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美国大选乱局深 背后渗透藏黑手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跌宕起伏,其惊心动魄的程度不亚于一场战争。当民众纷纷将目光聚焦到规模空前的系统性舞弊、以及左派势力的各种疯狂时,被很多人忽视的恰恰是种种乱像背后的毒源——中共红魔的渗透。

著名律师、保守媒体揭大选幕后黑手

11月12日,美国顶尖维权大律师林肯·伍德(Lucian Lincoln Wood)披露了中共渗透美国政府机关、学校,收买政府官员等行为,同时也披露中共用Dominion投票系统操控美国选举。林肯·伍德直言:现在美国正处于与中共的正邪大战之中。

11月25日,著名律师悉妮.鲍威尔(Sidney Powell)抛出重磅炸弹,她向乔治亚州法院提交逾100页的诉状,曝光出本次大选受到中共黑手的干涉,指出作弊投票机Dominion系统内有中共的软件和其它元件。鲍威尔认为,中共试图操控美国大选,力推拜登当选。

事实上,早在1月份,Dominion投票机公司行政总裁约翰·普罗斯(John Poulos)在国会证词中就承认,产品确实包括中国制造部件。

表面上,Dominion的硬件是美国伟创力(Flex)生产的,但实际上,伟创力将生产任务交给了中国的代工厂生产。那么,谁是伟创力在中国的最大客户呢?正是被川普总统称为“间谍为”(Spy-wei)、并遭到美国政府锁喉的华为。

无独有偶,11月25日,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报导,在Dominion担任信息技术核心基建经理的安迪·黄(Andy Huang),曾在中国电信任职。众所周知,中国电信已被川普政府列入了中共军工企业的黑名单,其背后最大操盘手正是“中国第一贪”江泽民长子江绵恒。

这次在美国大选舞弊中,Dominion软件作弊是所有舞弊方式中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据鲍威尔律师透露,Dominion有预谋的窃取、窜改了至少数百万张川普总统的选票。

《国家脉动》报导,美国情报官员已经确认,中共在力推拜登当选美国总统。

中共红触角深得有多长?

中共除了直接在背后操控美国大选舞弊,其红触角已经伸到了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大选夜过后,美国主流媒体,科技巨擘,社交媒体,大财团,华盛顿沼泽等,都一边倒地站到了大选舞弊的拜登一方,这些与中共深度勾兑的势力正倾尽全力阻止大选的真正获胜者川普总统连任。很多民众对这次大选的乱局感到震惊,共产主义红祸正吞噬着整个美国社会。

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多年来,中共一直处心积虑地渗透、腐化西方各国的政商界、媒体界、科技界等各界重量级人物,通过这些代言人将中共的红爪伸向各个领域。中共垂涎的绝不仅是知识产权、商业机密,它有着更大的野心——扼杀世界民主,实现中共对全球的霸权。

而本次美国大选中,对美国民主、自由、宪政进行颠覆的暗黑势力之所以如此猖狂,与中共多年处心积虑的“经营”有直接关系。那么,中共是怎样一步步渗透美国社会方方面面的呢?

1. 重金收买、利益捆绑

本次美国大选,舞弊一方的两个前台人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都跟中共有着密切的金钱瓜葛。

早在2008年和2009年,亨特·拜登与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创办了Seneca咨询公司以及Seneca投资公司。这两家公司,在拜登家族与中共做生意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2年2月,中共领导人访问美国与时任副总统拜登会面期间,亨特·拜登的Seneca 咨询公司,为美国能源新创公司Great Point拉来一笔来自中共的12.5亿美元的投资,是当年美国收到的最大一笔外国风险投资。

2013年12月,拜登以副总统身份带着儿子亨特访问中国,在这次出访10天后,亨特·拜登的Seneca投资公司得到中共募资10亿美元,半年后,中共将该私募基金的资金规模调涨为15亿美元……

在今年大选的“十月惊奇”中,“硬盘门”丑闻将拜登家族和中共的利益勾兑揭了个底朝天。亨特·拜登的商业伙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也提供了实锤证据,揭示出亨特·拜登与中国华信能源创始人叶简明关系密切,这使得亨特·拜登可以绕过合伙人收取来自中共的大量资金。

“硬盘门”丑闻还揭示出,拜登的弟弟写给亨特的信件中,其中提到另一个大人物“O”,美媒认为这个“O”代表的就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此外,亨特拜登的邮件还显示,他的相关账号在2016年4月初收到了来自中共的数亿美元“回报”,只因他在白宫办公室说服了奥巴马默许中共将南中国海军事化。

