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高院出手!关键州被保守派大法官管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1日讯】高院出手!关键州被保守派大法官管辖;大律师证实服务器被美军收缴,Dominion公司全线撤退,下周司法诉讼将掀巨浪?|热点互动 11/20/2020

川普团队律师悉妮·鲍威尔(Sidney Powell)11月20日表示,有关大选舞弊的所有指控将在法庭上曝光,他们获得了大量证据,绰绰有余。川普总统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胜利。他们要证明这一点。

嘉宾:陈破空 赵培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热点互动】高院出手!关键州被保守派大法官管辖;大律师证实服务器被美军收缴,Dominion公司全线撤退,下周司法诉讼将掀巨浪?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20号星期五。今天美国大选局势又有最新的发展,大律师Sydney Powell在接受保守派电台主持人Glenn Beck的采访时,证实Scytl在德国的服务器确实是被美国方面缴获,她用的原文是US Forces。另外Dominion公司在最后一刻,退出了原订要参加的宾州州议院的听证会。而美国最高法院今天重新分配了联邦巡回法庭的管辖权,几个关键州的管辖全部归到了保守派法官的下面。

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解读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两位都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赵培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陈破空先生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在节目中间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们跟我们发手机简讯,或者是在视频下方留言。那我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陈破空先生,我们来谈一下今天鲍威尔和Glenn Beck最新的这样一个在采访中透露的信息,当然晚些时候她在Newsmax上也接受了采访。我觉得最主要就是几个,一个她在这个节目上证实,她说德国的Scytl服务器确实已经被美国方面收缴。她用的原文是US Forces,很多人就解读说是US military,就是美国军方。

而且她就说这个服务器上,有4条线路接入了这个服务器,是来自4个不同的国家。就相当于这些国家也能够拿到服务器上的数据,而这4个国家是对美国有相当敌意的国家,我猜中共和俄国是其中的两个。另外,她说在下周,因为他们现在在准备文件,她说有排山倒海这样的一些证据不断的涌入,他们在准备,所以她说下周他们会提起诉讼。这是一些主要的我听到的她讲的内容,先请您谈一谈您的解读呢?她这样一个采访信息。

陈破空:我觉得鲍威尔女士今天的说话就是比较实锤,那就是猛料了,就是相当于这个事情到了第三阶段了。最早的时候我们知道在11月13号左右,众议员戈墨特就爆料,说在德国有个服务器叫Scytl跟Dominion是连结的在法兰克福。而且说他跟川普总统报告之后,川普要他用内线联系。但是后来就说有军人去拿走这个服务器,但是没了下文。过了几天,这个戈墨特说了一个悲观的话,说他跟川普通话之后,川普要他用内线联系,川普要派人去取的时候,说有另外的人取走了服务器。

所以戈墨特说不知道现在这个服务器在谁的手上,谁在手上可以解答这个之谜。那么现在鲍威尔律师昨天记者会上,她没有说得很明确,当记者问她有这样的事,她说有,当她说有的时候,Yes的时候,她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但是不知道落在好人的手上,还是坏人手上。

主持人:对。

陈破空:站在她背后的朱利安尼,和另外一位律师就满脸灿烂的笑。

主持人:就是一下子就笑出来了,大家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陈破空:对,就觉得是好像积极的信号。那么今天在各种媒体的催促之下,那可能鲍威尔就干脆把话说了,就说就相当于是说美国的forces,就military去拿到了,政府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分析和调查。那就证明是川普的人,川普的军队,川普所能控制的军人拿到了这个服务器。这也是川普要更换国防部长的意义,代理国防部长,应该说忠于川普在军方的行动中,对川普有利。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个服务器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真的有原始数据呢?还是说它有的只是修改过的数据,只不过上传到它这个服务器上?

陈破空:因为鲍威尔在今天说出猛料,她还说另外两个,一个说这个服务器可以连接到4个对美国不利的国家,相当于敌国。但是我倒不认为有俄罗斯,可能有她昨天提到了,委内瑞拉、古巴和共产中国,她提到了。但是还有一个国家不知道是谁,但是我认为德国也不排除。因为德国实际上是反川普的,德国的绥靖主义,莫克尔政府反川普,是狂热的反川普,不排除德国有一定的角色。当然我们不能下这个结论,因为俄罗斯的话,他扮演的角色,他现在的方向是很难说。所以这是一个实料。

还有一个她就举例,她说有一些,那应该说通过这个服务器和计票系统,分析出来一些东西。她说川普的票有38万4,450张,应该是,算到了拜登头上。相当于这个数1/3算到川普头上,所以过了20分钟,同样的数据又来一次,同样的模式又来一次。又是38万4,450张算到拜登头上,又有1/3算到川普头上。所以这是作弊的痕迹非常明显,所以她应该说,她说有大量证据要入禀法院,去到法院提交。她向媒体公布的和法院公布的证据,应该是冰山之一角。她今天也说了句话,是冰山之一角,所以我相信更猛的料、更大的证据、更多的东西要在法院呈现。

主持人:赵培你怎么看Sydney Powell今天在Glenn Beck上透露这个信息,我比较关注的就是说,到底这个服务器上是什么样的讯息?是真的是有原始数据呢?还是说在美国这边修改过的数据,只不过上传到它那边有一个备份?

