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聿:中共干预总统大选 欺骗美国由来已久

11月12日,川普总统团队大律师林伍德接受Howie Carr采访时强调,他百分之百确信川普将成功连任,并重申拜登和那些试图窃取选举者都将成为囚徒。

林伍德语出惊人:“这是一个计划周密的计划,近20年来一直要推翻我们的政府。”“在过去20年里,共产中国渗透到了美国。大量地方、州和国家级政府官员和政客已被金钱收买和/或被其勒索。其他人只是单纯的相信共产主义。”

非暴力共产主义

或许经历过共产苦难的人们很难相信为什么在西方自由社会,共产主义也会有市场,甚至有人“单纯的相信共产主义”。《共产党宣言》中曾经直言不讳地说“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由此,在东方,共产邪灵借助杀戮与虚幻理论完成了登堂入室与对人类文明的洗劫。

但人们想不到的是在西方,共产主义会以另一整容面孔入侵人类:非暴力的和平长入。正如19世纪英国社会主义团体费边社描述的那样:“要像费边(古罗马将军)与汉尼拔作战那样,尽管许多人指责他拖延时日,他还是极其耐心地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来到,就得像费边那样,全力出击,否则就白等了一场,徒劳无功。”费边社的标志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共产党宣言》本身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谎言自白书,在《共产主义运动的“左派”幼稚病》一书中,共产主义暴力革命鼻祖列宁一再强调,共产党必须隐瞒自己的真实意图,为了夺取政权,可以做出任何许诺和妥协。

如此,共产主义有时会彻头彻尾地原形毕露,打砸抢烧,党内肃杀,无恶不作,制造苏俄古拉格群体灭绝与东方中共式红卫兵革命。有时亦会摇身一变,冠以“进步主义”、“自由派”、“平等平权”、“女权主义”、“环保主义”、“全球化”、“和平反战”等名目夺人耳目,包装成关心大众福祉、开创新人类航标的高尚面孔蛊惑人心。

此等种种主义和潮流一旦推崇流行,人类的道德堤坝将被膨胀的私欲冲毁,人们的信仰、宗教、道德、文化、家庭、艺术、教育、法律等制度完全被共产幽灵异化与解构,世界将万劫不复。

值得注意的是,暴力共产主义与非暴力共产主义并非完全的割裂与对立,相反,这恰是魔鬼的不同手段变化。暴力的共产主义并不排斥非暴力的共产主义,如中共的大外宣、信息超限战、红黄蓝计划,非暴力的共产主义也不排斥暴力的共产主义,如美国深层政府策划的暗杀活动、安提法组织行动、黑命贵运动。

中共欺骗美国由来以久

曾经凭借一本《西行漫记》帮助中共完整地欺骗了西方世界的斯诺,一厢情愿地认为中共“已经放弃了中国在未来建立共产主义的企图”,1972年2月,就在斯诺死去的同一周,尼克松启动访华外交旅程,打开了西方对中共绥靖政策大门。

其实,对中共抱有幻想的高阶人士远不止斯诺与尼克松。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长史迪威十分同情中共,他宣称中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说革命也是美国的传统,中国需要革命,因此美国应该支持中共。1944年10月,史迪威的助手戴维斯提出“戴维斯建议”(Davies Proposal),即建议美国秘密提供武器给中共,并承认中共为独立政府。

国民政府抗日胜利后,马歇尔来到中国调停国共战争,刘少奇对《纽约时报》说,中共的政策是建立在国家、私有制与合作企业上的民主资本主义,中共不追求苏联共产主义的模式,中共的计划相当于美国在杰弗逊和林肯时代的经济理念。谎言让马歇尔对中共心存幻念,在因中共窃国而引发的国共战争中拉偏架,以至于蒋介石对他做出如下评价:

“近察马歇尔之心理及其态度,乃极以对共交涉之破裂或停顿为虑。时现恐惧与无法应对之情态,其精神几已完全为共党所控制,一唯共党之要求是从,无敢或违,凡与共党心理抵触之条件,皆不敢向共方试谈,其畏共之心理竟至如此。”