虽然有关奥巴马与中共勾兑的更多证据还需等待美国司法部门进一步调查,但“硬盘门”中的已有线索,或许足以解释,为何奥巴马上任美国总统时仅有百万的身家,卸任总统后竟住着上千万的豪宅,要知道美国总统的年薪大约为40万。

贺锦丽也与中共有密切的利益往来,她的丈夫任德龙(Douglas Emhoff)是欧华律师事务所(DLA Piper)的合伙人。欧华律师事务所涉入中共业务近30年,共有140名律师隶属于该公司的“中国投资服务”(China Investment Services)分部。

据《国家脉搏》报道,欧华律师事务所还雇用不少前中共官员,而该公司的顾问菲利普(James Phillips)曾为中共驻澳洲坎培拉的大使馆做过“咨询”。该公司也与受中共控制的微信(WeChat)所属的公司腾讯达成战略合作。

此外,欧华律师事务还是两家中共国有航空公司的顾问:中国东方航空和中国南方航空。它的业务还包括为中共“一带一路”政策推动者“招商局集团”(China Merchants Group)的25亿美元技术交易提供咨询服务。

其实何止拜登、奥巴马、贺锦丽,克里等民主党高层,美国更多位高权重的官员都被中共利益收买了,自然也包括不少州长在内。

中共病毒爆发后,加州州长加文·克里斯托弗·纽森(Gavin Christopher Newsom)未经过议员投票或批准,向中共国汇去5亿美元购买N95口罩,但是至今一个口罩都没有收到。外界认为,纽森通过利用防疫物资与中共勾兑。

日前,大律师林肯·伍德和鲍威尔都指控,乔治亚州州长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在中共病毒防疫物质交易、Dominion投票系统设备交易中从中共手中拿巨额回扣……

2. 女色诱惑、设“性丑闻”陷阱

在渗透西方政要的策略中,中共将美色诱惑也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中共这些年培养了很多色情女间谍,并利用她们为中共窃取情报。当这些女间谍成功地成为西方实权人物的枕边人时,在对方放松戒备的情况下,不仅可以拿到很多内部情报,甚至可以对其施加影响、干涉决策。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中共女间谍邓文迪。邓文迪是中共军队总政治部联络部宣传局的头号间谍,通过嫁给英国传媒大亨默多克,成功打入西方主流社会最高层。中共企图让邓文迪接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设计夺下英、美、澳的媒体阵地,以便日后进一步扼住西方媒体的喉咙。

然而,随着2013年默多克与邓文迪离婚,中共的如意算盘被打碎。同年,澳洲矿业大亨克里夫·帕尔默公开指称:邓文迪是中共间谍,已经秘密监视默多克多年,这是默多克一定要与她离婚的真正原因。而默多克身边的人也透露,默多克多次表示邓文迪是个中共间谍,从结婚那天开始就是…..

此外,中共还有一个阴毒的伎俩,就是利用女色来制造陷阱,用以掌握外国政要和名人的丑闻,并拍摄视频作为日后要挟的把柄。

亨特·拜登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其硬盘中有大量涉及未成年幼女的色情图片、视频,其中包括亨特性侵及虐待多名中国女孩的视频。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表示,他查看了一些硬盘上的内容,是亨特·拜登与一名中共情报人员之间的电邮往来,证明亨特·拜登强奸中国女孩是中共设的局,并偷偷录像后将视频给亨特看,就是想告诉他,你的把柄在我们手上,以后得乖乖听话。

除了亨特·拜登,美国那些在台面上替中共摇旗呐喊的政要、名人、科技公司大佬,又有多少人被中共用相同手法捏住了把柄?

美国的大小民选官员、科学专家、华人侨领,其中很多人去了一趟中共国之后,回来就变得异常亲共了,听话地交出了美国的政、商机密和科研成果。他们是不是也拿了不该拿的,做了不该做的?除了美国,整个世界又有多少人上了中共的圈套?