赵培:首先说这个鲍威尔律师只要出来说,德国有服务器、有数据,那么这个Dominion公司就得担责任了。为什么呢?因为它本公司发的声明当中是说,美国的数据绝对只待在美国本土,绝对不会上传到任何的地方去。另外Dominion系统在使用过程中,它已经有严格要求,绝对不能连上互联网。就这两点,如果你都违反了,那么你这个公司等于是做软件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等于违反了法律的,所以你们必须要负法律责任,所以只要是有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首先就要负法律责任。

另外说一下数据的性质,如果你是通过互联网直接连出去,就是说鲍威尔律师在接受电台访问的时候,她说的就是比较详细,她说各种情况都是有可能的。有一种情况可能是在算法上,下面每台机器的算法都可以被做修改。另外一个就是说德国的那个服务器,可能是一个控制室,直接往上加票的这种互联网,或者是这种情况都可能,而且那个电台主持人提到了一个通过云端操作,她也没否认。

反正就是说,这种远程操作的方式,那么这些方式直接就是等于是,你在德国有4个国家,刚才陈破空先生说了另外一个国家猜测,其实我还有第5个选项,就是伊朗可能也能连入那台服务器。所以你在这种情况下,那么一个外国势力去干预美国大选,那么所有这个系统就不光是,参与的人不光是一个大选舞弊案,甚至是一个外国势力企图颠覆美国政府,企图安插在美国一个代理人去当选的情况下,那么所有人涉及到一个卖国罪,就是一个更严重的罪证。

所以一步一步的证实,先把这个Dominion只要有数据,Dominion就能够被证实为犯罪。那么如果有外国人操纵的数据,那么证实了卖国罪就能够被坐实,所以这一步一步走下去,是一个很可怕的过程。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也是一个真相逐步揭开的过程了,因为Dominion公司如果像您这样说的,我觉得确实有道理,因为它现在已经开始有不寻常的举动了。比如说他昨天晚上,它应该参加宾州一个州议会的听证会,结果它在最后一刻退出了,所以宾州州议会还专门在今天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就是说Dominion公司退出了,在最后一刻。然后Sydney Powell说他们关闭了他们在多伦多、丹佛等地的办公室,而且前几天就有人爆出说,Dominion公司的很多员工在LinkedIn上的账户他们退出来了。

然后刚才晚上Sydney Powell好像还说,它一个公司的高管现在不知去向,而那个高管他们有他跟Antifa的电话录音,他自己好像就说我能把这个事情搞定。所以Dominion公司是不是真的下一步会成为,如果说美国的司法系统还运作的话,我认为会成为调查的重点目标。

赵培:对,这个判断是非常准确的,因为现在据说有小道消息,司法部的专机前两天已经飞到多伦多,但是具体干什么不知道。然后就传出消息,Dominion整个公司的办公室,在多伦多的办公室关掉,所以这两者是否有联系,现在是没有任何的出来说明,也没有司法部官员出来证实,我们就是去跟加拿大警方联系关于大选的事情,这都没有,任何事情都没有,只是一个传闻。

那么一个电脑公司,它非常不寻常的就是说,你的员工在LinkedIn上,就是国内翻成领英的这个软件,这上面把自己消掉,这个不光是一个社交媒体,现在在整个IT行业雇用当中,很多猎头都会在那里去看这个人的信息,就是你之前填到你在哪家公司工作过,那么你应该有同事跟你互相有联系吧,或者是干什么。就是猎头在这上面找人,他就比较放心这个人选。那么既然他在领英上都把自己的个人信息注销掉,这明说他想,一个是他想掩盖这段历史,另外一个他不想在这段时间被别人找到,这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事情。

可能某些参与的人员,他要提前跑路,或者更危险的事情就是说,是不是有背后更多的参与势力要灭口,要把这些人整个的,就是能找到的信息都给删掉,这样就没有更多证据爆出。因为现在的证据爆出的实在太多了,所以他们先动手去掩盖自己这边的证据,但是你这种作法就是给人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问题出在哪里,就要欲盖弥彰,就是掩耳盗铃的这个故事,其实就是说的这个事。你想掩盖的,此地无银三百两,那大家就知道这个地方有银子嘛,大家在这个地方挖,肯定能挖出更多的消息。

