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服务器”在谁手中?鲍威尔亮撒手锏

“全球主义者”如何与中共对接?3州鏖战,鲍威尔亮出终极撒手锏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1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1月20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在昨天的节目最后,由于时间安排的关系,我们只能简要的和大家讨论了一下川普律师发布会的一些概况。这次发布会意义重大,信息量也非常庞大,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花点时间和大家来补充讨论一些重点环节。

川普律师指控8大罪:向拜登窃国宣战

这次川普律师团队的发布会阵容庞大,时间长达一个半小时。从严格意义上说,发布会提出了众多的罪名指控,列举了一大堆舞弊现象,但由于特殊的原因,律师们并没有当场出示太多原始证据和证人。

所以,这次发布会的确就是一次新闻发布会,虽然有部分证据的展示,但并不是大众想像中的那种底牌尽出的证据展示会。为什么没有拿出底牌?朱利安尼说得很清楚,是考虑到每个证人的安全,同时也要考虑到很多敏感证据的安全。毕竟,证据是否有效,最终是法庭说了算,不是媒体。

所以,川普团队的律师珍娜‧埃利斯才用强烈的语气对着台前一堆媒体说:“你们的观点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 ! 是真相!”

可能不少朋友都看到了福克斯的名主播塔克‧卡尔松要求欣妮‧鲍威尔出示修软件改选票的证据,鲍威尔拒绝了,就是这个原因。站在律师的角度,她一定是以确保官司取胜万无一失为第一位,她手里的证据不需要先经过媒体验证。

正因为不是专场的证据展示会,所以发布会更多具备的是一种舆论意义,也就是说,川普团队正式向拜登一伙宣战了。这是真正较量的开始,也标志着川普团队在经历了大选夜被迫发起法律诉讼以来,从守势转入进攻的开始。

之所以我们说是转入进攻,是因为川普律师们在发布会上指控了拜登一伙至少8大罪状,包括了:

1. 监票员被阻止监督计票;
2. 民主党各辖区内的红蓝居民区法律双标;
3. 选民被人冒名投票;
4. 选举官员被要求更改选票收到日期等非法操作
5. 投给拜登的票被投票机反复多次扫描计数;
6.部分地区将没有提前申请的缺席投票也计算在内,例如威斯康辛州
7. 部分地区“超标投票”,实际选票数远超选民注册数
8.计票软件是专业作弊软件,与外国势力和左派金主索罗斯有联系。

这8条指控我们如果从内容上看,实际上包含了两个层面的指控:一个层面是法律层面的选举舞弊犯罪,各种各样的花式操作。另一个是国家安全层面的犯罪,是跨越了政党领域的,而且有外国势力干预的背景下,对美国国家安全与合法政府的颠覆,这就是政变。

这当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指控。虽然川普律师们没有明确的说出“政变”这个词,但我觉得他们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

不是要推翻选举结果 而是维护选举的公正合法

律师珍娜在发言的时候,言辞异乎寻常的锋利,一口一个“fake news”,并且非常清楚的警告说,这是一次审判,一切都要走法律程序,证据都将在法庭呈现。你们这些fake news 一直在回避这个案子,并试图歪曲我们这些工作的合法性。

珍娜还强调说,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不是要推翻选举结果,而是维护选举的公正、合法与正当性。

这些发言内容,显然是针锋相对的。左媒现在的手法,是开始渲染川普团队的法律挑战是在输了不认账,是恶意拒绝权力移交,甚至攻击川普是独裁等等。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恰恰都是反过来的。川普团队目前所有的法律挑战,都是在当前法律框架范围之内进行的,有哪个人拿出法律依据来说川普团队目前的做法是非法的?没有。

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拜登认为自己每张选票都是合法的,都是经得起检验的,那就更应该支持川普团队的工作,用证据和司法形式来为自己洗清“舞弊”的罪名才是合理的对吧,他这个得票超过8千多万,创造了美国历史记录的总统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拜登自己也有庞大的法律团队,如果他们觉得川普律师的做法有任何不合法的地方,他手下这一大帮律师都是吃干饭的吗?为什么我们到现在为止没看到拜登律师团队有任何人出面来正式指控川普团队非法呢?为什么我们永远看到的都只是这些假新闻媒体在那嗷嗷叫唤呢?