2005年,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一名40岁外交官在总领馆上吊自杀,留下遗书指称遭中共情报人员色诱,胁迫他泄露外交机密,因无法出卖国家而走上绝路。

2008年1月,时任英国首相布朗的幕僚访问大陆时,在上海一家大酒店的舞厅被中共女间谍用美色迷惑,随后他的两款具有收发电子邮件功能的手机双双失窃……

2008年8月,英国伦敦前副市长克雷蒙特(Ian Clement)出席北京奥运期间,被中共女间谍色诱、窃走市政机密。

2011年3月,韩国驻上海多名外交官遭到上海女子邓新明色诱,泄漏韩国国家机密,就是臭名昭著的“上海门”事件。据韩国媒体报导,邓新明与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市长韩正关系匪浅……

3. 间谍软件、网络水军

中共多年来一直在利用TikTok(抖音)和WeChat(微信)等间谍软件,在美国进行渗透并干预选举。

2019年9月25日,英国《卫报》报导,TikTok授意版主积极审查某些视频。 《卫报》获得了TikTok的网站内容审核指南,该文件显示:TikTok会对中共认为政治上敏感的材料进行审查。天安门广场抗议,西藏问题和法轮功是被禁止或限制的内容。而对中共体制的批评,在任何国家都被TikTok所禁止。

TikTok否认六四屠城、封杀反共信息、洗白中共罪责、向各国用户灌输“中共”价值观。

美国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说:“TikTok威胁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包括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信仰自由等等。”

网络观察人士佐拉表示,TikTok用逗乐子的手法闯入美国社会是有理论根据的,这就是“认知轻松度”。在这种状态下,使用者会毫不怀疑地接受所有被灌输的内容,因为一切看起来都是舒服的,是对的。他说,这会导致美国年轻人被洗脑,导致美国传统价值观崩溃,让美国下一代放松戒备甚至崇拜共产主义、崇拜专制主义。

同时,中共控制WeChat上的政治新闻及消息源传播,将其导向亲中共的西方政党及政界人士。一些西方政界人士为拉拢华人选票亦一唱一和,进行自我审查。

美国智库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11月发表的重量级报告(题为“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警告说,中共现在已有能力利用WeChat在美国从事活动。 “WeChat的新闻频道营造的反美情绪导向一种亲中(共)的民族主义怨恨,而这种恨已经成熟,可供中共利用。”这种怨恨可通过海外华人群体传递给西方政客一个明确信号——不得对中共强硬,那是“反华”、“仇华”——会影响到他们的华人选票。

然而,那些敢于对中共强硬的西方政界人士在WeChat上却遭到噤声——帖文被删,甚至被封号,无法跟华裔选民进行正常互动。

此外,中共利用网络水军在美国误导舆论,攻击川普。《国家脉搏》知名新闻编辑卡山姆(Raheem Kassam)专门撰文,向人们介绍“五毛”是如何攻击川普,并传播阴谋论的。

卡山姆表示,“五毛”普遍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16年,“五毛军队”是一组由中共支持的互联网评论员,其人数在50万至200万之间”。他们在推特上为中共摇旗呐喊。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并不允许普通中国公民使用推特平台。

中共病毒爆发后,“五毛军队”针对川普总统及其应对中共病毒的措施进行抨击,企图干预今年的大选。然而,美国主流媒体却大肆宣传俄罗斯干预大选,但对中共及其“五毛”干涉大选视而不见……

前车之鉴需铭记

除了上文提到的,中共渗透美国的手段还有很多,包括敲诈,恐吓,死亡威胁等等。一般说来,对于大多数人,如果缺乏足够的信仰道德力量,太追求俗世的东西,中共就可以用金钱,权力,名声,美女等手段腐蚀乃至控制他们。不管这些人一时得到多少好处,中共最后要抛弃他们、毁掉他们,才是最终目的。

曾经赫赫有名中国船王卢作孚,就是因为选择了与中共合作,他的企业被中共以“公私合营”的方式鲸吞、蚕食,他本人也最终被中共迫害致死。在中共篡政的短短几十年里,有多少个“卢作孚”就是因相信了中共的谎言而最终人财两空?

亚非银行(AfrAsia Bank)和New World Wealth共同发布的《2019年全球财富迁移报告》显示,中国移民海外富豪人数为全球排名第一,2017年选择移民海外的中国富豪人数有1万人,2018年飙升到1.5万人,增加了50%。他们为什么要争先恐后逃离中共国呢?

无论谷歌、脸书、推特等大科技公司的老板如何蛮横,在美国大搞言论审查、舆论封杀,一旦中共有一天真的控制了美国,等待这些科技巨头们的或许只有下跪、挨整的份儿。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曾说:“没有任何武装政府有能力应对不受道德与宗教约束的人类,贪婪、野心、复仇、鲁莽,将会破坏我们最坚强的宪法核心,犹如一头鲸鱼冲破渔网。我们的宪法只为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们而制定,它完全不适用于对其他任何人的治理。”

由于中共红魔无孔不入的渗透,美国已经深陷宪政危机、道德危机。而解决这场危机的最关键,就是回归传统,恢复道德与信仰,而这也正是川普总统在竭尽全力带领人民做的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