所以现在它越这么做,越让它这个软件公司成为一个媒体的焦点,但是它也确实应该成为一个焦点,为什么?你想它三大方面的作弊手段,一个是选票农场,选票收割,就是说去把一些老人院,或者是各种假的选票弄出来,这种东西都是要被计入Dominion系统的,甚至邮寄选票也是要被计入Dominion系统,那么你怎么办?那么证明这个软件只要拿到了原始的所有数据,就能够证明当时有多少人投票。如果你这个软件里面有个算法修改,你只要把算法修改给逆向过程,你就能够把整个选票给,每个人得多少选票就能估算出一个大概。

那么很有意思的是,鲍威尔律师她也在今天晚上接受电视台采访的时候,估算一个大概,她说700万张,就是川普总统应该少了700万张选票,而拜登应该多出1千万张选票。所以证明这个整个川普律师团队还是很专业的,她已经根据手边的证据开始估算出这个选票大概应该是一个什么情况。

主持人:破空先生刚才赵培提到了,他认为如果真的就是有这种海外服务器的问题,包括这个公司作弊的问题,还有他和古巴、委内瑞拉还有中共的关系问题,这其实已经不是一个单纯舞弊,而是外国势力干预,甚至是卖国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特别是下一周如果川普团队他要开始诉讼,您觉得它会是什么样的诉讼?

陈破空:昨天律师团队在共和党总部的记者会,他们提到几个关键词,一个是犯罪集团,一个叫政变,这些词都提到了。那么犯罪集团就是说是最大的犯罪集团,如果这个事情实锤的话,那么最后实确金真,所谓的证据和事实都摆出来的话,那么从逻辑上来看,确实是个重大的犯罪集团。因为昨天朱利安尼也引用了拜登在8月24号说的那句话,那么当时以为是口误,但是拜登一字一句的说,我们民主党组成了史无前例的最广泛的选举舞弊联盟,是当时说的,加了舞弊。

而且他跟本没有回头去改他这句话,显得非常的淡定的说出来,当场也没有人纠正他这句话。那么昨天朱利安尼说了,他说过这句话,是不是无意之间说漏了嘴,或者以为那里没有记者,没有媒体在场,就刚开完民主党的会,所以这背后究竟是什么,这都是一个问题。另外说是一个政变,因为就像鲍威尔律师讲到了,说政府内的人,还有众议员也说到,政府内的人有人反川普,包括中央情报局,包括FBI,还有其他部门的人。

那么这些深层势力,政府中的暗黑势力,构成了这种反对,可以说是法律不能接受,法律不能容忍的。因为根据美国的民主和宪政的机制,你行政官员也好,作为情报官员也好,是值勤人员也好,都是中立的,你不能介入选举。如果说你介入了选举,帮助做手脚,在选举中选边站,还做手脚,那这就不仅是……你如果是直接的表态都已经是个问题了,那都是干预政治了,不应该干预政治,行政官不应该干预政治,但是如果你在帮助其中做手脚,那就是一种犯罪,还是恐怕联邦重罪。所以在这里边的话,有关政变的说法,软性政变也好,硬性政变也好等等,这些说法把它汇总起来的话,这些情况的确很严重,水很深,有很多人恐怕要承担责任。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觉得昨天这样一个新闻发布会,它给人感觉像是川普团队发起的一个大反击,至少是大反击的开始,您有这种感觉吗?

陈破空:它是个大反击,它也是个总结,因为11月3号投票结束到现在,过去了16天。那么川普的律师阵营要,因为主流媒体一直在叨叨不休的说,毫无根据的指控,没有证据的指控,说baseless什么 claim,总是在重复这些话。当证据出来有事实的时候,他们不去挖掘、不管,闭上眼睛不看。所以昨天川普团队的重要意义就是,举行这个记者会告诉他们,这是有证据、有事实、有大量的证人,现在披露的只是少数,而且很多证人受到了恐吓,很多律师受到了恐吓。

所以有些案子说取消,是因为一家人受到了恐吓,连小孩都受到了恐吓。甚至一些律师退出,主流媒体津津乐道的报导一些律师退出,都因为受到了人身恐吓、人身威胁,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团队站出来把这个话说明,而且说很多事情本来是媒体应该干的。比如听说有选举不公、选举舞弊、选举欺诈,有证人、有选民出来揭发。那媒体本来是去追踪,去调查,去报导的。媒体不动,结果还要川普的律师团队来动。川普团队起了很多作用,所以昨天朱利安尼就说一句话,说这不是头条,究竟什么是头条?这不是头条新闻,什么是头条新闻?