最终,中共借助美国杜鲁门总统与马歇尔将军的亲共情结,颠覆了中华民国政府。

中共干涉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

尼克松之后的美国,克林顿、小布什及奥巴马政府,无视中共政权人权劣迹、政经扩张、军事霸凌、科技偷盗、红色教育渗透与共产意识生长,与中共进行利益勾兑为极权政府输血供氧,使得美国这座人类民主自由的灯塔摇摇欲坠。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西方政府迅速左转,言论审查与媒体谎言大行其道,温和的社会主义细菌泛滥成灾,同性恋、吸毒、大麻合法化、经济衰退、高税收、高失业率,美国的国力与立国之本同时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正当中共洋洋得意于蚕食美国之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的大功告成,2016年,政治素人川普竞选总统成功胜出,打乱了中共预谋已久的全球化沙盘格局。中共借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之际,想要一位不同的总统。

2018年9月23日,中共英文官媒《中国日报》在美国爱荷华州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得梅因纪事报》(Des Moines Register)购买4个版面,刊登有针对美国总统川普发起贸易战的批评内容。

爱荷华州是共和党传统票仓,大豆产量全国第二高州,中共欲用贸易战影响大豆出口的借口挑拨美国农民放弃对川普的信任。2018年9月26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上说,川普总统公开揭露中共正企图干涉美国2018年11月的中期选举。

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针对中共的重要讲话,被称为冷战后新时期铁幕宣言。

彭斯揭露说:“我们的情报界说,‘中国(中共)正在瞄准美国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员,企图利用联邦和地方政府之间的任何分歧。它利用贸易关税等楔子,来推动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彭斯强调,幸运的是,美国人不吃这一套:“美国农民与总统站在一起,并看到他所采取强势立场的真实结果,包括本周的美国 – 墨西哥 – 加拿大(贸易)协议,我们已经为美国产品大幅开放了北美市场——这是一个对美国农民和制造商的伟大胜利。”

彭斯在演讲中还批评中共在1949年后建立了威权的扩张主义,尽管美国为中共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做出巨大贡献,培训新一代的中国工程师、商业领袖、学者和官员,但“北京也没有像我们希望的那样让自己的人民迈向更大的自由。……近年来,中国朝着控制和压迫本国人民的方向急转弯。”彭斯毫不客气地抨击了中共的“2025中国制造计划”、媒体代理人、海外言论审查与学术渗透。

2020年美国大选背后的中共鬼魅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是正邪之战,是川普率领美国人民与共产主义的交战,中共背后的魍魉鬼魅自然不能善罢甘休。目前,随着川普团队法律战的迅猛推进,更多中共渗透干预大选的消息正在逐一曝光。

1. “华人进步会”多州帮拜登拉票

“华人进步会”于1972年在旧金山建立,由宣称要“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科学的实践于美国革命”的华人组织“义和拳”干部创立,直接受命于中共旧金山总领馆。新西兰作家、政治活动家劳登(Trevor Loudon)在一个视频中爆料,大选期间宾州、密歇根州等关键摇摆州,甚至包括红州德克萨斯州,都设立了“华人进步会”特别工作小组,极力帮拜登拉票。在亚利桑那州,7000个志愿者,打了800万通电话,敲门数百万家。这些活动尽管在美国完全合法,但却由中共幕后操作。
“华人进步会”还资助了“黑命贵”运动的共同创始人艾丽西亚·加扎的“黑人未来实验室”。

2. Dominion投票系统被指采用中国技术

此次大选饱受诟病的Dominion投票机,其生产公司首席执行官John Poulos确认,Dominion制造的机器产品中包括中国产的“LCD控制板、触摸屏,直到芯片组件级别(人工智能处理器)”。

11月25日,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报导,在Dominion担任7年信息技术核心基建经理的安迪‧黄(Andy Huang),曾经是中国电信的员工,日前,中国电信已被川普政府列入负面清单。安迪‧黄还与帮助中共建立防火墙的思科公司深度合作。

近日,美国公民达娜告诉“国家档案”,Dominion的硬件设备是由美国著名的电子产品生产承接商伟创力(Flex)在中国的代工厂生产,而伟创力在中国最大的客户是华为。达娜亲自去过Dominion公司在德州丹佛的总部,她告诉“国家档案”说:“这些机器是由Flex在中国制造的,编程是在塞尔维亚和加拿大完成的。”

