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重计票 确定选举的公正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Kimball撰文/张雨霏编译

事实证明,你对Dominion投票系统的看法不仅取决于你是谁,还取决于你何时被问到。

回溯到2019年12月,那时如果你是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罗恩·怀登(Ron Wyden)或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那么你会非常担心这个投票系统的安全性。

当时,这些品格高尚的公务员写信警告说,这些广泛使用的投票系统“容易出现安全问题”。他们写道:“我们特别担心,投票机和其它选举管理设备‘长期以来为了使用方便而降低安全保障’。”

那是去年12月的美好时光,举例说,当时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曾警告有关这些机器的“一些零件来自中国”及其“隐藏的所有权”等问题。

他们指出,“中国制造商可能被强迫配合中共情报官员的要求,与其共享有关该技术的任何信息,从而对美国公司构成风险。”更不用说,“对那些带有未检测到的允许篡改的漏洞或后门设备的担忧。”

正如我所说,那是一年前的事情。

如今,到了2020年11月3日以后,你不会听到民主党人再大声表示担心那些导致乔·拜登(Joe Biden)明显获胜的计票(近乎制造出来的)机器的安全性。

相反,现在针对Dominion投票系统及其相关的支持软件提出问题,像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林伍德(Lin Wood)及其他人所做的那样,就是在阻碍“民主”、传播“阴谋论”。

回顾2006年,你会发现当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连续报导,内容涉及电子投票系统如何容易受到干扰和黑客攻击。当时的口号是“出售民主”(Democracy for sale)。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美国30个州约2000个县都使用了这些机器。

今天,来自民主党的反应是阿尔弗雷德·E·纽曼(Alfred E. Neuman)的口头禅“什么,我担心?”(What, Me Worry?)和音乐家鲍比·麦克菲林(Bobby McFerrin)的成名歌曲“别担心,要开心”(Don’t Worry, Be Happy)两者的结合。

【译者注:阿尔弗雷德·E·纽曼是美国讽刺幽默领域龙头《疯狂杂志》(Mad Magazine)的吉祥物】

那么你要相信谁?

鲍威尔说,Dominion投票系统始于委内瑞拉,该系统确保了前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的胜利。她说它可以通过编程对结果进行加权,从而自动为一名候选人提供优势。

她还说,这种现象确实发生在2020年的选举中,以偏袒乔·拜登和其他民主党候选人。

她说这种情况也发生在2016年,只是当时该软件的编程方式,没能给予希拉里·克林顿足够的票数来击败唐纳德·川普总统。

令人感兴趣的是,看看她能否证明这一点。显然川普律师团队对此有所顾虑,该团队成员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在11月22日下午晚些时候,明确宣布鲍威尔“不是川普律师团队的成员”。

至于Dominion公司方面,其发言人声称该公司是“无党派的”,与“委内瑞拉、德国、巴塞罗那”或其它国家“没有任何联系”。

他进一步表示:“我们的机器实际上不可能将选票从一个候选人转投给另一个候选人。……如此大规模的舞弊是不可能发生的。”

听起来让我感觉好多了。你呢?

令人震惊的结果

我特别喜欢Dominion公司这个发言人的一句话,即“可以通过纸质选票记录对电子投票进行审核。”

我猜想我不是唯一一个想看到对乔治亚州、宾夕法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的纸质选票进行审核的人。

同时,《纽约时报》不经意间进行了一项公共服务。

事实证明,该媒体已经记录并发布了选举的实时数据。它没有报导这些数据,但是一位警觉的评论员伍迪·詹金斯(Woody Jenkins)对佐治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数据进行了分析。

结果非常令人震惊。

佐治亚州的数据显示,乔·拜登(Joe Biden)在几天内就获得了16次、每次恰好4800张选票(或4800的倍数)的急剧飙升,先是追平川普的领先优势,然后赶超川普。

“这是怎么发生的?没有任何可能的解释”,詹金斯指出,“除了投票欺诈。”

宾夕法尼亚州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不同之处是这个州出现了44次(拜登)的选票突然增长的情况,每次增加6000张(或6000的倍数)。

詹金斯写道:“在这两个州中,点算的‘选票’不是真实的人所递交的。它们仅仅是数字的添加,对两个州进行一次完整的重新计票就可检测出来。”

我们还在等什么?

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在内战初期的1861年7月4日,在致国会的咨文中指出,“相比子弹(战争),选票是公正合法且和平的方式,而当选票根据宪法公正地判后,就不会再诉诸子弹了。”

注意其中的限定条件:“当选票已‘根据宪法公正地判定’。”如果没有依据宪法公平地计票,而且当人们普遍这样认为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在林肯讲​​这话的六十多年前,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在1797年的就职演说中指出:“如果任何片面或无关紧要的因素影响到我们自由、公正、诚实和独立的选举,使选举失去了纯洁性,使我们忽视自由所面临的危险,我们就会自欺欺人。”

亚当斯接着说:“如果选举需由一人一票的多数票来决定胜负,而一个政党可以借助阴谋诡计和腐败行径来达到目的,那么这个政府就有可能是政党为自身目的而做出的选择,而不是国家为全国利益而做出的选择。”

我想知道,亚当斯会如何评价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选举?

原文Recounts Needed to Settle Dominion’s Role, and the Elec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金博尔(Roger Kimball)是《新标准》(The New Criterion)杂志的编辑和出版人,也是邂逅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人,新近出版著作是《谁说了算?——21世纪的主权、民族主义和自由的命运》(Who Rules? Sovereignty, Nationalism, and the Fate of Freedom in the 21st Century)。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