主持人:是,昨天我记得朱利安尼还很气愤的说,他说我们这个起诉书有8个证人宣誓的证词,其中一个就是谁谁谁,他说我不能把100个这个证人的证词和证人都告诉你,因为他们会受到骚扰。他说这些是你媒体应该做的,而不是我应该做的,我现在这8个你们都没有去看。所以这个赵培我也想问你一下,一个你看了昨天这样一个新闻发布会,你有什么样的观感呢?

赵培:我的观感是美国的主流媒体真的是已经不存在,已经不成为主流了。它其实更多的是后面的大财阀的支持,它根本不关心美国民众到底想听什么,想看什么。因为它的获利来源已经不是美国民众,而是这些大财阀了。你看看福克斯新闻,本来挺好的一个保守派媒体,但是它被迪士尼收购了之后,除了下面还有一些知名的记者和主持人能够站出来说话之外,它整个台也跟着这些所谓的左派媒体去,当初就是说跳出来承认拜登当选,然后给川普压力,他们做的也都是这种事。

特别是在川普的记者会上的时候,他们也竟然掐断直播,也是包括他们在这其中。就是说这些事情根本不是一个媒体,一个个人能做得了的是。就是后面的金主跟着说,你要这么干、你要这么干。甚至你看VOA它也是这么干的。就是说他们的爆料人说接到上面的指示,它是一个拿美国资金的媒体,美国政府的钱,这美国政府里面也有人参与了这场事情,而且影响很深,他们这个手真的是一个联盟,大家知道政变是怎么样子做呢?

最近的一个最著名的政变,离我们能够知道的,就是苏联解体当中,苏共搞了一场政变。就是新派人控制主要的部门,主要部门包括媒体,你看他们收买了媒体。主要部门控制的军队,你看这个国防部长现在也被撤职了,证明军队里面有问题。马上任命新的国防部长,就要马上拿到特种部队,这个特种部队不光是拿枪的精锐部队,甚至包括的是情报部门,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特别行动部门。

赵培:对,特别行动部门里面,就是川普要拿到军方的情报,那证明什么呢?证明CIA、FBI都靠不住了,这里面的人不能提供准确情报,所以川普才需要从军方的情报员,特别是国外的情报员,拿到一个重要的外国势力参与的情报。就是你看到这整个运作,现在的政变已经是悄无声息的在进行了,以前还得拿坦克开到街上,现在不用坦克开到街上,当然街上也有人,Antifa越来越专业了,跟冲锋队似的,就是川普那个集会几十万人参加完了,回家路上,它专门捡人家落单的人打,甚至不敢跟大部队对抗,只敢干这种恶心的事,它也有人嘛,所以你看这整个事情,就是一个政变。

美国政权合法性基于美国大选合法性,那么美国大选如果不合法,它就是一场政变,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事情。另外,主流媒体就是这个逻辑,就是我们普通百姓说的逻辑还是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说我们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你出现一例,这个地区你只要能够发现一例舞弊的事情,你就能够知道它整个地区你都必须查。而主流媒体现在的一个借口就是说,这个太少了,不够翻盘,不对。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个道理叫冰山一角,就是那个冰山在水面下的面积,远大于它露在水面之上的。只要出现一例,FBI就应该参与调查所有的事件,司法部应该介入,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操作,而不应该像司法部现在默无声息,让川普的律师团队在前面不断的推进这个事件,因为这是一个刑事罪,这是一个卖国罪,所以FBI应该第一个站出来,司法部长应该签署命令去调查这个事情,这才是一个正常的方式。

你看共和党掌握的德州州长干得就是非常好,他就是说我立马就去调查,我这个州虽然川普赢,但我还是去调查,我发现民主党在这里计票的协调人,他存在一个选票农场,或者选票收割的情况,他到老人院,你们若不投票给拜登,我不给你饭吃,你这个是中共的劳改营吗?你选举下作程度跟中共都是一样的,当然你比中共强一点,中共都没让老百姓看到过选票。你可以让人看到选票,让人家这么填,你跟委内瑞拉是有一比的,那么你还是一个社会主义能够做出来的对民主的一个舞弊情况。所以我觉得你既然德州已经FBI你抓人了,那你把剩下的五个州都叫过去调查一遍,为什么不能这么干呢?可以这么干的,不要害怕所谓的媒体说的中立,它们已经不中立了,所以我建议美国司法部就去干。