11月17日,著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在接受Newsmax采访时表示:“有重要的证据表明,地球上最邪恶的共产主义国家对我们的选举进行了操纵和干涉。”更耐人寻味的是,近日有电脑专家通过解析Dominion公司的子域名,发现该公司的子域名可追溯到福建泉州的数据中心。

鲍威尔在接受福布斯商业台采访时还表示,投票机公司的真正所有人隐藏在多个空壳公司和私募公司后面。据悉,Dominion投票公司与Smartmatic公司的最终幕后老板有可能是左翼金主索罗斯,而索罗斯与克林顿家族、基辛格等人与中共关系非同一般。

3. 法兰克福服务器证据显示中共参与针对川普的未遂政变

11月28日,托马斯‧麦金纳尼(Thomas McInerney)中将和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中将接受了WVWTV广播电视网的采访。采访视频录音在网上流传。麦金纳尼中将在采访中放出惊人消息,他说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在德国的服务器扣押行动中袭击了CIA服务器农场,一名CIA官员被击毙,5名士兵死亡,服务器被保护起来。麦金纳尼透露,随后对安全服务器的审查得出的证据表明,中(共)国、伊朗和俄罗斯参与了针对总统唐纳德‧川普的未遂政变,而川普将被证明为美国人民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这些人犯了叛国罪”,麦金纳尼说。

据美国媒体“创造性的拆除”(Creative Destruction Media)报导,这是弗林将军被赦免后首次接受的采访。

4. 拜登团队多人任职中共背景公司

此前,拜登因硬盘门事件被曝与中共华信能源公司有肮脏的经济往来。近日,随着美国总务署开启拜登过渡程序,其过渡国务院团队审查小组中,被曝至少有4名成员来自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而该集团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中国业务是该公司最大的、唯一的国家业务,公司以团队里有多名中共高级官员和外交官员为宣传卖点。美国媒体《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资深记者娜塔莉‧温特斯(Natalie Winters)11月24号发表文章表示,ASG集团等于中国共产党。

“新内阁”的国务卿人选安东尼‧布林肯,2017年至2019年间,在新创办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拜登外交与全球参与中心”任执行总监。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拜登中心”从2017年到2019年总共收了2,230万美元来自中国的匿名捐款,其中有一笔2018年的捐款高达1,450万美元。

而宾夕法尼亚大学所在的宾州是拜登选举舞弊的重灾区,11月28日,川普总统发推文说:“1,126,940的选票是凭空产生的。我赢了宾夕法尼亚州很多,也许比任何人都知道的要多。宾夕法尼亚州的票数被操控了。所有其它摇摆州也是如此。世界在注视着!”

“我们的国家正在与共产中国交战。这是一场正邪较量。”

法国诗人夏尔‧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曾写道:“魔鬼的最大伎俩,就是说服你,他不存在。”

但,2020年美国大选,魔鬼的愚蠢伎俩已暴露无遗。11月27日,川普推文“报告:拜登的感恩节致辞仅获得1000次在线观看量,创历史新低。观察人士说,得票数为‘80,000,000’的候选人将获得更多的在线观看者。数字不会说谎,也不会累加!”

同日,川普发推文:“哇!推特封号了备受推崇的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道格‧马斯特里亚诺,他在引领有关2020年选举欺诈的听证会上做得很出色。他们和假新闻共同努力,希望让事实掩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这是共产党国家所做的!”

美国顶尖大律师林伍德曾在推文中呼唤美国人民清醒过来,认清中共渗透美国20年、是美国真正的敌人。他指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不仅被好莱坞传播,还通过教育系统传播给年轻人。

他说:“战争的基本规则是确定敌人。我们的国家正在与共产中国交战。这是一场正邪较量。”

一位推友询问林伍德:“你为何如此坚强?”林伍德回答:“上帝是我们的庇护所和力量,是我们当前在困境中的帮助。因此,即使大地被铲除,高山被带入大海,我们也不会担心。”

他在置顶推文中说:“光总是战胜黑暗。真理总是战胜谎言。‘但是行真理的人露面了,他的事迹可以显明,是在上帝里面行事的。’”

正如川普总统在白宫主持第73届全国感恩节演讲中所述:“我鼓励所有美国人聚集在家庭和礼拜场所,为我们所获得的诸多恩赐向神祈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