所以,我们说这次发布会从本质上来说,是不流血内战的宣战书,就是因为无论发布会在舞弊层面的指控,还是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指控,都指向了一个核心结论:这是美国建国以来从未面临的,大规模、系统性、有组织的政变叛国行为。其涉及的深度和广度都远超一般人的理解。

利益集团与红色极权:闷声发财的全球主义者

举个简单的例子,这个处于风口浪尖的Smartmatic投票系统被引进美国是谁主导的?乔治亚州第15选区共和党议员斯蒂芬‧史密斯干脆利落地发推说:是共和党的小布什总统。

也就是说,许多腐败政客勾结而成的利益集团,早已跨越了党派界限,跨越了职业界限,形成了涵盖不同行业的寡头、大佬和高层政客坐在一起瓜分全球的权力与财富蛋糕的政、商、传媒、科技混合体。这就是朱利安尼他们反复提到的“全球主义者”。

不知道朋友们有否注意到,这种跨界联合的政经巨鳄混合体,在红色极权的中国大陆是最多见,也是运行最成熟的,因为这种混合体模式的背后,一定是以极权控制为核心基础。所以,如果我们把这些极力鼓吹全球化,大谈这就是未来世界的必然发展趋势等等言论浓缩归纳起来,实际上用一个大家非常熟悉的词就可以概括了,这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也就是说,我们看到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一些左派寡头、大佬组成的利益集团,在终极目标上和中共的“红旗插遍世界”,或者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发生了几乎是完美的对接。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一再说,拜登就是社会主义的木马,朱利安尼们也一再说,外国势力、尤其是中共势力,有参与干涉了美国的大选,原因就在这里。

为什么我们说拜登如果这次窃国得手,未来的美国就将堕入极权化、红色化的社会主义深渊,原因也在这里。

其实,严格地说,拜登不仅在意识形态上是社会主义的木马,在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上,他可以说直接就是中共的木马。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和中共有那个家喻户晓的10%利益勾兑,更主要的是,拜登所代表的这个利益集团,是有意把中共视为盟友的。

他们并不关心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安全,他们关心的只是能否问鼎控制整个世界的权力宝座。为什么那么多科技大公司和曾经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媒体集团都集体左倾?而且左的那么彻底?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读大学时曾经受到左派思想的污染,更主要的是,他们都渴望在未来全球一体化的所谓世界新秩序中,能够分得一杯羹。这对普通人来说,是巨大的利益,是天文数字般的财富。

“明线”争夺:3州拉锯战

好的,我们回过头来继续讨论新闻。在昨天的热点事件中,乔治亚州无疑是一大焦点,因为该州州长宣布已经完成了人工重新计票,结果显示仍然是拜登以12284票优势领先川普,因此左媒再次预判该州将由拜登获胜。

这个消息备受关注不仅是因为拜登距离270票的终点线又靠近了一步,更是成为左媒口径一致的所谓“证明Dominion投票系统安全可靠”的依据。中共大外宣更是开足了马力大肆渲染。

乔治亚州的重新计票真的那么有说服力吗?当然不是。这个重新计票实际上就是一个骗局。

根据乔治亚州的法律规定,双方得票差距只要小于等于0.5%,落后一方就可以要求重新计票。但川普一方对这次重新计票的要求很清楚,是希望剔除所有非法的选票,而且必须要核对签名才能保证选票合法性。

但乔治亚州的重新计票是怎么个计法呢?川普团队的林伍德大律师早在17号就披露说,他已经拿到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州政府指令地方选举官员上报前一次的计票总数,而并非真正重新计票的总数,而且也根本不核对签名。

也就是说,乔治亚州的所谓重新计票,变成了“重新上报第一次的计票数据”,这完全就是一个骗局。我们看到左媒报导的时候都刻意强调该州州长和州务卿是共和党,但却绝口不提这两个人的家属都涉嫌从采购Dominion投票系统1.06亿美元的交易中,收取了巨大的回扣。

所以,林伍德才直言不讳说,“这些人已经腐败到触犯法律,他们故意参与了联邦选举中的欺诈行为。”他甚至给这个州长公开提出几条建议:1.召开特别立法会 ;2.辞职;3.承认罪行;4.可请求去个离乔治亚州近一点的监狱。

目前的情况是,林伍德向法院提请紧急禁令阻止该州认证选举结果,但未能获得法官批准,因此林伍德表示将会上诉到联邦第11巡回法庭。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这个利益集团早已跨越党派的界限,他们是靠一起闷声发大财作为纽带来维持圈内人的身份,同时达成了利益捆绑。基本的道德信仰也好,甚至政见分歧也好,在他们眼中都已经靠边让步。这个集团的每个成员都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其实川普也是一样的没有退路,川普为什么受到这么多来自党内党外的围攻?他自己说的很清楚:因为我挡了他们的道。川普从来都不是他们圈内人,哪怕他已经做了4年总统,他都从来被视为这片政治沼泽地的圈外人。