主持人:对,司法部真的应该行动,另外,就是我插一句,现在很多人不把它们叫主流媒体,我看有的人管它叫末流媒体,或者是左媒。另外,就是您刚刚说到的就是有一例舞弊都应该调查,我特别同意,因为其实所谓有舞弊但没有系统性舞弊,我觉得这都是伪命题,因为很多时候你只要有舞弊它就是舞弊,而且呢,在很少的票数上都会影响大选结果,当年高尔和布什也就差500多张票嘛,那不是很小吗?你有一个单能够差500甚至1,000,你这个舞弊就会翻转结果,所以什么叫系统性的舞弊,我认为这个根本不存在,只要有舞弊它就是一个问题,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那么再问一下破空先生,就是说谈到舞弊我想问问您,就是因为现在不管川普团队说什么,主流媒体都说,噢,我又用主流媒体,说错了。这个左媒就说,你没有证据,或你证据不够,或者你怎么怎么样,甚至昨天包括福克斯也在要证据,一个您怎么看这个说证据不够这个说法,另外就是说,作为要打官司的一方,我需要给你媒体所有的证据吗?你又不是法院,你也不是陪审团。

陈破空:对,媒体这是一个激将法,这个有正面的有负面的,对这些左媒来讲,当然你也不忌讳这个主流媒体的说法,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有中国人的网友说,主流媒体就是主要流氓媒体的意思,这个也不在乎,这个左媒和这个所谓主流媒体,它们一个是不报导,再来它想激将出来,因为如果激将你,你拿出一些证据出来,还没有进法院拿出来,也许能够掩护对方,那这个媒体赶紧提供给民主党那些作弊的人,或者有些公司,那么他们提前做出一些对应。

所以律师搜集了证据之后,最重要是的他是保护证据、保护证人,直到入禀法院,把证据和证人完整的呈交给法院,就因为有一些风声走漏,有一些证人受到恐吓,有证人被曝光之后全家受到恐吓,所以有的证人要求一些案子取下来,他不愿意作证,所以说这个就是有些媒体。但是有些是正面的,你比如卡尔森这个福克斯新闻,他要出示证据,也就是正面的激将,结果这个激将,今天这个鲍威尔果然通过了一些其他媒体,增报了一些实锤的和猛料。所以也不得不,她经过思考之后可能不得不报一些,尽管她说是冰山之一角。

主持人:那如果说到证据的话,在您看来,因为迄今为止有很多比如说证人的宣誓证词,证人说半夜有票来啊,还有证人说死人投票,或者说看到同样的票好几次塞到同样一个机器里面,多次计票。甚至还有统计专家的数据,包括川普总统也发了推,说密西根凌晨的时候,有十几万张票一下子给拜登,就是说目前所有的您听到的这些证据中,对您来说您觉得最可信或最强有力的证据是哪一类呢?

陈破空:就是在这六个摇摆州,突然半夜都停止计票,停止计票之后突然又出现了拜登的选票的增加,这些不光是从逻辑上感到很奇怪,包括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一些数学专家或者是这方面数据分析专家都觉得不可思议,而且像MIT一位印度裔的专家就说,他要民主党、共和党两党来跟他挑战,来叩问,他通过科学的分析认为那是有问题,他认为从川普头上转到拜登的头上是6万9千多张,在一个密西根州某个地方,差距就拉扯了13万多,本来差距没那么大,这是专家分析。

关键是这些证人里面,证人证词很多,那么我记得白宫的新闻秘书,发言人麦肯纳尼早在11月12号的时候,就说有1万1千的证人在册,她当时手上举的材料有234页,那么现在又过去了一个星期10天,有更多的资料搜集。昨天这个朱利安尼和鲍威尔说有大量的人证、物证,但是我们今天只是拿了一部分在这里,少数一点而已,就像有一些重要的东西都是两百份以上。所以入禀法院之后这里边有两种,一种是民事诉讼,比如说对当地的法律,选举法的权限和法律的解释,是各方有不同的认定,属于民事。

但是有些像朱利安尼最早到达费城的时候发现一些不正常现象,已经向警方报警了,选民得举报那些车啊、废票啊等等,就是有些属于刑事案件可以直接报警的。警方侦查得怎么样、追办得怎么样那是另外一回事。昨天朱利安尼也说了一句,越是在民主党执政的州和市和县问题越严重,因为那些地方连司法官员,连警方都跟他们勾结起来,都是民主党背景,这就增加问题查的难度。不过系统性舞弊的时候,或更准确地说大规模舞弊的时候,民主党为了让舞弊成功用了很多种方式,除了投票软件、计票机器这些问题之外,它还透过邮政选票,改日期啊改选票啊,邮政系统,综合性的手段,他觉得各种各样的手段都用上,铺天盖地,让你防不胜防,查不胜查。

