说是a little evidence,然后那个说川普提出来的evidence很可笑的。就说清一色的都是这样的,可见主流媒体、高科技的确是被左派给劫持了。那么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美国老百姓,他这样去一search(搜索),他可能就会觉得没有什么evidence。所以我想川普的律师团队,为什么今天要在举行一个记者招待会?我想他们也就是想纠正一下,美国民众当中这样一种perception(观念)。因为打官司呢,hard官司还有一个就是soft perception,人的观念,人的感受程度上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刚才Shawn先生提到有一半的人认为这个election(选举) rigged(非法操纵的)。

主持人:认为这次选举不公正。

东方:对,应该更精确的来讲是民意调查发现,超过一半的共和党认为这场选举是舞弊的,那个人就很多。因为一个大政党有超过一半认为这个选举是rigged的话,这就是很大了。所以现在是的确存在了一个信任危机,一个非常基本的选民不相信整个选举制度的危机。如果川普不藉这个机会把这个东西曝光,那将来真的是谁还会相信呢?谁还会相信这个election的公正程度呢?

主持人:对,他今天他的律师其实就是针对着媒体说了很多话。比如说朱利安尼他就是专门把一些证词读出来,而且说这个证词是哪一个证人的证词,然后比如说我们这一份法庭的申诉书,我们后面有8个证人的证词。而我们总共有100多个,跟这个申诉书相关的有100多个证人。我不能都给你们看,因为这些证人人身安全会受到威胁。但是他说有8个已经附在上面了,这都是证据,他说是你们作为媒体应该做的工作,而不是我来给你一个个读。

然后另外一个律师Jenna Ellis她说我们今天所做的事,只是一个opening statement,她说只是我们的一个序言。因为法律过程是非常冗长的。她说我们这么大的一个案子,我们在准备很多很多的资料,这一些我们跟你说的只是一个序言一样的东西。所以我们不可能把所以证据都在这时候,因为你们不是法庭。

东方:对啊,因为主流……实际上我也不叫他们主流媒体了。

主持人:左媒。

东方:左媒体,就左媒。他们对川普是 Hostile(敌对的),他们对拜登就是非常和善的,这一点就看的出来。所以因为现在官司还在打,然后川普团队的律师还在搜集证据。你去网上去Google的时候出来的结果,都是给你的感觉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这个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刚才你在采访的过程中,提到了川普的律师受到人身攻击,他们的家人、孩子受到要攻击他们的威胁。

主持人:是,有些共和党的。

东方:其实在民主社会里面,英文叫democracy。就是美国的开国之父,他们也预见到这个。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美国还不是一个民主制度,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度,还不完全是人多就说了算。就是他的联邦制度就是50个州,每个州是平等的。这一点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参议院,一个州两个参议员,所以那些左派就很恼火。我们加州这么大只有2个参议员,你那阿拉巴马这么小,你也2个参议员,跟我们是平等的。对,这就是美国开国之父们的远见着实。他们想要一个联邦、一个民主,是democracy而不是mobocracy,就是暴民。现在有点美国已经演变成一些暴民统治了,就是说你要是不符合我的想法。

主持人:我的想法,对。

东方:我就威胁你。

主持人:不符合我的意思。

东方:我威胁你,我威胁你的配偶,我威胁你的孩子,这就是暴民统治。那如果一个民主社会沦为一个暴民统治的话,最后就会变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现在年轻人这么喜欢共产主义?因为它sound good,它听起来很好,其实它不work(管用),年轻人不知道。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你说得非常对。如果允许这种暴民这种方式在社会泛滥的话,它真的会变成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所以今天川普的律师他们也在说,他们说我们不会被吓倒,不会被intimidate,然后我们不会被silent。我们就像Sidney Powell说我们要尊重美国自由人民的意志,夺回美国。因为在他们来看,Sidney Powell律师说其实真正川普的得票率应该是超过8千万的。所以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很多人认为川普团队其实提供了非常大量舞弊的证据,而且似乎是吹响了一个反击的号角。您怎么看?

东方:是的,我觉得这个它不单单是一个公共上面的一个Public relationship(公共关系),而是一个升级的。因为过去川普团队开了很多官司,一般都是一些小打小闹,说这个计票过程不符合规律啦!

主持人:对。

东方:说这个选票不符合……他们没有直接了当的说你在舞弊。

主持人:对。

东方: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朱利安尼直接就说你在舞弊,而且是系统的、有组织的、有中央控制的舞弊。这个是升级了,那就是升级了。

主持人:没错。

东方:不在是小打小闹了,你就是犯罪了。所以我觉得这并不只是我给你喊出来的,我相信川普团队他们是有这个底气的,就是他们的确已经掌握了一些资料,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说。就是不是中国人讲的虚张声势,他们可能是有一些东西,所以可能会有重磅炸弹出来,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也可以理解他们现在不会扔出来,因为扔出来以后,左媒肯定就一拥而上,先把那些weakness(弱点)给销声匿迹了。他们也不会这么做。

主持人:您怎么看Sidney Powell提到了Dominion、Smartmatic系统作弊的事情?因为她今天提到了还是不少细节。除了周一她在关键证人证词,她把它曝光之后,今天她甚至提到他们有些特别的算法。比如说它可以每一张拜登的票算成1.25,然后把川普的票算成0.75,而且她专门说因为川普的赢面太大,导致他们的算法也不工作。所以他们必须在半夜的时候叫停计票,然后手工制造很多假的选票,而且她说这个是从下到上的政府的腐败。所以他们誓言说一定要把它揭露出来。

东方:对,如果她所讲的的确是有hard evidence来support的话,这就是一个很大的一个犯罪,就说真的是要坐牢,谁谁谁舞弊。

主持人:犯罪集团的犯罪了

东方:对,这就是一个犯罪集团。因为你偷窃的是大选,你窃国了,你等于真的是窃国了。

主持人:是。

东方:所以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这就不是一般的。如果说Sidney Powell如果提出这样的指控,我想还是那句话,她并不是虚张声势。如果她真的有这些hard evidence的话,那美国真的要经历一场彻底的反思,以及怎么说,要把这个毒瘤给拔出来吧!如果这次通过这个曝光以后,因为的确是美国人其实心知肚明,舞弊都是存在的,一直也就没把它当回事,这回挖出来以后的确对美国正源清流,对这个民主社会的正源清流,我想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是,从乐观的一面来讲,也可以说是一个机会。真的是排干所谓的沼泽或者是深层政府的这样一些黑暗势力。

东方:对。

主持人:好,那非常感谢东方,因为我们今天时间也很快到了,感谢您今天做的这样一些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希望您在下方留言,跟我们谈一下您的反馈。好的,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