这既然是正邪之战,必然也是一场生死之战。

尽管乔治亚州看起来险像环生,但在另一个州却有好消息。亚利桑那州州长道格‧杜西针对美国大选举行首次新闻发布会,他公开宣布,在所有法院案件得到解决前,他不会承认拜登是这次选举的获胜者。

杜西在发布会上强调说,虽然他个人还没看到相关证据,但一些法律诉求正在法庭上接受挑战,因为每个投票的人都有一定的权利和补救措施。一旦法庭裁决结果公布出来,他将接受选举结果。

那么根据亚利桑那州法律规定,所有县必须在11月23日前认证选举结果,然后把结果递交到州务卿办公室。此后10天,全州范围内的选举结果将被认证。

也就是说,亚利桑那州可能最迟要到12月初才能有最后的结果。

综合看起来,双方仍然差不多是个平手。而在“明线”的争夺战还有一个对川普有利的情况,是宾州众议院以112票对90票通过了一项决议,将对2020年选举进行一个即时的审计,理由是选民注册信息和投票之间的不一致和混乱,是该州未来选举过程必须要进行改善的证据。

这次审计有两个重点:一个是本次审计将涉及每个县的数据。另一个是该决议不需要民主党州长汤姆‧沃尔夫或州参议院的批准。

其实,这次审计是早在11月上旬就由宾州州议员发起,其内容直接涉及到宾州人无需给出任何理由就可使用缺席或邮寄选票,以及宾州最高法院违宪擅自延长邮寄选票截止日期,这种司法干预立法的行为造成了不必要的混乱。

那么看起来宾州的审计方向和川普法律团队的主攻方向是一致的,就是宾州最高法院越权违宪的问题。作为立法机构的宾州议会如果通过审计否决了这个延期接收邮寄选票的动议,那对联邦最高法院推翻宾州最高法的裁决当然是非常有利的。

“德国服务器”获证实:终极武器在谁手中?

最后我们还是要简要的讨论一下昨天的川普律师团队发布会上一个重要的信息。在欣妮‧鲍威尔律师发言即将结束的时候,来自NEWSMAX驻白宫的记者埃玛诺德‧罗宾逊直接提问说:“有报道说,在德国获得了一个硬件,或可能是一个服务器,是真的吗?”

不出意料的是,鲍威尔非常爽快地证实了这一点,她回答说:“是的,在某种程度上有关。但是我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得到了它。”

这个回答让很多人都感到迷惑,因为这看起来似乎仍然是一个模糊的回答。但我觉得作为一个律师,鲍威尔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在此前的节目中我们总结过川普团队成员多次提到过德国、统计选票数据这些关键词。这次鲍威尔的回答,可以说是第一次在非常正式的场合向全世界证实了这个服务器的存在,她没有明确说的只是服务器现在在谁的手里。

但我们可以确定的一个重点信息是,德国服务器的确存在,而且被人拿走了,这本身已经就直接证实了美国本次大选的选票统计数据的确是在外国统计的,这已经足够引发所有人对外国势力干涉大选的质疑。

或者说,这个回答已经侧面证实了关于SCYTL公司的相关报导。说到这家位于巴塞罗那的公司,我要感谢朋友们的提醒,我在昨天的节目中误把巴塞罗那说成了西班牙的首都,这里顺便更正一下。

就是说,此前的媒体报导本身也是两种说法,一种说是川普一方得到了服务器,另一种是说可能被坏人提前下手销毁了证据。

究竟那种说法比较可信呢?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时间线:

11月9号,前国防部长埃斯伯被解雇。克里斯‧米勒被任命为代理国防部长。

一天后,11月10号,卡什‧帕特尔被任命为米勒幕僚长。埃斯纳‧科恩‧沃特尼克被任命为负责安全和情报的国防部副部长。也就是说,国防部最关键的几个职位整体换血了。

2天后,11月12号,德州众议员戈默特向Newsmax讲述了一次德国的突袭行动。这个神秘的服务器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

6天后, 11月18日,米勒在公开讲话中证实,特种部队和情报部门直接向他汇报工作。

服务器在谁的手中?这个答案,我想还是大家自己来判断吧。我这里只提醒大家两点:1、鲍威尔是职业律师,她说话一定是站在律师角度来回答,不想让人抓到任何法律上的把柄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2、当她一脸无辜的回答说不知好人还是坏人得到服务器的时候,站在旁边的朱利安尼和后面的珍娜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好的,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也欢迎大家订阅点赞并留言转发,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远见快评》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