他以为他们这个所谓的主流媒体,也就是左媒也想逼,为什么提前宣布说拜登已经赢了,想逼川普、川普阵营早点认输,如果川普一糊涂认了个输,摆出这个君子风度,我认输了,祝贺拜登啊,那死定了,整个舞弊成功了。哪知道川普、川普阵营,共和党方面,引起了警觉,觉得事情不对头,很怪,半夜翻盘了,半夜停止计票了,然后又开始计票了,然后突然就翻盘了,觉得这个里面有猫腻、有疑问,然后从这个疑问出发,去寻找事实,所以幸好是川普阵营保持了高度的警觉性,否则糊里糊涂就被主流媒体所说的预测某人当选,找了些外国人来祝贺就蒙混过关,那可是美国宪政的大错特错。

主持人:是,你刚才说得很准确,确实是它有两种,一种是民事诉讼,一种是刑事诉讼,很有可能在下周会提一些刑事诉讼,我个人的想法。那我想问一下赵培,因为说到走法律程序,现在最高法院它在这其中担任什么样的角色引起非常大的关注,所有人都认为最终一定会打到最高法院,而且会很快,因为它的时间点,它12月8号就是要确定选举人,12月14号选举人就要投票。

所以现在最高法院今天有一个动作非常不寻常,它重新分配了它的这个联邦巡回法庭的这个管辖,基本上就是把几个关键的摇摆州全部分给了保守派的法官。密西根州分给了卡瓦诺,威斯康辛州分给了巴雷特,宾州分给了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乔治亚州分给了托马斯。您觉得这样一个举动在法律上有什么样的含意。

赵培:这个含意就是说其实大法官、巡回法庭,因为川普,不知道我们下周的川普总统律师团队从哪里开始提告,我们可以看一下历史上的案例。小布什总统当总统的那次提告是先在州里面,结果州里面都说再计一次票,手工计票合理,这个时候他一直打一直打,就从州法院打到州最高法院,州最高法院都不搭理他,他就到巡回法庭,巡回法庭再不搭理他,他再打到最高法院,所以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在到最高法院,我们这些民主党州的法庭你就先不要管,就是说在最高法院之前是有一个巡回法庭的,巡回法庭的大法官一旦受理这个案子就很可能会直通最高法院。

因为这个事情大家非常感到诧异是为什么,因为鲍威尔律师之前说过,如果小布什任命的首席大法官,就是首席大法官如果不肯接受这个案子,他就要弹劾首席大法官,也就是说他对小布什的人是心有顾忌的,那么现在看来这4位法官都算是合理的保守派法官,所以只要透过他们一定可以打到最高法院,一定会受理,最高法院一定会投票,这样才能够说把法律程序走到底。

我们看到上星期六挺川普游行,他能够走到最终点是最高法院,也预示著总统大选这个事要走到最高法院。而且这4位保守派大法官,你看到他们都被民主党刁难过。当然阿利托没有被刁难太多。就比如说黑人大法官汤玛斯,他是老布什的提名的,当时拜登可是参议员,当时就是有一个女性的曾经他的助理,就是大法官汤玛斯助理站出来说,性骚扰案。当时拜登是答应这个大法官汤玛斯给他一个公平的,后来汤玛斯自己又非常不乐意的说:某些人说给你公平,但是他只是空谈而已,所以就证明当时拜登是针对过人家的,人家这次再出来,人家对你拜登你能干出什么事来?人家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人家能够判案,肯定是知道你的性质之后再做判决,肯定对正义能有更多的了解。

所以我觉得一旦走到大法官的这一步,或者走到最高法院这一步,对拜登是相当相当不利的,因为他们之前干得那些事都会被翻出来,那些影响,那些当年他们对保守派大法官的刁难,都会被翻出来。人家会心里有个衡量,你们这些人干出来什么事,那么往后来说,一旦走入法律程序,就等于是转入对川普有利的整个的过程当中,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着急,真正的重头戏在后边。

主持人:其实破空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这这问题怎么看?因为我也想到前两天阿利托大法官还专门做了一个演讲。他在联邦人协会上做了一个演讲,好像比较情绪激动的说到要捍卫自由。我不知道跟这个有没有关系,所以现在最高法院做这样一个分配调整,确确实实让人感到说,如果这些关键州的案件,只要打到联邦巡回法庭就真的是有可能像赵培先生说的那样,最高法院会接。

陈破空:这个我的看法是,巡回法庭这个分配对各争议州的分配这么巧合,都是保守派大法官,是应该是9名大法官投票的结果。因为不是说我要去哪里就去哪里,那么为什么不是左派的、自由派的法官分到那里?可能是9名大法官投票,刚好形成6比3的结果,结果这些分配就出现了。所以就刚好把保守派大法官分配到争议州,有利于当地事情的仲裁,或者最高大法院的监督。

那么这里面我帮它理解成整个保守派阵营的协调一致的行动,因为美国是三权分立,媒体是第四权,这次媒体权力太超过了,媒体都在选总统了而不是人民。所以说这三权是行政、司法、立法。那么现在可以说行政在保守派手上,就是川普总统、彭斯副总统。那么司法在保守派手上,6比3。那么立法机构呢?参议院在共和党手上,而众议院在民主党手上,目前的格局。所以整个政府结构可以说比3比2还要大,就说保守派占2/3,在政府结构中,三权分立的政府结构中。

所以这个保守派的协调行动,不光体现在大法院、最高法院,也体现在川普的布局。川普在选前就有了警觉,他很幸运的是在他4年中,有3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所以他提名了3名保守派的大法官。而最后金斯伯格死的时候,有人说是不是天意?埋了一个伏笔,给川普造成了一个机会在大选前紧急提名大法官。然后参议院紧急通过,然后这个大法官、最年轻的大法官,48岁的Amy Barrett上任,那么这可以说是及时雨。

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说川普做了非常好的布局,他在事先就防范民主党和左派要搞鬼,因为反川势力国内外非常汹涌,那么有可能作票,他用了英文单词叫 rigged election,有可能election被rigged,所以他做了很多准备,包括选后的准备,换国防部长、换网络安全局长等等。所以这些整体的布局,加上各地主流的共和党团重量级人物都在协调一致的行动,这显得保守派在协调一致的行动,大法官这个分配,是保守派协调行动的一部分。

主持人:是。您这个大格局的分析满准确的。下面还有点时间,我想很快再问一下另外一个问题,也请破空先生先来讲一下。因为这些天大选的新闻,大家都在关注,其他的相对于就淡化,但是我觉得这个也是比较重要的。就是美国国务院周二的时候,发布了一个74页的对于中国挑战的报告。

那么实际上这个报告的重点就在于说明中共的野心是全球性的,对美国构成的挑战是严峻的。他在报告中也提出了美国应该采取的十项行动。所以很多人认为这个报告是给下一届政府来订一个对华政策的基调。但是国务院官员并不承认,他们说我们这个报告并不是个政策报告,只是个研究的。然后这个报告的时间点发布也很巧合,并不是特意要在这个时间点发布。您怎么看这个报告发布的时间点、意义以及它的份量?

陈破空:我认为国务院发布这个报告是对美国社会的一个惊醒,对文明世界的一个敲打。连法国总统马克龙和他的官员都承认,说在对待共产中国的问题上美国比欧洲更先觉醒。也就是川普政府是首次觉醒,觉醒的态度对待共产中国。那过去40年中共是占美国的便宜,占文明世界的便宜。而中国崛起,美国衰落,专制中国崛起,民主美国衰落,这个是可以说跟文明世界成了逆流。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政府是清醒的认识,所以在4年内有利的翻转了过去的美中关系,有利的反击了中共。这就是那么多的支持民主自由、美国再次强大的人支持川普的原因。

这次国务院蓬佩奥他们发布这个报告,是一个警示,显示这个政府的清醒,因为他的报告中的要点非常清醒。从价值上中共是在搞马克斯列宁主义那一套,列宁主义政党,从经济政治上它在整个的捆绑中国人民,形成一个政治上、经济上的从属关系,服从于中国共产党。在国际上,它试图形成一个以中共为中心的这么一个国际版图,打烂一战、二战、冷战后的社会秩序、国际秩序,想以中共为中心,布局一个全球格局,就是红色帝国,某人还想当红色帝王。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做了准确的定性,因应了美国有十项任务去反击中共的图谋。我认为代表了美国川普政府对中共最清醒、最贴切、最准确的认识。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您怎么看这个新发布的国务院报告呢?

赵培:这个报告其实与大选也有关系。它表明了美国国务院坚定的,我们是川普第二任的对华政策的一个总纲,我们拿出来了,其实它是这么个意义,非常大。而且它里面整个思维逻辑,就是说西方政府对中共的认识,以前的认识是完全不同的,它接续的就是川普总统把中共跟中国分开的这个认识。比如说它里面五大部分,其中一个是中国构成了挑战,中国的行为。里面还有第三大部分,很重要,中国行为的思想根源。第四大部分是中国的脆弱性,后面一个是确保自由,就是说这五大部分。

里面中国行为的思想根源,它已经不是说一个关于它是不是民主,而就是说它把中共跟中国分开。因为它里面刚才陈破空先生讲了,就是说中共的核心价值,它核心的原动力,思想的一切根源是要维护马克思列宁主义专政,注意这个专政,其实就是对国内每段时期有5%的人去进行迫害,叫做专政,它其实就是一个共产性质的政权,给它分析的非常清楚。而且他在全球收集了基于这种思想,衍生出来的行动,在整个全世界的行为都收集起来,然后进行了分析,也确立的中共的这些背景支持和它的思想根源。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和自由世界应该怎么做?应该按照川普的第一任政府的作法,第二任政府接续下来做,那就是说直接打击中共,要把中共从全球自由世界里面给剃除出去,把它的威胁给剃除出去。这个才是这个报告的一个最核心的重点,就是说我们延续川普第一任期,在第二任期里面我们会做到更多遏止共产党在全球的扩张,甚至是要把压回中国大陆,让它在中国大陆都解体掉,我们要和整个中国人做朋友,和整个马克斯列宁主义的政党为敌,它其实是一个宣告,为他第二任期做的一个宣告。

主持人:所以您不觉它是为下一任别的政府订的一个基调?我订了一个你就不能改变,而是您觉得它就是显示说他们很有信心,对川普的第二任。

赵培:对,一般这个情况下,如果川普没信心的话,他早就开始交接就完了,对吧!我什么都不做,我等到整个的法律程序走完,我再出来做,稍微没有点信心的人都会这么做。那么我现在已经公布我第二任期,我的整个大体对华方略,中共和中国分开这些方式,我接着做。而且我跟世界上所有自由的朋友们,你看我说的对不对?我都列出证据来。这表明非常有信心进入第二任期,他才会在这个时候来公布这个东西。

另外为什么不是给拜登,如果拜登当选做准备呢?拜登早就说我要和中国坐下来谈,那他还可能把这些思维的根源分析的这么清楚吗?坐下谈就是利益上互相交换呗!比如说中共想RCEP的自贸区,我弄TPP我们怎么样进行在亚洲自贸区的利益交换,这只是举了个例子。坐下谈,谈的都是这种利益嘛,他不可能去解释中共的思想根源,它怎么跟自由世界彻底为敌,我要把整个西方盟友团结起来,瓦解共产主义的政党,他不会去做这个事,他会把这个全球化里面能带着中共玩的部分,他还会带着中共玩。

而且他整个这里面也不会把中共作为一个邪恶的组织去对待,他是作为一个利益交换的对象。当然他在中共党内可能拉拢某一个党派,比如说拉拢江派打击习近平,或者拉拢某些人打击某些人去做这些渗透的工作,他会做。但是他绝对不会把这个政党作为一个主要的,针对美国的敌人去对待,所以我觉得他绝对不 … 所以这个报告一拿出来,就证明川普总统有自信,我接着做第二任期,我对中共接着来干我们第一任期干的事。这绝对不是给拜登留的。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破空先生。

陈破空:对,这个虽然是他宣称说这只是个研究报告,并不是一个政策纲领,不是为下一届政府所准备的。但是无论是川普还是蓬佩奥还是纳瓦罗,他们表现了信心,就是有时按捺不住的说,包括蓬佩奥和纳瓦罗都说向第二届川普总统过渡。那是因为我认为他们内部看了大量的事实和证据,内部进行了研判,觉得有信心在司法上翻盘,有信心摧毁这样一个诈骗、舞弊这么一个障碍,然后重新赢得美国,就鲍威尔说的话,我们要重新赢回美国。说川普政府胸有成竹,那么这个报告的出场,恐怕是也有这个信号。

主持人:那另外这个报告里面列出十项美国要做的。包括维护宪法、保障国内自由、维持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加强与盟友的安全合作等等。就这十项行动,您觉得足不足以能够应对中共的全球野心和挑战呢?很快大概1分钟。

陈破空:它是一个概括,头三条很重要。我记得他十项行动中,第一条就是以价值观对价值观,就是美国的宪政、美国的民主理念要来对付中共的一党专政。第二个就是美国的军事实力、经济实力要继续加强,有实力才能反击中共。第三条讲的是国际联盟,国际盟友。事实上民主党在抱怨说川普得罪了盟友,它要来建立盟友。川普的盟友就在那里,建立得非常好,都团结得非常好,亚洲北约版图都已经催生了,印太联盟都诞生了,中共陷于空前的孤立,所以这些都非常有利的手段。所以我认为这个报告就在说明一个说法,我们套用一句话叫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就川普的事业还未尽,川普革命还没有成功,川普的革命还要继续,所以需要第二个任期。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精彩点评。我想观众朋友都收获良多,那么今天这个问题我们先讨论到这里,我们会持续关注美国大选以及美中关系。我们还是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